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另一個希望】

「尼爾!」輕柔的嗓音響了起來,不大,卻讓人忍不住側耳傾聽。附近工作的農人抬起頭來,不自覺停下手邊的工作。

聲音響起的地方是一棟小木屋,平凡的外表,與小村裡的其他房子沒什麼兩樣。但是所有村人都特別記住了這戶人家。一對年輕俊美的夫婦,一個漂亮聰明的小男孩。聽說是為了躲避戰亂,來到這個小村莊。但是村人私下議論,都覺得他們應該是哪個地方的望族,避禍來到這個小村莊。因為,這家人的氣質實在不像一般人。

「尼爾,快來吃飯了。」輕柔的嗓音再度響起,眾人一抬頭才發現,原來已經到了午飯時間了。幾個人收拾了農具,趕緊回家吃飯去。

小木屋裡,美麗的少婦將餐具一樣樣擺在桌上。

小男孩自房間裡跑了出來,一下就抱住少婦的大腿:「媽媽!我洗好手了。」

小男孩一頭黑色長髮高高紮起,一雙金色雙眼坦率而明亮,白皙的膚色比一般人類略淺。粉嫩的唇有些薄,卻愛笑地往上勾,很是討喜。有些男女不分的精緻的五官,因為一對斜飛的雙眉,增添了些許英氣。無庸置疑的,這是個相當漂亮的小男孩。

少婦輕拍小男孩的頭,指著一個位置:「好!快去坐好,準備吃飯了。」

說完,頭一抬,正好看到房內隨後走出的年輕男子,臉上立刻露出溫柔笑容:「摩哥哥,尼爾學得怎樣?」

薩摩將淡金色頭髮攏起紮好,嘴上淡淡地道:「還可以。」

聞言,小男孩尼爾馬上大聲補充:「媽媽!爹爹教的我都學會了。」

琉璃莞爾一笑:「這真是太好了。」

尼爾得意地昂起下巴,沒想到薩摩卻扔了一句:「還早得很。」

這話當場讓尼爾嘟起嘴巴,看得琉璃不住輕笑催促:「好了!快些吃飯吧!」

尼爾用力點頭,爬上自己的座位,乖乖坐好,等著父母喊開動。

琉璃幫薩摩和尼爾挾菜時,尼爾在椅子上搖了幾搖,忍不住問:「爹爹、媽媽,我今天可以出去玩嗎?」

「去哪玩?」琉璃停下佈菜動作,好奇地問。

「村外的小湖啊!」尼爾眼中滿是期待。

新朋友約他在小湖見面,他不想失約。

皺皺眉,琉璃有點不放心:「那裡常常有魔獸,太危險了。」

尼爾用力搖搖頭,一點都不擔心:「我有爹爹教我的本事,不怕魔獸。」何況魔獸看到他乖得像小貓,他才不擔心哩!尼爾偷偷吐吐舌頭,卻見父親朝他看了一眼,那眼神說不出的古怪,驚得尼爾連忙垂下頭。

「可是……」琉璃還是擔心。

「讓他去吧!」薩摩突然接腔:「不用擔心他。」

有了薩摩的保證,琉璃只得點點頭,不再反對:「好吧!」

聞言,小尼爾歡呼一聲!

「不過!」琉璃見狀故意板起臉來:「你得先把飯全部吃完!」

這孩子還在長大哩!卻吃得這麼少,難怪老是比鄰居孩子長得慢。

「好!」可以外出,尼爾當然答應得乾脆。


午後的森林小湖,湖面平靜,偶有微風吹起淡淡漣漪,樹影在小湖四周投下些許陰影,別有一番寧靜滋味。

這樣的寧靜,卻被孩童的嘻笑聲破壞了。

「尼爾,你看我今天帶了什麼給你?」一個灰色長髮的小男孩,小心翼翼捧著一只以紅色絲布包裹的方形物體道,妖魅的紫色眼眸直直看向漂亮的黑髮男孩尼爾,帶種奇特的沉醉和崇拜。

