第三百四十五章 重新開始

日子一天天過去,在巫蘭薩返回半塌大殿之後的第八個清晨,那片渾沌突然出現變化。

「你們快來看!」輪到觀察那片渾沌的班塔耶突然驚聲叫喚。

尼路等人一聽,立刻湊了上去。

原來那片混亂湧動的能量,突然出現規則旋動的現象。

眾人看了一陣,發現除了規則旋動之外,再沒有其他變化,耐達依正想說些不過如此的話,靠坐牆邊的巫蘭薩卻突然道:「神能流失變慢了。」

眾人聞聲回頭,詫異地看著巫蘭薩。

巫蘭薩轉向魍丹:「你有感覺嗎?」

魍丹輕輕點頭回應。

見狀,眾人連忙靜心感覺體內狀況。也不知是不是變化微弱,還是尼路等人體質的關係,幾人感覺了好一會兒,才確定體內魔力真氣的確有微量復甦。

這是說,這個變化直接減少吸收能量了嗎?那麼,以後有可能完全停止吸收嗎?

想到這個可能性,眾人不由得振奮起來。尼路等人高興的是,屆時,他們就有能力接近渾沌中心去查看。巫蘭薩和魍丹等人則高興於,不會因能量流失而消失。

不過,眾人很快就發現他們高興得太早。因為他們滿懷期望,連等了十天,那片渾沌卻再也沒有其他變化。


渾沌裡,一道身影盤坐其中,懷中還隱約出現另一道模糊的纖細影子。

「琉璃,你再等等,我很快就會讓你活過來的。」盤坐的身影不停喃喃重複這些話,彷彿全心全意,只容得下這個堅持。


又是一個十天過去,渾沌裡兩道身影親密依偎。

「你是誰?」女孩清澈的藍眼睛,直直望進了少年獨特的金色雙眸,好奇地問。

「我是薩摩,你的丈夫。」薩摩眸光一暗,但隨即振作精神,解釋道。

「丈夫?」女孩似乎在努力回想。

「是的。我是你的丈夫。」薩摩安慰地拍拍琉璃的肩膀。

「那……我是誰?」女孩接著又問。

「你是琉璃,我的妻子。」薩摩笑得苦澀。

琉璃忘了一切,是因為他太晚找到她嗎?

「我是琉璃?是你的妻子?」琉璃偏著頭,不很理解。

「是的。」薩摩再度肯定地答覆。

「妻子是什麼?」琉璃的藍眼睛依舊澄淨如故,卻令薩摩更加心痛。

「妻子就是要陪伴我一生的人。」薩摩溫柔地解釋。

琉璃都忘了沒關係,他們可以重新開始……

身軀瓦解時,薩摩已經絕望了。沒想到,為了尋找琉璃的強烈渴望,讓他的靈魂和意識沒有隨時間消散,反而越發凝實。找到琉璃之後,想讓琉璃與他共存的念頭,又讓這樣的影響擴大到琉璃身上。

等薩摩發現時,才知道,四周狂亂的能量受到他的意識引導,竟然一點一滴地為他們塑造身體,即便是現在,薩摩依然可以感覺到能量注入身體的感覺。

這樣的身軀已經不算血肉之驅,反而比較接近神、魔族的高密度能量體。

儘管琉璃已經不記得一切,他還是感謝上蒼沒把琉璃帶走。

「一生很久嗎?」琉璃試圖了解一生的意義。

薩摩神情專注地看著琉璃,認真地道:「是的。很久、很久。」頓了一頓,薩摩又不禁緊張地問:「你……願意嗎?」

琉璃抬頭迎著薩摩溫柔且專注的眸光,沒有絲毫停頓,就用力點了頭:「願意。」

不知道怎麼的,只要想到可以陪伴眼前這個男子很久很久,她心裡就有說不出的高興。而接下來薩摩的反應,更讓她覺得這個決定完全正確。因為她看到了一個好美麗的笑容,一個只看一眼就能感覺幸福的笑容。

