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咕───」小斑一躍而出,擋在薩摩身前,微微伏身擺出戒備姿勢,對著四個少年低吼。

四個少年見狀一驚,情不自禁往後退了一步。

薩摩面無表情地看著四人得意的嘴臉,眼中閃過不悅,卻還是默默停下腳步,帶點制止意味地輕喚:
「小斑!」

小斑聞聲,收起怒張的爪牙,不滿地在原地踏足。

長臉男子見薩摩被圍住,這才得意地緩步踱了過來。
「按照學院安全規範,不明身分闖入校園應該如何?」長臉男子興災樂禍地問道,有些拿雞毛當令箭的味兒。

四個少年聞言隨即高聲回答:
「抓下送交安全委員會!」

薩摩眉一挑,沒說什麼。

長臉男子踱到薩摩面前道:
「我看你還是乖乖讓我們綁了吧!免得受了皮肉痛,還不是要讓我們抓到安委會去?!」

薩摩從鼻子裡哼了一聲,輕蔑地看了五個人一眼,道:
「你們確定抓得到我?」

五人聞言都不禁氣紅了臉!他們好歹最少都在學院裡學了三年,站出去動手從來就是無往不利,今天卻讓這個來歷不明的少年這樣看輕,怎不叫他們氣怒?於是呼嘯一聲,四個少年首先圍了上去,打算將這個說大話的少年先打個鼻青臉腫,再送到安委會去。

長臉少年見狀則是興災樂禍地等著看這個囂張的小子落到自己手中,再好好整他一頓。

只是少年看著看著,表情便從一開始的得意慢慢變成惱怒。到最後長臉少年更是忍不住大喝起來:
「用點力打!你們收了他多少錢?幹什麼拖拖拉拉的!」

原來四個人圍住薩摩你一拳我一掌,打來打去不是沒打中,就是打到自己人,再不然就是打中了,對方卻連眉都沒皺一下,莫怪長臉少年越看越氣怒了。

四個少年也是心急,這個奇怪的少年動作不大,招式也嫌零亂,但是眾人卻是怎樣都打不進他的防線。大餅臉少年急了,右拳一出,左手一探。明明抓住了怪少年的手卻突然滑了出去!他這邊是滑了出去,可是落在其他人眼中可是明明抓到了卻又放開。

「巴利!你他媽的連抓都抓不到!你吃屎啊你!」長臉少年見狀顧不得身分,破口大罵。

大餅臉少年滿臉通紅,跳出戰圈大聲嚷道:
「大哥!這小子有鬼!」

「鬼你的大頭鬼!你他媽抓也不抓好,你才有鬼!」長臉少年右手一揮,結結實實打了大餅臉少年的後腦杓一記。

大餅臉少年揉著後腦,急忙解釋道:
「大哥!我明明抓到他了!可這小子身上像有邪術一樣,突然就滑走了!」

長臉少年聞言一愣,仔細一看赫然發現,三個少年雖然招式全出,使盡渾身解數,可這奇怪的少年卻真像有邪術一樣,兩手飛快地向下幾個擺動,三個人拳掌腳齊施都拿他沒有辦法。

其實,薩摩根本沒使什麼妖術,他只是使出了一套精靈人應付近戰的招式。

精靈人並不是一個適合近身戰的種族,但是,對戰當中要想完全不近身,卻有些困難。因此,精靈人研究出一套招式,萬一遇到近身戰時,可以用來自衛。這一套招式叫做“玲瓏巧手”

顧名思義,這套招式都是手的動作。用靈巧的動作移動雙手,手臂、手肘、手腕、手背都充分利用。全套招式以防守為主,守中帶攻,守起來上中下路面面俱到,攻起來,不攻則已,一攻則是極盡刁鑽,目的是在擋住敵人的攻勢,覷機逼退敵人,拉開距離,發動魔法!

這“玲瓏巧手”對擁有龍人武功的薩摩其實用處不大,充其量大概就是用在現在這種不想洩漏身分,又不便傷人的狀況。當初為了不讓這套功夫太過無用,薩摩改良了玲瓏巧手,加上龍人招式,這巧手立刻便隱含了殺手。只不過,薩摩不想在學院大門鬧出事,因此到現在還沒使出改良過的招式。

