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Ⅰ──盟約不廢】

夜深人靜,穆答烏普的王宮裡,有幾道人影從不同的地方掠近,聚在一起……

「都準備好了嗎?」其中一人壓低聲音問。

「好了。」另一個頂頂背上偌大包袱,一臉滿足。包袱大小就像個五歲小兒,看來就很累贅。

「你非要背這麼大一包嗎?」發問的人雙眉在月光下皺成一團。

「當然!半樣也不能少。」那人眨眨眼,很是認真。

「尼路,別叫他拿掉!往後我們吃穿就靠他的那身家當了。」又一個人嘻嘻笑道,說完還不忘拍拍那個大包袱,這人正是向來玩世不恭的耐達依。

最早開口的自然是尼路了!今天的計畫可是尼路擬好的。至於那個背了一堆家當的,就非守財奴班塔耶莫屬了。

聞言,班塔耶不認同地哼了一聲:「別打我的『寶貝們』壞主意。你們要吃穿,自己掙去!」邊說邊將包袱往身上綁得更牢一些,像是擔心有人搶走似的。

「我們要去找王,哪來的時間掙錢?」有人不滿意的反駁,說話的正是皮喇。

耐達依笑呵呵的接腔:「是啊!人說,養兵千日用在一朝,你是存錢千日,用在今天囉!」

「別跟我說你們都沒存錢!」班塔耶恨聲說道。這些人光是想著要吃他的,真令人生氣。

「老子的錢都在肚子裡了。」這會爾漢斯回話回得倒快,拍拍自己的肚子,自豪地道。

班塔耶翻翻白眼:「你不算!」這酒鬼,有多少錢喝多少錢。

耐達依回答得理所當然:「我們存的錢只夠幾天吃穿,哪比得上你這座移動金庫?」

「免談!免談!」班塔耶像躲鬼似的,又離耐達依遠了幾步。

見兩人又鬥起嘴來,尼路皺起眉頭:「好了!別吵。都準備好了就走吧!我們要趕在侍衛交班前離開。」尼路一邊說,一邊不自覺轉頭四顧,似乎深怕被發現似的。

聞言,耐達依和班塔耶也知道現在不是鬥嘴的時候,連忙閉上嘴巴。緊接著,六人乘著夜色,離開了龍人王宮。

他們從流亡之島回到穆答烏普已經一個半月了,在這段期間裡,連受傷最重的耐達依等人,也恢復了往昔生龍活虎的模樣。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六人更耐不住心中的渴望。

他們發誓要追隨的人,不知道現在在哪裡?日子過得如何?

終於,經過十幾天的策劃,他們挑了這一天啟程去找那個人。由於不能肯定圖甦是否允許,眾人決議悄悄離去。雖然還不知道薩摩的行蹤,但是他們已有絕不放棄的心理準備了。

六人悄悄離開王宮,卻不知道,在王宮深處,圖甦站在窗前,看著月色等待著。

靜靜的,有人走進了事先撤走侍衛的寢殿,帶來圖甦等待的消息:「王,他們離開了。」

圖甦輕輕點點頭,嘴角勾起不明所以的笑意:「知道了。辛苦你了,洹漓。」

這個深夜帶來訊息的人,就是大長老洹漓。

「王,您真的要讓他們這樣做?」洹漓猶豫地問。

好幾天前開始,圖甦突然要他監視尼路等人。洹漓本來是很迷惑,後來才發現尼路等六人竟然正在計畫要離開龍人族,這才明白,原來圖甦竟然敏銳到察覺了那六個孩子的異狀。

他把監視所得的消息告訴了圖甦。在他想,圖甦有許多方法可以阻止六人離去,卻沒有想到,圖甦沉默了一會兒,竟然不要他阻止六人,甚至就連他建議的跟蹤,圖甦都否決了。

「就算薩摩不是王子了,他們還是他的護佐。」圖甦用這兩句話點出了自己的想法。

洹漓當然知道,尼路等人的行動,代表了他們對薩摩的忠心,但,他們畢竟是龍人,而且還是高階龍人,他實在無法接受,他們可能就此一去不回,何況,其中還有他的孫子。

圖甦慢慢轉過身,看著洹灕的眼神十分平靜:「你顧慮的,他們也想得到。」

言下之意即是,尼路等人知道這一走,是拋棄了他們對龍人族的責任,也等若是背叛了龍人族,但是他們這樣選擇了。其中的利弊得失,尼路等人必定衡量過了。

洹灕一時無言,明知圖甦說的很對,他還是無法釋懷。他總想,若是他可以出面勸勸他們,他們的決定說不定就會改變……

圖甦看出了洹漓的心結,知道洹漓對尼路的關心,超出了大長老應該拿捏的尺度,卻不想責備他,反而溫言開導:「不讓你攔,是不希望你讓他們為難。打從他們回族裡,心就已經不在了,你勸得了他們一時,也勸不了一世。乾脆讓他們去吧!當做什麼都不知道,有一天,如果有機會就會回來。」

