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龍人族五千精兵公然對公國叫陣。沒想到交戰沒多久,魔法師才剛剛就定位,五千精兵又以驚人的速度退回城裡,看得公國領兵的軍長們個個瞠目結舌,不甘被愚弄的公國將軍們立刻發起一場攻城戰。
  
  只見魔法師們拼命試著讓魔法攻擊越過城牆,一般士兵則是忙著扛長梯,架上城牆,在同伴的掩護下不斷往上攀爬。
  
  攻城戰對龍人並不陌生,里爾公國自從完全掌握了伴鎮與月鎮間的地區,便隔三差五地發動攻城戰,有時是雷聲大雨點小,有時則是規模驚人。這一次攻城戰在兩方眼中並不特別,只除了這一回是龍人主動挑起的之外…。
  
  就在攻城戰打得如火如荼之際,後方森林突然竄起大火,接著離得較遠的兩邊森林也跟著燒了起來。
  
  幾個領兵的將領這才發現,龍人挑釁根本就是為了吸引大軍的注意力。連忙命令停戰,回頭迎敵。森林燒起來的原因是什麼?是為了截斷大軍?還是純粹為了燒掉森林?將領們沒時間討論,只知道不論是哪一種,都不能任其發生。為了對外防禦,星鎮之外連棵樹也沒有,只有伴鎮與星鎮間還有,要是森林被燒了,建了一半的投石機沒有接下來的木料便等若廢物了。
  
  大軍攻擊一停,伴鎮城門立刻打開,五千名龍人精銳分左右兩隊衝殺,打得公國士兵措手不及。
  
  里爾公國的軍隊反應不算慢,但龐大的軍隊反應就是再快也快不過兩隊以騷擾為目的的精兵。
  
  這會,前中左右四軍的將軍總算弄懂龍人在搞什麼鬼了,大軍很快就站穩陣腳,前軍與右翼軍護著中軍守著伴鎮,持續有一波沒一波的攻擊,後軍與左翼軍則回頭滅火,順便揪出搞怪的人。
  
  放火的人似是有備而來,火勢極大,加上各處不斷竄出火苗,直將後軍與左翼軍忙得焦頭爛額。這一撲火便用掉了大半天,幸好除了幾個兵員被火燒傷之外,沒有重大損傷。說也奇怪,直到火滅了,後軍與左翼軍回到大軍之中,伴鎮裡的龍人除了防守,沒再有任何動作。
  
  這麼一打岔,大軍也不攻城了,直接回師。將軍們聚在一起討論這天發生的怪事,偏偏怎也猜不出來究竟怎麼一回事,整件事情就像龍人族故意惡整他們。龍人有這種興致嗎?他們也不確定。
  
  大軍回營之後,附近森林又連連發生幾起火災。至此,眾人幾乎可以肯定,龍人族的目的是想將森林焚燒殆盡,讓他們沒有木頭蓋投石機。公國自然不能容許龍人的計畫成功,但光是被動撲火只會疲於奔命,於是乾脆出動一合(註)的士兵,連夜將完好的樹木砍回。
  
  忙了大半夜,才終於告一段落。營區也逐漸安靜下來。
  
  破曉前的黑暗,鬼魅般的影子悄悄卻迅速地移動著。守衛重要營帳的崗哨在交班時終於發現了異常。
  
  前一班衛兵直挺挺地站著,但卻早已死亡…!
  
  營區亂了起來,火把燃起,人聲鼎沸,四處都在喊著抓刺客。外部崗哨一無所知,內部崗哨卻死得不明不白。暗夜的入侵者根本不知從何而來…。就在火把燃起後的不久,住著魔法師的十個營帳,共計百名魔法師,被發現皆在睡夢中死亡…。
  
  營區所有士兵都動了起來,分頭在各個營帳搜索起來。就在搜查動作如火如荼地展開之際,製作投石機的後方營帳竄出火光,刀刃交擊和喊殺聲音跟著傳來。眾軍趕去一看,未完成的投石機骨架被砍斷,連夜搬回來的木材滿是火焰!魔武軍十幾個士兵纏著一名黑衣人猛打。
  
  正在混亂之際,眾人都還來不及協助魔武軍抓住敵人,突然,遠處中軍營帳響起一片刺客聲浪,緊急號角響徹夜空!
  