「那我們可以回家嗎?」看著這麼幸福的笑容,琉璃不自覺就問了一句。

薩摩一怔,心中不由得浮現一絲希望:「你知道我們的家在哪裡嗎?」

琉璃誠實地搖搖頭:「不知道。」她只是覺得,如果有一個家,她就可以很安心的陪伴薩摩。

聞言,薩摩不由有一點失望,但隨即笑了開來:「沒關係,以後我們可以慢慢決定我們的家要在哪裡。」

看著什麼都不記得的琉璃,全部重新開始的念頭,也在薩摩腦中逐漸強化。

如今的自己,已經重生,不再屬於神族、魔族、龍人族、精靈人族,只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總該可以過些只屬於自己的生活吧!

聞言,琉璃孩子氣地興奮起來了:「好啊!那我們趕快去找吧!」

薩摩微微一笑,牽著琉璃的手正想起步時,琉璃卻突然「咦」了一聲。

「怎麼了?」薩摩轉頭問。

琉璃也是一臉疑惑,偏頭看著自己的右後方。薩摩順著視線看去,赫然發現,一個約莫五歲大的小男孩就站在那,拉著琉璃的衣服,臉上表情帶點倔強。

「他是……」琉璃疑惑地問。

薩摩本來也在疑惑,畢竟這渾沌裡,理該不可能再有別人,何況是一個全然陌生的男孩。但仔細觀察,一種奇特的熟悉感讓薩摩突然間懂了。

尋找琉璃的過程,他曾經找到好些個即將消散的靈魂意識,卻都不是。找到琉璃之後,他隨手將這些靈魂意識丟在一旁。也許受到他和琉璃再造身軀的影響,這些靈魂意識也造了身體。但或者因為靈魂駁雜,意識薄弱,或因為只是間接影響,所以沒辦法形成成人體態,反成了個孩子。只是,這個夾雜著神魔雙族靈體的孩子,究竟算神族還是魔族呢?

薩摩正想著怎麼向琉璃解釋時,琉璃卻「啊」了一聲:「我知道了,他是我們的孩子,對不對?」

薩摩聞言,雙眉全揪在一起,沒想到琉璃卻兀自回身,親熱地抱住表情倔強的男孩。

「你一定擔心爹爹和媽媽把你丟下來吧!別怕喔!媽媽不會放下你不管的。」琉璃溫柔地摸著男孩的頭。

小男孩原來倔強的表情,慢慢軟化下來。見狀,琉璃心裡隱約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彷彿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曾經有過同樣的經驗。

「他不是我們的孩子。」看著琉璃溫柔的表情,卻不是對著他,薩摩忍不住馬上否認。

「咦?」琉璃一愣。

就在這時,小男孩突然抓著琉璃的手,喊了一聲:「媽媽……」

琉璃再一驚,回頭看看小男孩,再回頭看著薩摩,迷惑地道:「可是,他叫我媽媽。」

薩摩氣得咬牙,恨恨地看向小男孩,卻見小男孩也是一臉孺慕地看著他。

這是天殺的怎麼回事?

見薩摩和小男孩對看,琉璃想了一會兒,突然懂了!回頭蹲下身子,轉向男孩道:「媽媽知道了,你一定惹爹爹生氣了,趕快去向爹爹說對不起。」

薩摩聞言一愣,正想否認時,男孩看向他的祈求目光,卻讓他一時開不了口。

「爹爹,對不起……」男孩小心翼翼地拉著薩摩的衣角道。

看著男孩那種彷彿擔心失去依靠的不安表情,再看琉璃因此露出的慈愛笑容,薩摩長嘆一聲,彎身,左手一撈,將男孩抱了起來。

男孩一開始的驚訝之後,立刻露出天真可愛的笑容,親熱地抱住薩摩的脖子。

薩摩將右手遞給琉璃:「好了!我們走吧!」

孩子嗎?這樣也好!能量體的他們,要想生育,得先讓琉璃了解能量體分裂的原理,在這之前,有個孩子陪著琉璃也好。何況這個孩子,說來也是他虧欠。若不是為了驅魔,高等神族和魔族怎會犧牲慘重?就讓他扶養這個孩子,當作補償吧!