圖甦這番話在暗示洹漓,要是開口勸了,只是徒增心結,反而會讓尼路等人離開後,不敢回來。圖甦沒有說出口的是,他心裡還是放心不下薩摩,如果有尼路等人照應著,他會放心一點。

洹漓聽了,怔了一會兒,才長嘆一聲:「洹漓果然想得淺了……」

圖甦微微一笑,離開了窗前,走回臥榻,坐了下來,拍拍身邊的位置,眼神閃著戲謔:「來!今天晚上留在這裡吧!我們這兩個老傢伙也好久沒有溝通感情了。」

圖甦用淘氣的眼神,說得煞有其事,叫洹漓忍不住笑了起來。兩個人擠一張床徹夜長談,是他們年輕時最常做的事,但是自從圖甦繼承王位,身分的差距,讓這樣的情形越來越少,到最後甚至沒有了。現在,圖甦似乎又想起他們年少輕狂時的豪情,竟想重溫舊夢。

洹漓本來應該阻止的,但是他卻發現,也許是薩摩的追尋自由和尼路等人的離開,他也突然懷念起年輕歲月,而且,他相信圖甦必定是同樣想法。於是,洹漓也學著圖甦眨眨眼睛,故意用受寵若驚的誇張表情道:「那麼,洹漓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今晚,他們會在這裡祝福展翅追尋夢想的鵬鳥……


離開穆答烏普,六人成行在密林裡穿梭。

「咦?大冰塊!」跟在明斯克身後的耐達依突然低聲驚咦。

明斯克沒有理會,繼續跟著前面的步伐往前。

耐達依翻翻白眼,又拉高聲音:「大冰塊!等等!」

這聲音不小,不僅是讓明斯克停下腳步,就連其他四人,也跟著好奇地停了下來。

「怎麼了?」尼路回頭問。

明斯克這時也旋過身,打算看看耐達依又有什麼事值得大驚小怪。沒想到明斯克一轉身,耐達依卻也跟著繞到明斯克後面。

「你……」明斯克擰著眉。

「大冰塊,你先別動!」耐達依乾脆抓著明斯克的肩膀。閃亮的雙眼,直直看著明斯克的背後。

耐達依的舉動惹起其他人的注意,紛紛看向明斯克的背後,緊接著,四聲驚咦連成一片。

明斯克看不到自己的背後,卻被眾人的反應弄得不安,幸好這時,尼路公佈了答案:「明斯克,你背後什麼時候被黏上一張紙?」

紙?明斯克不解:「什麼?」

眾人也知道,要是明斯克知道的話,也不會到現在才讓耐達依發現。

尼路伸手取下那張摺疊得非常仔細的紙張,才發現紙張背面被施了一個簡單的黏著魔法。

發現耐達依鬆開了自己的肩膀,明斯克立刻轉身,一眼就看到尼路手中的紙張,向來沒什麼表情的臉,霎時浮現訝色。

是什麼人可以把這東西,無聲無息地貼在他的背後?要是這人的目的是他的命,那麼,他恐怕……

一想到這裡,明斯克只覺得寒毛直豎。

同時,尼路將紙張攤了開來。只見他神情一愣,隨即低低笑了起來。

這一笑,又把眾人給笑迷糊了。

眾人正在迷糊之際,尼路突然拍拍明斯克的肩膀,安慰一臉僵硬的明斯克:「明斯克,不怪你,這信,是王黏在你背上的。」

王?

眾人第一個想到薩摩,但隨即,他們知道,尼路現在口中的王,是指圖甦。

經尼路這一提,明斯克才想起,今晚剛入夜,他的確在後花園遇到圖甦,圖甦還關心了一下他身上的傷,莫不是那個時候……

明斯克恍然大悟。的確,以圖甦的能力,再加上他對圖甦絕不可能有所防備,圖甦要黏上一張紙,並不是難事。

「尼路!信上寫什麼?」耐達依不甘寂寞,焦急地問。

尼路將紙張遞給了耐達依,立刻見五顆頭顱全湊了上去。

紙上是簡簡單單的幾個字:『找到薩摩,好好照顧他』

想到這句話,尼路又笑了。

圖甦知道他們的行動,而且願意支持他們。


既然有了圖甦的諒解,尼路等人行動再不須偷偷摸摸,本來想繞過龍人族領域離開北方大陸的打算也跟著取消。

雖然他們不知道薩摩究竟到哪裡去了,但是卻肯定不會在北方大陸。那麼顯眼的人,放到地廣人稀的北方大陸,要不了多久就會被發現。他們相信,薩摩一定躲藏在人類世界裡面,所以他們的第一目標,就是最靠近流亡之島的里爾公國。

