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軒聞言心中一動。敢情這兩人竟是在打他的身體的主意?!
  
  韓軒從小到大只有一個不變的信念,那便是:“我的就是我的,別人的也是我的。”
  
  別人也許會說他是流氓!沒錯!他就是流氓,and so…?
  
  在這樣的信念下,只有韓軒動人腦筋的份,幾時有哪個人那麼大膽敢動他的腦筋?可恨他現在手上沒有一把槍,要不然立刻要這兩個膽大包天的人腦袋開花!
  
  才想到這裡,韓軒突然發現手上一沉!
  
  兩把槍竟然就這樣出現在韓軒掌心!!
  
  韓軒也不去想為什麼,只知道有槍在手,心頭大定,更是毫不停留地追向聲音來處。
  
  
  當韓軒找到那兩個大發闕詞的人時,那兩人還在爭執。
  
  這兩個人哪一個放到台灣都會是天上地下無人能敵的大帥哥,當然,在韓軒眼中這兩人也不過是兩個陌生男子罷了。
  
  「可惡!究竟是誰把我們封印起來的?!」被叫做庫梭努的男子有一頭碧色長髮,此刻正咬牙切齒地埋怨著。
  
  「你問我,我問誰?」另一個男子擁有一頭妖異的紫色頭髮,同樣妖異的紫色眼睛,語帶無奈地道。
  
  一找到正主兒,韓軒不想再去聽他們囉唆,槍一舉,立刻瞄準一人。
  
  三人所在的地方相當奇怪,四周是一片霧茫茫,不時有片段影像閃過。幾乎是在韓軒舉起槍的同時,四周濃霧開始奇怪地騷動起來。
  
  不知道自己已經從獵人變成獵物的兩人這時驚覺不妙!只聽一聲巨響!!四周濃霧濃烈翻滾,超越肉眼辨識的物體瞬間打穿碧髮男子的額頭!
  
  韓軒絲毫沒有手軟,瞬間連連發射數發子彈。
  
  濃霧翻滾中,兩個男子已經軟倒在地。
  
  韓軒這才放下手槍,走上前,輕蔑地看著地上兩人。
  
  兩人韌性甚強,明明被數發子彈打穿頭顱,卻仍睜著眼睛死死瞪著韓軒。這讓韓軒大大不解…。
  
  「你是怎麼做到的?!」碧髮男子驚恐地看著韓軒,滿臉不可思議。
  
  韓軒舉起手上的槍,帥氣地轉了一圈:
  「手槍。沒聽過嗎?」
  
  兩名男子交換一個迷惑的表情,似乎真的沒聽過手槍。
  
  「我比較奇怪的是,為什麼你們被子彈打破頭,還可以跟我囉唆?」韓軒蹲下身,用槍柄敲著碧髮男子的頭,直氣得碧髮男子一雙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
  
  「你不知道我們是誰嗎?」紫髮男子突然問出這麼一句話。
  
  這裡是意識中心,脫離封印的兩人必須奪取意識中心,否則便會被此意識中心的主人吞沒所有力量。他們方才已經查過了,此人身上完全沒有足以威脅他們的力量,那麼為什麼他們會被打敗?這只有兩個原因,一是,這個人能夠擺脫肉體,直接操控意識!!但眼前這人,分明看不出有什麼特別啊?!再不然便是,這個人完全不被他們的力量威脅,但…為什麼?
  
  聞言,韓軒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
  「你們是誰,關我屁事!」
  
  ………
  
  原來這就是答案……。兩人慘笑相對,怎麼也想不到他們竟然是這般輸的。
  
  實在是這個人太奇怪了,完全不受他們兩人力量的影響,反而用他的主體意識傷害了他們的靈體!!
  
  「我們…輸了…。」碧眼男子恨恨地吐出這句話。
  
  韓軒眉一挑,伸腳踢了碧眼男子一腳:
  「廢話!」
  
  兩名男子一聽,氣得差點吐出滿腔熱血,但他們連下一句話都來不及說,便緩緩消散了身影…。
  
  
  夠意思吧!白夜這禮拜很乖的...連這個坑都有灑土了= =...
  改版後沒有點閱數..都不知道有沒有人在看....
  這篇有點抽象,誰看不懂的就說吧!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