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後,他們在屋主近乎訣別的視線中離開了新生村,會合一直在村外等待他們的小斑,朝北而去。

這一次他們篤定許多,因為屋主告訴他們那個村落靠海,起碼不用漫無目的地瞎找。


經過六天跋涉,尼路等人穿出了魔獸天堂,看到了窄窄的海灘滿佈崢嶸礁石,呼嘯的海浪瘋狂地拍打礁石,激起近一人高的浪花。

他們剛穿出森林時,看到一群魔豹趴在森林邊緣,悠閒地曬太陽。只是眾人一到,小斑只從喉嚨低吼了一聲,魔豹便像見著貓的耗子,小心翼翼地退離了海岸。

這樣的環境怎麼可能容得下村落?這是眾人第一個想法。只是既然到了,眾人還是決定沿著海岸線尋找。

他們先是往東尋找,直到被一道天然裂隙阻斷了去路才回頭往西搜索,這一來一往,又耗費了十天。

第十一天,他們振奮地發現窄窄的海岸區有逐漸變大的跡象,平直的礁石海岸開始出現曲折的灣澳。

第十二天,他們終於找到了那個村落。海岸在這裡彎折而入,造成岸外連串漩渦和瘋狂疊起的浪花,但彎入的海岸線也讓潮流轉向,不會直直切割海岸,容許了一片較大土地的存在。那個小村落就在這片平地上。為了阻擋海風和飄飛的浪花,村落以碎裂的礁石沿著海岸線築起一道牆,牆內就是屋宅,農地被屋宅團團保護在中央。

尼路等人的出現同樣引起所有村人的側目,他們一臉驚訝的表情告訴他們,這個村落的訪客少得可憐,也許根本沒有。

儘管所有村人臉上都掛著好奇的表情,卻沒人敢接近尼路等人,還不時把恐懼的視線投向眾人身邊的小斑。

見狀,尼路獨自一人上前,走到離他們最近的村人面前,有禮地問:
「請問,不知這裡可有地方可以住宿。」

他心裡是知道這種村落絕不可能有旅棧這類的東西,但這樣的問話可以讓村人知道,他們需要一個休息的地方。先有個住的地方,再來找人會比較好些。

這名村人頂著用奇特葉子編成的帽子,遮蔽炙烈的陽光。帽子底下的臉滿佈深深的皺紋。寬寬的下巴,略扁的鼻樑,黝黑的膚色,短袖下有力的手臂,在在說明這是個終日在陽光下工作的農人。