十天後,尼路等人抵達港口。找了直抵里爾公國的船隻,商議好價錢,一行人跟著上船。

那次的大海嘯,摧毀了本來當做各國中繼站的伊闊利市,加上各國之前為了防禦魔族,結成了盟國,維持了相當和平的表象,所以在伊闊利市重建之前,各國難得直航往來。

六人才剛上船,忽見得銀光一閃,直撲船上而來!

眾人一驚,瞬間力量迸發,擺起戒備姿態。倒是船老闆還不曉得發生什麼事,反而被尼路等人的動作嚇了好大一跳。

遠處一個銀線畫出一道彎月,在船頭落下。

「咦?」眾人看清之後,都是一聲驚咦。

船頭上,一隻渾身野性的巨大魔獸就站在那裡,頭微微上揚,很是驕傲的模樣。如豹般的線條,獅子般的鬃毛,光滑的銀白長毛,竟是許久不見的小斑。

自從薩摩把小斑送到了北方大陸,回歸原野的小斑立刻消失得不見蹤影,只偶爾聽聞牠的行蹤,飄忽不定的,像是打算把北方大陸都探險一遍。也許牠真的做到了吧!因為許久不見的小斑,看起來更加健壯、更加高大,光看就能讓人顫慄。

「大……大人,那是你們的同伴嗎?」船老闆戰戰兢兢地問。

船老闆只是個尋常的低階龍人,尼路來跟他接洽時,收斂了力量,讓船老闆一直以為他們只跟他一般,都是低階龍人,直到方才,尼路等人迸發的力量,才讓他知道,他們擁有中階龍人以上的力量,甚至,應該是高階龍人!因為,從他們又恢復毫無威脅性的狀況看來,他們能把力量收放自如,而這,恐怕得要高階龍人才能做到。這個發現,頓時讓船老闆心生敬畏,稱呼也從客人變成了大人。

就在這時,船頭的銀色巨獸突然踩著優雅的腳步,往尼路等人走來。船齡有些大了,甲板只要一踩就是喀啦作響,但是銀色巨獸踩在上面,卻是半點聲音也沒。

那是屬於狩獵者的步伐!船老闆緊張了一下,沒想到銀色巨獸只是用冰冷的銀眸掃了他一眼,眼神彷彿在嘲笑他的大驚小怪。

小斑來到尼路等人面前,銀眸直直地看著他們,眼神聰穎而堅定。一時間,尼路等人幾乎以為,小斑知道他們此行的目的,並且決定加入找尋。

猶豫了一下,尼路突然嘆口氣,轉頭向惶惶然不知所措的船老闆道:「可以為牠買一張船票嗎?我保證牠不會傷害任何人。」

尼路此話一出,小斑像是在為尼路的話做保證似的,斂下銳利的銀眸,狀似溫馴地坐了下來。

船老闆詫異地看著像是突然拔掉利爪的溫馴魔獸,吞了吞口水,又看了尼路等人一眼。

如果這些人是中階龍人,甚至是高階龍人的話……

想到這裡,船老闆點了點頭:「可以。」

於是,六人的尋人行列,多了一頭魔獸。


一個月過去了,尼路等人聚坐在與葉都只有一河之隔的神月鎮裡酒吧,小斑聰明的留在酒吧外。酒吧喧鬧的聲音,足以掩蓋他們討論的內容,而這正是他們所需要的。

「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尼路嘆了一口氣。

這一個月來,他們六人幾乎找遍了里爾公國的每一個城鎮,只除了在亞矮人控制之下的蠻荒密林以北。一個個鄉鎮找下來,不得不承認,他們這樣的找人方式,早晚引起關注。事實上,也開始有人注意到他們這群無所事事,專門尋人的人。正因為如此,他們才不得不打住行動,先商量往後的行動。

「沒錯!再這樣下去,我早晚會被你們吃垮。」班塔耶嘟噥著附和,說著還一臉心疼地摸著懷中的荷包。

這段時間,眾人不時又哄、又騙、又威脅,就是要班塔耶掏出錢來供眾人吃穿住,班塔耶只要一想到這裡,就不禁滿腹委屈。

聞言,眾人好笑地對看一眼,尼路也沒回應班塔耶的埋怨,自顧自地道:「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說吧!最好可以讓那些人別跟前跟後的。」耐達依對那些跟蹤的人最不耐煩,他總是想回頭去捉弄他們。

「只要不花我的錢,所有建議我都贊成。」班塔耶還是對錢無法釋懷。

尼路微微一笑:「不僅不會花你的錢,甚至還可以賺錢。」

此話一出,班塔耶雙眼立刻閃閃發亮:「真的?」

他已經不記得上次有錢進到口袋,那是什麼樣的感覺了,一定相當美好。

相較於班塔耶的激動,其餘眾人也是一臉好奇。的確,要想長期找人,經濟基礎是很重要的。

尼路環視眾人一眼,露出一個類似狡詐的笑容:「我們有六個人……」

「廢話!」耐達依翻白眼。還外加一頭野獸!

