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域之人打算重新修改,舊版貼完之後,更新將會以新版為主


李霽好不容易趕上韓軒,卻見韓軒呆呆地站在門口,不知道想些什麼。李霽見狀嘻嘻哈哈地揶揄道:
「你不進去?等我開門嗎?」

韓軒恍若未聞,瞪著門好一會,才喃喃道:
「不大對勁。」

李霽聞言也學著韓軒打量起這座大宅。洋式的大宅院看來還是這般華貴,任李霽看來看去還是看不出哪裡不對勁。

「好得很啊!難不成會遭小偷嗎?」李霽迷惑地道。前面一句是李霽觀察的結果,後面那一句卻是風涼話。要真有小偷來偷李霽家,那豈不是小偷偷強盜,自找難看嗎?

韓軒聞言卻沒笑,甩了甩頭,終於掏出鑰匙,只聽“喀喀喀”三聲,門開了。李霽沒驚訝,因為他早就知道韓軒家的大門有三道鎖,鋼板厚得嚇人,等閒槍枝別想打穿。

這道鋼門一開,韓軒又掏出另一把鑰匙,打開鋼門內另一扇正常的鐵門。

兩個人走進大得嚇人的大廳,李霽完全忽視那台超大液晶螢幕的電視和擺滿名酒的大酒櫥,隨手將書包扔在那組酒紅色的豪華大沙發上,轉頭回去看著韓軒:
「你家有誰在阿?」他知道韓軒從來都是看鞋子分辨他家現在的成員。

韓軒此時正看完鞋架,隨口回答了句:
「我姊!」說著也走了進來。

李霽聞言高興地咧開嘴笑:
「這倒好!你姊好商量。快,帶我去見你姊!」

韓軒面無表情地看著李霽,淡淡地道:
「她最近心情很不好。」

李霽知道一定是為了找不到寶寶的爹的原因,不過,就算再不好,頂多多花一點時間安撫一下也就沒事了。因此他一點都不擔心,只推著韓軒往前走。韓軒拿李霽沒辦法,只好領著李霽爬上二樓。

韓軒的房間在三樓,佔了半層樓,另半層則堆放著韓軒兩個爸爸的商品。說白一點,就是軍火毒品儲藏庫。二樓有三間房,分別是韓軒哥哥、姊姊和爸媽的房間。李霽其實滿納悶為何韓軒可以獨占三樓,但是韓軒只給他一個非常奇怪的答案:
「因為我。」

什麼叫因為我?因為韓軒所以韓軒可以獨占三樓??真是狗屁不通的邏輯!但是除了這個答案,李霽也問不出別的答案,只好作罷。

話說韓軒領著李霽到二樓,很快便到一間房門前。李霽往四周看了一下,暗暗吃驚。只見門外一片狼籍,又是尿布,又是娃娃,又是空奶粉罐。幾件看來是小孩的衣服像抹布一樣,被扔在牆角,幾個空奶瓶和奶嘴散落在地上。看來,韓軒說他姊姊心情不好的確是真的。

韓軒似乎不知道“敲門”為何物,只見他一手握住把手一轉,喀啦一聲,也沒招呼就把門打開了。李霽跟在他旁邊,見門一開也探頭看進去。

房間裡瀰漫著一股奇怪的味道,一個只穿著小可愛和內褲的冶艷女子坐在床上,失神失神地看著前方,手拿著打火機往前煨去。李霽正納悶著,韓軒卻猛然大喝:
「臭女人,你發什麼瘋?!」

李霽被韓軒這麼不客氣的言詞嚇了一跳,他還是第一次聽韓軒口氣這般衝呢!

床上的女人被韓軒這麼一罵,慢慢看了過來,那眼神實在不像正常人......,李霽忽然覺得全身發毛。突然,床上的女人突然大吼大叫起來:
「你們都不要我!都不要我!!!」那音量大得讓李霽嚇得幾乎跳了起來。

「誰不要你!你冷靜點。打火機給我!」韓軒軟言勸道。女人一聽似乎又迷惑起來,怔怔地出神。

這大概是李霽認識韓軒以來,韓軒說話最溫和的一次。心裡奇怪之下,李霽終於將視線從床上移到床下。怎料這一看......嚇!那堆東西是什麼,滿滿堆滿了整個房間的地板,黑色與黃色的粉末散落在各處。

李霽直覺不妙,終於醒悟到房間內瀰漫的是什麼味道了!如果他這個天才沒判斷錯誤的話...那應該是一種...非常極端危險的物品。

「那......是......?」李霽懷疑地問。

「火藥!足夠把整棟房子炸掉的火藥!」韓軒低聲回答。

「啊????」李霽聞言驚叫。真是火藥??

沒想到這一叫卻把床上的女人叫醒。

「走開!走開!不然我炸死你們!」女人狂亂地叫嚷著,手中打火機往前一煨!前方不遠處是一團引線。

韓軒兩人一看,驚得幾乎魂飛魄散!

「快跑!」韓軒將李霽往後一拉,用力甩上門。

突然“彭”地一聲,整棟房子裡的空氣劇烈爆發,轟轟的聲音迅速捲來。兩人只來得及往前撲了三步,就覺一股灼熱將兩人捲入,身不由己地隨著爆發的空氣飛了出去。強烈的衝擊將兩人震得頭昏眼花,熱氣席捲全身內臟,兩人只覺頭一昏,就此陷入黑暗。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