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大陸的冬天早已降臨,位處北方的龍族更是已近寒冬。深夜時候,一離開偏殿,寒風撲面而來,叫琉璃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傍晚下了一場大雪,現在雪已經停了,但卻顯得更冷了。北方大陸的冬天冷得出名,尤其是龍族所在的極北附近,那是連人類也鮮少涉足的。
  
  長久在中央大陸生活的琉璃對北方酷寒的冬天很不能適應,若不是如今魔法大進,恐怕是萬萬受不了這種天氣的。儘管如此,身著薄薄衣衫的琉璃還是不免被偏殿內外的溫差給凍得猛哆嗦。
  
  出於本能的,琉璃往薩摩背後偎去。
  
  一直往前行走的薩摩似有所覺,只見得他伸指一彈,四周頓時溫暖了起來。
  
  琉璃驚訝地眨眨美目,一手拉著薩摩的袍角,一手試探地往外伸去。
  
  這一伸又將琉璃驚訝得瞪大雙眼。原來,琉璃觸手可及的範圍內,裡面一半溫暖,外面一半卻是寒冷依舊。彷彿就像是,兩人四周圍著一層溫暖的空氣一般…。
  
  這種奇特的感覺讓琉璃驚訝得忘記注意薩摩正走向哪裡。所以當薩摩以迂迴路線避過守衛,成功離開王宮時,琉璃並沒有發現,直到,薩摩停下腳步。
  
  琉璃回過神來,立刻發現他們所處的地方,不禁詫異地道:
  「摩哥哥?我們來這裡做什麼?」
  
  原來薩摩竟然帶著琉璃來到坦耶魯深穴已經坍塌的入口!儘管是晚上,琉璃也不會認錯,因為白天裡,她還曾經在這裡猛搬大石,想救出薩摩哩!
  
  薩摩沒有回答琉璃的疑問,兀自伸指往前一指,嘴裡發出奇特而短促的音節。
  
  琉璃有點疑惑,因為她聽不出薩摩說出口的究竟是什麼語言。琉璃雖然不如薩摩學得多,但人族、精靈人族、精靈族、龍人族語已經說得很好,甚至龍族的語言都涉獵了一點,但薩摩發出的聲音卻讓琉璃無法歸類…。
  
  只是,不等琉璃開口詢問,琉璃便發現腦中一陣恍惚,視線也瞬間模糊。
  
  同一時間,遙遙跟隨兩人的皮喇也以為他的眼睛出了問題。因為,他看見薩摩和琉璃兩人停在坦耶魯深穴坍塌的洞口前,然後忽然身影模糊,就這麼憑空消失…。
  
  怔愣了半晌,皮喇終於回過神來。
  
  一回過神來,皮喇便知大事不妙!薩摩進了坦耶魯深穴嗎?還是…?皮喇不知道,只知道他們的王子這會已經不見人影了!!
  
  想到這裡,皮喇連忙回頭往皇宮奔去。
  
  他必須通知尼路等人這件事…。
  
  
  疑惑地眨眨眼睛,視線很快便恢復了,但在眼前的已經不是那個坍塌的洞口了,而是一片昏黃的荒涼。
  
  琉璃驚訝地轉頭四顧:
  「這裡是……?」琉璃的問題沒有出口,因為她已經從四周奇特的建築猜出這是哪裡了!
  
  半邊的建築…,應是囌囉口中的缺之都了…。薩摩曾經說過,在坦耶魯深穴裡的是缺之都,但坦耶魯深穴不是已經封閉了嗎?他們這是怎麼進來的?
  
