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又過了兩年半,也就是第六年。孩子終於肯出生了!

這日,整個中央大陸到處洋溢著詭異的氣氛,風停了,雲也滯留在空中,鳥不叫,村裡的動物畏懼地窩在角落,動也不敢動,平日裡時常來靈珊家討食的大紅鳩也不來了,兀自停在村外的大樹上,瞪著兩顆紅色的大眼睛,驚懼地看著熟悉的木屋。精靈之森的精靈們也感覺到一種沉悶的氛圍,叫他們謹慎地回到棲息地觀望。

精緻的小木屋中,正傳來一陣陣呻吟喊痛聲。

婦人們在屋裡屋外忙碌地穿梭著。棕髮男子迷人的陽光般笑容已經不見,換上的是滿臉的焦急在門外來回踱步。

屋子裡,瀰漫著緊張的氣氛……。兩個時辰了!
雖然精靈人生育過程本就比人類辛苦,但像這樣生了兩個時辰都還沒生出來的情況卻是少見的。

「再使點力!就快了…就快了!」負責接生的婦人們鼓舞床上纖細的女子。

女子臉色蒼白,艷紅的小嘴也透出了蒼白,正在努力地喘息著。美麗的金髮此刻已經沾滿了汗水,粘在臉頰上。咬住呻吟,女子奮力收縮腹部。

「快了!快了!頭出來了……再一次!」一旁的婦人興奮地鼓勵。

女子無力地喘了幾口氣,想及腹中的孩子,硬是咬牙奮起餘力……。

不一會,呻吟聲倏地中斷,隨即一陣驚喜的叫聲響起:
「生了!生了!是個漂亮的小壯丁哩!」

屋外,棕髮男子一聽,邁起大步就想進屋,一聲尖銳的尖叫卻又響起來了:
「啊!魔鬼!」
接著是一陣響亮的嬰啼。

這陣哭聲彷彿皇帝的登基宣告般,破開了沉悶的氛圍,風起了、雲動了、動物們也開始了活動,一切恢復了舊觀。

聽到這樣的尖叫聲,棕髮男子顧不得其他,急忙闖進屋裡,只見兩三名婦人七手八腳地抱著小嬰兒檢查。

「阿麗!妳昏頭啦!這麼可愛的小孩哪是什麼魔鬼!」一名婦人對著牆角瑟縮的婦人道。

「他….他有紫色的…..紫色的眼珠!」瑟縮的婦人睜著驚恐的雙眼道。

原來她就是第一個抱孩子的婦人,當她正打算捏捏孩子的胸口讓他順順氣時,突然看見小嬰兒睜開雙眼,露出一金一紫的眼睛。金色眼珠固然是神族的象徵,但紫色眼珠卻自古就是魔物的象徵,於是婦人心中一個驚恐,手一鬆,倒把孩子摔回床上去了,沒想到這一摔,卻摔順了孩子的氣,嬰兒接著就發出響徹雲霄的哭聲了。

這一說,眾人反倒笑了起來:
「阿麗!說妳昏頭妳還不信,這孩子才剛出生,眼睛又睜不開,妳從哪裡看到眼睛?莫不是妳眼花了吧!」另一個婦人笑罵。

叫做阿麗的婦人一聽,是啊!小嬰兒連眼睛都掙不開了,怎會看到眼睛呢?可是她剛剛明明就看到小孩睜開雙眼露出一金一紫的眼睛啊,那雙眼睛所射出的強烈光芒如今還深深印在她的腦海裡啊!

婦人小心翼翼地回到床邊,看著另一個婦人手中的小嬰兒…….

可不是!這嬰兒兩眼還瞇得死緊,一看也知道還是個還沒“開眼”的小東西。這時小嬰兒也不哭了,反而露出笑容,發出咯咯的笑聲。這一笑,奇異的,笑散了婦人心中的恐懼。

於是,婦人安心了,她相信一切都是她在長時間的接生過程後所產生的幻覺。

「唉唷!妳瞧!長得這般俊,將來不知要迷死多少人了!」一個婦人一邊逗弄孩子,一邊讚嘆。

這時棕髮男子也過來了,只見他笨拙地抱過孩子,走到床邊:
「靈珊!妳瞧!這是我們的孩子哩!」

床上女人滿是汗水的臉仍有些蒼白,聞言吃力的支起身子,看向男人懷中的嬰兒。

這就是他們盼了好久的孩子。本來以為他們這輩子不可能有孩子了,沒想到仁慈的精靈女神仍舊賜給了他們這般珍貴的禮物。看到丈夫懷中的小小身子,靈珊覺得,這六年的辛苦,好值得!