尼路沒理他,繼續道:「組成一個除魔團也夠了。」

「除魔團?」耐達依怪叫:「聽起來太有趣了。」

「什麼有趣?這是賺錢!」班塔耶難得義正辭嚴的糾正耐達依。

耐達依一臉痛苦:「別說賺錢,說賺錢我就渾身沒力。」

聞言,班塔耶誇張地叫:「怎麼會?你不賺我賺!」

耐達依摸摸下巴,用力點頭:「這個好!你來賺、我來花!」

「沒門!」班塔耶大叫。

「你們先別吵這些。」尼路揉揉額頭,無奈地道。自從開始尋人,班塔耶和耐達依就常為了錢拌嘴。耐達依本來就喜歡捉弄人,偏偏班塔耶又擺個大弱點在他面前,每次都惹得耐達依忍不住開口逗他。

「是啊!你們讓老子聽迷糊了。」漢斯抓抓雜亂的紅髮,好像也很苦惱,視線倒是不時飄向喧嘩的吧檯。

所有人都知道,漢斯最苦惱的,是尼路禁止他喝酒。進了酒吧不喝酒,讓漢斯口水猛滴,偏生明斯克在旁邊監視,害他想偷偷喝上幾口都不行。

尼路輕咳一聲,將眾人的注意力吸引回來:「除魔者是人類世界裡面比較特殊的行業,我們這些人太顯眼,做什麼行業都不通,何況我們還要到處找人。不如組成除魔團,接接任務,一邊賺錢、一邊找人。反正除魔團本來就成員駁雜,我們應該不會太顯眼才是。」

「就這麼決定了。」明斯克不想廢話,更不想在烏煙瘴氣的酒吧待下去,匆忙結束討論。

於是隔天尼路獨自前往設在葉都的除魔者公會,隨意擬了幾個化名,組了一個一行六人的除魔團。

這種規模的除魔團相當平凡,公會裡每天平均就有一個這樣的除魔團誕生,當然,更常有的是,因為任務失敗而滅團的註銷紀錄。

六人除魔團其實小了點,要是能力不夠容易滅團,就算能撐下去,也會被那些大型除魔團搶走生意,最後都只能死撐著。

也因此,當尼路來登記冒險團時,公會承辦人員捻了捻翹起的八字鬍,同情的看了尼路一眼。

到目前為止,除魔團的傳奇,仍是屬那個好幾年前的落日莫屬,五個人的團體,完成的任務卻又多、又難。不過,落日除魔團後來突然消聲匿跡。有人說是在某個任務中,全體犧牲了,卻誰也無法證實,唯一清楚的是,截至目前,落日仍舊每年繳納團費。

瞧瞧這個年輕人,年紀輕輕就要組一個除魔團,真是拿生命開玩笑。

承辦人員是個中年微胖的男子,鼻樑上架著一只小眼鏡,像隨時都要掉下去。他從櫃子裡抽出最厚的冊子,往後猛翻,速度雖快,尼路還是可以清楚看到冊子裡蓋滿了註銷紀錄。

終於,承辦人員翻到了空白的一張,那張即將是他們這個公會所有任務的成敗紀錄。

承辦人員抓起筆,調整一下鼻樑上眼鏡的位置,接著煞有其事地問:「喔!會長名字?」

尼路頓了一頓,才道:「路克。」尼路那個名字在落日裡有紀錄,還是少冒險為妙。

承辦人員頭也沒抬一下,繼續問:「成員姓名?」

「達克、漢克……」尼路把那些好記的化名抬了出來。

才唸了兩個,承辦人員抬起頭來,驚訝的看著尼路:「兄弟嗎?」

不怪承辦人員大驚小怪,實在是因為名字太雷同了。

尼路感覺臉上一熱:「差……差不多。」他也知道自己這些化名取得實在潦草,不過沒打算長久經營,也就不去計較那麼多了。

承辦人員沒有追問,又低下頭去紀錄:「達克、漢克……還有呢?」

「畢克、班、明。就這樣。」尼路飛快唸完。承辦人員不一會兒也填寫完畢。

「團名?要取嗎?」承辦人員又問。

團名?