  在琉璃滿心疑惑中,薩摩卻片刻也不停留地直往前去。琉璃一直拉著薩摩的袍角不敢鬆手,自然也就被帶著一直往前走。
  
  坦耶魯深穴裡很暗,雖然隱約看得出四周的建築。不僅如此,裡面的空氣還很沉悶,似乎少有流通,琉璃很疑惑,為什麼魔族人喜歡住在這種幾乎讓人喘不過氣的地方。琉璃當然不知道,在薩摩將缺之都的初始能全數吸收之前,缺之都可是一點都不悶的。
  
  薩摩似乎早有目的,一路上都以極為堅定的步伐前進。而琉璃則已經被一連串奇特的景象驚訝得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
  
  終於,薩摩又停下腳步了。這次,他停在一座高大卻奇特的建築之前。
  
  琉璃好奇地抬頭看去,只見一個四分之一圓就豎立在眼前,建築表面光滑,無窗無門,完全看不出它的功能。
  
  琉璃正想發問,卻見薩摩伸出手,往前踏了一步!
  
  手指觸碰到光滑的黑色表面,詭異地激起如漣漪狀的波動,然後漣漪越來越大,大到張開了一個拱門!!
  
  琉璃驚訝極了,但同樣的,薩摩沒有給她發問的機會,大踏步就往拱門行去。
  
  琉璃直覺前方的危險,一手扯著薩摩的袍角就往後拉:
  「摩哥哥…,不要去…。」
  
  薩摩總算回頭了。琉璃以為薩摩聽到了她的警告,沒想到薩摩僅是冷冰冰地看了她一眼,回頭又往前走去。
  
  琉璃終於察覺了薩摩的不對勁。薩摩從來不曾這樣看過她…。但琉璃沒有心思追究薩摩身上發生什麼是,她只知道,前方有強烈不祥的訊息,她不想讓薩摩接近。
  
  「摩哥哥!摩哥哥!」琉璃焦急地喊。
  
  儘管害怕拱門的另一端,琉璃卻從沒想過要鬆開拉住薩摩袍角的手。
  
  琉璃一向都相信薩摩所做的每一件事,但這次實在太奇怪了。缺之都是魔族的都市,薩摩為何選在這三更半夜來到這裡。這座奇怪的建築又是什麼…?
  
  琉璃的喊叫薩摩似乎一句都沒聽到,兀自往前走。
  
  既然不可能鬆開薩摩,琉璃只好跟著走進拱門。
  
  相較於外面的荒涼,拱門內的空間不僅開闊,而且富麗堂皇。明明沒有窗,但裡頭的空氣卻沒有空氣長久不流通的霉味,四周牆壁也奇異地散著昏黃的光芒。
  
  兩人走進的地方是三條長廊交會的地方,正前方、左前方和右前方都分別有一條長廊。薩摩完全沒有考慮便帶著琉璃往正前方那條長廊走去。
  
  三道長廊都建築在水面上,長長延伸,看不清終點。仰頭上看可以看到長廊高聳的圓弧形頂部,左右是筆直的長柱,都是奇特的黑色石材,在昏黃光線的投襯下,流溢著彷彿異界般的奇特味道。
  
  裡面的空氣並不悶,但是琉璃卻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莫名的恐懼讓琉璃幾乎忍不住想尖叫。為了轉移注意力,琉璃仔細觀察四周的建築,設法不讓自己不段在心中把恐懼擴大。這一仔細看,琉璃才發現,這裡到處都鏤刻著圖像,只是光線昏黃,看不甚清楚。
  
  琉璃有心細看,便發現長廊兩側的長柱刻著面目猙獰的人…,不,說是人並不恰當,因為琉璃看到了那些人長著人類沒有的翅膀,和尖銳而誇張的獠牙。每個人物的姿態不一,有些伏著身體,有些則是雙手大張,但同樣的是,每一個人物都是同一種神態,那便是隨時準備撲出來將來人撕裂…。
  
  琉璃看著更加害怕了,忍不住偎近薩摩,原本拉著薩摩袍角的手,也不知不覺地抓上了薩摩的手臂。
  
  不敢看兩邊恐怖的廊柱,琉璃只好抬頭往上看。沒想到只一眼,琉璃又馬上收回視線。原來,長廊頂端的圓弧形頂步滿滿刻著都都是半人大的蝙蝠,更可佈的是,這些蝙蝠都有一張如人類一般的臉!!
  
