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聲》-16(超長完整版)

月錚的花樣還沒結束。離開農家之後,月錚又讓斯洛替她買了一堆東西,用的自然是斯洛的錢。幸好斯洛雖然是獵戶,平時卻也沒少獵珍奇野獸,加上生活簡單,沒有什麼開銷,ㄧ年多下來到是累積了一點錢。

看到月錚買的東西,斯洛多少懂了。

「你想去當軍醫?」斯洛驚訝地問。

交戰在即,軍隊的確需要軍醫,但軍醫一向都由皇帝指派,根本不可能採用來歷不明的人。

「是阿。」月錚說得簡單。

斯洛搖搖頭:
「不可能的,你沒有保證人。」沒人保證,軍隊不可能採用,免得遭敵方滲透。

「有啊!」月錚笑得很淘氣:「我的保證人可是當今的月相吶!」

斯洛瞪大眼,一臉驚愕。

他記得月錚說...月津是要她到南方找姑姑,怎麼可能保證?

倒是月錚神神秘秘的,硬是不肯說明白,反而還拿話來套斯洛:
「想知道的話,就跟我一道去吧。」

斯洛聞言只能苦笑,搖了搖頭才道:
「我至多就是送妳到那兒。」

「這怎麼行?!」月錚一臉可憐:「萬一我在軍營裡有什麼閃失怎麼辦?」

斯洛有點頭大。

這段時間的相處,他發現月錚鬼靈精怪的,估計在國都也沒讓月津少頭疼過。

「我瞧妳並不擔心啊!」斯洛將問題丟回去:「況且,妳現在這模樣能出什麼事?」

「這可難說。」月錚眼睛眨巴眨巴的:「你也知道我功夫不怎樣,要是不小心身分敗露了,還得靠你救我呢!」

「我只是一個樵夫兼獵人,要是妳出了事,千軍萬馬的,我哪有本事救妳?」斯洛反擊幾句,又繞回勸月錚放棄的老路上:「既然妳那麼擔心,不如就別去了。我可以送妳到妳姑姑那兒。」

此話一出,月錚更是用力搖頭:
「那不行!」

「為什麼不行?」斯洛皺起眉。就是貪玩也不能玩到軍隊去,軍隊是什麼樣的地方,容得胡鬧嗎?

月錚這會收起淘氣的表情,突然認真起來:
「因為我不想只是躲著,我要幫我父親。」

「幫你父親?」斯洛心頭一跳。

月錚認真地點點頭:
「是啊!難道你沒想過斯前將軍失蹤得很離奇嗎?」

聽到話又繞到自己身上來,斯洛心裡一震,只得克制自己維持面無表情:
「能有什麼問題?」

「斯前將軍領兵多年,哪會輕易被人發現行蹤,半途攔截,就這麼失蹤?肯定是有內奸的。」月錚有條有理地分析。

其實月錚的推論不無道理,當初斯洛被攔截時,也明白定是出了內奸,才會讓他多變且隱密的行蹤曝了光。只是,身分揭露之後...其實說白了,就是他的弟弟出賣了他...不用說,斯洛知道身邊一定有弟弟的人。他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一來是沒有機會,二來是沒有意義。

既然他已經決定退讓,那麼再去查那個人的身分就顯得多此一舉了。

「說不定是你多想了。」斯洛將月錚的疑問壓下來,不希望月錚追到最後,追到斯衛身上。

「才不。」月錚卻仍篤定:「這幾年,北疆每次不穩,都有一個共同點。」

「什麼共同點?」斯洛一愣。離開之後,他沒特意注意,如今月錚提起,自然讓他緊張起來。

「那就是每次都是門羅副將回京的時候。」月錚雙眼閃著智慧的光芒。

聞言,斯洛倒抽了一口氣。他當過將軍,駐過北疆,明白這代表什麼。

北疆將軍每次回京必定隱密,軍營會故佈疑陣,不讓士兵察覺,回京後也只會見固定人物。既然塔茲斯坦每次出兵滋擾都趁門羅回京之際,那不用說,必定是出了內奸。

「將軍的行蹤一向隱密,如果沒有人刻意洩漏,坎特普金為什麼每次都這麼準的?」月錚分析道:「我父親懷疑一定有人在軍隊裡安排了眼線,而且恐怕地位不低,否則不可能知道門羅副將的行蹤。以此推斷,斯前將軍的失蹤恐怕也跟這個內奸有關。」

斯洛一驚,連忙道:
「說不定沒有關係。」

「有!」月錚卻篤定得很:「斯前將軍一出事,消息都還封鎖著,塔茲斯坦就大舉發兵,這仗足足打了好幾個月才停。」

啊!...是在他養傷的期間...竟然還有這樣的變化....

斯洛一時說不出話來,一個可怕的聯想開始在腦海形成......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