尼路想起薩摩,這個團是為了尋找薩摩而生……

「重生。」尼路神情複雜的取了這個團名。

薩摩已經重生,接下來該輪到他們重生了吧!

之後,尼路繳了團費,在承辦人員建檔的時候,開始翻閱任務單。等承辦人員建完檔,正準備交給尼路團證時,尼路手中已經有厚厚一疊任務單了。

「你們要接這麼多任務?」承辦人員訝道。

「是啊。」尼路回答得理所當然。

他們已經今非昔比,那些被一般除魔團視為畏途的任務,對他們而言卻是易如反掌,何況,他們還有個秘密武器,那就是魔獸之王:斑夏達。當然,他們此行並不是為了賺錢,之所以一次拿那麼多任務單,只是不想為了要接任務掩人耳目,就老是要找公會分部找任務單。他現在手中拿的都是期限比較長的任務單,可以讓他們好一陣子不用煩惱任務問題。

「你知道你拿的是黃色單子嗎?那是難度等級四的任務!」承辦人員提醒道。

這年輕人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吧!他手上拿的全是黃單(註一),都是有難度的!通常一開始建團,都會拿些藍色和綠色單子,來先練練團員的默契,再不就是拿白色,一開始拿黃色,實在不是明智之舉。

「我知道。」以任務單顏色區分難度,是從以前到現在的慣例,尼路自然知道。

承辦人員搖了搖頭,還是覺得眼前的年輕人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又問:「那你知道只要拿了單子,就一定要完成嗎?」

要是老是接任務卻無法完成,評價會越來越低,最後公會就必須把這些不適任的除魔團剔除掉。

承辦人員一臉慎重,尼路還是照樣點頭:「我知道。我們會完成。」

承辦人員怔了一會兒,最後惋惜的嘆了口氣:「好吧!這是你們的團證,請妥善保管。」看來這個團證不要多久就要作廢了。

團證牽扯到除魔團的身分認可,團證更會因除魔團評價的提升或降低,分等級更新核發,對除魔團而言,也算是身分地位的一種代表了。

尼路頷首接過團證,道了聲謝,就轉身離開。


「什麼啊?怎麼都是找魔獸麻煩?」耐達依興沖沖抓著任務單猛翻,最後卻怪叫道。

「廢話!」班塔耶接過任務單,故意反問:「除魔團就是找魔獸麻煩,你不是現在才知道吧?」

說著,班塔耶也跟著翻起任務單。

耐達依攤攤手,大叫一聲,仰靠在椅背上:「我當然知道!但是,你看看……消滅魔豹、獵捕一對魔猿、活捉一頭魔梟,太無聊了啊!」

才叫完,耐達依又突然傾身向前,直盯著坐在對面的尼路,好奇地問:「尼路,難道沒有更有趣的任務嗎?」

尼路當然知道耐達依口中的有趣,可以和刺激畫上等號,於是他先是點點頭,回答了聲:「有」,接著又搶在耐達依開口之前道:「但是,我們暫時不能接。」

「為什麼?」耐達依大失所望。

尼路嘆了一口氣,才道:「第一,除魔團剛成立就接難度太高的任務,反而會引起注意。第二,我們的目的不是為了接任務,除魔團只是為了掩護我們尋人,不需要花太多力氣在這上面。」

尼路的分析入情入理,聽得眾人連連點頭稱是,耐達依啞了一會兒,也只得接受,臉上掩不住的失落。

「那麼,我們接下來是先把這些任務完成嗎?」班塔耶看了一眼任務單,忍不住問,眼中閃著渴望。

他才不管有不有趣,他只想先把這段時間損失的錢賺回來。

「暫時先完成幾個任務吧!」尼路也不堅持完成任務的時間。

其實尼路接了這麼多任務單,除了不想多次造訪工會,有一部分也是為了補償班塔耶。這段時間,班塔耶幾乎整日裡愁雲慘霧,尼路看了,還真有點不忍心,所以才決定多接幾個任務賺些錢。

眾人也多少能理解尼路的想法,因此沒有反對。

兒一個非正職除魔團「重生」,就此成立!

