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高的傢伙!本王問你一件事,你聽了誰的話要跟本王交戰?人族嗎?」摩拉謹慎地問。

薩斯不語,只是艱難地點頭。的確是祂帳下的人族大將建議的。

「我們都落入陷阱了!」摩拉冷著臉道,眼中有著一絲懊惱與蘊怒。

這是一個混亂的時代,除了神族與魔族之外,還有一個在神與魔鬥爭中所誕生的種族─人類,在這片盤古大陸中同時並存。

人類是神魔二族製造來讓祂們役使的種族,是沒有意識、沒有善惡的奴隸。長久以來,神與魔位居高位,兀自為了領土、為了宿命的對立而糾紛不斷,戰火將盤古大陸分割為東、西兩界,東界魔域、西界神領,為祂們的對立與領土戰鬥的就是人類。

然而,千萬年來,無善無惡的人類開始有了變化。他們有了意識,他們開始想要掌握如神族魔族般的權力。

薩斯與摩拉身為神、魔兩族的王,自然知道人類已經有了意識,甚至也清楚看出他們的野心,但是,早在一開始,神魔二族為了怕人類叛變,就將他們造得太脆弱,即便是面對最低等的神奴與魔奴,人類也不過像是螻蟻一般,不堪一擊。更何況,基於神族和魔族的驕傲,他們不認為一個低等的種族有辦法脫離他們的掌握!而之後人類也的確一如過去千萬年,甘心地為祂們做事,讓祂們幾乎要以為他們放棄了無謂的奢想。

原來……人類的企圖從未消失,甚至還在不斷的渴望中,發現了屬於他們自己的優勢─灰色的能力!巧妙地讓祂們的驕傲蒙蔽了祂們的眼睛!

沒錯!神族與魔族的性格太過單純,各自堅持著祂們的信條與正義,祂們眼中只有正號與負號,卻忘記了正號與負號間還有一個零。這對人類是好事,因為,人類不選擇負號也不選擇正號,他們選擇零。神魔的眼中永遠只有對立的黑與白,而人類眼中卻看見了灰色,而且,他們可以充分掌握灰色。

這個零和灰色,成為人族的優勢。於是,陰謀一步步的醞釀,灰色逐漸成為世界的主要顏色、主要意識。

風暴在神與魔的驕傲中展開,盤古大陸上灑滿了血,不同的是,此時的人族心甘情願的流血,因為這是他們計劃中必須流的血。為了掌握權力,鮮血是蒙騙驕傲的神魔們最好的東西!

兩名王者都非尋常人,祂們很快就想通了,也因此,祂們的臉上同時浮現了懊惱的神情。

電光閃爍中,摩拉與薩斯都看清了這群人的首領。那是自己親口決定的人族領袖,兩個最沒個性的人,沒想到這樣的人竟暗中設計了自己。

此次對戰,兩人並未帶任何族人隨行。而目下,兩人正在氣勢已足不得不發的時刻,人族大批到來,兩人同時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後果。

此戰非進行不可,但是結果必定是同歸於盡或兩敗俱傷。但是,即便是兩敗俱傷,重傷後的祂們還有能力保住這兩把足以扭轉神魔與人類間關係的武器嗎?

一但這兩把武器落入人類手中,他們盡可以巧妙利用,讓神魔兩族兩敗俱傷!兩名王者很快就想通了其中道理,還準確地推斷出人類的打算。

人群已經靠近,但仍舊與戰鬥中的兩名王者保持一段距離。一群人穿著黑白兩色勁裝,在百丈外停了下來,挺身而出的是兩位衣冠楚楚頗具威嚴的中年人。

「神王!您最忠心的屬下拿奧帶著人族的兄弟們來幫助您!」
左側身穿白袍的中年人恭謹地發言,卑躬屈膝的模樣彷彿對著心中的最高信仰講話。

「魔王大人,屬下蘇亞領著人族的兄弟來幫忙了!」
右側穿著黑袍的中年男子接著說話。不過,他顯然比較耐不住性子,因為他此刻的臉上已經帶著倨傲的神采。

兩位王者沒有回答,僅是神色不定的對視著。

祂們都查看過了,附近並沒有魔、神二族的氣息,也就是說,來的全是人族的人。

這是不符規定的,一但領兵出來,儘管全是人族兵,指揮官也一定是魔、神兩族的人,但這次卻沒有,這就透著奇怪了。

兩名中年人族男子見兩名王者並不回話,緊張的互視一眼。最後,黑袍中年男子說話了。

「魔王!您現在狀況如何……..需要屬下…..」
黑袍中年男子的話說了一半便噎住了,因為黑暗的王者已經將目光轉了過來,妖異的紫色眸光彷彿穿透人心一般,讓心機深沉的黑袍男子也不禁手腳發抖。

「…..王…..王……」
黑袍男子直接承受魔王的眸光,竟連一句話也說不全了。

其實這些人族人絕大多數根本從未見過魔王,此刻都被魔王震懾住,一時之間人族中人只感受到一股逐漸竄升的恐懼。

正當眾人幾乎快支撐不住抖顫的雙腳時,恐懼的來源-魔王發話了:
「蘇亞……..直說吧!本王不查,中了你的奸計,乾脆點,說出你的目的吧!」黑暗的王者如是說。

黑袍男子聞言精神一振。

是了!他們是來奪權的!看祂們對峙的模樣根本不可能分身來對付他們。

想到這裡,黑袍男子的恐懼立刻化為傲氣:
「嘿嘿……..魔王大人!屬下只是想借魔刀一用!」

黑暗的王者聞言並不吃驚,只是拿眼看了與祂對峙的王者一眼。光明的王者在黑暗的王者徵詢的目光中,說話了……..