村人咧開了嘴,露出有些缺漏的牙,友善地道:
「村裡沒有空房子,如果你們沒地方住,我可以帶你們去找沙東,他家是村裡最大的。」

看著眼前這英俊得彷彿天神般的人,不理解這樣的人怎會出現在他們這個貧窮的村落。這麼傑出的人在他們的包圍下,就像劣石裡的珍珠般顯眼,讓他聯想到那家人。

「真的嗎?」尼路驚喜莫名:「實在太感謝您了。」

尼路客套的回應讓村人的黑臉上浮現一抹紅暈,靦腆地笑了。

一開始村人對小斑的跟隨很是顧忌,尼路解釋小斑只是他們的寵物,還讓他親眼看看小斑的乖巧,村人總算在一臉驚愕中,接受了小斑的跟隨。

尼路等人跟著村人走,卻發現其他村人也一直遠遠跟著他們。回頭看了一眼,發現他們只是純粹的好奇,只得無奈苦笑。

沒幾步路,村人就忍不住好奇問:
「遠道而來的客人們,你們從哪裡來?」

「我們從新生村來的。」尼路誠實回答。

「新生村?」村人一臉迷惑,顯然不知道這個村落的存在。

尼路點點頭,指著魔獸天堂:
「那裡頭還有一個村落,就叫新生村。」

村人詫異地張大嘴:
「是那個傳說中的村落?真的有那個村落嗎?」

尼路微微一笑:
「是,的確是那個村落。」

村人滴咕了一會,內容不外乎「原來那個村落就叫新生村」、「走過那片森林很偉大」之類的話。樸實的村人似乎一點都沒有懷疑他們說辭的意思。

停了一會,村人又問了一句:
「聽說那裡很富裕,是真的嗎?」

尼路轉頭看著這裡的房子,然後點頭:
「是比較富裕。」

比起這個小村,可真是富裕很多了。他看得出來這裡的生活拮据多了。薩摩會挑這麼辛苦的地方居住嗎?尼路尋思一陣,發現他找不出答案。薩摩的心思向來不好捉摸。

不一會,眾人就已經抵達了沙東的家。眾人抵達的時候,沙東和他的妻子已經站在門口迎接,顯然已經有村人早一步來通知了。

「歡迎!我們這裡已經快兩年沒有訪客了。」沙東笑彎著眼,熱情地拉著尼路的手往家裡走,眾人見狀自然跟了上去。

沙東是個中年男子,圓圓的臉,厚厚的唇肉,有幾分都市富商的模樣,倒是身材並不很胖。拉著尼路走時,尼路才敏銳地發現,沙東的右腳似乎有些跛,走起路來有些微搖晃。

沙東的妻子跟在沙東身邊,只靦腆地朝著訪客點頭招呼,接著就連忙進屋裡又是排杯子、又是安排椅子。等眾人都進來了,沙東的妻子就退出了大廳到屋內去了。

眾人落了座,尼路才問出方才心裡的問題:
「沙東先生,聽你這麼說,你們這村子兩年以前有訪客嗎?」

按照時間點算,薩摩的確有可能在這個時間點到這裡來。想到這裡,尼路心中就不禁振奮。

從來到這個村子開始,尼路就一直覺得心頭有種抑不住的騷動,彷彿即將有大事情發生……

沙東跟著坐下,聽到尼路這麼問,喔了一聲,臉上浮現複雜的表情,像是很喜歡,又像很畏懼。

「是啊!我們這裡一年前來了……」

沙東話還沒說完,外頭突然響起一聲響亮清脆的童聲:
「沙爺爺!」

聞聲,沙東臉上浮現驚喜的表情,等到不自覺站了起來才發現自己有些失禮,連忙告罪一聲:
「對不住,今天客人真多。」

沙東雖是這麼說,臉上卻洋溢著喜悅,顯然非常喜歡突然前來拜訪的小孩。

「喔!沒關係!沙先生先忙。」尼路客套地道。橫豎他們不差這一時。

沙東又點點頭,這才轉向門口笑道:
「尼爾,你不找小孩玩,盡找爺爺做甚?」

「尼爾是個討人喜歡的孩子,沙東的兒子五年前死了,尼爾嘴巴甜,人又乖巧,搬來這裡之後,沙東就把尼爾當親孫子一樣疼愛了。」領尼路等人前來的村人不自覺開始解釋起來。

他心裡就是有種不敢怠慢這些人的感覺。

這時,小孩也走進房子,眾人同時轉頭回望。

那是個漂亮的孩子,黑色長髮看起來細滑柔軟,黃褐色的雙眼溫和中透著聰穎,白白細細的皮膚和精緻的五官,完全與這裡清一色黝黑的人們不同。

天上的星星怎會掉進石頭堆裡?

尼路心中湧現這個想法,接著暗自詫異。他竟然會給一個看起來只有五六歲的小孩這麼高的評價?

轉頭看看其他同伴同樣驚異的神情,尼路知道,他們也有同感。

話說回來,這孩子怎麼有點眼熟呢?尼路不禁皺起眉來。

「找他們做什麼?」尼爾一臉驚訝,說得煞是認真:「沙爺爺會教我打獵,他們才不會呢!」

聞言,沙東雙眼笑瞇得只剩兩條線:
「呵呵!你就光會捧爺爺。說吧!是不是缺什麼了?」

他知道尼爾不愛與村裡的孩子玩是因為,村裡的小孩總是怕傷了尼爾,幾乎把尼爾當珍寶一樣供起來,尼爾自然嫌這些孩子太過沉悶。

尼爾吐吐舌頭,帶點淘氣地道:
「還是沙爺爺厲害。我都瞞不過你。」

沙東揉揉尼爾的頭,慈愛地道:
「爺爺認識你一年多了,哪會猜不出來你的小心思?」

尼爾嘻嘻一笑,拉著沙東的手往更屋裡鑽。

沙東一邊讓尼爾拉著走,一邊無奈苦笑道:
「你要去哪?沒見沙爺爺有客人嗎?」

尼爾轉頭隨意看了眾人一眼,尼路一下就認定尼爾根本沒把他們的樣子看清楚。

尼爾回過頭,又拉著沙東:
「沙爺爺,快點嘛!媽媽要我跟你借香料,等爹爹回來了,會送獵物來給你。」

聞言,沙東又苦笑了:
「好!好!你在這等著,爺爺馬上拿給你。」

說著,沙東就往屋內行去,留下尼爾留在大廳。

這會,尼爾總算有閒功夫仔細打量大廳裡的訪客,小臉上隨即浮現驚訝的表情。

這些人看起來都很特別吶!尼爾小小的心裡有這樣的感覺。

不只尼爾打量尼路等人,尼路等人也忍不住一直盯著尼爾看。一半是因為尼爾實在是個漂亮過頭的孩子,但另一半,就是心中那種隱約的熟悉感。幾乎可以確定,他們見過一面,而且是印象不甚深刻的一面。

