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收回神識,終於了解一切。噬巫災禍事件,從頭到尾,都是現今的國王,蔭‧普勒爲了奪得王位所策劃,與他合謀的便是右相,至於約塔家,這個那坦家旁支中的旁支,大約只是覬覦那坦家的力量,才依附在蔭‧普勒之下。想清了一切,薩摩心裡很沉重,他不知道該不該將這件事告訴琉璃。他早已決定爲那坦家報仇,但是更讓薩摩在意的是,哈托‧丹尼諾在火刑時聽到的話,究竟真的是那坦‧埃森所說,還是根本只是哈托‧丹尼諾的幻覺?如果是真的,那坦‧埃森口中的那個人會是誰?是他嗎?燒毀里爾公國又是什麼意思?是希望里爾公國徹底亡國嗎?
  
  薩摩的視線落向睡夢中的哈托‧丹尼諾。
  
  這個愚昧的人,只是被懦弱和恐懼打敗,卻被折磨了十多年。
  
  在心中長長嘆息,薩摩伸手喚醒哈托‧丹尼諾。
  
  
  哈托‧丹尼諾第一次夢到當年的事。這十幾年來,他會夢到的都是一些片段,從頭到尾的,這還是第一次。沒有之前每一次作夢時的恐懼,這一次顯得很平靜…。
  
  睜開眼睛,哈托‧丹尼諾迷惘地看著滿室迷霧。這是哪裡?
  
  「以上天賜予的火焰,將里爾公國徹底燒毀…。」低沉的聲音從迷霧中傳來,飄邈得尋不到聲音的來處。
  
  哈托‧丹尼諾聞言大驚。
  「誰?!」
  
  「詹卡拉‧納恩司鐸。」這一次的聲音有了明確的方向。
  
  「大神!!」哈托‧丹尼諾驚叫出聲,一對金色眼珠立刻塞滿了哈頓‧丹尼諾的腦海。
  
  「我的指示你已經成功傳遞了。」低低沉沉的聲音沒有情緒,卻充滿威嚴。
  
  成功傳遞?哈托‧丹尼諾不解,他這十幾年來,從來不敢將那些話告訴其他人,就連他的妻子也不例外,怎麼大神卻說他已經成功傳遞了。
  
  「那個人已經聽到了。」低沉的聲音沒有解釋,只丟下這麼一句話。
  
  哈托‧丹尼諾很迷惑,卻不敢追問詳情。
  
  就在哈托,丹尼諾內心忐忑不已時,低沉的聲音又道:
  「你的懦弱害我損失了我的僕人。」
  
  此話一出,哈托‧丹尼諾突然感覺恐懼漫天舖地而來。
  
  「你在恐懼?是的,你應該恐懼。我的僕人並不好尋找。」低沉的聲音帶著不悅。
  
  哈托‧丹尼諾渾身發抖,顫著聲音道:
  「大…大神…請原諒我…。」他知道,大神所說的是那坦‧埃森。所有首席預言師都是最貼近大神的僕人。
  
  「我本來不想原諒你,但看在你這十幾年沒有違背我旨意,我原諒你了。」低沉的聲音又開始飄邈起來。
  
  此話一出,哈托‧丹尼諾大喜。
  「謝謝大神,謝謝大神!我…我等一下就馬上到神殿去感謝大神的恩賜!」
  
  「別去神殿!」低沉的聲音似乎有些薄怒。
  
  為什麼?哈托‧丹尼諾迷惑極了。受到大神恩賜的人,到神殿去感恩是再正常不過了。
  
  「現在神殿裡的人令我作嘔,我不會在那裡。」低沉的聲音哼了一聲道。
  
  聞言,哈托‧丹尼諾腦中浮現約坦‧土靈的樣子。難怪那約‧土靈的預言總是不準,原來是大神不喜歡他啊!
  
  其實哪有什麼大神,這道低沉的聲音就是薩摩,利用迷障術的掩護,薩摩演出這齣戲。但他不想讓哈托‧丹尼諾到神殿去,因為要是被神殿對照出大神的樣子不同,那豈不是完蛋?其實這是薩摩多慮了,首先,大神並無固定型態,更別說神殿裡的預言師根本沒人見過大神了。
  
  「那我怎麼感謝大神?」哈托‧丹尼諾問道。
  
  「不用感謝,只要不告訴任何人我出現過。」低沉的聲音在四周回蕩的同時,哈托‧丹尼諾突然感覺全身一熱,頭一昏,又倒回床上去了。
  
  
  薩摩抹抹額上的汗珠,噓了一口氣。為了取信哈托‧丹尼諾,薩摩不僅利用神能控制哈托‧丹尼諾的情緒,還用光元素把哈托‧丹尼諾亂七八糟的身體狀況整理了一次,估計他醒來感覺起碼年輕十歲。
  
  一切完成,薩摩這才收回迷障術,緩步走出房間。
  
  房外,貴婦人就站在門口,表情有些詭異,見薩摩出來,連忙上前,恭恭敬敬地道:
  「大師,成功了嗎?」
  
  薩摩裝出一臉疲憊,點點頭:
  「算是成功了。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
  
  貴婦人猶豫了一下:
  「大師不留下來讓小婦人好好招待您嗎?」
  
  此話一出,薩摩全身起了雞皮疙瘩,終於發現貴婦人的態度有些奇怪。剛來的時候,貴婦人的態度就好像他可有可無,怎麼一轉眼就變這麼多?
  
