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64

「噯……瞧瞧遇到誰呢?原來是個站在大街上的傻子呢!」尖酸刻薄的語氣。

厄爾身軀一震,轉頭朝聲音來處看去。只見兩個裹得只剩兩顆眼睛的人站在一家店門口,對他品頭論足。

「怎麼說人家傻子,沒看今天報紙登的,傻子立了大功,破格錄用呢!」

「就這樣晾在陽光下曬,不是傻子是什麼?」

「你這麼說就不對了,人家想買防護衣,可惜口袋裡沒錢啊!」

「原來是沒錢的傻子啊?這怎麼有那臉面站在這裡吶?」

「說得也是,這地方沒錢的還是少來丟人現眼的好。」

兩個人一搭一唱的,默契之好,聽得厄爾都差點忍不住拍手叫好。

雖然兩人奚落的主角是自己,但厄爾從小到大,多尖酸刻薄的話沒聽過?這兩個人說的還算小兒科,瞇眼看了兩人一眼,厄爾轉身離開。

他常覺得這世界的人,除了死人,全是瘋子。當然,他屬於死人。

其中一人見厄爾無動於衷,惱羞成怒,拉高了聲音:
「警告你,窮鬼!認清楚自己的身分,別賴蛤蟆也想吃天鵝肉!你這種低賤的人,連給我提鞋我都嫌髒!」

這聲音之大,簡直滿條街都聽得到。

白天出門逛街並不是這年代的潮流,畢竟一套防護衣,有些人可能窮其一生都買不起,於是有些有錢人會挑在白天出門逛街購物,好炫燿自己的富有。男子的聲音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不需要花太多時間,那些人便找到了話中的主角,唯一沒有穿防護衣的厄爾。

嘲笑還是輕蔑,厄爾早就學會忽略。無謂的驕傲是他很久之前就已經拋棄的東西。

腳步只是微微一頓,隨即又恢復正常,慢慢地走出這個不屬於他的地方。


本來白天的事情只是個小插曲,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即便他後來認出其中一個男人正是前幾日宴會中對他怒目相看的人。

不過,一個從貧民區裡走出來的人,顯然還是無法正確評估所謂的高貴人的自尊和驕傲。

當厄爾被吊在黑壓壓的房間裡時,想到這裡就忍不住想笑。

他應該是忍不住笑出來了,因為這時候,刺目的光線照入,門扇被打開,一道人影背著光走進。

「你還笑得出來?」聲音帶著隱忍的憤怒,聽起來並不陌生。

厄爾很快就認出來人的身分─宴會中燃燒忌妒光芒的男人。

沒想到他被關在這個不見天日的房間裡,還隨時被監視,厄爾還真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嘴角輕輕勾了一下,沒想到下一瞬間,尖厲的破風聲傳來,鞭子重重甩上身體。

「還笑!!你這賤人有資格笑嗎?」男人像發了瘋似地拿著鞭子往厄爾身上猛抽:「你要哭!你只能哭!!」

男人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尖、很刺耳,不壯的身體看不出來擁有那麼大的力量。

幸好他這身體不怕痛。

即便身體被鞭子甩得一晃一晃,厄爾心裡想的,卻是些風馬牛不相關的事。

厄爾不知道自己現在臉上的表情如何,不過應該不是男人想看的,因為男人抽得兇了,一邊抽一邊還歇斯底里地吼著:
「不哭?我就打到你哭!!」

這真是天大的冤屈,他早就忘了上一次哭是什麼時候了。這男人怎麼可以勉強一個沒有眼淚的人哭呢?

意識飄得遠了,厄爾開始回憶過去數也數不清的挨打次數。

說也奇怪,他不記得自己最後一次掉眼淚是什麼時候,但對每一挨打的過程、原因、打他的人,卻是記得清清楚楚。

說不定他天生記恨,只是沒能力報復,只好將這些都「刻」進腦子裡。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