「咦!」宇瀚突然發出驚訝的聲音。

「怎麼了!」靈珊聞聲一驚,連忙緊張地追問。

卻見宇瀚神色不定地道:
「額頭……額頭……」

靈珊聞言看向孩子的額頭,也「啊」了一聲。落在她眼中的是孩子額頭上那一片晶亮的金色龍麟。和宇瀚結褵多年,靈珊自然是知道龍人族嚴苛的階級分野。看到孩子額頭上的金色龍麟,靈珊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擔憂。

一個天生的高階龍人啊……。

眾人聽到夫婦倆的對話也圍了過來,頓時驚疑聲不斷響起。

「他有一片金色的鱗片哩!」一名婦人道。

「這有什麼不好啊!很好看啊!」另一名婦人回答。

正這麼討論時,小嬰兒身上突然發出了刺眼的毫光,閃爍的強光化成一黑一白兩道光索,層層圍著小嬰兒繞。

分不出兩道光索究竟繞了幾圈,只看到光索不久就縮成一黑一白兩個光點停在小嬰兒身前,接著迅速化成兩道小小的身影,蜷縮在小嬰兒粉嫩的胸膛上。

這次,眾人更加驚訝了,包括靈珊夫婦也呆了!

在場的除了宇瀚之外都是精靈人,自然知道孩子身上發光是怎麼回事。

這是守護精靈覺醒的徵兆!每個正常的精靈人都有守護精靈,守護精靈將會陪伴他們到生命的盡頭。

但他們驚訝的不是守護精靈存在的這件事,而是,一般守護精靈都是在十七歲左右才會覺醒,有些甚至會晚到三、四十歲。一般而言,覺醒時間越早,守護精靈的等級越高,能力也越強。精靈人史上守護精靈最早覺醒的是數千年前的聖者靈彧,他在六歲時守護精靈就覺醒了。之後他也成為精靈人史上前無古人的大聖者,也是他促進了各國對精靈人魔法的尊敬和瞭解。但是一出生就覺醒的卻是聞所未聞。這也是眾人驚訝的原因。

不過他們的驚訝還沒結束。

蜷在小嬰兒胸膛上的兩個小身體,突然動了起來,只見他們展開翅膀,拍了兩拍,坐了起來,睜開兩雙綠色眼珠,滴溜溜地看了眾人一眼,接著翅膀一拍,旋飛起來。他們在小嬰兒身前飛著,灑落黑白光粉,融入小嬰兒的身體裡。

「光精靈!暗精靈!」

眾人正在呆怔間,聞聲回頭,竟是精靈女王!

原來精靈女王突然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光暗波動,循著波動方向來到好友家已經很驚訝了,沒想到這兩股強烈的波動竟然是兩隻“小小的”守護精靈?!

兩隻旋飛的小精靈聞聲回頭,不屑(?!)地看了精靈女王一眼,不理她,兀自停回小嬰兒的胸膛,身子一縮,消失不見了!

一群人目瞪口呆……

其實眾人看到小嬰兒的守護精靈這麼早覺醒就已經很驚訝了,沒想到更奇怪的是竟然出現了兩隻沒見過的精靈。

精靈人的守護精靈通常只有一隻,會出現兩隻簡直就是有史以來的奇跡。

而且,舉凡精靈大多都是綠色的,即便是長老也是一樣,只有在成為精靈女王時才會是紅色的。但這兩隻精靈卻一黑一白,別說沒看過,就連聽也沒聽過。若非精靈女王叫破了他們的名稱,他們還不知道那究竟該不該叫精靈。

「咯咯」小嬰兒突然笑了。

眾人一聽小嬰兒的笑聲這才回過神來,詫異地盯著男人懷中這個“奇怪”的小子。

「那是什麼?精靈嗎?」

「為什麼是兩隻呢?」

「覺醒得這麼早有沒有問題啊?」

「為什麼有黑色和白色的守護精靈呢?」

霎時之間,整個屋裡像炸了鍋一般,議論紛紛。

「女王大人!您說那叫光精靈和暗精靈啊?」棕髮男子問,他的聲音不大但卻成功地蓋過了其他人的聲音,一屋子的人都靜了下來,等待精靈女王的回答。

「那是傳說中的精靈,光精靈和暗精靈。」精靈女王興奮地猛拍翅膀。

光精靈?暗精靈?他們知道光元素和闇元素,那是無人能掌握的元素。但是光精靈和暗精靈呢?眾人不解。

幸好,精靈女王巴蘭已經開始解釋了:
「自從開天闢地之後,從來沒有人能操縱光元素和闇元素,億萬年來,精靈族中都流傳著一個只有長老才知道的秘密…….,也就是光元素和闇元素是可以操縱的。因為光精靈和暗精靈的存在就是證明。」

