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兩夫婦便是三天前離開學院前往里爾公國的薩摩和琉璃。
  
  之所以選擇到里爾公國是因為,薩摩相信,里爾公國和獸人同時動兵的時機並非巧合,他必須查出原因,否則即便此戰龍人族保得無恙,仍難保不會再有下次。既然要查究得徹底,於是,兩人在伊闊利市交代炤炎將小斑和虎兒帶回中央大陸,順便也將龐希爾斯留在伊闊利市,接著換了裝束,還讓琉璃幫兩人易容。
  
  琉璃的易容學得很是不錯,薩摩全身上下,包括髮色眼色通通換了,搖身一變便成了三十多歲的模樣。之所以這麼麻煩,不用說都是為了方便查探。現在的薩摩是一個棕色頭髮,碧色眼睛,看起來滿是書卷氣的中年男子。琉璃則是一個挽著黑色長髮,看起來教養頗好,略有姿色的少婦。
  
  「你們真當我不知道你們藏在琉璃的包袱裡?」男子,也就是薩摩挑著眉,哼聲道。
  
  木頭和火把聞言呵呵傻笑。他們是真的以為薩摩沒發現,還在得意哩!沒想到……。
  
  就在木頭和火把尷尬地連連乾笑之際,薩摩突然露出算計的笑容:
  「我讓你們跟來是有原因的。」
  
  兩隻小精靈機伶伶地打了個冷顫,縮著頭,怯怯地問:
  「什…什麼原因?」
  
  薩摩不急著回答,反而問道:
  「你們可以化成人形了嗎?」除了初生精靈因為力量受限之外,大部分精靈都可化為人形。
  
  說到這個,兩隻小精靈驕傲地挺胸,理所當然地道:
  「當然可以囉!」這會他們卻忘了追問薩摩讓他們跟來的原因。
  
  「真的?我好像沒看過你們化成人形呢!」薩摩故意以懷疑的語氣道。
  
  兩隻小精靈一聽,還道薩摩瞧不起他們的能力,立刻搶辯起來。
  
  木頭搶先道:
  「當然是真的!我們是誰?」後面那個問題是問火把的。
  
  火把立刻瞇著眼,搖頭晃腦地道:
  「我們是最聰明、最厲害、最偉大的精靈。」
  
  「那巴蘭呢?」薩摩興災樂禍地提醒道。
  
  兩隻小精靈聞言,機伶伶地打了個寒顫,然後不約而同地道:
  「巴蘭族長是例外。」
  
  薩摩見了,心裡覺得好笑,嘴上也不戳破,僅只喔了一聲,狀似興趣缺缺地道:
  「用說的…誰都會。」
  
  兩隻小精靈一聽,頓時瞪大四隻眼睛對看起來。
  
  「他懷疑我們耶,怎麼辦?」木頭望著火把問道。
  
  「他一定希望我們變成人類,有陰謀…。」火把遲疑地看著木頭。
  
  「那我們不變不就好了嗎?」木頭瀟灑地道。
  
  「不行!要是我們不變,不就表示我們真的了嗎?」火把皺著眉道。
  
  「可是我們變,會不會被陷害?」木頭這會也拿不定主意。
  
  薩摩知道,當兩隻小精靈開始自己討論的時候,就是他們心懷懷疑的時候。於是,薩摩揚起一抹輕蔑笑容。
  
  「你們怕被陷害?」薩摩適時嘲笑道。他知道,只要他這麼一笑,即便兩隻小精靈真的怕,嘴巴上也不會承認。
  
  果然,小精靈聞言立刻挺起胸,表現得信心滿滿。
  
  「當然不怕!」木頭高聲道。
  
  「誰說我們怕?」火把雙眼瞪得老大,彷彿要表達他的信心非常堅定似的。
  
  「那還不變?」薩摩用著“就知道你不敢”的表情道。
  
  兩隻小精靈大為氣結,一聲:「變就變!」接著就見兩隻小精靈飛到床下,然後轟地一聲體積暴漲,成了兩個相貌不辨男女的少年。
  
  「好神奇!」琉璃第一次看到精靈變成人,不由讚嘆起來。不過……為什麼…?
  