之後,尼路等人換上了除魔團特有的裝束,暗色連帽斗篷、防塵布巾、厚長靴、連著護腕的皮手套,以及縫有各式暗袋的寬腰帶。

這樣的裝束正好可以掩住眾人顯眼的容貌,再是適合不過了。

眾人用這樣的裝束,開始一邊解任務、一邊尋人的生活。每到一個新的地方,眾人總是會想盡辦法探聽是否有外人移入。他們最困擾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薩摩等人會不會易容……

眾人不只一次暗暗感激以除魔團當掩護。漫長而徒勞無功的尋人歷程,讓心性堅定的他們,也無法忍受那不停重複的失落和挫折,這時候,眾人只好把所有苦悶,發洩在那些無辜的魔獸上面。於是,不知不覺,「重生」開始接起紅色任務單,甚至是黑色任務單……

一件件困難的任務,都在「重生」手裡完成,速度驚人,曾經也有除魔團試圖挑戰「重生」,卻都是慘敗收場。漸漸的,那個六人除魔團的聲名,終於蓋過昔日的「落日」,成為階等最高,最有權威的除魔團。沒有人知道,這樣的成就和速度背後,其實是於眾人心中的失望和挫折。


轉眼間,一年過去了,尼路等人在各地流浪、打聽,不僅里爾公國和巴耶帝國,連神族所在的聖域,甚至是淪為魔族地域的西大陸,他們都曾經冒險進入。他們抓過魔獸,殺過為了虛名前來挑戰的除魔者,也曾經不小心陷入低等魔族精心設計的陷阱,但是他們都挺過來了。對他們而言,最痛苦的不是各式各樣的困難,而是遍尋不著的失落。

這時,在道南鎮的一處食店,正是人聲鼎沸的用餐時間,食店裡擠滿了人。這樣的喧鬧中,偶爾有人注意到那一桌穿著除魔者標準服飾的人。五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圍坐一張桌子,看起來惹眼得很,更別說桌下那隻靜靜趴著的巨大銀色魔獸了。

只不過那桌子人安靜用餐,沒有交談,頂多交換眼神,眾人關注了一會兒,看不出所以然,也就回頭各自忙著身前佳餚去了。

不多久,一名同樣是除魔者裝束的男人跨進食店,高大的身材在食店門口落下一片陰影,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男人鼻樑以下,掩著防沙布巾,帽子底下,幾搓髮絲溜了出來,淡淡的藍色很是顯眼。

男人站在門口,掃視食店內部,直到看到那桌除魔者才停下視線,跨步朝那桌走去。

男人來到桌前,在空出的座位上坐下,從懷中掏出一捲紅色紙張。

六個除魔者、一隻魔獸,這樣的組合讓人想起傳說中的除魔團。於是,有人開始竊竊私語,猜測這些人的身分。

五個正在用餐的男人,似乎都在等這個人,紛紛停下動作,看向後來的男人,然後開始交談。只是六人的音量很低,加上四周的喧嘩聲浪,卻是沒有人能聽得清楚。

這桌除魔者自然就是尼路這一行人了。眾人在今晨抵達道南鎮,便由尼路前往此地的除魔者公會接任務,其餘的人則前往食店好好犒賞他們的五臟廟。

這天之前,他們就在曼魯市周邊行動,一邊執行一個等級六的任務,一邊探聽此區是否有近年加入的新面孔。

曼魯市的任務源自於當初被魔族佔據的歷史。魔族退去之後,部分魔物並未跟隨離開,一直隱藏在曼魯市附近,不時的滋擾讓商旅卻步,造成曼魯市遲遲無法恢復往昔的風光。而這個可以列為等級六的任務,便是除去滋擾曼魯市的魔物。

那不是「重生」第一個接觸的魔物任務,事實上,因為與魔族的長期征戰,東大陸幾乎各地都有沒有退走的魔物,甚至還有低等魔族流竄。這些魔物跟魔族不會傳送術,翅膀的承受力也無法載他們越過海峽,甚至,他們的方向感也差到可能會迷失方向,除了留在東大陸,似乎也是別無選擇。所以,除魔團多了一些除去魔物和魔族的任務。歸功於魔族的惡名昭彰,這種任務幾乎沒幾個除魔團敢接,魔物數量少的話,還有些大型除魔團敢去冒險,但若是數量多,多半懸宕了大半年,還是乏人問津。

不過,這些任務並無法嚇退「重生」。即便是在流亡之島前,尼路等人便不只一次正面抵擋魔族,甚至後來交手的都是超高等魔族。流亡之島後,他們的力量在不明原因下,大大增長,似有超越高階龍人的跡象。也因此,那些魔族與魔物的任務,十個有八個是「重生」解決的。

言歸正傳,尼路一落座,班塔耶便急著問:「下一個任務是什麼?」

尼路一邊將紅色任務單交給眾人傳閱,一邊道:「尋找魔獸天堂裡的城市,並畫出地圖。」

耐達依噗嗤一笑:「魔獸天堂裡有城市?別開玩笑了。」

「是真的。」皮喇把看過的任務單交給耐達依。

耐達依低頭一看,雙眉立刻擰了起來:「弄錯了吧!魔獸天堂裡……他們想找魔獸城市嗎?」那鬼地方能有一個人都很稀奇,哪還能有城市?