長髮臉少年見眾人拳腳拿這人沒法,隨即叫道:
「他媽的笨蛋!出個人用魔法攻擊啊!」

三個少年倒有默契,聞言都不約而同地跳了出來,連同先前跳出的大餅臉,總共四個人全都準備用魔法攻擊。這下,剩下薩摩一個人不屑地看了他們一眼,回過頭就走。

長臉少年見狀更生氣了,大聲嚷嚷著:
「你們這些豬腦袋!巴利和小球用魔法攻擊!其他的還不快去攔著那小子!」

四人一呆,大餅臉少年和矮小少年兩個留了下來,另外瘦得像竹竿的少年和另一名方臉的健壯少年聞聲連忙趕前攔住就要離開的薩摩。

薩摩見兩個少年又攻了來,不悅地哼了一聲,“玲瓏巧手”招式一變,守勢變少,攻勢增多。一時之間,逼得兩個少年無法繼續攻擊,反倒轉攻為守,苦苦阻擋薩摩的進攻。

薩摩這邊對招,耳邊則傳來魔法吟唱的聲音。隨著吟唱聲,空中的元素開始蠢蠢欲動。這個騷動反讓對元素特別敏感的薩摩約略摸清了對方的攻擊,不禁譏誚地揚起唇角。

果不其然,就在薩摩揚起嘴角的瞬間,一道夾帶強大旋轉力道的巨大的水龍轟然攻來!另一道隱約的魔法波動則從地面傳來。

薩摩眉一挑。不枉這些人花這麼多時間在吟唱咒語,發動起來的攻勢的確也不弱。

兩個負責近身攻擊薩摩的少年早有默契,水龍一現便連忙退開,等著看這難纏的少年怎麼被魔法打得灰頭土臉。照他們想,即便這少年會魔法,這麼短的時間也絕對是來不及反應的。只是,他們怎麼也沒料到,薩摩對魔法的感應力比之一般人要強上許多許多,精靈人的體質,加上魂玉心石之助,發動魔法的時間幾乎到了意動心隨的地步。一般說來,只要不是太意外的狀況,那是沒有來不及的。

只見,薩摩不慌不忙地往側邊一躍,右手斜指,輕輕劃了道弧線,一片藍色光幕隨即出現。光幕出現的時間恁地巧妙,恰好迎上聲勢浩大的水龍,「轟隆」一聲悶響,聚斂的光龍瞬間全散了開來,飛濺的水花淋得離薩摩最近的兩個少年成了落湯雞,就連發動魔法的少年站得那般遠也不能倖免,同樣被濺了滿臉濕。倒是薩摩反手一收,光幕順勢上移,剛巧便擋住了所有噴濺而來的水花。

不過攻擊還沒結束,幾乎是在薩摩擋住水龍的同時,腳下突然鑽出了一根根尖銳的土柱,範圍並不大,但足夠讓範圍內的人傷成重傷。

就在眾少年還在驚訝於水龍被輕易擋下的結果時,薩摩左手食中兩指突然劃向地面,大喝一聲:
「開!」應聲,腳下土柱竟像被利器劈斷似地,往四周飛散。

一根最大的土柱飛向了長臉少年,驚得長臉少年連連飛退。其餘少年這時也被飛來的碎土柱逼得手忙腳亂,驚呼連連。

眼看長臉少年就要被土柱打了個對穿時,一個渾厚的叫聲傳來:
「住手!」

薩摩聞聲一愣,突然憶起現在正在蘭普頓魔武學院的大門,不適合把這個討人厭的傢伙幹掉。於是只好手一揮,就見即將打上少年們的土柱突然爆成土粉,灑得長臉男子等人灰頭土臉,嗆咳連連。

見小懲這些人的目的已經達成,薩摩沒再理會驚魂圃定的五人,立刻轉首看去。只見小徑轉出了三個人,其中兩個就是剛才偷偷摸摸離開的少年,另一個則是約莫四十歲的中年男子。那兩名少年一邊亦歩亦趨地跟在中年男子背後,一邊擔憂地看著薩摩。原來他們悄悄離開並不是因為怕事,而是擔心薩摩吃虧,所以跑去搬救兵了!光這一點就足夠讓薩摩對這兩人的好感大大提高。

中年男子一身寶藍色的寬袖衣褲,腳下踩了一雙平底的黑色布靴,滿臉焦急地快歩走來。
「你們在做什麼?學院什麼時候允許你們鬧事了?」男子劈頭訓道。這群人唯恐天下不亂,到處惹事生非,他暫代事務長職務也不過半個月就天天接到其他學生對這群人的控訴,這次大約又是為了什麼莫名其妙的原因挑起爭端了!

