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魯斯大陸 魔曆3600年

廣袤的霧海草原,成群的牛隻本該安詳地低頭吃草,此刻卻驚恐地聚在一起,慌亂地尖鳴著。牛群的嘶叫聲間雜著人類的尖叫。

「不要......救命呀...救命...」

呼救聲響徹本該寧靜的大草原。只見草原上分成兩邊,一邊是三個血盆大口的獸頭人身妖怪,其中一個妖怪尖銳的指爪上抓著兩個正涕淚縱橫地哀求的年輕女性;另一邊則是三四十個驚恐萬分的人擠成一團,盡皆睜著又怒又懼的雙眼,瞪著那邊那三個橫眉豎目的妖怪。

「我們按時送一百頭健壯的牛隻給你們,你們怎麼可以不遵守約定,還來搶我們族人!」人群中一名年輕男子憤怒地指責。他們這個畜牧民族在魔族城市外圍從事畜牧,為了避免喜食人類的魔族前來侵擾,於是便與各城城主訂約,每年送上一百頭牛隻供他們食用。城主們也知道這群畜牧民族頂多三四十個,根本不夠他們吃,但要是由他們養牛送上來,這可幫他們省很多事。畢竟,比起生產,魔族人比較擅長消費。因此,也就跟他們定這這個約定,人類一年送100頭牛,而城主們就保證他們城市的魔族人不會來侵擾他們。可如今,他們上個月剛將一百頭由送上去,現在竟然就有三個魔族人來抓他們的族人,這怎不叫他們既憤怒又恐懼呢?

「哈哈...他們竟然跟魔族人談約定啊!真是笑死人了!」一隻臉上有著五顆眼睛以及一張像掉了下巴的大嘴的妖怪,沙啞地恥笑道。

年輕男子聞言又羞又怒,整張臉漲得通紅。他們當然知道,跟魔族的約定通常都是片面的,也就是,他們高興的時候就遵守,不高興的時候就毀約。但是他們這群弱勢的人類只能用這種片面的方式來保障他們的安全啊!

「你別笑他們了。」另一隻有著銅鍋大餅臉,一顆外凸綠眼球和一張咧開足以將臉分成兩半的大嘴妖怪尖尖細細地道,說著還轉頭來看著那群惶恐不已的人類:
「你們別去怪那些笨城主,我們可不是他們的人。我們只是來跟你們要幾個人用用。」說著還像是很友善的瞇起眼,可惜那顆綠眼球被他這麼一瞇,活像要掉出來似的,看得一干眾人毛骨悚然。

五顆眼睛的妖怪聞言似乎很不滿,大大的嘴巴歪了一下,塌塌的鼻子噴出一口大氣:
「你幹麻討好這些人?說穿了不就是擔心那些城主到主人那裡鬧嗎?哼!我們替他們毀約有什麼不好,反正他們總有一天要毀的。」

這話聽來十分明白,那便是那些城主早晚要毀約。眾人聽在耳裡只覺既氣憤又無奈。只是不論城主們是否會毀約,他們族裡的女性卻是絕不能讓他們帶走的。他們這隻民族跟其他民族一樣,相當缺乏女性,主要原因是魔族喜歡特別偏好吃人類女性。不論是高等的魔物還是低等的妖怪都是。也因此,族裡的每一個女性都是種族存續的重要角色。

「要抓人可以,但是不要抓女的!」年輕男子試圖與眼前這兩個看來應該是低等妖怪的魔族打商量。

聞言,三隻妖怪竟然同時大笑。只是三張恐怖的臉笑起來實在比哭更難看,更別說那割喉似的笑聲有多刺耳了。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