民間傳言裡,的確有一個提到魔獸天堂裡的城市。傳說,那裡有很多人居住,人人安居樂業,但是誰也不知道確切的地點,即便是那些自稱從那裡出來的人,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事實上以魔獸天堂那樣的環境,濃蔭蔽天,一進去簡直不辨方位,能記住路途才是真稀奇。

「我想……」尼路沉吟著:「那個城市會不會是當初王收容那群軍人的地方。」

那裡有結界護著,說不定後來真的發展成城市了,也不一定。

「有道理。」皮喇用力點頭。

耐達依大嘆一聲:「那我們不是要翻遍整個魔獸天堂了嗎?」

「真好笑,我們都清楚知道那個地方,卻誰也沒去過。」班塔耶聳聳肩,苦笑。

的確,雖然那個地方是薩摩創造的,甚至曾有一段時間,薩摩的重心都圍繞著那個地方,他們六人卻這樣陰錯陽差的沒人去過。

「一想到要在魔獸天堂找路,我頭就昏了一半。」皮喇長長嘆了一聲。

魔獸天堂那種地方危機遍佈,要長時間在那樣的環境下找一個都市,的確是相當辛苦,難怪會被列為難度等級五的任務。

班塔耶這會兒倒是樂觀,笑著道:「別擔心,我們有小斑。」有魔獸之王開路,這一趟路可預見是非常輕鬆自在的。

「比起畫地圖,我還寧願去獵補斑夏達。」耐達依嘟噥著,同時聽到桌下的小斑發出一聲低吼,長長的尾巴甩了一下,正好甩在耐達依的腳踝上。

耐達依瞪著桌下的小斑,不知道該不該生氣。這段時間以來,他說好說歹的想要收服這頭驕傲的魔獸,結果還是一樣,小斑只有在牠願意理他時,才會回應他的逗弄……

「慢慢找總找得到。」尼路接回任務單,淡淡地道:「而且,我覺得,王很有可能在那裡。」

眾人一愣,隨即表情一亮。

誰都可以不記得到那個地方的路,就薩摩不可能忘記。那個地方極為偏僻,還對外隔離,的確是隱居的好地方。

「出發吧!」明斯克突然站起身,丟下這麼一句話。

耐達依見狀臉都垮了:「噯……別這麼急啊!」嘴巴雖是這麼說,身體卻跟著站了起來。

於是一行六人外加一頭魔獸,又匆匆出發了。

三天後,尼路等人踏入了魔獸天堂。那裡會有他們要找的人嗎?

他們早有心理準備會在魔獸天堂瞎找近月,不過不久之後,他們就發現,一切都是他們多慮。儘管六人沒人去過那個城市,但那頭總是慵懶冷漠的魔獸小斑卻不。魔獸天堂本是牠的領域,何況牠還曾經在那裡短暫停留。一進魔獸天堂,小斑一路領先,在魔獸天堂裡暢行無阻。讓他們在短短十天之後,就抵達了目的地。


如果說陰冷潮濕的魔獸天堂是地獄,那麼這個位在地獄的城市,簡直就像天堂。

連續在濃蔭密佈的叢林穿行十天,朝向此地而來,只不過是敏銳地嗅出燃燒柴薪的氣味,沒想到,卻會在踏出某一步時,突然穿出了叢林,看到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明亮的陽光直直照在這個城市之上,驅散了所有黑暗,空氣也從潮濕腐敗,變成乾燥清爽,還滿滿都是陽光的味道。

在明亮的光線下,整齊的街道就像是用線牽成的直線,規整得令人讚嘆。高低不同的建築全為木造,最多是兩層樓建築,卻也有不少,是那種三層樓以上、比較講究的建築。街道往內延伸,是來去不停的人影穿梭,往外延伸則連接到外圍的田地。農人們彎著腰在農地上辛勤耕作,沒有人發現高大樹叢陰影下的六個人。

「真的有城市……」耐達依讚嘆的道。

看著人影穿梭的街道,班塔耶也禁不住詫異:「那些軍人不是都走了?哪來這麼多人?」

光看城市周圍存在一層結界,眾人就知道,此地的確是薩摩為了收容逃兵,所闢出的新生村。只是,當軍人離開此地,重投帝國軍之後,此地理該荒廢,就算有人沒走,頂多也該只是一個小村落的規模。