  本來是想擺脫恐懼,沒想到這些雕刻反而加重了琉璃的恐懼。琉璃不自覺揪緊胸口,只覺得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摩哥哥…,我們離開這裡好不好…。」琉璃拉著薩摩的手央求,聲音有著不自覺的顫抖。
  
  琉璃顫抖的聲音薩摩發現了。他似乎知道琉璃恐懼的來源,所以他微微轉身,伸指往琉璃凌空搖搖一彈,琉璃便突然發現窒息的感覺不見了!
  
  琉璃十分訝異,不懂方才她明明害怕得快要窒息了,為什麼薩摩只是輕輕一彈,這些感覺就煙消雲散了?再看四周恐怖的雕刻,琉璃發現自己還是厭惡的,但卻不像方才那樣恐懼到不能自己。
  
  若是琉璃有與薩摩一樣的能力,她一定能看到,滿宮殿裡都流動著奇特的黑色能量,而方才,她便是被黑色能量團團包裹。但,薩摩那一彈,卻將黑色能量彈散了!如今黑色能量依然流動,但已經不再纏上琉璃了。
  
  就在琉璃茫然不解當中,薩摩再度停下腳步。
  
  琉璃回過神來,往前看去,這才發現她們已經走到了長廊的終點。一扇高大緊閉的門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門很高大,怕不有七尺那麼高,就連寬度也足以容十人並行而過。門面上刻的不再是方才在長廊上看到的恐怖圖樣,而是滿滿的奇特符號…。門的材質並不清楚,但在昏黃的光線下,卻泛著金屬的光澤。
  
  「摩哥哥,沒路了。我們走吧!」琉璃沒有忽略心中不祥的預感,依舊提醒薩摩離開。
  
  薩摩沒有回答,僅是伸出右手,掌心向門,低聲發出一串長短交雜的音節。
  
  琉璃同樣聽不懂,只知道在這一串音節之後,薩摩的右掌發出了一道黑線,射向那扇大門。突然,那扇門發出強烈閃光,接著,門上的奇特符號化成實體,一一從門上飄出,一個接一個地連成一條長鏈,在薩摩四週繞了起來。
  
  琉璃驚訝極了,雙手捂住嘴巴,擋住到口的驚呼,不自覺鬆開了薩摩的手。
  
  符號在薩摩四周旋轉,越旋越快,快到帶起薩摩那一頭金髮。恍惚間,琉璃似乎看到薩摩的金髮瞬間成了黑髮,但這只是一瞬間,在琉璃再仔細看時,一切卻又如常。
  
  符號快速飛轉,居中的薩摩卻似不畏不懼,低叱一聲,符號忽地齊齊往上竄升,在琉璃以為它們會就此消失之際,它們卻又同時以更快的速度對著薩摩衝了下來。
  
  「啊!!」琉璃大驚失色,驚恐大叫。
  
  但也在同時,奇特的情景出現了。只見符號往薩摩高速衝落,自薩摩頭頂鑽進,接著薩摩全身爆出一股強大的力量,金髮飄揚,長袍飛舞。只一瞬,一切又恢復了原狀,薩摩依舊站著,及膝的金髮輕輕飄動,不同的是,巨大的門扇上已經沒有了符號,顯現另一種圖案,一對如蝙蝠般的巨大肉翼。
  
  琉璃驚得說不出話來,突然間,門動了,兩片門扇沒有人推,卻緩緩開啟…。琉璃發現,隨著門的開啟,一種奇怪的熟悉感從薩摩身上散出,那是琉璃幼時在薩摩身上感覺到的氣息…。
  