四個少年自知理虧,立刻低下頭不敢說話,倒是長臉少年無所謂地拍拍滿臉的泥沙,理直氣壯地道:
「我們遵守規定,要把來路不明的人抓起來送安委會!」

「你怎麼知道他來路不明?」男子納悶地反問。他不想讓學院落個欺侮外人的罪名,所以必須問清楚緣由。

長臉少年聞言一滯,但隨即挺起胸膛,自信地道:
「哼!要不是來路不明,為什麼不敢說出名字?」

從來不當待宰羔羊的薩摩一聽,立刻冷臉反問:
「為什麼要告訴你?」

此話一出,將男子帶來的捲髮圓臉少年也跟著附和:
「是啊!人家幹嘛要告訴你名字!你也沒跟他講你是什麼名字啊!」

這話有幾分道理,中年男子不由微微頷首。長臉男子見狀頓時氣白了臉,憤憤地道:
「憑他也要本公子告訴他名字?」

「憑你也要這位公子告訴你名字?」圓臉男子也不甘示弱。

兩人一來一往,針鋒相對,反倒將薩摩這個當事人晾在一旁了!薩摩也不甚在意,還頗富興味地看著兩人爭執,倒是中年男子受不了兩人在面前吵架,當下皺起眉,喝道:
「住口!」

兩個吵得火熱的少年立即閉嘴,但那燃著熊熊火焰的眼睛卻還兀自瞪著對方。

中年男子見狀,不禁在心中暗暗嘆息,接著才轉向糾紛中心的黑衣金髮男子,問:
「我是代理學院日常事務的事務副長,請問尊駕是?」

「摩耶!」薩摩簡短道。

中年男子顯然沒料到薩摩的回答竟會如此簡短,忍不住便錯愕地問:
「呃……你到學院來的目的是……?」

「報到!」同樣簡短的回答。

此話一出,男子立刻大驚失色。學院最近稱得上是報到的只有入學報到,但距離第一次測驗開始的時間也不過半個月不到啊!半個月時間怎有可能從塔里沙港來到這裡?!

一邊的長臉少年見中年男子臉色大變,立刻打蛇隨棍上,加油添醋地道:
「學生就是聽他說這話,才料定他是來訛騙的!半個月不可能從塔里沙港來到這裡,這人定是不知道從哪來的騙子,打算利用學院招生混水摸魚進來!」

男子聞言,表情凝重地輕輕點頭,似乎有些認同。長臉男子見狀抬起下巴,得意地對著薩摩笑了笑。

薩摩皺了皺眉,心裡卻是發愁。要是這男子打定主意相信長臉少年的話,那麼他今天可能連學院大門都進不去。不讀學院雖然不是太可惜的事,但多跑這一趟還是令人不悅。

薩摩正在思索間,男子驀地回過頭,面帶疑惑地問:
「你說你是來報到的,那……證明呢?」

證明?!薩摩微微一楞,這才想起出發當時所發的兩件物事,自己隨意往身上一塞,這男人不提,他倒是忘記牠們的存在了!於是,薩摩伸手入懷摸索一會,隨即掏出一枚光輝耀目的徽章,徽章上就是學院的圖騰─一根法杖與一把長劍相交在一座挺直的塔樓前。
男子接過手來,一邊看一邊左右上下翻轉,很是專心的模樣。不一會,男子驚訝地點點頭:
「沒錯!你是來報到的!只是,你怎麼來得這麼快?」

「抄近路。」薩摩平淡地道。

男子正想詢問是什麼樣的近路可以快了五六天到達時,長臉少年突然插嘴道:
「副長!別相信他!說不定那東西也他是從參加的人手中搶過來的!」

聞言,薩摩眼中怒意一閃,蘊著怒氣的雙眸儘管隔著護目鏡還是恍若實質地直直射進長臉少年的雙眼,看得他心中發慌背脊發毛。

薩摩的反應這位事務副長看在眼裡,但他很肯定這徽章絕不可能是搶來的,因為,每個報名的人都安排了至少一個軍方或校方的人跟著,不會讓徽章有轉手的可能。他比較納悶的是,既然有人已經到達學院,為何跟在這人之後的人沒有跟學院聯絡通知?難道是因為今年有軍方的人幫忙,不知道規定?還是…跟蹤過程出了什麼問題,讓他成了漏網之魚?男子左思右想,卻怎麼也猜不到薩摩是穿越了沒人敢進去的魔獸天堂才會這麼早到。只不過既已有人到達,那麼還是要先辦理報到,身分的真實性可以留待以後再查!於是,男子側身,對薩摩道:
「既然是報名的新生,那麼就跟著我進來吧!」說著邁步而出,領前而行。

捲髮圓臉少年和黑色短髮高高豎起的少年對著薩摩友善地笑一笑,手一擺,讓薩摩前行。

薩摩也不客氣地,微一點頭便跟了上去。小斑見狀自然是亦歩亦趨跟上,只是牠才跟上就被人攔了下來!攔牠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位長臉少年。