  琉璃正遲疑著該不該問,薩摩倒是老實不客氣地指著木頭,嘲諷地問:
  「你們的人就長這樣子?」
  
  「當然啊!」火把一邊回答一便順著薩摩的眼光看去。沒想到這一看差點把火把嚇得蹦起來。
  
  「你這笨蛋、蠢豬!木頭!你的顏色忘記換了!」火把一邊跳腳一邊氣急敗壞地嚷。
  
  可不是,只見木頭樣貌處處像人類,偏偏那膚色…還是綠的…。
  
  被火把一吼,木頭連忙低頭看去,這一看也差點把自己嚇了一跳。
  
  「呵呵…一點小疏忽…。」木頭尷尬地呵呵直笑,這才一手由頭頂往腳底劃下,手指到處,膚色由綠轉為小麥色。
  
  「好像不怎麼行嘛!」薩摩嘲諷地道。
  
  「剛剛只是一時不小心。」火把連忙辯解,還不忘送木頭一記白眼。
  
  木頭倒也巴結,連忙點頭如搗蒜:
  「對!對!只是不小心。」
  
  「是──嗎──?」薩摩拉長聲音,擺明懷疑。
  
  兩隻小精靈正想再澄清他們的力量並不常這樣不小心,薩摩卻突然一掌往他們拍來。火把首當其衝,一驚之下,直覺往上竄!於是,就聽碰地一聲,少年變成一隻綠色小精靈高高飛起。
  
  薩摩這一掌很快又收了回來,帶著得意的笑容看著火把。
  
  突然被人一掌打來,火把忿忿不平,正想質問,一旁就傳來怯怯的聲音:
  「火…火把…你…破功了。」另一個少年木頭聲音哀戚,表情如喪考妣。
  
  聞言,火把立時驚覺,這才知道薩摩那一掌根本就是嚇唬他的,目的就是要看他是不是只有不小心才會出錯。想到這裡,火把連忙又轟地一聲,變回少年,涎著臉笑道:
  「嘿!太突然了,是不小心的。」
  
  薩摩看了實在想笑,但臉上卻仍是擺著一副輕蔑的表情:
  「反正就是功夫不到家。」
  
  兩隻小精靈聞言張大嘴,卻說不出反駁的話。
  
  「摩哥哥…不…夫君…他們應該沒有這麼差…。」琉璃見兩隻小精靈滿臉委屈,忍不住跟著求情起來。其實,她真的想不透為什麼薩摩會在這時考驗兩隻小精靈變幻人形的功力。
  
  此話一出,兩隻小精靈就像看到救命繩索,連忙緊緊攀著不放。
  
  「是啊!一定是因為太久沒用了,突然有點忘了。」木頭搔著後腦杓,順著琉璃的話尾解釋。
  
  「對!對!對!一時有點忘了,只要再一次,我們肯定不會忘了。」火把也跟著傻笑附和。
  
  薩摩現在又似乎不想多刁難兩隻小精靈了,竟是妥協了:
  「要我相信你們可以,不過我需要事實來證明。」
  
  「什麼事實?」兩隻小精靈異口同聲地問。
  
  薩摩就怕兩隻小精靈不問,這一問就正中他的下懷:
  「從今天起,一個月的時間,都維持人形。」這是薩摩給自己查出真相的期限。
  
  兩隻小精靈聞言,消失許久的危機意識同時抬頭,突然遲疑起來。
  
  「…一個月…?」木頭呐呐地問。
  
  不只木頭遲疑,就連火把也小心翼翼地問:
  「為什麼要維持一個月…?」
  
  薩摩當然不會給兩隻小精靈退卻的機會,見狀聞言立刻嘲諷地問:
  「沒信心?」
  
  兩隻小精靈就是不服輸,被薩摩這麼一激,立刻中計。
  
  「怎麼會沒信心?」木頭瞇著眼,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道。
  
  「只不過一個月嘛!不長。」火把也一邊點頭,一邊很輕鬆地回應。
  
  「那就是答應了?」薩摩確認地問。
  
  「當然囉!」兩隻小精靈想也不想地回答。
  
  聽到這個回答,薩摩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那好!既然你們答應,那一切就好辦。」
  
  見到薩摩的笑容,兩隻小精靈心中警鈴大響,全身汗毛直豎。如果…他們沒記錯…,這種笑容…是巴蘭…每次準備了一些慘無人道的懲罰時的…標準笑容…!不…!大大哥跟他們巴蘭族長應該…是不一樣的…吧?!
  
