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流亡之島易守難攻,憑恃天險,怎麼也能讓那些無端來襲的亞矮人鎩羽而歸,沒料到,才半天功夫,太陽都還沒下山,亞矮人就突破了漩渦區,情勢一度相當危急。
  
  這些亞矮人們雖然沒有像里爾公國一樣的巨大火砲,狹長的船身也不適合衝擊力大的火砲,但速度極快,行動又敏捷。加上,亞矮人似乎對這片漩渦有一定的了解,多次嘗試都是針對弱點,幾次嘗試之後,竟然成功穿越了漩渦區。這讓巫蘭薩驚覺,漩渦區還是需要操控才有辦法完全阻擋敵人,加上驅魔儀式已經上了軌道,巫蘭薩幾番思量,終於決定先去處理亞矮人的問題。
  
  在這種時候,就是再小的事情,遲遲沒有解決,都會讓巫蘭薩相當不安。
  
  流亡之島四週的漩渦除了自然潮流生成之外,大部分還是因為神族力量,才能把漩渦,不分時節早晚,廣布流亡之島四周海域。
  
  有了巫蘭薩的操控,漩渦區立刻變得難測起來,加上密佈的漩渦也分散了敵方兵力,亞矮人幾番進攻都是損失慘重,最後甚至不得不退出漩渦區。說也奇怪,儘管看起來毫無勝算,亞矮人卻沒有退兵的跡象,依舊在流亡之島周邊留連。
  
  見亞矮人損失慘重,短時間不可能再發動大規模的攻擊,巫蘭薩還將漩渦翻轉過一遍,才放心回到宮殿中心空地。
  
  
  當天夜裡,閉目養神的巫蘭薩卻突然睜開眼睛,一下跳了起來,全身突然爆出強大力量,雙眼一瞬不瞬地看著一個定點。
  
  巫蘭薩的異常舉動驚醒了琉璃等人,但是卻沒人開口詢問,只悄悄地取出隨身兵器。
  
  他們知道,若不是來敵強大,巫蘭薩絕不可能表現得這麼緊張。
  
  正想悄悄掩進與巫蘭薩會合,巫蘭薩卻隔遠舉手勢要他們留在原地。
  
  夜風輕輕緩緩,四周靜得落針可聞。
  
  巫蘭薩冷哼了聲,依舊揚聲道:
  「你們既然來了,還想藏到什麼時候?」
  
  巫蘭薩在跟誰說話?眾人都是一臉迷惑。到現在,他們還感覺不出四週有什麼他們以外的人。
  
  寂靜中,一道聲音響起:
  「既然知道我們來了,那就聰明些,別想動手了。你沒有勝算。」冷誚的聲音輕輕的,有些低沉,與這個稍有涼意的夜晚,異常調和。
  
  伴隨著聲音,七個漆黑的身影出現在圍繞著空地的宮殿建築屋頂。
  
  巫蘭薩一直盯著的地方,就站著一個人,但聽聲音來源,說話的,卻不像是巫蘭薩盯住的人。
  
  「呵,真是好興致,魔族裡叫得出名字的,都到這裡來啦!」巫蘭薩發出一聲輕笑,只是笑聲中卻沒有笑意。
  
  看到這七個人,巫蘭薩身上散發出的力量更加強大,彷彿已經準備好,孤身一人迎戰這七人似的。這些人的行蹤都掩蓋得相當完美,若不是身為死敵的敏銳神經,巫蘭薩絕對無法察覺。他完全沒有懷疑,為什麼有神族結界的流亡之島和宮殿,會讓魔族無聲無息侵入?因為,他知道,肯定有人刻意留下了漏洞。對這些超高等魔族而言,有一個漏洞,甚至不需要太過明顯,就已經夠了。至於那些尋常人類,就是這些超高等魔族從他們面前經過,他們尚且會以為是錯覺,更別說發現了。
  
  經過這段時間的了解,尼路等人很快就理解了現在的狀況。魔族七位超高等魔族,聚集在這裡,應該就是巫蘭薩口中的叛徒所為,目的,自然是破壞驅魔儀式。畢竟,驅魔儀式要是成功了,魔王受創,甚至消滅,神王卻聲勢大振,這完全不是魔族願意見到的。
  