至於孩子長大後該將他送到神族還是送到魔族,就等到時候再決定吧!

琉璃看著一大一小的「父子」相親相愛畫面,感動得眼眶泛紅,將左手握上薩摩的右手,卻又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只能用力點頭。


這是那片渾沌出現變化之後的第十二天。凌晨,東方朝陽的光輝只露出一線,凝聚旋動的能量,突然四散開去,像大浪一般,一層一層的捲了出去。渾沌中本來不視一物的灰白,出現了兩道身影。

能量的異變驚醒了眾人,所有人都感覺到龐大能量突然灌進他們的體內,這種強大的衝擊,眾人完全無法反應,只能僵直著身體,體會全身充溢能量的感覺。

過程當中,他們都看到那片渾沌迅速消散。

接著,兩大一小三個身影從渾沌中現了身,從隱約到清晰。

如果眾人可以發聲,恐怕這時都要驚叫出聲。

原來那現身的兩大一小,兩個大人就是薩摩和琉璃。儘管感覺已有極大差異,但那容貌卻是分毫未變。

三個身影,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突然邁步離開。

尼路等人想叫住薩摩,卻發現聲音一點都出不來。就在眾人滿心焦急之際,薩摩卻突然微微轉過了身,看向他們,嘴唇微動之後,露出一個美麗的笑容,回身又離開了。


眾人直到第二天傍晚,能量散盡,他們才終於可以自由行動。

所有人都恢復力量,甚至還超越以前的水準,但卻是沒有人想動作,更別說是高興了。所有人都怔怔地坐著,像是在想各自的心事。

第三天,魍丹和巫蘭薩同時站起了身,像在確認什麼一樣,對看一眼。接著光芒一閃,前後離開。

他們都想起那天在耳邊響起的話:「巫蘭薩、魍丹,神族和魔族就交給你們了。」

那個人已經不是神王也不是魔王了。所以,這段時間,他們都在想,該不該聽那個人的話。但想到,就算不聽,他們也的確不能放著神族、魔族不管,於是,今天他們都做了決定。而方才那一眼,他們也從對方堅定的眼神,確認了彼此的決定。


見魍丹和巫蘭薩都走了,尼路這才開了口:「我們也走吧!」

聞言,皮喇一個緊張,連忙道:「可是王和王妃……」

「他們不會回來了。」尼路肅著臉道。

皮喇張了張嘴,似乎還想說些什麼,耐達依就搶著道:「沒錯!王要我們照料精靈人族和龍人族,就表示他不會回來了。」

聞言,皮喇低下頭,表情失落。

「那……王要去哪裡?」漢斯吶吶地問。

眾人對看一眼,尼路搖了搖頭:「不知道。反正不可能去精靈人族和龍人族。」

「但是他還是我們龍人族的王啊!」皮喇還是無法接受。

「已經夠了。」少言的明斯克忍不住開口了。

已經夠了?

明斯克的話惹起了眾人心中在不久前曾經浮現的感慨。年紀輕輕的薩摩,背負著精靈人和龍人的繼承壓力,在神、魔族以及人類的圍繞下,努力周全兩族。更為了他的身分,和神族、魔族不停的糾纏,最後卻必須做下那樣危險的決定。薩摩的身上有太多、太多的責任,卻沒有真正屬於自己的自由。這一次,算是真真正正的死裡逃生吧!

高等神族、高等魔族全都葬身此地,薩摩能活著,是多大的奇蹟?

這樣的確也該夠了……薩摩想要自由,他們怎麼忍心攔阻?

「明斯克說得沒錯。我想了想,王離開的確是目前最好的決定。」班塔耶口氣認真,不像在說笑。

此話一出,皮喇立刻皺起眉頭。班塔耶見狀連忙補充道:「你們想想,王要是不走,那些個人類會相信王真的已經不是神王、不是魔王,不會傷害他們嗎?何況,他只要留著,神族和魔族遲早又會找上門來。以王的性格,他一定不想再連累任何人了。」

宇瀚和靈珊的死,也實在讓薩摩夠心傷了。

班塔耶的解釋,沒人可以反駁,因為,以現實的狀況,薩摩此舉就是想徹底擺脫神王和魔王這個身分在他身上的枷鎖,另外也想讓精靈人和龍人不受到其他各族的懷疑。畢竟有一個獨強的繼承人,在各族各國眼中,都很扎眼吧!