  中軍營帳中的人何等重要?眾軍急忙趕去中軍營帳支援,卻見,火炬的光影中,兩道黑影一前一後地穿出營帳,以驚人的高速和無人能敵的出手狠勁,穿出來不及包圍的士兵,揚長而去。
  
  一回頭,那名破壞投石機的黑衣人,留下一攤鮮血和十幾個橫死的魔武士兵,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一下變故來得突然,一件接著一件,完全叫人無法反應。轉眼間,倚仗來攻擊龍人的最大武器─投石機毀了,魔法師也沒了,率領他們的最高指揮官三王子蔭‧多羅也受傷了。從頭到尾,沒有一個命令及時而正確…。他們完全落入來敵縝密的計畫當中…。
  
  
  伴鎮中,三個黑衣人先後飛身闖進一間營房。營房里燈火通明,三人卻似沒半點顧忌。
  
  營房裡圍坐著三個中年男子,見三個蒙面人進入,同時站了起來,迎將上去。
  
  「你們可回來了。結果呢?」南方星鎮神將亞洛略顯緊張地問。
  
  營房裡的三名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如今伴鎮的最高指揮官,南方龍將拿塔,神將亞洛,及由日鎮來援的東方神將赫威斯。
  
  「有我們出馬,還會有差的嗎?」一名黑衣人呵呵笑道,一邊拉下蒙面頭罩,赫然便是耐達依。
  
  另一名黑衣人也拉下蒙面頭罩,表情喜悅當中卻似有點遺憾:
  「可惜差那麼一下,就可以回大本了。」正是尼路。
  
  「這話怎麼說?」拿塔不解地問。
  
  「還用怎麼說?尼路摸到大寶哩!可惜摸得太遲,時間來不及。」耐達依聳肩笑道,只是看那模樣,卻有些興災樂禍的味。
  
  摸到大寶?眾人不明所以。幸好尼路很快補充道:
  「我找到中軍帳,差點就可以順手殺了那個指揮官。可惜他身邊的護衛太多,耽擱了我不少時間,只來得及送他一掌。」說到這裡,忍不住遺憾地嘆了一口氣。
  
  聞言,亞洛首先連連點頭附和:
  「是可惜啊!」
  
  倒是拿塔豁達,反而開口安慰道:
  「既然時間來不及那便算了,人類指揮官死了一個換一個,有沒有殺死也沒多大關係。」
  
  尼路轉念一想也是。方才時間雖短,但也足夠他看清楚那個“年輕”的指揮官,滿眼狡獪,估計是個好大喜功的紈絝子弟,這種人留著當指揮官,或許反而好。
  
  見尼路釋懷了,拿塔正打算再問清楚細節時,少言的赫威斯突然以非常少見的擔憂語氣道:
  「兒子啊,過來爹爹看。」
  
  此話一出,眾人同時刷地轉頭看向那個兒子─明斯克。只見明斯克還帶著頭罩,遠遠站在營房一角。
  
  見眾人視線都轉到自己身上,明斯克顯得有些不自在:
  「我沒事,爹爹。」
  
  赫威斯聞言,臉一沉,霎時冰冷寒風吹過眾人心頭:
  「要你過來便過來。」
  
  赫威斯的反應拿塔和亞洛似乎並不意外,僅是露出一個苦笑,倒是尼路和耐達依還是第一次看到赫威斯“生氣”,這才知道,原來明斯克那股子冷勁不是沒來由的…。
  
  明斯克對父親的反應似乎見怪不怪,依舊站在原地,全身散出同樣的冰冷。
  
  這兩父子同樣的冷,簡直像得徹底。這是在場眾人在看到赫威斯兩父子冰冷對峙時的同樣感想。
  
  「別鬧彆扭了,我知道你受傷了。」赫威斯瞇著眼睛,不悅中帶著關心。
  
  此話一出,眾人不由一驚,這才發現,從方才到現在,明斯克似乎都有意遠離眾人。看來還是赫威斯了解自己的兒子,這樣也能猜到明斯克受傷了。
  
  被指為鬧彆扭的明斯克聞言不語,但卻也不肯上前。
  
  耐達依見狀眼珠子一轉,立刻嘻皮笑臉地來到明斯克身邊:
  「大冰塊,你真的受傷啦?」
  
  明斯克見耐達依接近立刻皺起眉,微微往後稍退。不能怪明斯克老是對耐達依這般疏遠,實在是耐達依那滿眼的興致盎然實在是太扎眼了…。
  
  耐達依對明斯克的退拒絲毫不以為意,瞇著眼睛笑了一笑,便一聲不響地伸手往明斯克抓去。
  
  明斯克看到耐達依肩頭一晃便知不妙,正想騰身退避,卻猛地牽動肩背上的刀傷,忍不住悶吭一聲,動作也跟著慢了下來。
  
  就這一慢,耐達依的手就扣上了明斯克的手臂。
  
  「果然受傷了啊!」耐達依笑瞇了眼,拖著明斯克就往赫威斯走去。
  
  明斯克其實可以掙脫,但轉念一想,橫豎眾人已經知道他受傷了,再瞞下去也沒用,只好任憑耐達依將他帶到赫威斯面前。
  
  耐達依臉皮之厚簡直天下無敵,只見他涎著臉,肉麻兮兮地道:
  「伯伯,你看小耐把小明帶來了喔。」
  
  小耐?!小明?!
  