不一會,沙東出來了,抓著一只拉帶似的小布囊交給尼爾。

「來!這些拿回去,應該夠好幾天用了。」沙東一邊說,一邊又慈愛地揉揉尼爾的頭。

尼爾用力點頭,笑得很燦爛:
「嗯!謝謝沙爺爺。」

沙東高興地連說了好幾聲好,才拉著尼爾往外走:
「你媽媽還在等你,快回去吧!」

尼爾正打算轉身離開,沙東又想起一事:
「對了!別讓你爹爹送獵物來了,獵魔獸太危險了。」一小包香料不值那麼多。

他們全村人看到魔獸身體就涼了半截,時常都要好些個壯丁一起,才敢進入魔獸天堂的邊緣獵補魔獸,而且多半還是配合陷阱誘捕,不敢直接對敵。但是尼爾的爹爹不同,他總是能單獨一人進入魔獸天堂,而且一踏進去就是大半天。沒有人知道他走得多深入,只知道每一回都收穫豐碩。尼爾的爹也常用魔獸的皮毛或是肉跟村人換取其他物資,現在,尼爾的爹幾乎是小村裡肉食和皮毛的主要來源。

尼爾一聽,臉上露出驕傲的神情:
「才不呢!爹爹說很容易。」爹爹還說,等他大一點,他也能抓魔獸。

看到尼爾挺起小胸膛的模樣,沙東不禁失笑。他把這些話當成童言童語,沒放在心上。

尼爾說完,轉身踩著輕快的步伐離開。

尼路等人初聽這話也是想笑。怎麼可能有人把獵補魔獸說成很容易呢?一定是唬唬孩子的,除非尼爾的爹身懷絕技,而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村莊……

眾人看著尼爾的背影遠去,突然間,耐達依蹦了起來:
「就是他!」

眾人一愣,班塔耶立刻道:
「你在發什麼癲?」

「就是那個小孩啊!」耐達依目光閃亮,興奮地道。

「什麼小孩?剛剛那個孩子嗎?」班塔耶還是有點迷惑,不了解那個小男孩有什麼值得耐達依鬼叫的。

就在這時,尼路也猛地站了起來,一臉恍然大悟:
「沒錯!就是他!」難怪他會覺得眼熟。

「你們打什麼啞謎?」看到尼路也跟著發癲,班塔耶雙眉幾乎纏在一起。

耐達依低下頭,神神秘秘地道:
「你們還記得王出現的時候身邊有誰嗎?」

班塔耶理所當然地回答:
「有王妃啊……」

說著,班塔耶嘴巴大張,猛地站起!不僅他,明斯克、皮喇也跟著站起。

「還有一個小孩。」明斯克冷冷的聲線這會聽起來竟像很激動。

此話一出,連漢斯也忽地跳起,掀翻了背後的椅子:
「就是那個偷生的小孩?!」

耐達依當初對那小孩的評語竟讓漢斯給記起來了。

「快追!」尼路丟了這句話,當先跑出沙東家。皮喇本想訓誡漢斯,見狀只得作罷。

眾人匆忙離開沙東家,連告辭也沒有,更沒想到,沙東既然認識尼爾,他們只消問問尼爾的住處,根本無須急忙追蹤。

眾人離開了,留下沙東和那名領路村人面面相覷。

他們說什麼王和王妃來著?


尼爾只是個孩子,又沒離開多久,眾人本以為應該一眼就可以看到,沒想到出了沙東家走了一會,還是不見尼爾的蹤影。

他們早該知道薩摩身邊的人都不會是嫩角色……

幸好沒讓他們多找,小斑領在前頭,很快判斷出方向,終於追上尼爾。小小的身影輕鬆地在村裡狹窄的道路走著,看起來悠閒,仔細一看才會發現,悠閒的步伐下,速度竟是不慢。

當然這還難不倒尼路等人。幾個人綴著尼爾,開始暗中討論如何與尼爾接觸而不嚇壞他?如何問出他們想要的答案?這孩子真的是那個孩子嗎?還是只是他們認錯?