  衉羅倒是好心情地嬌聲笑道:
  「咯咯!你們都敢打魔王的主意了,除非是死人才不曉得要來哩!」
  
  「我們晚了一步,已經開始驅魔了。」絲妲兒指著淨化陣,皺眉道。
  
  這一來,就只能強制中止了,但是這一來,勢必兩方都會有損傷,尤其這個驅魔儀式是由三十個高等神族驅動的,光想到反撲的力量可能有多大時,眾人頭皮就不由得發麻……最好的方法,就是慢慢消磨這些神族的力量,讓他們逐漸無法支撐淨化陣。屆時,儀式將因能量不足而中斷,反撲的力量也將大大減弱。
  
  「晚了也要他們收。」被巫蘭薩盯住的人終於開口了,略沙啞的聲音,平板冷硬,卻透著不容質疑的堅持,正是代掌魔族的魍丹。
  
  此話一出,巫蘭薩敏銳地發現,身後淨化陣中的高等神族,氣息微顯混亂,立刻頭也不回地道:
  「你們繼續,驅魔儀式絕對不能停。」
  
  說完,巫蘭薩完全沒有半點退怯的模樣,對著魔族眾人道:
  「想要我們收,那就先過我這一關吧。」
  
  這時候的巫蘭薩,神情嚴峻冷硬,哪有平時那吊兒郎當的模樣?
  
  聞言,魍丹嘴一張,就想講話,不料一道冷誚的聲音卻搶在前頭,出自魔族三王,沆羅口中:
  「你想激我們跟你打?這如意算盤你打得倒響啊!」
  
  「是啊!我們這麼多人全都陪你一個,多不公平呀!」衉羅媚笑著附和。
  
  被沆羅這麼一搶先表態,魍丹到了嘴邊的話又收了下去。沆羅這才悄悄鬆了一口氣,他知道,若以魍丹的個性,大有可能會順了巫蘭薩的意,雖然最後十有九成會是他們這方勝利,但卻已經不是他所想要的結局了。
  
  「就我一個人也足夠對付你們了!」巫蘭薩話說得篤定,竟沒有絲毫心怯的模樣。
  
  尼路等人對視一眼,接著不約而同地站到巫蘭薩身後。
  
  「還有我們。」清脆的聲音響起,卻是琉璃也跟著站到巫蘭薩身後了。
  
  見狀,尼路等人表情同時一垮:
  「王妃,您怎麼可以親自涉險?」
  
  琉璃搖搖頭,不以為然地道:
  「他們來了這麼多人,一定是打定主意不放過我們了。」
  
  「好聰明的小姑娘呀!」衉羅舔舔嘴唇,眼中閃著嗜血的光芒:「我們連外頭那些個人,都安排魔族大軍招待他們,你們當然是一個也不會漏掉囉。」
  
  聞言,眾人哪不知道魔族此番已是傾巢而出?但儘管心頭震動,臉上卻都強自鎮定。
  
  見衉羅雙眼渴望地盯著琉璃,絲妲兒就知道,衉羅已經盯上了琉璃。衉羅不僅嗜血,更特別偏好美麗的女性,琉璃的容貌在人類當中實屬少見,也難怪會被衉羅盯上。絲妲兒本想開口提醒衉羅,琉璃身上有后印,不要輕舉妄動,但話臨到嘴邊,絲妲兒又想起,衉羅死活於她何干?警告的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
  
  「你們要囉唆到什麼時候?」魍丹皺著眉頭提醒。
  
  他本來就不打算帶這些囉唆的人來,但,他們既然都已經知道,要想阻止他們來,也實在太難了。
  
  聞言,魔族眾人齊齊驚覺。現在多等一分鐘,風險就多添一分。
  
  就在這時,遠方隱約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嘯聲。魔族大軍到了!只聽這距離,似乎已經開始穿越漩渦區了。沒有人操控的漩渦,被魔族破開也是早晚的事,更別說擁有翅膀的魔族人,飛躍這一段海面根本不成問題。
  
  與聲音傳出的同時,魍丹忽然如離弦之箭,彈身飛出,直往巫蘭薩而去。
  
  魔族眾人本有心理準備,見狀,誰也不想慢過誰,幾乎是不分先後地彈起。
  
  超高等魔族來勢甚疾,眨眼便到!或許是出自於武者的直覺,魍丹和巫蘭薩都挑上了對方,首先遭遇。
  
  黑色大刀和白色光刀幾乎同時閃現,同時接觸,同時彈開!
  