小斑被攔,心中很不高興,從喉嚨中發出警告的吼聲,冰冷的銀白眼睛像兩支利箭直射長臉少年的雙眼。長臉少年只覺得腦袋一瞬間空白,眼中的銀白色眼睛突然不斷地放大,幾乎佔滿整個腦海。一種深沉的恐懼感於是隨著銀白色眼睛的放大不斷累積,讓長臉少年完全呆滯地看著小斑,不,正確地說是,看著小斑的“眼睛”。

薩摩聽到小斑的吼聲立刻回過頭來,正好看到這詭異的一幕,哪還不知道這個長臉少年已被除魔者聞之色變的死亡凝視所控制了?!雖然給這人一個教訓是必要的,但若為此暴露小斑的真實身分卻不划算。於是薩摩立刻低喝制止:
「小斑!」

簡單的叫喚聽在眾人耳中並不特別,但聽在深陷在銀白色眼睛中的長臉少年耳中卻恍若晴天霹靂,將他倏地“驚醒”!

「怎麼了?」身為事務副長的男子也回過頭問,納悶地看著長臉少年那臉痴呆樣,不過少年的痴呆只維持一會兒便變成了恐懼,圓瞪的雙眼滿是驚懼畏縮。

薩摩仔細觀察已經醒神但卻帶著恐懼地看著小斑的長臉少年,發現他有的只有恐懼,沒有絲毫了然或恍然大悟,這讓薩摩暗暗鬆了一口氣,看來這少年並沒有發現小斑眼睛的古怪。

「我想,他是不想讓我的寵物進去。」薩摩見長臉少年還沉浸在恐懼中,便平靜地幫他回答。

長臉少年聞言醒過神,先是退了好幾步,等到離小斑一段距離之後,這才驚魂未定似地抖聲抗議:
「副長,這種危險的凶惡魔獸絕對不能進入校園!」說著,臉上又恐懼地扭曲起來。

此話一出,其餘眾人立刻將目光看向被長臉少年指為“凶惡魔獸”的小斑,然後臉上不約而同浮現不認同的表情。這頭銀白色的魔獸看起優雅、高貴、美麗,牠溫馴地站著,雙眼微瞇地看著眾人,看起來根本連“一點”危險性也沒有,反倒討人喜歡得緊。因此,眾人當然不相信小斑是一頭有危險性的魔獸,反而寧願相信這種指控是長臉少年蓄意的中傷。

傳說中的斑夏達有日狼的冷酷和銀狐的狡猾,現在薩摩算是見識到了。小斑只要擺著一張無害且無辜的臉,任誰都想不到牠就是讓人聞名喪膽的斑夏達。

男子雖然也看不出眼前看起來像豹又有點不像的銀白色的魔獸究竟有什麼危險性,但既然有人抗議,他就必須處理。於是他道:
「摩耶,你這頭魔獸可以不帶進去嗎?」

薩摩假裝為難地思索很久,才搖搖頭:
「小斑從小跟我在一起,我不能將牠丟在外面。」說得煞是無奈不捨。

小斑應景地低低嗚咽幾聲,聽起來非常可憐,叫人覺得將牠留在外面實在太過不近人情。

薩摩見狀,連忙又接著解釋道:
「小斑沒有危險性,牠很乖,絕不會出什麼事的。」

「這………」雖然還在猶豫,但事務副長的態度顯然已經開始軟化了!

長臉少年看出事務副長傾向答應,立刻歇斯底里地尖叫起來:
「不可以!那頭魔獸太可怕了!不能讓他進來!」

「牠哪裡可怕了?」捲髮圓臉少年不以為然地反問。

長臉少年被這句問話堵得死死,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一看到牠就感覺害怕啊!

薩摩見狀,責怪地看了小斑一眼。都怪牠那一“眼”把事情搞複雜了!小斑似也明白薩摩苛責的意思,喉嚨咕噥一聲之後,就心虛地低下頭。雖然埋怨,但薩摩還是不忘推銷小斑真的很“安全”。只聽他一邊指揮小斑,一邊解釋:
「小斑聽得懂我們說的話。你們看,坐下!」

小斑看了薩摩一眼,隨即有模有樣地端坐下來,一副訓練有素的模樣,看得眾人嘖嘖稱奇。

「趴下!」薩摩手往前一揮,再叫。

小斑沒有遲疑,立即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站起來!」薩摩加緊命令。

小斑應聲站了起來,還不忘討好地看了薩摩一眼。

「繞圈!」薩摩又下了一個不容易指揮的命令,幸好小斑很有耐心的配合轉了兩圈,又讓眾人看得目瞪口呆。

「所以,小斑沒有危險性對嗎?」薩摩輕笑著結論。

眾人沒看過有魔獸這麼聽話的,聞言都不由自主地連連點頭。於是,小斑就在一人一獸唱作俱佳的表演之下進了學院,成了學院唯一的一頭校獸。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