眾人還沒想出點結論,前方的小身影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直直地看向他們掩藏身影的小屋,小小的臉上掛著疑惑。

尼路等人不會天真的以為尼爾只是單純停下來想事情,如果他真的是薩摩身邊那個孩子的話……

於是,眾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即離開掩蔽處,走向尼爾。

「你們是沙爺爺的客人,為什麼跟著我?」尼爾雙眼直視眾人,眸中閃著警戒。

日光下,眾人才發現,尼爾的眼睛不是黃褐色,而是燦亮的金黃色。

眾人心中同時一跳!這種眸色……已經可以讓他們確信這孩子與薩摩有關。

「小弟弟!哥哥問你一件事好嗎?」耐達依彎著雙眼,用征服天下女人無敵手的笑容道。

他本以為,這麼友善的笑容應該會讓尼爾戒心全無,沒想到尼爾反而後退了一步:
「不好!」

「為什麼?」耐達依訝道。

「你們是陌生人。」尼爾的表情看起來很認真:「而且你們很危險。」

後頭那句話讓眾人同時一怔,耐達依的笑容更是當場凝結。

危險……

他們收斂了所有力量,更完全沒有敵意,這孩子竟還能察覺他們的力量,然後感覺受到威脅?

尼路看著尼爾像是能看透人心的金色雙眼,輕嘆一聲,決定開門見山表示來意。

他走向前,向尼爾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尼路。」

尼爾看看尼路的手,又看看尼路的臉,最後也伸出小小的手握上尼路的手:
「我叫安塔森尼爾。」

兩手分開,尼爾臉上戒備的神態減少許多。

「我們是從北方來的人,來到這裡是想找一個人……不,應該說兩個人。」尼路斟酌地解釋。當然,現在成了三個人,但他不知道該不該加上去,畢竟那孩子是意外……

尼爾沒有插嘴,等著尼路繼續解釋,但尼爾臉上迷惑的神情讓尼路知道,他還是不明白找人為什麼會找上他。

尼路頓了一頓,終於還是開口:
「我想,你的爹爹、媽媽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此話一出,尼路發誓他看見尼爾眼中閃過的銳利光芒!同一時間,尼爾全身散發出冷冽的氣息。他知道,尼爾認為他們是敵人,要對他的雙親不利。

尼路連忙搖手解釋:
「別誤會,我們不是壞人。」

尼爾一臉狐疑,似乎仍未相信。

見狀,尼路不由苦笑:
「而且你爹爹很強,我們也無法傷害他。」

最後這句話讓尼爾臉上陰霾盡去,取而代之的是自豪的神情,看得尼路啼笑皆非。

這時耐達依也跟上來,誇張地補充道:
「是啊!你爹爹只要一根小指頭就可以把我們全揉死了。」

尼爾的雙眉擰了起來:
「你說話不老實,叔叔。媽媽說,說話不老實的人不能相信。」人怎麼可能用小指頭就可以揉死?

叔叔?!耐達依所有心思都專注在尼爾對他的稱呼。

他還不到二十歲,還沒結婚,甚至還英俊瀟灑到所有雲英未嫁的閨女都要期待他半夜去探訪她們,這樣的他,竟然被一個五歲小男孩叫他叔叔?!

尼路瞪了一眼差點弄巧成拙的耐達依,回頭又連忙道:
「別理他。我們是你爹爹和媽媽的朋友,已經找他們一年了,你可以帶我們去見他們嗎?」

尼路的口氣非常誠懇,眼神坦蕩,尼爾考慮了一會兒,決定答應:
「好吧。但是我爹爹去打獵,不知道回來沒有。」反正爹爹會打壞人,如果這些人是壞人,正好可以讓爹爹打給他看。

「沒關係,我們可以等。」尼路喜上眉梢,其餘眾人也是一臉激動。

他們終於找到了……

「那就走吧!」尼爾小大人似的點點頭,接著領前大步邁開。

一路上,尼爾仔細打量著這些自稱是父親朋友的人。

他們都很正派,看起來好像很厲害,村裡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像他們那麼危險,當然,他們還是比不上爹爹。