  下一刻,兩人瞬間在翻身相隔五尺的距離,彈身再進,眨眼又鬥在一起!這回,兩人一反方才試探性的交鋒,竟是你來我往地纏鬥起來。
  
  只這短短一瞬間,沆羅和絲妲兒已越過魍丹和巫蘭薩,往淨化陣而去。
  
  巫蘭薩暗叫一聲不妙,偏生魍丹招招凌厲,刀刀勁力十足,他根本抽不出機會阻擋。
  
  眼看沆羅和絲妲兒只差尺餘就要接觸到淨化陣的結界,驀地劍光一閃!一把細長軟劍如蛇般阻在兩人之前。
  
  絲妲兒的眼角餘光正好可以看到來襲的人,不敢硬接,連忙往旁邊掠開。沆羅本來已經做好動手的打算,這會見絲妲兒竟然閃了開來,立感有異,腳步一挫,也跟著旁掠開去。倒是後面跟上來的其他人沒想那麼多,衉羅一眼看到持劍阻擋之人,雙眼光彩頓生,不僅不停,反而加速上前,一只白玉般的手掌,已如蛇般,繚繞著重重黑霧,看起來猙獰可怖。
  
  琉璃正為了阻住沆羅和絲妲兒感到慶幸之際,一股勁風卻從旁而來!
  
  琉璃微一吃驚。因為后印的緣故,她還以為,魔族上下應該避她如蛇蠍才是……
  
  來不及讓琉璃想清楚,勁風卻在近身之前,伴隨著一聲慘叫,猛地下挫!琉璃本想旋身阻擋,卻正好看到衉羅狼狽仆倒在地的景象,一時倒是有些愣住了。
  
  歸功於魔族人對失敗細節向來三緘其口,兩次被琉璃壓制的經驗,絲妲兒就是打死也不會提到,就連有人問了,都要大大惹怒她。對所有魔族人而言,敗給魔王是理所當然,但敗給魔王以外的人,卻是大大的羞恥。也因此,全魔族上下雖然知道魔王與神王共存一個軀體,卻沒人知道,后印在一個人類女子身上。加上後來琉璃學習神能,對以魔能為基礎的后印更是格外壓制,幾乎已經察覺不出來。
  
  後面跟上的衎羅瞄了眼無力起身的衉羅,一對眉毛全擰在一塊:
  「你在搞什麼鬼?!」
  
  他知道衉羅看上了那個女人,所以他們也沒打算插手,沒想到衉羅卻這般莫名其妙地滿地爬滾,真是大大丟了魔族的臉。
  
  衉羅首次沒有理會衎羅語氣中的輕視,兀自驚恐不已地看著明明近在咫尺,卻讓她不敢接近的琉璃。
  
  「后印……」衉羅的聲音有微微的顫抖。
  
  眾人聞言為之一愣。沆羅更是立刻轉頭看向絲妲兒……
  
  琉璃等人的行動本來就只有前後腳之差,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尼路等人便已趕上,小心翼翼地護在琉璃身邊。
  
  「那女人身上有后印,別去碰她。」絲妲兒這會總算願意說了。
  
  「這種事,你為什麼不早說?!」衉羅憤道。
  
  絲妲兒冷哼一聲,不理會衉羅的抗議,轉身朝著距離不過一尺的淨化陣,纖手一抬……
  
  一記黑色能量球就待脫手飛出……
  
  突然間,一把光刀橫空而至,驚得絲妲兒連忙收回手,彈身躍開。
  
  光刀由上至下削了下來,卻是落空!
  
  絲妲兒定睛一看,原來竟是巫蘭薩撇下了魍丹,趕了過來!
  
  只是,魍丹是何許人也?怎由得巫蘭薩全然擺脫?巫蘭薩只劃下這一刀,魍丹就趕了上來,纏鬥再起。
  
  這天外飛來一刀,絲妲兒本有些氣怒,但見魍丹已經截住對方,也就不便發作。視線一轉,絲妲兒看到的淨化陣中的薩摩,周身黑氣不停轉濃,然後逐漸發散到六根晶柱上。這代表魔能正被一點一滴逼出薩摩體內!絲妲兒情知不能再耽擱,纖手再舉……黑色能量球再度出現。
  
  琉璃等人見狀,心頭一緊,就怕絲妲兒等人擾了儀式的進行,連忙趕往阻擋,不料幾道身影一閃,擋在了前頭。除了力量暫時未復的衉羅之外,衁羅、鷙羅、衎羅都同時騰身上前。魔族眾人本來互有嫌隙,此行目標一致,都是破壞驅魔儀式,倒是異常有默契。
  
  琉璃先後和絲妲兒和衉羅短暫交手,對於后印的力量已經略有理解,見魔族眾人阻擋,不僅不停,還加速往前衝去。
  
  衉羅的遭遇還擺在旁邊,眾人一見琉璃衝上前,連招呼都不用打,同時讓了開來。
  
  琉璃一過,尼路等人隨後就待跟進,只是,琉璃有后印,他們卻沒有,衁羅等人自然不會放行。兩方一遭遇,便打了起來。
  
  衁羅等人雖然只有三人,但以一對二,仍舊成功牽制了尼路等人。
  
  這方剛戰在一團,絲妲兒手中的光球已然脫手飛出!
  