自從尼爾把他從成年魔族手中救出之後,他就一直以這樣的目光追隨著尼爾,找尋禮物,也是希望尼爾可以更喜歡他一點。

「不對,應該先看我的。上次尼爾已經先看你的了!這次換我!」另一個金髮小男孩,耳側編著兩條小辮子,其餘頭髮以髮帶纏繞,不平地抗議。

他很不平,因為他只是比另外一個人晚一點認識尼爾,但是他卻可以保證,他認為他比另一個人更有資格成為尼爾的朋友。另一個人是因為尼爾的力量才追隨,他卻是因為尼爾的善良才追隨,他才是真正了解尼爾本質的人。所以,每一次,當他看到另一個人以那種巴不得把尼爾據為己有的眼神,他都非常不高興。

不過,尼爾似乎很喜歡那個人。這令他很苦惱,他也許該想一個辦法,讓他在尼爾心中更無法取代一點……

灰色頭髮的小男孩哼了一聲,理所當然地道:「我的禮物比較好,當然要先看我的。」

「我的禮物才比較好。」金髮小男孩也哼了一聲,不甘示弱地道。

「好啦!別吵。」尼爾微微蹙起雙眉,漂亮的臉蛋竟有與年齡不符的威嚴。

說也奇怪,尼爾一說話,其餘兩個小男孩立刻不吵了,不同立場的兩個小男孩,看著尼爾的雙眼,除了巴結討好之外,還有同樣的敬畏。

「你們要吵,以後就別來找我。」尼爾還是不高興。他不喜歡他的朋友老是吵吵鬧鬧。

其餘兩個小男孩交換一個驚慌的眼神,連忙同聲道:「我們以後不吵了。」

尼爾滿意地點點頭,這才道:「這次是什麼禮物啊?」

他是有點期待的,上次他們找給他一個非常漂亮的短弓,和三只鑲著漂亮石頭的金色短箭,不曉得這回是什麼。

灰髮男孩立刻將手中的紅色包裹遞給尼爾,得意洋洋地看著金髮男孩因為晚一步而露出的懊惱神色。

拆開紅色絲布,裡頭是一個漂亮的木質盒子。尼爾找到了角落的卡榫,輕輕一按,只聽得「喀!」的一聲,木盒彈了開來,露出裡頭紅色絨布上面,靜靜躺著的水藍色晶石。在陽光的照映下,水藍色的晶石反射光芒,璀璨亮眼。

「哇!」尼爾讚嘆。

盒子一打開,四周似乎涼了起來,午後的悶熱一掃而空。

「這是極北之地冰層底下的冰淚石。」灰髮男孩得意地介紹:「是冰雪核心凝聚而成,永遠不會溶化,而且冰淚石還可以讓四周更涼爽點。」

正因如此,冰淚石成為許多王公貴族爭相收藏的珍品。只可惜,要取得冰淚石,不僅要深入極北之地,還要能在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上,挑對位置,挖個數百公尺以上,才有可能獲得。這多半都是人力所不及,所以如今可見的冰淚石都是雪崩之後被人發現的。比較淺層,形成的年代也晚,最大也只有小指節般大小,而灰髮男孩送給尼爾的,卻是個足有拇指大的冰淚石。

冰淚石?

的確,盒子裡的晶石就是淚滴形狀,只是表面是由繁複的稜角組成,光線照射下,稜面把光折射得格外美麗。

尼爾伸手輕輕觸摸,這才發現,冰淚石表面沁涼得很,涼意隨著皮膚傳向全身,霎時暑氣全消。

「好棒……」尼爾又忍不住讚嘆,讓灰髮男孩當場得意得抬起下巴。

金髮男孩見狀,忍不住自鼻孔哼了一聲:「那算什麼?還不就是其他人也會有的東西嗎?」

說著,金髮男孩自懷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個小錦袋。灰髮男孩一看那錦袋小小的,忍不住發出輕蔑的冷哼。