  聽到耐達依這句話的眾人表情同樣古怪,赫威斯更是當場一呆,更別說是明斯克了,他簡直是全身汗毛直豎。
  
  「耐達依,請你少肉麻點。」尼路無奈苦笑,還不忘投給眾長輩一個歉然的笑容。
  
  赫威斯露出一個微笑,走到明斯克背後,拉起衣角運勁一抖,只聽得“波”一聲,明斯克背上的黑色勁裝衣料應聲而碎,露出背後兩道斜交的深長刀痕。
  
  傷口很深,儘管以龍人優越的痊癒力直到這時仍未完全結痂,鮮血依舊汩汩滲出。
  
  「哇!明斯克,你這兩刀重得很哩!」耐達依語氣雖然仍是吊兒啷噹,但這會已收下了嘻皮笑臉,換上了一個還算嚴肅的表情。
  
  明斯克木然地點點頭,沒多說什麼。事實上,他是差一點破不開包圍,挨上這兩下重的,可以換得任務成功,怎麼說還是合算的。
  
  原來,尼路等人的計畫相當詳密,以焚林當作幌子,先是主動挑釁以趁機焚林,再於收兵之後焚林,讓里爾公國眾軍以為己方目的在阻撓投石機的完成。實際上,尼路等人早已趁著里爾公國忙著砍伐林木時,潛入里爾公國的軍營。
  
  平時,軍營裡或許會有許多佈置以混淆敵人探子,保護己方重要人物,但當許多士兵必須派出滅火與砍樹時,布置便會出現漏洞。尼路等人便是藉此辨出幾座重要營帳,待夜深人靜,所有士兵疲累萬分之際,分頭行動。
  
  眾人時間不多,畢竟軍營中輪班相當勤,若是費時過多,很容易因為行跡敗露而功敗垂成。
  
  其中,耐達依摸中了魔法師的營帳。以耐達依一身輕功,加上一手暗器,抓滿把石子,盡可以把這些武功不高的魔法師全數結果,前後倒也不會耗費太多時間。
  
  就是尼路沒這般幸運,他尋的那方可疑處正好是中軍所在,守衛佈置更加嚴密,尼路耗費了一番功夫才得以接近。
  
  本來三人的目標並不在中軍,尼路意外尋到只好潛進觀察。大營帳裡是空的,尼路又撲了空,見時間浪費了不少,只好作罷。正打算離開時,為了躲避出營帳小解的士兵,躲進一座小營帳中,沒想到剛躲進去便撞上了一名侍衛,這才鬧了開來。混亂中,侍衛吆喝著護駕,尼路才知道自己竟然誤打誤撞找到了正主子。
  
  尼路本想橫了心將那個被團團護在中央的男子立斃當場,好不容易一掌打上男子,偏偏時間不夠,外頭人聲鼎沸,腳步聲雜踏接近,加上耐達依循聲跟來,扯著他撤退,尼路只得放棄。
  
  至於明斯克,他倒是順利找到了未完成的投石機。三兩下砍壞了支軸,便引來了駐守附近的魔武兵,兩方立刻殺了起來。
  
  明斯克知道此次任務不僅要毀壞投石機,更要確保投石機不會有再造的機會。但在被里爾公國士兵纏住的情況下,明斯克只得冒險挨上一刀也要翻倒四周的油燈,將一旁堆放木頭一把火燒了,又為了不讓士兵去救火,明斯克簡直是拼了命地將二十幾個士兵通通引在他的身邊。這一來自然增加了自己的危險性,明斯克終於突破不了包圍。
  
  幸好其他角落傳出的騷動使圍攻他的士兵不安,明斯克搶著這最後的機會,奮起全身真氣,又挨了一刀,終於突圍而出!
  
  明斯克對自己驚險的脫困過程只是草草帶過,但熟知明斯克的眾人卻能想像出當時情況的緊急,一時間,營房裡瀰漫著沉默,只有赫威斯拿出隨身攜帶的傷藥,爲明斯克清理傷口。
  
  沉默中,依舊是耐達依的聲音首先響起:
  「真該死!早知道我應該往另一邊摸去,說不得可以搶幾個魔武兵來殺。」耐達依的語氣遺憾,像是很可惜錯過了那場大戰,但尼路卻知道,耐達依是在自責自己提早完成任務還在各營房溜達,卻沒去支援明斯克。
  
  「平安回來便好了,你又想這些做什?」尼路安慰道。
  
  耐達依愣了一愣,突然嘆了一口氣:
  「就你這鬼腦袋,總猜得出我在想什麼。」
  
  明斯克也聽出兩人對他的擔心,猶豫了一會,終於囁嚅著低聲道:
  「謝謝你們…。」
  
  這句話一出,眾人同時一呆,接著同時露出笑容,在所有笑容中,赫威斯的笑容帶著發自內心的喜悅,這是自從他的妻子過世之後他便鮮少露出的笑容。
  
  赫威斯沒有比現在更慶幸王選了他的兒子擔任護佐,雖然這使他沒辦法時常看著他這自小失去母親的兒子,但才過多久啊?他兒子已經會表達自己的情感了!赫威斯想到這裡,看著尼路和耐達依的眼神不由帶著感激。
  
  是他們改變了他這不擅言辭的兒子吧…!
  
