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因為韓軒的堅持,李霽還是沒有跟著韓軒回家。據說,最近不僅韓軒的姊姊心情不好,連他槍爸也不怎麼快樂。因為前天他一批貨被抄了,可恨的是,對方還沒付錢。

槍爸不高興起來,子彈就很難控制方向。韓軒說,他家人習慣了,躲得過。但是李霽就不能保證了。聽到這種話,李霽就不由得非常好期,他們家人到底怎麼躲子彈的。如果可以的話,也許要請韓軒教教他,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現在治安越來越差,學會躲子彈肯定是個非常好用的保命絕招。

儘管如此,李霽還是直賴到韓軒答應明天帶他回去,才肯離開。


看著李霽心滿意足地離開,韓軒苦惱地揉揉額頭,開始煩惱起該如何處理答應李霽的事情。

李霽的打算是對的,他的槍爸和毒爸根本不在乎他繼不繼續讀書,甚至,他們根本鄙視讀書人,在他們眼中,學歷連張衛生紙都不如,要是由他開口要錢,為的只是考試,包准吃閉門羹。不過若是外人開口,那就不一樣了!槍爸和毒爸什麼都可以不要,獨獨不能不要面子,要是由外人開口,儘管他們對讀書多麼不以為然,還是會表現得很有教育熱誠的。

話又說回來,只是幾千塊的報名費,實在不需要開口向他們要。他自己存摺裡的錢,起碼都有那些錢的一千倍,他只是懶得提領,再加上也沒有繼續升學的打算,所以才這麼繼續拖下去,沒想到卻把李霽給拖了出來。

也許他明天可以說服李霽別跟他回去,不過就是錢嘛!他領出來也就是了。

想通之後,韓軒心情大好,邁開腳步往那個他每天必去消耗時間的老地方。

下課後的學生人潮讓遊藝場人聲鼎沸,到處都是穿著制服的男女穿梭在一台台機具之間。儘管放學後的時間學生在遊藝場出現並不算突兀,但韓軒身上區一中的制服依舊惹起許多注目。比起遊藝場,區一中的制服更適合出現在補習街一類的地方。只有這裡的常客知道,這個遊藝場有一個區一中高材生常客。

韓軒對那些驚訝好奇的視線視如不見,兀自走向櫃檯,一把從口袋裡掏出剛才在飲料店裡找的零錢,不管一百、五百還是銅板,通通抓了出來。

錢一放上櫃檯,小弟問也沒問,立刻收了下來,一會就拿出一桶代幣交給韓軒,順道把交給韓軒一把鑰匙。

韓軒接過鑰匙,看了看號碼,一下就找到那台空的機器。

從韓軒懂得什麼叫做鬼混之後,這家遊藝場就是他最常來光顧的地方,這裡所有員工都知道他是這家遊藝場的常客加大戶,再加上某個原因,這家遊藝場乾脆就挪了一台遊戲機給韓軒用,每一天都會留下一台機器給韓軒使用。

韓軒並不在意每天輪到的機器種類不同,反正他要的只是混混時間罷了。像今天,他輪到的機器就是簡單的角子機。

韓軒重複地按著按鈕,也不管輸或贏,就連四周圍了越來越多人也沒注意,更別說是此起彼落的驚呼聲了。

等韓軒回過神來時,是被機器的逼逼聲給驚醒的。

剛回過神的韓軒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不明白為什麼機器突然故障。沒想到一看警示燈才發現,機器哪裡是故障,根本就是沒有代幣了。

沒代幣?

韓軒一愣之後才發現,他這座遊戲機的四周早已圍滿人,一個小弟正在忙著將底下的代幣堆進桶子裡。仔細一看,旁邊早已堆了三大桶代幣。四周圍觀的人都看著那堆代幣驚嘆不已。

今天怎麼了?他贏了這麼多?韓軒皺著眉頭,有些茫然。以往他曾經贏過,但沒贏過這麼多,方才他只是盯著螢幕,機械性地動作,什麼都沒想啊!

韓軒迷惑不解,殊不知在旁觀眾人眼中,韓軒方才的表現簡直神乎其技。

他雙眼緊盯著螢幕,按著按鈕著手精準地在最適當的時機按下,次次都開了彩,只聽著代幣嘩啦啦猛掉,韓軒的動作卻沒停。

「同學,你還要再玩嗎?還是要把剩下的點數都換成代幣?」小弟好不容易把代幣堆完,一臉緊張,滿頭大汗地問。

他們開店到現在,還沒聽說有人能在同一台角子機上贏到吐不出代幣,螢幕上還顯示一堆贏回的點數尚未兌換。

韓軒看看手錶,發現已經到了回家時間,也就無心繼續玩了。

「我不玩了。把那些代幣都拿去換一換。」韓軒抓起一旁的書包甩上肩膀,半點也不留戀。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