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之囚》-63

厄爾一愣,隨即嘲諷地勾起嘴角:
「既然咖啡就是人生,為什麼加糖?還不就是逃避那苦味嗎?說起來還是自欺欺人。」

這說法當場讓克莉絲啞口無言。只見她垂下頭,默默地攪動了杯中的咖啡,良久才像自言自語地說:
「是阿……人總要騙自己,才能活下去……」

厄爾愕然:「你說什麼?」

克莉絲抬起頭,露出一個無憂無慮的笑臉:
「沒什麼,只覺得你說的跟我母親說的都有道理。」

尼爾沉默了一會,轉開話題:
「你還沒說,你找我有什麼事呢。」

他不是聽不到克莉絲的回答,只是驚訝她會說這樣的話,所以才又追問了一次。照克莉絲的說法,難不成這個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嬌嬌女,也需要用上自欺欺人的法子?

克莉絲輕輕「啊!」了一聲,像是突然想起這件事,接著神情又開始跼促不安:
「我……我今天看了報紙……」克莉絲白細的手捏著桌緣的桌巾。

厄爾一愣,沒反應過來。

克莉絲小心翼翼地看著厄爾:
「上面說……政府破格錄用實習生……」

喔!這下厄爾聽懂了。

以前他總是想盡辦法看報紙,儘管裡頭刊載的是一堆歌功頌德的謊言,他也不錯過,可是現在,真的可以天天接觸報紙時,他反而不想看了。現在一想,八成今天的報紙上刊載了他「升官」的消息,也許還順便大大誇獎了他一番。

「是有這件事。」厄爾道。

「對不起。」克莉絲股起勇氣,一口氣將心裡演練多次的話說出來:「我知道你不喜歡,但是,這件事真的不是我叫他們做的,我爸爸也沒有……真的!對不起。」

厄爾傻了。

他一直覺得克莉絲對他的表現根本不像初識,偏偏他也確定他在之前並沒有見過克莉絲。

微微的不安扎在心口,厄爾突然開始害怕跟克莉絲接觸。

好像就要有隻手揭開他的過去……卑微乞憐,只能在黑暗角落偽裝地架起高高自尊的那個人。

暗暗吸了一口氣,厄爾試探地問:
「你怎麼會認為我不喜歡?」

克莉絲一愕,顯然也沒想到這問題,只得吞吞吐吐地回答:
「不知道……直覺吧……我以為……你知道有些人都會以為你是因為認識我,所以才能……」

厄爾打斷克莉絲的話,視線落到窗外:
「我是孤兒,窮怕了,能多賺點錢自然好,別人怎麼看我有什麼重要?」

「啊……」克莉絲吶吶地:「是……」

接下來就是一陣難堪的沉默蔓延在兩人之間。

「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就要先回去了。」最後還是厄爾打破沉默。

「啊……」克莉絲臉上是泫然欲泣的表情:「好……」


踏出咖啡廳,透著刺鼻氣味的風打在臉上,厄爾神志一清,卻開始懊惱起來。

他真是昏頭了,雖然不想跟克莉絲深交,但眼前利用克莉絲對他曖昧不明的關係,才能在官場更上一層,現在他對她這麼冷淡,怕是克莉絲以後不接近他,問題豈不更大?

只是做了就做了,也不能再回頭修補,只好祈禱小公主對他的興趣更多一點了。


雖然和克莉絲說了要回去,但主任放了他一天大假,他實在沒必要往那爾虞我詐的地方鑽,一時之間反倒沒地方去,乾脆就在市政府附近溜達。

這世界白天一向沒什麼行人,就算白天出們也要搭上黑呼呼布,全身裹了遍。過強的輻射大幅縮短了人類的壽命,以前的世界平均壽命還能有七十,現在平均壽命卻不到五十,窮苦的人,沒錢買遮擋輻射的布,為了生存又時常頂著烈日工作,平均壽命更是只有三十出頭。

厄爾頂著烈日走在街道上,他沒有遮陽的習慣,橫豎他這身體也不知怎樣才能壞。

發現身體著狀況後,他變過各種法子去折騰,可是就像變魔術似的,多深的傷口總是幾分鐘就癒合,甚至,他徒步穿過了死地,看過那些被劇毒的土地傷害的生命,而他卻毫髮無傷。

據說,以前的世界有吸血鬼的傳聞,也是不死之身,可是他一點都不想喝血。雖然如此,他還真想過拿把銀制的刀子插進心口,不過最後也許他還是怕死的,沒敢試。

想到過去瘋子似的胡搞,厄爾忍不住好笑。

他自己笑得歡,卻沒想到下一刻就惹上了個瘟神。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