  耐達依卻沒注意赫威斯的眼神,他只顧著咧出一個大大的燦爛笑容:
  「小克,來,蒙著臉說謝謝算什誠意?」說著,耐達依伸手就拉下明斯克的頭罩。他敢打包票,這會明斯克的臉一定是紅的!
  
  明斯克尷尬地直想躲,只是耐達依怎會讓他躲?一把扯住便拉!
  
  頭罩拉下來了,可是眾人也傻住了,一瞬也不瞬地看著明斯克的臉。
  
  明斯克見眾人光瞪著他的臉發怔,大是尷尬:
  「你們……?」
  
  明斯克所有所悟,伸手想摸摸自己的臉,沒想到耐達依比他更快!只見耐達依兩手一伸,竟然捧著明斯克的臉仔細看了起來。
  
  明斯克可沒有耐達依的厚臉皮,即便同樣都是男人,但耐達依那種“吃人”的眼光,實在讓明斯克忍無可忍。
  
  正想撥開耐達依的手時,耐達依竟然喳呼了起來:
  「啊──!也給我兩刀吧!不公平啊─!!」耐達依叫聲淒厲,活似死了爹娘。說完便抓著頭到一旁哀嚎去了。
  
  明斯克皺皺眉:
  「你在胡說什麼?」
  
  赫威斯本來在明斯克背後處理傷口,聞言也轉了一下身隨意看了一下,沒想到一看也跟著愣了起來,然後確認似地伸手撫上明斯克臉上的龍麟,眼中隱約閃現水光。
  
  拿塔這會也回過神來了,看著自己從小認識到大的赫威斯眼中蓄著淚水,心裡也不由為他感到高興。赫威斯失去妻子之後,神似妻子的兒子簡直可以說是他唯一的心靈寄託,現在明斯克有了這樣的成就,赫威斯也算苦盡甘來了…。
  
  「這傷…傷得好…。孩子,你已經是高階龍人了。」拿塔雙眼有些發熱。
  
  此話一出,明斯克一時不能理解,好一會才摸上自己臉上的龍麟,怔怔地說不出話來。
  
  原來,本來在明斯克臉頰上的銀色龍麟,此刻已經閃現金光,雖不甚明顯,但已算邁入高階龍人的行列了。
  
  龍人要突破階等是相當困難的,一般中階龍人要成為高階龍人,沒有五六十年以上的時間是做不到的。明斯克現在不過才十幾歲,卻因為生死間的執著,突破了中階龍人,也難怪赫威斯要感動,耐達依要瘋狂了…。
  
  「恭喜你了,明斯克。」尼路雙眼閃著歡喜的光芒,誠心恭喜這個一向沉默的同伴。
  
  明斯克看看尼路,再看向耐達依。
  
  耐達依現在不叫了,大大的笑容掛在臉上,自信滿滿地道:
  「呵!大冰塊,你等著吧!我會很快趕上你的!」
  
  耐達依的眼中沒有不服,有的是和尼路同樣的誠摯喜悅。他們身為龍人,都清楚知道,跨越階等,那是半點都沒有僥倖的。
  
  明斯克的視線一一看過眾人,最後停留在他的父親,赫威斯的臉上。
  
  「爹爹?」明斯克困惑地喊。
  
  赫威斯此刻雙眼含淚,慈愛地看著自己的兒子。這神情,是連明斯克都很少看到的。
  
  「孩子,你真的做的很好。」赫威斯伸手摸摸兒子的頭,語句簡短卻蘊含無限的疼愛。
  
  當初妻子過世時,這孩子才那麼丁點大,現在,孩子已經快要比他高了…。赫威斯心裡又是感嘆又是欣慰。
  
  赫威斯短短的一句話讓明斯克也跟著眼眶紅了。
  
  亞洛最受不了這種感性的場面,偷偷擦了一把眼淚,道:
  「別再感動了!準備一下,等會打落水狗去吧!」
  
  這個行動成功了!不僅成功,還有了意外的收穫。眾人帶著激動的心情,決心讓伴鎮外的里爾公國士兵好好嚐嚐魔龍士的戰力!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