  可惜,事情似乎就朝著他們最不願意的方向走…。只聽薩摩帶著猶如天使般的惡魔笑容,宣布道:
  「從今天起,你們就是我們夫妻的兒子,要叫我爹爹,叫琉璃媽媽。」薩摩繞這麼大圈,無非就是要兩隻小精靈的承諾。
  
  離開學院時查覺兩隻小精靈卻沒揪出來,本來是打算順便將兩隻小精靈送回中央大陸,後來琉璃不回去了,薩摩便想到了兩隻小精靈的用處。來到里爾公國,他們需要更不被起疑的身分…。中年夫婦,一對兒子,很正常的家庭,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安排了。為了這個安排,薩摩方才才會繞這麼大一圈,考驗兩隻小精靈化成人形的功力,順便再讓兩隻小精靈許下維持人形一個月的承諾。當然,薩摩也可以讓已經甦醒的小白擔任這項工作,但是也許是因為沒有小黑的陪伴,小白自從甦醒以後都是一直悶悶不樂。加上力量似乎還沒完全恢復,薩摩也不願小白冒險。
  
  什…什麼?!兩隻小精靈一聽,臉一垮,下巴差點掉到地上去。想他們…年紀起碼是薩摩和琉璃的幾十倍,竟然…竟然要叫他們爹爹媽媽?!
  
  兩隻小精靈臉上就是寫著“千百個不願意”,薩摩當然看出來了。於是,他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用著同樣溫柔的語氣道:
  「當然…,我也會給你們選擇,一是照我方才說的做,一呢…,就是為了不讓你們礙事,我要鎖住你們兩個。」
  
  兩隻小精靈,不,正確來講應該是兩個少年,一聽,驚得面無血色,抱在一起窣窣發抖。
  
  可不可以…不要用那種笑容…說出那麼殘忍的話啊──!木頭和火把在心中哀嚎著。
  
  「你們要選哪一個?」薩摩笑瞇著的眼閃過一抹冷光。
  
  「第一個!」兩隻小精靈連猶豫也不敢,馬上回答。
  
  說什麼選擇?他們有選擇的餘地嗎?兩隻小精靈想起之前銬在一起的經驗,還是寧願口頭上吃點虧。
  
  「很好。」目的達到,薩摩就像連多說一句話都嫌浪費似的。
  
  琉璃一直在旁邊看著,總算知道薩摩說的孩子,就是指木頭和火把,不免有些愧疚、同情地看了兩隻小精靈一眼。這會,兩隻小精靈正委屈地蹲在牆角,滴滴咕咕的,不知在說些什麼。
  
  總之,這一夜,薩摩在里爾公國的查探計畫總算定調。
  
  
  同一時間,龍人與里爾公國士兵對陣的伴鎮,一眾將領聚集一處討論著戰況。
  
  「他們又開始製作投石機了。要是被他們完成,配合他們的法師,恐怕不妙。」耐達依將他潛近人族大軍所探查到的最新敵情報告出來。
  
  南方神將亞洛一聽,立刻皺起眉頭,不耐煩地道:
  「上次才毀了一批,怎麼又要做了?人類真是不死心。」
  
  「這次跟上一次不同。上次他們沒有防備,這回他們肯定會防著我們再去燒營,得小心計畫才行。」南方龍將拿塔沉吟著,相當謹慎地道。
  
  耐達依點點頭,接著道:
  「沒錯,這回他們像是鐵了心,竟然派精銳的魔武軍團輪番守衛那些投石器。要毀投石器,要趁他們輪班的空檔。」說到這裡,耐達依聳聳肩,露出個無可奈何的表情:「不過我可查不出來輪班的時間。」
  
  討論到這裡眾人沉默了。為了防禦魔法師攻擊,建築城牆時一般都會使用魔法輔助,提高抗魔力,但純粹的物理攻擊卻不在防禦的範圍當中,只能以加厚城牆來抵抗。伴鎮的防禦工事遠遠不及已經陷落的星鎮,包括城牆的抗魔力和厚度都不及星鎮,很多防禦工事還是趁著尼路等人到此之後,有多餘人力出動打游擊,爭取到的時間才補強的。儘管已經加強,壕溝也多開了一道,部份城牆更加厚不少,但要是被投石機遠距離擊中城牆,要不了多久,城牆還是得全毀。沒有了城牆保護,魔法師的攻擊將可以長驅直入,這對往後的防禦可是相當不利。
  