沉默中,尼路站起身,拍拍屁股:「班塔耶說得沒錯,我們就給王和王妃過他們兩個的生活。」

「是啊!我們現在還是趕緊回去做好王子要我們做的事吧!」耐達依嘻嘻一笑,也跟著站了起來。

『你們回去吧!好好幫我照應精靈人族和龍人族。告訴爺爺和圖爹爹,這世界上已經沒有神王和魔王,也沒有薩摩了,我想過過自己的生活。』

為了這樣的一段話,他們得先回到龍人族,把消息確實傳回。

其餘四人對看一眼,終於也跟著站了起來。

離開半塌的大殿之前,六人不自覺回頭看了一眼。


船上,班塔耶突然想起一事:「對了!那小孩是誰啊?」

「也許是偷偷生的。」耐達依打趣地道。

班塔耶白了耐達依一眼:「專說胡話!我跟你說真的。」

見耐達依笑得高興,尼路忍不住一個莞爾:「要是想知道,等我們再見到王,你就可以問了。」

此話一出,眾人一個興奮。耐達依搶先問:「我們要去找王嗎?」

尼路微微一笑:「那當然。等我們把事情完成,我們就去找王。」聽到薩摩的交代之後,他好不容易想清一切,終於決定這麼做。

那個月夜的約定,他沒忘,他也不會讓薩摩忘記。


同一時間,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一對夫妻帶著一個小男孩走著。

「摩哥哥,我們的孩子叫什麼名字啊?」妻子滿臉期待地問。

丈夫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了句:「就叫無名吧!」

「無名?」妻子皺皺眉:「這樣不好吧?」

丈夫回過頭去,反問:「那你想叫他什麼?」

妻子想了幾想,才道:「小強。」

小強?這回換丈夫皺眉:「為什麼?」

「我希望他以後可以很強、很強。」妻子的理由簡單得可愛。

丈夫伸手輕撥妻子頰邊的長髮,柔聲道:「很強並不好。」

「不好嗎?」妻子不很懂,歪著頭:「很強才可以保護很多很多人啊!」

丈夫一愣,好一會兒才笑了起來:「也對。」

「那就叫小強囉?」妻子興奮地道。

「不好。」丈夫猶豫了一下,對小強這個名字不甚滿意,再看看一臉茫然的小男孩,一個模糊的想法漸漸成形……

看著妻子失望的臉,丈夫連忙道:「就叫安塔森尼爾吧!精靈古語裡面,有『歸途』的意思。」

妻子一聽,沮喪一掃而空,單純地道:「安塔森尼爾,這個名字好棒!這樣他就會記得回家了,對不對?」

丈夫點點頭:「是啊!希望他永遠都不會迷路。」

丈夫沒有告訴她,安塔森尼爾,若是斷成安‧塔森‧尼爾,就是「創始者」的意思。混合著高等神族與魔族的靈體,也許,比神魔族的任一方,都更接近創始者吧!

「太好了!」妻子轉向小男孩:「尼爾!你喜歡這個名字嗎?」

小男孩羞澀地笑了:「喜歡。」接著孺慕地拉著薩摩的衣角。

儘管父親總是對他冷淡,但不知道怎麼的,小男孩還是發現自己很喜歡接近父親,而且完全無法討厭父親……

小男孩的親近,薩摩發現了。本想不理,但在那樣全然信任的眸光之下,薩摩還是心軟了,伸手拍了拍小男孩的頭。

小男孩高興得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也許多個孩子也不差……

不久之後,神族與魔族的噩耗紛紛傳出,高等神族與高等魔族,因為不明原因,死傷殆盡,神王、魔王不知所蹤。精靈人與龍人王位繼承人死亡的訊息也同時傳遍每個角落……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