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尖銳的聲音鑽進我的耳膜。

我吃力地睜開眼睛,伸手將床頭噪音的來源按掉。看看手錶。九點?管家怎麼把鬧鐘定這麼早呢?難道不知道今天禮拜天,我不用上課嗎?

又埋怨管家幾句,我還是起床了,誰叫我沒有賴床的習慣呢?

走進浴室盥洗,我一邊刮鬍子,一邊想了起來。真奇怪,最近老夢到同樣的夢,我在夢裡竟然成了那種電視劇裡才會有的苦命少年郎!哈!我一定是好日字過太久了!

來到飯廳,早餐一個火腿三明治、一盤牛角麵包和一杯牛奶早已靜靜地躺在桌上。昨天晚上爸媽大概沒回來睡覺。也或許他們回來過,又出門了。反正我從來都不知道。他們高興的時候會回來,說幾句“阿威好棒”之類沒營養的讚美,不高興的時候,一整個月不回來也是常事。
吃了幾口,沒心情再吃下去。這種東西吃來吃去就是這味道。不知道粥是什麼味道。記得小時候媽媽煮過,可惜時代太久遠,久到我都忘了到底是什麼味道了。夢裡的我早餐吃粥,可惜是作夢,不知道味道。

布拉格廣場的音樂響起,我的手機!丟開手上吃了一半的牛角麵包,我幾個大歩跑到房間,從書包裡拿出手機。
「喂?」

「阿威喔!要不要到東北角玩啊!聽說今天晚上那裡有熱鬧的!把你的車騎來讓他們眼紅一下!」是阿圭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嗟!夢裡這小子是窮鬼一個,現實上家裡有錢的程度只比我家差一點。只是他爸媽對錢管得嚴,要不他可是很想和我買一樣的車。

放假在家我也沒事做,倒不如跟著阿圭他們一起去玩玩。於是一個小時候,我們便馳騁在東北岸的大道上。

「阿威,你最快飆到多少?」阿圭在旁邊大聲問。

「100!」我回答。當然那次也被我賺回一張罰單。

「才100!」阿圭哈哈笑。

去!也不想想台灣的路,到處是車,有100就要偷笑了。

「這裡車少!我跟你比!」阿圭拍拍他的重型機車大聲對我挑釁。

比就比,難道我會怕你嗎?我對阿圭比了個中指,然後用力催起油門。

其他朋友見我們ㄎㄚˋ車,也跟著起鬨,遠遠吊在後面按喇叭助威。

隨著速度越來越快,我感覺到風打在身上的感覺,有點昏,有點痛,也有種飛翔的快感!阿圭本來還跟我不相上下,可惜一個轉彎,我發狠不煞車,阿圭頓時被我甩到後面去!

哈!看著後照鏡,阿圭還緊咬著我的屁股,沒落後太多。

又一個轉彎!阿圭一下又被我甩得更遠!我高高舉起中指宣告我的勝利,放鬆油門,輕鬆彎過另一個轉彎,卻不料輪下一滑,整輛車子甩個開去,我也立刻被拋飛。

胸部首先不知道撞到什麼,然後全身一空,突然往下墜落。不知道掉了多久,也許很久,也許只有一會兒,反正接下來就是轟隆一聲,然後全身一涼,水突然往鼻腔裡灌進去。我想閉氣,胸部卻疼得難受,水不停的灌進來,我的呼吸越來越困難,頭越來越昏,全身彷彿輕了起來……。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