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1

夢裡,殺聲震天。
兵刃交擊的聲音,每一次都像要穿破耳膜。
兵士的嘶嚎,總是敵我難分,等他回頭,週遭竟無一人相護。
染了血的盔甲,暗得令人心酸。敵兵臉上的得意,遮蔽了所有視線。
仰頭嘶吼,卻吼不出揪心的疼。
用力揮刀,
肌肉傳來鈍痛,沉重從身體壓到心裡。
血霧一片中,記憶被黑暗捲入......

滿身冷汗地醒來,熟悉又陌生的茅草屋頂,
斯洛怔了許久,才慢慢明白,自己又再一次被夢魘捲入。

嘆口氣,轉頭看向昨夜沒有關緊的門窗,
天光微亮...時候還早,但斯洛還是坐起身。
他知道,夢魘之後,他是再也睡不著了。

打開門,微冷的空氣讓他不自覺微微瑟縮了下。
吸了一口氣,吸進滿滿的清冷。
屋外還有些暗,但斯洛不在乎,漫步走到屋後,蹲身照拂那一畦畦野菜。
情緒慢慢從夢魘的緊張中鬆懈。

夢是遙遠的過去,斯洛已經不在意了。
隨然潛意識裡,他還牢牢記得當時的衝擊。
悲傷、憤恨、無奈、後悔、愧疚...
太多的情緒加乘起來,畢竟沒有那麼快可以忘懷。

但這個夢魘是他自願接受的。
他只求在這個荒無人煙的地方,享受一段孤獨,
等待,
等待所有人忘記他,等他自己也忘記自己的時候,
他就會重新出發。
至於,重新出發後要做什麼,
他從來沒想過。
或許,他會在這裡孤老一身吧!
他的身分,實在已經不適合再牽扯任何無辜的人了。

當天色完全大亮時,
斯洛才從菜園裡起身,伸了伸懶腰。
朝著太陽身起的方向,斯洛不自覺瞇起了眼睛,
閃光中,斯洛看到了人影。

心頭「喀」地一聲,
不安瞬間閃過,但隨即,斯洛定神,如一般的山民一樣,
掛著半警戒半好奇的神情,看著人影接近.....


--------------我是分隔線---------------

我知道我不應該開坑....
我知道><...
但是...
反正就是開了= =.......
大家當作沒看到吧!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