  魔武合一是龍人的優勢,同時卻也是劣勢。龍人因為魔武合一,單獨魔法威力反而太弱,長程遠攻方面更是遠遠不及人類魔法師。可以說,要是城牆一破,他們便只有挨打的份。
  
  看到眾人滿臉愁容,尼路終於忍不住不悅地道:
  「所以我說燒了森林才能一勞永逸。」當初他一來伴鎮就說要燒掉伴鎮防線之外的森林,偏偏就是有人反對,才會老是被投石機威脅。
  
  亞洛看到尼路的不悅,還是再次強調他的顧慮:
  「森林一燒,之後伴鎮和星鎮之間就等於是全無遮蔽,往後要想再以游擊分散人類的兵力就不容易了。」
  
  燒了森林等於是破壞了星鎮與伴鎮間的防禦格局!廣布的森林是敵人前進途中分散兵力的方法,這對以單人戰力取勝的龍人而言,是個非常大的優勢。
  
  尼路不以為然地搖搖頭,分析道:
  「我們已經用游擊耗損了對方不少兵力,他們看穿了我們的企圖,往後再用游擊,效果本就不大,何況游擊只是耗損對方戰力的方法,戰事要結束,光靠游擊是不行的。既然如此,何不把森林燒了?對方的士兵已經逼到這裡了,有沒有這片森林,已經沒有差別了,何必留下來便宜了他們?」
  
  眾人一聽,也跟著開始重新思考焚林的可能性。
  
  尼路見眾人沉思,連忙加把勁繼續道:
  「再說了,若守不住伴鎮,一切都是空談。森林燒了,等我們打敗里爾公國,搶回星鎮,屆時再來種樹也不遲!」
  
  「我贊成尼路的想法。」耐達依向來就佩服尼路的頭腦,第一個開口贊成。
  
  明斯克雖然沒有開口,但卻也跟著耐達依的話點頭表示支持。
  
  拿塔見六人當中已有三人抱持同樣的立場,立刻拿眼看著尚未表態的星鎮神將亞洛和前來支援的日鎮神將赫威斯。
  
  赫威斯見狀先是看了亞洛一眼,接著緩緩說出了一句:
  「我跟我兒子立場相同。」沒頭沒尾說了這麼一句,赫威斯便不再講了。
  
  此話一出,眾人絕倒,明斯克臉上則是閃過一絲窘色。赫威斯和明斯克真不愧是父子,同樣惜字如金到令人受不了的地步。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赫威斯的表情比明斯克柔軟一點,也比較願意表示意見,這應該是歲月歷練的結果。當然,這種柔軟看在一般人的眼中,還是太冷漠了。
  
  拿塔聞言,再看向尚未表態的亞洛,像是勸慰似地道:
  「雖然亞洛的顧慮很有道理,但…我覺得尼路這個方法也不失為一個徹底解決的方法。伴鎮的城牆雖然已經補強,但畢竟還是比不上星鎮。投石機的威力連星鎮應付起來也很吃力,更別說伴鎮了。能不讓他們做出投石器那是最好了。」若不是投石器笨重異常,沒有幾百個人搬不動,讓敵人在大後方完成之後再送上來,那眾人可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亞洛也不是固執己見的人,聞言先是一愣,接著便嘆口氣:
  「你別看我,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論腦筋我是比不上你的。其實剛剛聽了尼路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森林還是燒了好,但是,他們會乖乖讓我們燒嗎?」
  
  尼路等人雖然年輕,但龍人論輩不論歲,尼路等人目前的身分是王子的護佐,與他們這些大將軍的身分只差一線,加上一到前線便立下不少汗馬功勞,在龍人族中大大揚名,幾位大將軍可半點都不敢小瞧他們。
  
  拿塔聞言,表情凝重起來:
  「這是個問題。尼路…你怎麼看?」後面那一句是明擺著要尼路想辦法了。
  
  「星鎮和伴鎮說近不近,但說遠卻也不遠。明著燒肯定是行不通的,說不得得製造些混亂。」尼路沉吟著道。
  
  說實在的,要焚林,尼路一時還真想不出一個萬全之策。當然,他們大可以分批去燒,讓敵人光撲火就疲於奔命。但,這方法在之前星鎮與伴鎮之間的區域尚未完全落入敵人手裡時還行得通,現在這片地帶都在敵人掌控之中,每一個地區都有敵軍紮營,要是還用這方法恐怕收效不大。
  