這個結果讓尼爾相當滿意。

觀察尼路等人之後,尼爾的注意就全被踩著優雅腳步跟隨眾人身後,神情高傲的銀白色巨獸吸引住。

他不知道這是什麼野獸,是魔獸?還是一般野獸?但是他很喜歡,因為牠看起來不會屬於任何人。只是目前,他不想對牠表現得太熱絡,因為那頭野獸銳利的雙眼顯示對他還有戒心。

如果他們都是父親的朋友,尼爾認為,他有很多時間好好收服這頭野獸,他會讓牠離不開他。想到這裡,尼爾忍不住偷偷笑了。


尼爾的家在村子的另一頭,是一棟簡單的小木屋。相較於其他村民的房子,這房子顯得太過靠近魔獸天堂,幾乎是倚在森林的邊緣,四周完全沒有其他住家,這種危險的地方,看來也只有薩摩可以住的舒適。

木屋前是個寬闊的院子,簡單的木柵欄圍著幾隻禽畜,木柵欄外有片小小的菜園,更邊緣一點則堆著一堆砍成等長的木柴。純然的田園景象,搭上自木屋後頭裊裊升起的炊煙,寧靜得彷彿世外桃源。

這就是薩摩這一年多來住的地方?

眾人腦中彷彿浮現薩摩修長優雅的身影在田園中穿梭忙碌的模樣,並愕然發現,可以端坐於王宮貴氣逼人的薩摩,在這片田園森林中優游,半點也不顯得突兀。薩摩屬於精靈人族的脫俗氣質,將密密契合這片風景。

眾人被腦中的景象震撼,尼爾回頭對他們扔下一句「你們這兒等著。」之後,就往小屋跑。

「王一定就在這裡。」皮喇喃喃地道。

又孤絕又寧靜,正如薩摩給他們的感覺。

「很適合隱居。」尼路看著木屋,說出心裡的感受。這裡太適合一個心靈疲倦的人了。也許薩摩所要的,從頭到尾就只有這些……

耐達依沒有尼路那麼多感觸,僅是點點頭,評論道:
「很不賴的地方。」

住在這種地方的確不錯,感覺就是個可以自由自在的世界,雖然娛樂少了一點……喔!不!耐達依突然想起。這裡還有個非常棒的娛樂,那就是那個跩得二五八萬的小孩!

不自覺的,耐達依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耐達依悄悄磨牙。他會讓他知道,他是天底下最值得信賴的人。喔!當然,薩摩除外。

就在這時,小木屋那裡有了動靜,尼爾拉著一名少婦從屋後轉出。雖然距離尚遠,但是那頭金髮、纖細的身形,和優雅的姿態,讓他們立刻就認出少婦的身分─琉璃!

眾人正不知該不該迎向前時,一直趴在一旁地面,懶懶地瞇著眼睛的小斑突然站起,圓圓的雙耳豎起,鼻子抬高,像在專注聽著、聞著。

接著,突然間,小斑像箭般射出,撲往小屋旁的灌木叢,那裡連接著幽暗危險的魔獸天堂。

眾人同時一愣。小斑的沒有露出任何魔獸攻擊前的警戒或預備動作,更沒有低吼,完全不像遇到敵人。來的不是魔獸,若只是尋常魔獸來襲,小斑只須從喉嚨發出一聲咕嚕聲,魔獸便會逃得不見蹤影。但更不可能是人類,先不說這個小村全是呼吸就能讓他們發覺的人,聰明的小斑也不會隨意攻擊人類。

迷惑未解,叢林那裡卻傳來一聲嘆息,重重敲入眾人心中。此時,再沒人關心已經走近他們的琉璃,所有人的視線都膠結在聲音傳出的灌木叢。

一聲嘆息不足以聽出身分,但他們卻都直覺認定,那聲嘆息出自他們等待已久的那人口中。

「王……」尼路的聲音像是費盡千辛萬苦似的,艱難吐出。

一個身影從灌木叢後的陰影走出,左手抓著一隻魔獸,右手抓著幾隻尋常野獸,身旁跟著的是方才衝進去的小斑。光線照出來人的模樣,正是他們四處流浪,足足找了一年多的薩摩!

