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方才匆忙離開的少女又回來了。只不過這次不只她一個,後面還跟著兩個老人,一男一女。男的滿頭白髮滿臉皺紋,全身上下就只在腰部圍了一條短布巾,估計下方應該涼得緊。女的也是滿頭白髮,滿臉皺紋,全身上下也只圍了一條稍長的布巾,若非看到那乾癟下垂的兩塊肉,還真難認出她的性別。

三人一進門,面對的正巧便是韓軒背後那顆囂張到極點的龍頭。三人看了,齊聲尖叫一聲,指著韓軒背後的刺青龍咿咿啊啊了好一會,突然又全部跪了下來,沒命似的磕起頭來。

見狀,李霽忍不住咒罵起來:
「今天被拜得最多…真是他媽的莫名其妙!人都還沒死,拜個屁啊!」

韓軒卻是夠怪,見兩個老人一個少女沒命地磕頭卻是老神在在地坐回“床”上,一言不發地看著。

李霽一出聲,那三個跪拜的人倒是不拜了,只聽其中一名老人嘰嘰咕咕了幾句,接著戰戰兢兢地站了起來。其餘兩人也跟著站起,緩步上前。

李霽和韓軒不知道他們的意思,只得傻愣愣地看著。

只見三人到了面前,老人又對著少女嘰咕了幾聲。少女隨即將手中一直抓著的小布囊遞給老人。老人小心翼翼地將小布囊拉開,倒出三顆晶瑩剔透,指狀粗,水晶似的橢圓形晶體,送到韓軒和李霽面前。

李霽和韓軒對看一眼,都有些莫名其妙。

老人見兩人似乎不懂,馬上指著晶石,接著指指韓軒和李霽,最後又指著自己的嘴巴做出吞嚥的動作。

「你要我們吃?」李霽驚訝地指著自己的嘴巴。

老人連忙用力點頭。

李霽見狀隨即將視線再度落向老人皺巴巴掌心中的三顆晶石。這種像玻璃珠的東西能吃嗎?李霽嫌惡地皺起眉。

「韓軒,你吃吧。」李霽很快便將這個任務交給韓軒。

韓軒不悅地皺起眉,正想開口說不時,李霽卻振振有詞地道:
「你看…這種玻璃珠我怎麼吃得下去呢?反正你又沒有味覺,吃了也沒感覺嘛!」

此話一出,韓軒到了嘴邊的不字又收了回去。先是看了那三顆滾圓的晶石一眼,猶豫了好半晌才取過兩顆。

李霽一看立刻垮下臉:
「千萬別客氣,通通拿去吧!」

韓軒沒回答,倒是先將兩顆晶石塞進嘴裡,咕嚕一聲吞下肚,接著又在李霽驚喜的目光中,拿起最後一顆晶石,二話不說,抓著李霽的下巴,在李霽神情猛然大變中,硬是將晶石塞進了李霽嘴裡。最後右掌往李霽胸口一拍!李霽只覺胸口一震,那顆“玻璃珠”就這麼滑進了肚子裡!

「這樣吃,有沒有味覺都是一樣的。」韓軒眼中閃著狡詰的光芒,對著臉色瞬間蒼白的李霽道。

李霽本想發火,但轉念一想,反正人的胃潛力無窮,想他年輕力壯,總不會因為這小小一顆玻璃珠就死於胃出血吧?說不定明天這顆可惡的玻璃珠就會隨著黃金大哥離開他的身體,他也犯不著為此和韓軒生氣。更何況這樣除了喉嚨滾過冰涼的物體之外,其他一點感覺也沒有。

見兩人都吃下去,兩老一少全都滿臉緊張期待地盯著兩人看。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