事實上,尼路雖然認定魔獸天堂的城市的確存在,卻也認為「城市」兩個字過於誇張,此刻親眼得見,才知道一點也不。

原來,東大陸的戰亂,為了躲避嗜殺的魔物和魔族,逃竄的人們顧不得其他,深入了魔獸天堂。儘管大多數人死在這片蠻荒當中,卻也有人幸運地抵達了這個新生村,並在原本的規劃基礎上開始建設,數年下來,就成了這片榮景。

魔獸天堂裡動植物數量眾多,提供了這些人豐足無缺的食物。

幾個人還在讚嘆,明斯克卻先一步走出濃蔭之下,往結界圍繞的所在而去。眾人交換一眼,連忙快步跟上。

倒是小斑被結界限制,只能留在村外。畢竟當初牠是被直接傳送到結界,而不是從結界外走進,而這結界對於魔獸的限制,一向是准出不准進。

新生村沒有旅人、商人,所有人自給自足,自然也不會有旅棧或食店,幸好新生村的人都是當初流離失所的人們,對於遠道而來的人,也就特別照顧,尼路等人只消一問,就有人願意在他們有適合的住宅前,提供他們住處。六個人擠在一間房,不大,但起碼尋人方便,順便也可以透過與屋主聊天,探聽一些特殊人物。

才一安頓好,尼路等人就迫不及待地展開尋人工作。

儘管是個城市,卻被結界範圍所限,並不算特大,尼路等人花了四天,便已經探查過每一個有嫌疑的人家。他們深信,以薩摩和琉璃這樣的風采和氣質,即便是易了容,藏在人群之中,也不可能完全掩蓋光彩,他們就是根據這個信念挑選目標。當第四天也一無所獲,他們又花了一天時間在這個城市遊蕩,試圖感應薩摩的氣息,結果依舊徒勞無功。

第五天結束時,他們已經心灰意冷,唯一的收穫只有那張已經完成的地圖。

所有人當中,最沮喪的莫過於尼路。自從想到新生村,他一心認定這裡一定可以找到薩摩,沒想到還是一場空。

而如今,他們聚在一戶人家前的庭院,一籌莫展。

「怎麼會連這裡都沒有……」皮喇看著手中已經完成的地圖,長嘆一聲。

任務一個解過一個,他們所要尋找的人,卻仍不知所蹤。

「一年多了,能找的地方我們都找過了,接下來還有哪裡可以找?」班塔耶同樣沮喪。接任務的確讓他的荷包滿滿,但只要一想起遲遲找不到薩摩,班塔耶心裡就沉澱澱的,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有時候,班塔耶會想,如果可以,他想用他所有錢,來交換薩摩的消息。

尼路原地踱了幾步,停下腳步又扭身回望眾人:「我還是認為王最有可能躲在這片森林裡。」

越是細想,尼路就越覺得這個地方,是最適合想要躲避所有風風雨雨的薩摩了。這個等若被放逐的土地,人類不敢管,神族與魔族懶得管,消息又封閉,對於身分多重的薩摩而言,是最安全的地方。

耐達依拍了一下額頭,誇張說道:「我也是這樣想。但是我們找不到!除非這個魔獸天堂還有另一個城市!」說完,耐達依像氣餒一樣,一骨碌的坐到地上。

屋主從農地忙碌回來,正好聽到耐達依後頭這一句,愣了一下:「你們要找另一個城市?」

屋主是個五十多歲,滿臉皺紋的老實人,厚厚的唇、方方的臉和寬闊的下巴,每一個角度都突顯這人的樸實。

屋主的問題讓眾人一怔,隨即,耐達依跳了起來,追問:「魔獸天堂真的有另一個城市嗎?」

不只是耐達依,其他人也是一臉期待,他們幾乎算是坐困愁城了,這時候只要有一絲光線,他們都會發了瘋的緊緊抓住。

眾人激烈的反應,讓屋主猶豫了起來:「這……那只是個傳言,說不定根本沒有。」

「沒關係!」皮喇急忙回答。只要能有個方向都好。

屋主搔搔頭,這才道:「聽說出了村往北去,有個靠海的村落。」說到這裡,屋主頓了一頓,又不禁擔心的問:「你們要去找那個村落嗎?」

「是有這個打算。」尼路溫和地道。

聞言,屋主用力搖起頭來,無法理解尼路等人,為何會有這種荒謬的打算:「出了村子到處都是魔獸,去那裡的人都沒有回來,連死活都不清楚,你們還是留在這裡,不要冒險吧!」

「我們一直在找一個人,一定要去找找看。您放心,我們會很小心。」尼路用著堅定的語氣道。

屋主瞪著六人,最後喪氣地搖搖頭,咕噥著埋怨自己不應該告訴他們這個消息。

尼路等人聽著屋主的埋怨,對視一笑,都看出彼此眼中燃起的希望。儘管可能再度落空,但是他們誰也不想放棄希望。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