金髮男孩卻不管,兀自將小錦袋交給尼爾。

尼爾接過錦袋時,金髮男孩跟著解釋:「這是我特別跑到禁地去找的喔!」

禁地?灰髮男孩忍不住倒抽了口氣。那地方他知道,就是流亡之島,那裡葬送了眾多神族和魔族精英,已經被神、魔族共同列為禁地,聽說有不少人想試著去探險,卻沒再回來過。這下聽金髮男孩的禮物是從禁地找來的,灰髮男孩不禁開始緊張起來。

尼爾不知道禁地是什麼,但卻可以從灰髮男孩的表情猜知,那一定是個非常危險的地方。

拉開錦囊,往掌心一倒。一顆晶石滾了出來。

「哈!」灰髮男孩看到晶石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音。

那顆晶石不過兩指大小,形狀橢圓。要說有什麼特別,那就是一半是白的,一半是黑的。雖然黑色和白色晶石並不常見,但要是有高等神族或魔族願意,也並非不可能出現。儘管稀有度還算可以,但樣子反而還不及冰淚石討喜哩!

金髮男孩白了灰髮男孩一眼,又轉頭朝向尼爾,興致勃勃地道:「尼爾,你把它對著陽光看看。」

這顆晶石雖然沒有冰淚石討喜,但是尼爾不知怎的,就是有種熟悉、喜愛的感覺。金髮男孩一說要朝著陽光看,尼爾立刻拿起來,對著陽光。

陽光透過晶石,意外的完全沒有折射,直直穿過,尼爾卻在陽光穿過晶石時,讚嘆出聲:「啊!是精靈!」

沒錯,透過陽光,尼爾看到黑白兩面晶石裡,各有一隻精靈,蜷曲著身體,彎著膝蓋,雙手抱膝,薄薄的翅膀包著身體,沉睡的模樣,非常纖細美麗。

沒想到晶石裡竟然有精靈,而且還是兩隻!尼爾真是喜愛極了,不禁反覆對著陽光觀看。

見狀,換金髮男孩得意洋洋地朝著灰髮男孩抬下巴了。

「他們是活的嗎?」尼爾看了一會兒,忍不住問。

「應該是活的吧!」金髮男孩猜測。精靈死了就會消失啊!

灰髮男孩不甘心受到冷落,連忙湊向前:「你喜歡精靈嗎?」

尼爾點點頭。他總覺得精靈是全世界最美麗的生物了。

才剛點完頭,尼爾忽然想起一事,連忙扭過頭,對著灰髮男孩警告道:「你不可以去抓精靈喔!」

他知道他這個朋友老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害他老是要替他擔心。

此話一出,灰髮男孩發亮的雙眼立刻暗了下去。可見他本來的確是打定主意要去抓精靈了。

尼爾話說完,又把玩了兩樣禮物好一會兒,才蹦了起來:「我要把這些拿給爹爹媽媽看!」

說完,匆匆與兩人道別,便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尼爾一走,兩個小男孩立刻站了起來,像是片刻也不想與對方共處。但,說也奇怪,兩人雖然滿眼敵意地對瞪,卻誰都沒離開。

他們都知道,尼爾等一會兒還會回來,他們之所以留在這裡,是為了尼爾。

儘管如此,出自本能的敵意,依舊讓兩個小男孩如鬥雞般敵視。這樣奇怪的對峙,直到腳步聲再度由遠而近傳來。

兩個小男孩緊繃的臉部現條驟然一鬆,同時朝向聲音來處,露出最溫和的笑容。

陽光下,黑髮男孩蹦蹦跳跳地回來了,紅撲撲的臉蛋,就像一般的人類小孩,只有他們知道,一般人類小孩,絕對無法這般吸引他們。

黑髮小男孩就像尚未孵化的蛋,他們小心翼翼地呵護著,期待孵化的那天……

到那時候,會是誰勝出呢?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