  「不了。我的妻子還在家等著我。」薩摩搖搖頭,連忙拒絕。
  
  說也奇怪,貴婦人也不堅持,立刻招來青年:
  「你送大師回去,一路上給我小心招待,一根寒毛都不能掉了。」
  
  薩摩想不懂貴婦人在緊張什麼,但能早點離開卻是好的,於是跟著青年,離開這座大宅。
  
  
  經過在哈托家的這番折騰,夜已深了。薩摩撘同樣一輛馬車回到住處,一路上許多住家已經熄了燈。遠遠瞧見住處,發現燈還亮著,他知道琉璃還在等他。
  
  讓青年在巷口停車,薩摩徒步走回家,還沒進屋,就聽到屋裡傳來吱吱喳喳的聲音。
  
  「我說,小鬼,大大哥不會回來了,我看你也別等了。」木頭的聲音傳來,聽起來有些煩躁。
  
  「噯…木頭,你要是累了,就跟火把一樣,先去睡吧!你這些話說了很多次了。」琉璃溫柔的聲音顯得很無奈。
  
  木頭哼了一聲,尖起聲音,信心滿滿地道:
  「我才不像火把那麼差勁,就是一個月不睡我也不打緊。」
  
  琉璃輕聲一笑,沒有回答,但聽得出來並不相信木頭的說辭。
  
  「你不相信我?小鬼!!你竟然不相信我!!」木頭顯然也發現琉璃的懷疑,立刻喳呼喳呼地嚷嚷起來。
  
  發現自己想法讓木頭察覺,琉璃更無奈了:
  「唉,你別大聲,小心吵了鄰居。」
  
  「不行!除非你承認,我,木頭,一個月不睡也沒關係!」木頭氣呼呼地要求琉璃承認他的話。
  
  薩摩聽著,不禁莞爾,推開門,戲謔地道:
  「今天如果不是輪到你保護琉璃,你也早睡了。」一進門就看見木頭扠著腰站在琉璃面前,薩摩伸手就往木頭頭上敲了一記。
  
  琉璃正坐在桌邊一針一線地不知縫綴什麼,見薩摩進門,臉上立刻湧上喜悅:
  「你回來了。」
  
  木頭一見薩摩,嘴里嘟噥嘟噥著,摸著頭,卻沒敢反對薩摩的話。
  
  薩摩不理木頭,看著琉璃,回以同樣溫柔的笑容。走到琉璃身邊坐下,伸手就拿走琉璃手中的針黹,隨手放在桌上,然後將琉璃拉進他的懷中:
  「都這麼晚了,以後你就別等我,早些睡。」
  
  本來在屋裡來回踱步的木頭聞言連忙附和:
  「是啊!是啊!我就是這麼說的。」
  
  琉璃柔順地倚在薩摩懷中,解釋道:
  「沒關係的,琉璃一邊等你,還可以幫你縫製些衣服。」
  
  薩摩知道琉璃只是因為擔心他,所以才會等到這麼晚,哪是為了縫衣服?想到這裡,薩摩雙手一緊,將懷裡的琉璃抱得更緊了。他…該告訴琉璃那坦家的事吧?
  
  察覺了不對,琉璃疑惑起來:
  「摩哥哥…,發生什麼事了?」在薩摩懷中抬頭仰望薩摩的臉,發現薩摩表情嚴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聞言,薩摩一醒神,連忙道:
  「沒什麼。」說完一頓,看著一旁兩顆眼睛盯著兩人看的木頭,眉頭一皺:「木頭,你先進去休息吧!」
  
  此話一出,木頭如蒙大赦,臉上一喜,偏偏嘴上還兀自埋怨道:
  「其實我也不累的…。」嘴巴雖是這樣說,偏偏雙腳卻已往屋裡去了。
  
  薩摩和琉璃見狀都有些啼笑皆非。其實精靈來自自然,同時也最遵循自然。隨著自然界能量的起伏變化,精靈的狀態也會跟著變化。夜晚,能量元素活動減緩,精靈力量也會受到影響,這種時候,精靈就必須減少活動,這跟四周環境能量的變化有關,無關累不累。也是因為這樣,所以精靈偏好居住在森林裡,因為只有森林才能在夜晚還保持一定的能量活動。
  