眾人驚呼,守護精靈的種類將會影響擁有者擅長的魔法,這不就是說,眼前這個剛出生的孩子有可能可以掌握光元素和暗元素囉?!

巴蘭沒有理會呆楞的眾人,臉上露出懷念的表情,繼續解釋:
「後來,三千年前精靈族的大長老拉蒙曾經在偶然的機會下看到暗精靈和光精靈,他們似乎在爭執些什麼,幾乎快動起手來,但等到拉蒙長老想要靠近詢問時,這兩個精靈卻突然憑空消失,以拉蒙長老的修為也沒辦法察覺他們離開的方向,若不是那個地方還留有明顯的光暗元素波動,拉蒙長老幾乎要以為是錯覺了!」

拉蒙長老是精靈族有史以來對光暗精靈最為熱衷的長老,也是精靈族的活寶,當她出生時,拉蒙長老已經垂垂老矣,但是妙語如珠的他還是她們這群新生的精靈們最喜歡的長者。當時拉蒙長老最常說的就是與光暗精靈緣慳一面這件事,他甚至還斷言,一直沒人見過的光暗精靈會出現一定不單純,可能蘊含著重要的意義。

「你們為什麼要找光精靈和暗精靈?」宇瀚沒有等待精靈女王回神,主動地追問。

巴蘭對這個問題倒是直言不諱:
「因為,傳說中,只要找齊了光暗兩種精靈,就可以達到遠古的預言─建立一個沒有干擾的精靈世界,所以,當時拉蒙長老發現光暗兩精靈成了精靈族的大事。之後,精靈族幾乎全部動員去尋找精靈族中失落的光、暗兩族精靈但是卻一無所獲。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這孩子身上看到他們。」

巴蘭一邊說一邊卻在思考,她不知道三千年前那驚鴻一現的兩個精靈跟剛剛的精靈有沒有關係,只是傳說需要找齊光暗兩種精靈,這兩隻卻只是守護精靈,充其量只算精靈的遠親,究竟算不算呢?還是,精靈女神的意思是要這兩隻精靈引導他們呢?巴蘭想不明白。

床上的女人看著已經陷入沉思當中的巴蘭,又看了看男人懷中如今已經睡得香甜的小嬰兒,對男人道:
「老公!我們好像生了一個不得了的人物!」
她比誰都了解好友的個性,知道若不是極為不尋常的事,絕不會讓一向胸有成竹的精靈女王這般困擾。

眾人聽到這話都不由得暗暗點頭。一向平靜的中央大陸從來沒發生這麼多近乎“奇蹟”的事,而且全都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一個才剛出生的小嬰兒。

男人同意地點點頭,憂喜參半地道:
「是阿!在龍人族裡,這孩子也很不得了。」說著小心翼翼地摸上小孩的額心。

那裡有一片小小的鱗片,黃金色的龍鱗片。

此話一出,眾人才想到一開始的驚訝是為了什麼。才剛安靜下來的屋裡馬上又熱鬧了起來。

「是啊!你看那額頭上的龍麟,是金色的!」

「對呀!聽說鱗片的顏色代表在族中的地位!那金色是什麼地位啊?」

「跟宇瀚一樣的勇士吧!你看宇瀚頭上不也是金色的龍麟嗎?」

「可是怎麼這麼小啊!沒聽說龍人的龍麟只有一片的啊!」

眼看議論有越來越熱烈的傾向,棕髮男人只好出聲了:
「咳!咳!各位!」

霎時間,眾人都安靜下來,看著棕髮男人,一副我們正等著你解答的模樣。

棕髮男人清清喉嚨,解釋道:
「龍人跟龍族不同。對龍人而言,一出生的鱗片顏色會反映小孩的魔力屬性,紅色、藍色、棕色、綠色都有可能,等到長大經過修練之後,這些屬性會隨著後來修練的魔力屬性而轉變,也就是說修練的魔力種類越多,鱗片的顏色也越複雜。等到各項魔力修練都完成了,鱗片會變成銀色,但許多龍人一輩子都練不到這地步,因為,違背本身屬性去修練其他屬性的魔力實在太辛苦了!」