  
  就在門開啟的同一時間,三山地區裡的暗之都和另一塊大陸上的另一個魔族都市,許久沒人居住的魔王宮殿起了輕微卻密集的顫動。
  
  顫動不明顯,卻撼動了所有魔族人。
  
  「王歸來了!!」所有魔族人都知道,唯有魔王的氣息可以撼動魔王親建的宮殿…。
  
  浴池中的絲妲兒在震顫發生時,臉上露出了毫不掩飾的狂喜,忽地從浴池站了起來,任憑潮濕的如雲黑髮垂散在姣美豐潤的身軀上。
  
  「王…王…您…您終於回來了嗎?」絲妲兒顫抖著聲音,雙眼失焦地望著遠方。
  
  服侍絲妲兒的侍女見狀連忙收回同樣驚喜的心情,快步上前將手中的絲袍裹向絲妲兒足以撩動男人最深沉慾望的身軀。
  
  絲妲兒揮開了侍女手上的衣服,依舊喃喃自語著:
  「王…絲妲兒等您好久了…。絲妲兒無能,三輔五羅已經不聽絲妲兒的命令了…。絲妲兒…。」
  
  絲妲兒的聲音哽咽,像是快要哭出來了。說到一半,絲妲兒的聲音打住了,雙眼悠遠地看著前方,滿臉癡迷。
  
  「王…您長得不一樣了,可是…絲妲兒認得出您的…,絲妲兒一定會找到您…。」絲妲兒雙手抱著自己的身軀,喃喃說著。
  
  侍女們對看一眼,悄悄退在一旁。她們知道,絲妲兒看到了魔王。只要王願意,即便距離遙遠,他的姬妾們也可以看到他。絲妲兒是魔王最寵愛的女人,她能在王歸來的這一刻看到魔王,那是一點也不令人意外的。
  
  
  同一時間,另一個魔族都市。剛返回的沆羅也感覺到魔王宮殿所傳遞的消息,迥異於絲妲兒的激動,沆羅只是滿臉凝重。不久前,他才從多孟口中得知神王出現的消息,還未想出下一步該怎麼做,與魔王聯繫的魔王宮殿便傳來感應。神王與魔王都出現了嗎?神王他還不擔心,頂多避著祂也就是了,橫豎神王向來對追殺便沒有多大興趣,他比較擔心的是魔王…。
  
  魔王不是告訴龐希爾斯說暫時不回來了嗎?為什麼現在卻刻意引動魔族都市,讓所有族人知道祂的歸來?是不是祂察覺了什麼?這是沆羅心中最大的疑問。但偏偏,他沒有勇氣親自去尋找魔王…,原因無他,正因為魔王的意向是難料的,魔王沒有直接回族,有可能是查覺了什麼,也有可能只是純粹想四處遊歷,所以沆羅無法臆測當他遇到魔王時,他將面臨什麼樣的對待。正因為不知道,所以不敢…。
  
  沆羅很焦躁。他知道,只要魔王一回來,他就必須放棄目前既有的一切。他不願意,卻又無法主導魔王歸來與否,除非他的力量足以抗衡魔王。他曾經有這個機會,但是万閻破壞了他的計畫…。
  
  龐希爾斯轉知魔王暫且不回來的消息讓他鬆了一口氣,但同時也讓他不停處於焦躁不安的情緒當中。魔王不回來,他可以慢慢佈置一切,但,魔王口中的暫時有多久?數年、數十年、數百年?沒人知道。就是下一刻魔王立刻回來,也不令人意外,尤其是在宮殿震動過後…。
  
  斥退又一個前來向他報告宮殿震動之事的手下,沆羅在自己的宮殿裡踱起步來。他很清楚,如今跟隨他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因為魔王不在。一但那個極端黑暗的存在再度出現在族人面前,有哪些魔族人能不受吸引…?他一直在尋找如何如同魔王一般黑暗,一般吸引人,結論卻只有那個象徵魔族最高力量的魔刀…。
  
  如果他有了魔刀,是不是就有可能擁有那種絕對的黑暗?
  
  沆羅焦躁的踱步持續到宮殿的震動緩緩停下時,待所有震動平息之後,沆羅心中也有了打算。不論如何,他必須累積足以與魔王對抗的強大力量,至於賭不賭上這一次,就等之後再做決定吧!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