  見木頭已經進屋,薩摩猶豫了一下,才道:
  「琉璃…。我已經知道陷害那坦家的兇手了。」琉璃身為那坦家的一員,有權利知道一切。
  
  此話一出,薩摩感覺到懷中人兒身體一僵,暗暗嘆息一聲:
  「你想報仇嗎?」
  
  雖然他已經打定主意為那坦家報仇,但不是立即,所以他必須知道琉璃對這件事的想法。
  
  琉璃沉默了許久,最後沒有回答薩摩的問題,卻是開口問道:
  「…兇手是誰?」
  
  「現在公國的王,蔭‧普勒。」薩摩沒有絲毫猶豫地說出這個名字,之後還不忘問上一句:「你想報仇嗎?」
  
  琉璃又沉默了,薩摩靜靜等著,也不逼她。薩摩並不急著為那坦家報仇,以他的立場,他必須先查出究竟是誰洩漏了龍人族的秘密,如果這時報仇,公國一亂,要想找出這個洩密者便難了。但是如果琉璃急著報仇,那麼說不得他便要改變計畫,乾脆刺殺蔭‧普勒,雖然這一來他們可能要有一段流亡的日子,直到遠離里爾公國…。
  
  沉默了許久,琉璃終於開口了,只是琉璃的回答出乎薩摩意料之外:
  「琉璃…不想報仇…。」
  
  薩摩聞言一愣:
  「為什麼?」
  
  琉璃嘆了一口氣,悠悠地道:
  「因為…,就算報仇…,爹爹媽媽還是回不來了。那坦家…,早就已經消失了…。那個人是國王,要是國王死了,這個國家一定會很混亂…。琉璃不想為了已經消失的那坦家,讓這裡善良的人們受苦。」
  
  「…琉璃…。」薩摩聽著這番話,心裡感觸良多。琉璃比他更像精靈人,慈悲而善良。若換成是他,要不是為了大局著想,恐怕早就動手報仇。薩摩知道,在仁心方面,他遠遠不敵琉璃。他也許善良,但卻不慈悲。他的性格,從來都是冷靜…,或者說是冷酷的。該殘忍的時候,他仍舊會殘忍…。
  
  他羨慕琉璃,因為她擁有自己永遠都不可能真正擁有的單純慈悲。
  
  琉璃不知道薩摩心中的感觸,頓了一頓,便抬頭看著薩摩,真摯地道:
  「而且,摩哥哥到里爾公國有更重要的任務,不是為了幫那坦家報仇。琉璃不要摩哥哥為了那坦家,耽誤了大事。」
  
  聞言,薩摩感動之外又帶著激動。
  「琉璃…你……」你什麼呢?薩摩說不下去了,只能緊緊抱著琉璃。
  
  他的妻子成長了,從那天堅持著跟他來到里爾公國之後,薩摩已經有所領悟,他以為琉璃的成長會將她推離他的懷抱,但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琉璃終究還是圍繞著他,為了他而成長、懂事…。琉璃不僅看著薩摩本身,也看見了薩摩身後那層層疊疊的身分和責任。
  
  琉璃感覺到薩摩的激動,連忙回身抱著薩摩,緊張地道:
  「摩哥哥…你怎麼了?琉璃…說錯了嗎?」
  
  薩摩搖搖頭,看著迷惑、緊張的琉璃,他突然開懷地笑了起來:
  「琉璃…你沒有說錯!我只是發現,我更愛你了。」
  
  此話一出,琉璃一張臉突然轟地燒了起來,看得薩摩哈哈大笑,讓琉璃一張臉熱得幾乎快冒起煙來。
  
  站起身,薩摩一把將琉璃橫抱起來,往屋內走去。
  
  「摩哥哥…?」琉璃緊抱著薩摩的脖子,迷惑地問,但迷惑只維持了一會兒,當她看到薩摩曖昧的表情時,她知道薩摩想要做什麼了。
  
  發現琉璃羞得將頭埋進他的懷裡,薩摩笑得更加燦爛,低頭在琉璃耳邊呢喃道:
  「沒錯,你懂了。」
  
  琉璃沒有回答,只是將薩摩抱得更緊。夜…還長著…。
  
  
  隔天,葉都流傳著,酗酒許久的哈托‧丹尼諾突然恢復正常,樣貌也年輕許多,幾乎恢復當年英姿颯爽的年輕宮廷侍衛長的風采。
  
  當天下午,神殿送來一份證書,上面認定杜斯妥‧安森為高級預言師,這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有人從占卜師直接跳到高級預言師的位置,這項消息傳遍葉都的大街小巷。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不用說,必是哈托‧丹尼諾做的,對此,薩摩也很無奈。跟隨著消息而來的,是驚人的人潮,薩摩忙得焦頭爛額,心中更是不住暗罵哈托‧丹尼諾。
  
  但薩摩不知道的是,從這一天開始,貴族內部開始悄悄卻迅速地流傳著,葉都有一個可以與大神溝通的預言師…。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