  知道尼路一時想不出來,幾個人立刻動起腦筋幫著想了。
  
  「如果我們明著叫陣,暗中放火呢?」赫威斯想了一會,終於想到了這個方法。前方開戰,就算他們放火焚林,敵人也不見得撥得出人手來撲火。
  
  聞言,拿塔略略一想,便搖了頭:
  「不妥。這麼做必須先將敵人牽制住。要牽制他們,我們就必須主動進攻…。」
  
  拿塔還沒說完,耐達依便唉叫一聲:
  「一出去不是就給那些魔法師當活靶了嗎?!」
  
  此話一出,眾人表情又垮下來了。這也是最近眾人最頭疼的一點,魔法師雖然比里爾公國的大軍晚了一點到達,但一來便聯合魔武軍團,給龍人造成不少傷亡。龍人擅長近身戰,面對遠距離攻擊的魔法師可說無計可施,若不是龍人魔防力極高,戰事恐怕得要一面倒。當然,他們也可以不計損傷,只要能夠攻近一定距離,就是再多魔法師恐怕也擋不住龍人,這也是里爾公國多次鎩羽而歸的原因。偏偏這會西線與獸人同時開戰,在族內兵員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實在不能下這種賭注,因此情況便這麼僵著,里爾公國打不進防線,龍人也打不出伴鎮。
  
  「毀掉他們的魔法師。」明斯克沉聲道。
  
  此話一出,立刻得到耐達依的響應:
  「大冰塊這話有道理。要長期對峙,魔法師越早毀掉對我們越有利。」
  
  拿塔等人聞言苦笑。魔法師對龍人威脅之大,眾人不只想過一次要毀掉魔法師,但談何容易?
  
  「問題是,他們把魔法師藏得可緊,怎麼毀?」亞洛瞪眼道。
  
  耐達依似乎對毀掉魔法師相當有興趣,很快便計畫起來了:
  「再怎麼緊可還在外面那些營帳裡,至多一個個摸,總會摸到。我可知道,為了建那個什麼勞什子投石機,魔武軍團大半守在那裡,魔法師再沒有像這時這麼好摸了。」
  
  為了因應隨時可能開始的戰爭,魔法師不能留在星鎮,否則一開打,不等魔法師趕到,龍人怕已打到門前來了。
  
  此話一出,眾人精神一振,也跟著耐達依討論起來。如果有機會毀掉魔法師,眾人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一個個摸太慢了,容易被發現,最好有方法知道那些人都住在哪幾個營帳裡。」赫威斯建議道。
  
  拿塔搖搖頭,無奈地道:
  「這太難了。人類的營帳換來換去,說不定今天住這個帳,明天卻在另一個帳,探也沒用。」多次與里爾公國開戰,這一點一直是龍人最心煩的,否則幾個高手去宰了首領豈不方便?
  
  「我們不是在討論放火焚林嗎?怎麼變成怎麼殺死魔法師了?」亞洛苦笑起來。
  
  眾人聞言一愣,也隨即失笑。
  
  「那我們得先決定,究竟要先燒掉森林,還是先去殺那些魔法師。」赫威斯笑道。
  
  「先殺魔法師比較好。反正投石機也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完成,殺掉魔法師之後再來計畫也還來得及。」拿塔一邊用手指敲著桌面,一邊道。
  
  這時,尼路突然從思索中回神,抬頭看著眾人道:
  「我們可以同時進行。」
  
  「什麼意思?」耐達依連忙追問,滿臉興致勃勃。
  
  尼路不急著回答,反而露出一個胸有成竹的笑容。
  
  「成了!成了!瞧你那臉鬼笑,肯定有妙計!快些說吧!」耐達依催促地嚷著。
  
  什麼鬼笑?尼路皺起眉頭,送了一個白眼給耐達依,但他也知道眾人都等著自己的答案,於是便將自己的計畫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計畫一出,眾人大感振奮,討論立刻如火如荼地展開,一個驚人的行動就此定案。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