「不論單色還是多色,都屬於低階龍人,只有銀色龍麟的龍人稱為中階龍人。中階龍人通常在一出生的時候,龍鱗片顏色並不是單一的,也就是說真正單一顏色的龍人嬰兒,是很難成為銀龍人的。這些人因為各項魔力的控制都很得心應手,於是成為龍人部落的主要戰力,是龍人族中的武士,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龍人精兵─魔龍士。」

「銀龍人若再經過修練,龍麟會成為金色的,這樣的龍人就可以成為高階龍人。這些高階龍人就是龍族部落主要指揮官的來源,是龍人族中的勇士。金色龍麟的高階龍人再進一步則需要更艱苦的努力,之後龍麟會從金色轉為黑色。至於黑色之後會變什麼顏色,我就不知道了。」

眾人聽到這都不由得將目光看向已經睡得死死的小嬰兒,那這孩子一出生就是金色的龍麟,又代表什麼呢?

宇瀚頓了一頓,理清思緒,繼續說道:
「這是指經過修練而來的位階。但自有龍人以來,一出生就是多顏色龍麟的龍人其實已經不多,通常都是龍人族中盡心栽培的對象。而一出生就是銀色龍麟的,更是少見,他們一出生就得到中階龍人的位階,是所謂的準高階龍人,沒有意外的話將會成長為高階龍人,屬於龍人族中的貴族階級,通常會由族中派出一名高階龍人專司教育監督,確定這樣的資質能夠充分發展。我就是其中的一員!」

說到這裡,男人又看了懷中的孩子一眼,神色不定地道:
「至於一出生就是金色龍麟的龍人,他們一出生就是高階龍人,更重要的是,他們有另一個稱呼,叫『皇階龍人』,因為,這種龍人出現的機率太低,平均五百年才會出現一位,因為他們的成就是其他龍人所比不上的,所以沒有例外的成為歷代龍皇。皇階龍人到目前只出現了十一個,剛好就是歷代十一位龍人皇。他們屬於龍人族中的皇室階級!會由龍人族中派出高階龍人數人,專司教育。」

說到這裡,宇瀚眼中閃動著激動的光芒。他到現在都還沒有辦法相信,他的兒子,竟然是皇階龍人?!那是多大的光榮啊!

眾人呆了,聽宇瀚這麼說,這個睡得人事不知的小嬰兒額頭上的金色鱗片不就代表了他將是龍人未來的王?他明明有一半精靈人的血啊!他們這時已經不敢相信眼前的小嬰兒竟然是剛剛他們在手中捏來捏去的小東西。

但是,上天似乎還不打算結束他們的震驚,因為激動的男人早就迫不及待地說出另一個令他很難相信的發現:
「而且,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龍麟的範圍還會決定龍人的成就!」

眾人聞言,全都疑惑地看著宇瀚。連大小都有學問?

宇瀚看著嬰兒眉間的龍麟,繼續解釋:
「龍麟片是龍人身上唯一的弱點,麟片範圍越大,龍人的能力越弱!所以即便是同樣顏色龍麟的龍人,麟片範圍大的龍人成就會比麟片範圍小的龍人低。」

聽到這,眾人已經察覺到不對勁,果然,男人接下來的話將他們的驚訝推向最高點。

「十一位龍皇當中,沒有人只具有一片鱗片!就連帶領龍人族脫離龍族的聖皇瑪杜都沒有!」

屋內再度陷入鴉雀無聲的境地。

男人嘆了一口氣,輕輕地道:
「我想這幾日,族裡就會派人前來探測這孩子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皇階龍人。不過,他是龍人和精靈人的混血,所以他若真的是皇階龍人,連我也不知道他們會怎麼做!」

龍人族長老有一套感應龍人新生嬰兒的能力,只要有新的龍人出生,即使再遠,龍人族長老都能感應。失誤率很低,尤其是對準高階龍人和皇階龍人這種生來魔力較高的龍人,這種感應更是從沒失誤過。但是龍人不能進入中央大陸,他們究竟要如何看待這位可能是未來龍皇的孩子呢?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