「……拿奧……」光明的王者開了口,語氣平淡。

這麼平淡的語氣卻讓白袍中年男子遽然一驚,身軀重重一震,緊張地應聲:「是…….是……屬下在!」

「你的打算也是本王手上的神劍嗎?」光明的王者闔上金眸,平穩的聲音聽不出情緒。

白袍男子聞言緊張地轉頭看了黑袍男子一眼,黑袍男子信心滿滿的表情似乎帶給他勇氣,只聽他深吸了一口氣,挺起胸膛道:
「沒錯!」

光明的王者也沒有吃驚的表情,彷彿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兩人自然都知道得到神劍魔刀的好處,那便是號令所有神魔雙族族人,生殺隨意。

這件事要是發生在前一刻,管他來了千軍萬馬,兩位王者也不會放在眼內。只可惜,如今的兩人僅剩一擊之力,儘管這一擊足以毀天滅地,重傷後的祂們也將保不住神劍與魔刀。而不管神劍魔刀落於誰手,都不是祂們所樂見的。因為,儘管神劍魔刀僅能在認定的人手上才能發揮真正的威力,但是它們擁有的無上權威卻可以左右許多事。最好的結果自然是神劍在神族人手上,魔刀在魔族人手裡。如此,誰也奈何不了誰,而等祂們療傷完畢或重生完成,這兩把刀劍祂們隨時都可取回。但此刻,祂們都無法保證,因為,附近根本沒有神魔族人。兩位王者努力想要停下最後的一擊,但是從祂們額角不斷滴落的汗珠看來,成效並不大。

祂們僅剩一個最後的方法,孤注一擲!反正,不論是重傷還是死亡,神劍魔刀都極有可能落進人族之手。那麼與其將神魔的驕傲斷送在卑賤的人類手上,祂們寧願選擇玉石俱焚,神魔是不滅的,祂們可以保留部分強大的力量保護神劍魔刀,直到祂們回來!

「薩斯!」黑暗的王者開了口,第一次沒有加上任何污衊羞辱的形容詞。

光明的王者驚訝地看著黑暗的王者。

兩位王者從茫茫宇宙中誕生的那一刻起,億萬年來從不曾不在對手的名字上加上一堆形容詞。對祂們來說,儘管對方的存在是必要的,因為,有了敵手才能確立祂們的領導地位,但是與生俱來對對手的反感卻也同時存在。

兩人對視了一會,神王驚訝的神色很快的轉變成了凝重的表情,接著兩位王者竟同時的點了點頭。

為了保住神魔兩族,祂們必須這麼做。當然,這之間或者加上了一點點的私心。祂們也不希望有任何神魔族人擁有祂們的權威。

見到兩名王者似乎做出了某種協議,黑袍男子與白袍男子不安地對望一眼。黑與白的絕對對立,此刻竟然出現了灰色嗎?

就在他們惶惶不安中,黑暗的王者開口了:
「蘇亞,要拿本王的魔刀,可得要有本事才成!」低沉的聲音悠悠迴盪著。

話落,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兩道身影急速交會,黑夜與白天急速交融,卻奇怪地一點聲響也沒有。就連之前狂暴的空氣與流竄的電光都彷彿在瞬間消失無蹤。

兩人正在驚疑之間,一幅彷彿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出現了。

空氣突地如爆炸般狂烈亂竄,兩名人族領袖首當其衝被發狂的空氣撕裂成片片碎塊,散落的骨肉鮮血飛濺在其他驚恐的人類臉上,不過,沒等他們意會,黑暗就已經來襲……。

大地彷彿震怒般地震動,翻轉,崩裂。

天空像是碎裂一般,黑白碎片灑遍大地。

人族在驚恐之間開始亂竄,踐踏。一切都瘋了………

瘋狂的世界,沒有人注意到暴亂的中心竄起一黑一白兩隻光鳥,分往東西而去。

就在天地暴動的剎那間,這群企圖擁有神劍魔刀的人全都瞬間失去了生命。狂亂的空氣中只悠悠傳來低沉的聲音:
「走吧!去找一具最堅實的軀體轉生吧!」

從今以後,神族與魔族在大陸上失去了蹤影。

人類也自此喪失了與神魔雙族一般幾近永恆的生命。

沒有了神、魔雙族的支持,人類脆弱的身體最多祇能支持百年。

而神劍魔刀卻已經掩埋在無人能接近的地方。

這場天地間的暴亂,持續了一個星期……

盤古大陸分裂成六大陸塊。

五大陸塊在外,區中的是中央大陸,也就是暴亂的中心。

在暴亂的中心,狂暴的空氣使得任何會動的生物都無法生存其間,但這樣元素縱橫的環境,在億萬年後卻孕育出另一種新的生命,沒有生命的中央大陸這種種族出現之後,開始有了轉機。

人族在這次天地的暴動中死傷慘重,領袖也不知所蹤。神族與魔族更是銷聲匿跡。
不知情的人議論紛紛,而知情的人卻是心中七上八下,但是,他們不能聲張……因為他們的心裡害怕著不知行蹤的神魔族人。

於是,他們將神族塑造成崇拜的神祇,將魔族塑造成恐懼的偶像。藉由這種方式告誡族人,遠離神與魔……。

這場為期一週的暴亂,在人類史上被稱之為“開天闢地”。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