走出灌木叢,薩摩隨手將獵物拋到地面。獵物還活著,也並未被縛,但即使薩摩將牠們丟到地上,牠們也沒有逃走的打算。

薩摩先是揉揉小斑的頭,接著轉向不遠處的尼路等人,無奈地道:
「你們何必找我?」

看到這六個曾經是他護佐的男子,薩摩心裡是高興的。但是,他也擔心他們來此只是為了請求他回去,而他早已決定重新開始,拋棄那些糾纏他十餘年的束縛。

「……王,我們終於找到你了。」尼路顫抖著聲音,話聲哽咽,膝蓋一軟,立刻跪了下來。

這段時間以來,隨著不斷落空,尼路心裡的壓力也跟著與日俱增,因為,當初是他帶著眾人出來尋找薩摩的……

尼路一跪,其他人也像突然回過神來,同時跪了下來。

「王,屬下找你找得好苦……」皮喇看著薩摩,兩行熱淚就這麼流了下來。

一年多並不算長,以往他們還有過更長的分離時間,但是卻都不是在可能永遠失去薩摩的情況下。看著容貌依舊的薩摩,眾人心中湧起恍如隔世的感覺,再想起為了尋找薩摩幾乎踏遍每一個凶險地帶,每一次落空之後幾乎想要發狂的情緒,不只皮喇心中激動,其他眾人也是雙眼含淚,漢斯更是「哇」地一聲號哭出起來。

一年多的尋找累積的壓力和失望,連同終於找到的喜悅和感動,讓這六個堅強的男子也無法克制地以淚水宣洩狂竄的情緒。

六個親密戰友在他面前如孩子般哭泣彷彿一只大槌狠狠砸向薩摩的胸口,薩摩喘不過氣來,忽然間也感覺一股熱流湧向雙眼,迷霧般模糊了他的視線。

他們在找他,找得很辛苦……

他們從來不為辛苦的戰事哭泣,卻為了找不到他而哭。

忽然間,薩摩為自己竟然瀟灑地拋棄他們自責。是他的自私讓他們吃苦……

臉頰上傳來濕冷的感覺,薩摩伸手一抹,卻是一手濕。

是眼淚……前一次掉淚是什麼時候?

是那個讓他痛下賭注的時候吧!悲傷哽著喉嚨,薩摩心裡的苦澀加深了。

深吸幾口氣,薩摩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抬起沉重的步伐往前,終於停在六個跪地哭泣的男人面前,蹲下來。

「對不起……」薩摩張開口,發現聲音虛弱得可憐。

儘管如此,六人都聽到了,本來努力忍著不讓眼淚落下的尼路、耐達依,和明斯克,終於讓眼淚脫離眼睛的桎梏,盡情奔流……

「王……」這種時候,他們只能哽咽地看著同樣淚眼迷濛的薩摩。

尼爾被這一幕驚呆了,他不是沒看過男人哭,但是他以為那六個人跟眼淚絕緣。等到他能反應時,又發現,連他最崇拜的父親也哭了!

小小年紀的尼爾不懂,他想問,卻不敢問,更不敢接近。那裡有種他不能介入的感覺。

忽然間,尼爾聽到身旁也傳來哽咽啜泣的聲音,轉頭一看,他的母親也流淚了!

「媽媽?」尼爾拉拉母親的手,不安地問:「為什麼哭?」

他的母親用力搖頭:
「我不知道……」

琉璃不知道,她看到眼前一幕,忽然間好多影像閃過腦海,她無法將它們組織起來,接著眾多情緒突然一下湧了上來。感動、悲傷、心疼,還有種淡淡的欣慰。她不懂這麼多情緒究竟代表什麼,眼淚就這麼不聽克制地流下來了。

尼路用力抹乾淚,重重喘了幾口氣,終於雙眼堅定地迎向薩摩:
「王,我們不會忘記誓言。」

此話一出,其餘眾人同時含淚點頭。

薩摩有短暫的怔愣,隨即想到那個許下約定的夜晚。一一看過六個如朋友般的手下,薩摩慢慢綻開一抹笑容。

有妻兒好友為伴,人生還有什麼比這樣更加完整?這一刻,薩摩彷彿看到了破開重重烏雲的陽光,耀眼地照在他身上,暖暖的、舒適的、生意盎然的……

決定重新開始時,他封閉了對所有親友的思念,但這時,他才真正有重新開始的感覺。

重新開始不見得要拋棄一切,不同的眼光和角度,他的世界就重新開始了,不是嗎?

薩摩抬起頭,看向琉璃含淚的眼。

也許他該找著時間回去探望圖甦和海因,不是用薩摩和琉璃的身分,而是用安塔森夫妻的身分。


註一:除魔團任務單中,以顏色區分任務難度。綠色代表難度等級一,極為容易,酬勞自然也最低。藍色代表難度等級二,稍容易;白色代表難色等級三,一般;黃色代表難度等級四,稍難;紅色代表難度等級五,極難;黑色代表難度等級六,最難。通常黑色單子數量少,酬勞高,卻不一定有團願意接。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