  琉璃軟劍彈射而出,卻是晚了一步,不僅沒有攔住絲妲兒的攻擊,隨後絲妲兒一個旋身,也成功躲過軟劍。
  
  黑色光球撞上結界,震盪了一陣,突然像是溶化一般,流溢開去。這一記,只是試探性質。
  
  對付神族結界不一定力量強就一定可以破開,絲妲兒的打算就是藉由逐步提高的攻擊,和不一樣的攻擊角度,找出結界的弱點加以破壞。
  
  這道理,沆羅也很明白,所以不需知會,絲妲兒才忙著躲開琉璃,沆羅便跨步向前,凌空對著結界拍了一掌。
  
  轟隆一聲,結界微微震盪,附帶著結界內的淨化陣裡,白亮光芒也隨之一暗。
  
  神族眾人畢竟還是受到影響了!
  
  同一時間,遠遠傳來尖厲的嘯聲,由遠而近,逐漸鮮明。看來是魔族軍隊到了……
  
  聽到尖嘯聲,沆羅滿意地彎起嘴角,舉掌又待再拍!
  
  琉璃一聲嬌叱,身形輕盈騰空而至。身影未到,銀光先至。
  
  沆羅自然不願與琉璃交鋒,見狀立刻彈身而退,並不強硬出手。
  
  琉璃還來不及為成功阻攔沆羅而高興,身後結界又傳來轟隆聲響。原來,方才被琉璃逼開的絲妲兒,倒與沆羅很有默契,琉璃往沆羅而去,絲妲兒隨即趁此空檔,出手攻擊結界。
  
  這一下,琉璃只得拋下沆羅,轉而阻擋絲妲兒。但絲妲兒和沆羅默契良好,琉璃阻得了一個,就阻不了另一個,於是,只見沆羅和絲妲兒一來一往,琉璃來回奔波,結界卻仍不停遭受攻擊。見結界內光芒越來越暗,琉璃急得險些要哭了。她只一個人,怎有辦法阻擋兩個人呢?
  
  尼路等人也是焦急萬分,明知琉璃一人力有未殆,偏生他們被衁羅等人牽制住,空自急白了頭,還是無能為力。
  
  宮殿外的喧嘩聲越來越大,魔族的尖嘯聲更是清晰可聞。
  
  面對魔族軍隊,流亡之島那些尋常人類根本不是對手,被攻破是遲早的事。宮殿的結界雖有漏洞,但多少能阻擋一陣子。要是連宮殿的結界都被攻破了,那……後果簡直是不堪設想。
  
  巫蘭薩越想越害怕。在場的都是神族最主要的力量,要換成平常,足可遏止所有人覬覦,但,現在卻是這些最強力量最弱的時刻……
  
  他不明白,正在攻打碧琉城的魔族,竟可以挑在這麼恰巧的時間,傾巢而來,就像,他們準確掌握地點和時間,攻打碧琉城自始自終都只是幌子……?!
  
  想到這裡,巫蘭薩心頭重重一震,險些被魍丹一刀劈中。
  
  巫蘭薩強自鎮定心神。他的猜測不一定是對的,神族的人,就算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會與魔族互通聲息,佈下這一局。
  
  他本以為,神族的背叛者就算真是刻意在結界上留下漏洞,也只是一個小小的賭注,絕對不可能是個完整背叛計畫當中的一環。神族,畢竟還是神族,他多少還抱著一定的期待和信心!
  
  但是,他們此次前來,用的是傳送術,更刻意分批行動,魔族絕不可能跟蹤,為什麼會知道他們到了流亡之島?而且還一次來了這麼多人,胸有成竹似的,一點都不擔心撲空。若不是有人給了確實的時間和地點,絕不可能這般湊巧。
  
  沒想到,那個人不僅叛變了,而且還叛得很徹底。
  
  思潮洶湧,巫蘭薩直到感覺到一種強大的力量震動,才猛地醒過神。
  
  回頭一看,巫蘭薩一張臉立刻刷白。結界白光不規則閃爍,忽明忽暗,這表示,結界正在瓦解……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