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將他從手腳處抬起,懸空之後很快又被放下,放下時,頭重重落地,發出一聲悶響,抬他的人倒抽一口涼氣,聽得厄爾差點想笑。

雖然閉著眼睛,厄爾仍可以清楚感覺自己被放進類似箱子的狹小空間。

難道他們真以為他死了?打算棄屍?

厄爾腦海中有一瞬間開始考慮該不該「復活」,但很快又拋諸腦後。

今天這事情,先別說多半有人預謀,等他又餓又病神智不清才動手,就算不是預謀,也是他離開牢房的絕佳機會。

幾人將他放進箱子裡後,右窸窸窣窣地不知道忙什麼,一會之後,厄爾才又感覺自己所在的箱子被抬起,一晃一晃地動了。

有一會兒功夫,厄爾在想這些人要把他帶到哪裡去,不過,也不知道是箱子裡太安靜太暖和,還是這麼一顛一晃實在舒服,後來厄爾睡了一個進牢房以來最好的覺。


他醒的時候,是因為他被人從箱子裡倒了出來。

如果睜開眼睛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有多少人會懷疑自己死了?

厄爾覺得他會是其中之一。

世界自從毀滅了一次之後,許多生活細節都出現了變化。不再使用化石燃料是其中之一,另外,建築偏向自然建材。磚瓦木料石材大行其道,也因此,大部分的建築開始恢復五層樓以下的高度。曾經出現在舊世界末期的特殊合金、稀有金屬,結合中控電腦建構出來的全智慧型住宅,再不復見。

但,那種如今只能在百科全書當中看到的建築特點,如今卻真實地呈現在厄爾面前。

挑高的建築,類似混泥土的牆面鑲著一道道銀亮的金屬,地面是冰涼的金屬地面,正面對著的一面牆壁是整面一體成型的玻璃,銀白的月光透過玻璃,幾乎讓整個房間牆壁所鑲嵌著的金屬都發出冷冷的光芒。

一道身影背著光站著,一動也不動。

厄爾從一開始的迷惑中回神,立刻站起身,戒備地看著背光的那人。

看不清面貌,只知是中等身材,短髮寬肩,應是個男人。

那人不動不言,厄爾就跟著不動不言,直到他覺得這人的不動實在太過徹底,完全筆直穩定得如同泥雕木塑。

慢慢的,厄爾維持著面對那人的姿態,側跨幾步,終於看清楚那人的半張臉,然後卻更疑惑……

那是一張生動的人臉,瞳孔正直直迎向他的視線,彷彿也在觀察他的一舉一動。只是那視線太冰冷也太機械……

厄爾緩緩退了一步,拉開距離,趁著移動的短暫時間,眼角餘光掃過兩側牆壁。

一邊是緊鑲在牆裡的巨型螢幕,另一邊有一扇門,金屬製的門扇旁邊有個巴掌大,類似小螢幕的機器。

逃跑的念頭一閃即逝。那扇門,如果有顆炸彈他或許可以嘗試看看,但他現在沒有,更何況,門後到底是不是出口還是問題。

目前另一個可能性在背後,但厄爾沒打算轉頭去看。

視線凝注在那人面無表情的臉上,厄爾斟酌了一會:
「你把我帶到這裡,有什麼目的?」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