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著尼路等七人星夜趕路,薩摩神思飄到了離開學院前不久…。
  
  「摩哥哥…,你…一定要去嗎?」向琉璃提到今夜必須出發之後,琉璃第一句話便是滿溢著憂心。
  
  「嗯…。我已經答應了就必須做到。」薩摩輕描淡寫地道。
  
  見琉璃還是滿臉擔憂,薩摩連忙補充說明道:
  「別擔心…。這次不是只有我,尼路他們也跟著,不會有事。」
  
  「可是…,神跡密林不是神族的地方嗎?」薩摩雖然說得輕鬆,琉璃卻不能放心。
  
  這點當然也是薩摩擔心的部分。根據目前的線索判斷,馬默和五皇子的計畫是想利用神跡密林的傳說來達成合併學院的目的。一但那一百個人死在神跡密林,便可以藉此提高帝國高層的危機意識,讓帝國高層相信合併學院,將學院資源收歸帝國統籌規劃,才能保護帝國。雖然不知道,馬默如此堅持合併學院的究竟是想逼反學院,還是想趁機將學院力量收歸私人所有,但學院不樂見這種情形卻是確定的。薩摩本來也以為神跡密林的失蹤事件是神族所為,但仔細一想,若神跡密林的傳說是真有其事,馬默等人為什麼還要特地派人去殺學院的百名學生?這是不是表示,神跡密林的傳說並非絕對正確?甚至,這些傳說根本從頭到尾都是馬默等人一手主演?!若是如此,薩摩反而不擔心了,因為這表示對手不會是神族。以他這幾日時間,好不容易恢復到八成水準,要對付馬默派來的人,應該是綽綽有餘了。但若不是,神族究竟在傳說中扮演什麼樣角色就會決定此行是否危險了…。
  
  雖然薩摩心中想了好幾種可能,但為了不讓琉璃擔心,薩摩還是只選擇最安全的可能性:
  「這件任務是人類的陰謀,跟神族關係不大。我們說不定根本不會碰到神族人,不用擔心。」
  
  琉璃心中的擔憂並沒有因為薩摩這番話而有稍減,但她更知道薩摩決定的事情便不會更改,於是只好按下再度勸薩摩的念頭。轉而抬頭看看窗外的星空,黯淡的月光,散出昏黃色澤的光圈,星斗滿天,明暗錯落。琉璃專注地看著星空,專注得像是所有精神都投注其上似的。
  
  薩摩沒有打擾琉璃,因為他知道,琉璃正在為他占卜。
  
  好半晌,琉璃終於收回視線,長長噓了一口氣,道:
  「摩哥哥,盡量往東走,那裡是希望…。」
  
  往東…。
  
  此行難道會很危險嗎?否則哪裡需要希望?薩摩的思緒回到現在,眼光不由落到遙遠的東方。他們現在的確往東而行…。
  
  
  雖然知道薩摩不希望她擔心,但琉璃就是克制不了心中的擔憂,在薩摩等人動身的這個夜晚獨自站在醫療處外,遙望著南方。入夜時,薩摩等人動身往神跡密林而去…。
  
  不知是不是她多心了,她總覺得薩摩此行可能又將牽扯出更多的是是非非…。心中思緒紛飛,琉璃不知不覺走出了醫療處的範圍。就著月光,學院顯得寧靜而安祥。雖是夜晚,但尚未深夜,學院裡還有零星學生走動,有些學生甚至還留在練習場練習。
  
  琉璃一邊想著心事,一邊在校園裡漫步,一旁的小斑寸步不離地跟著琉璃。迎面而來三個被月光拉長的身影,琉璃心不在焉,卻沒注意。
  
  「疑?米坦娜…?」驚疑的聲音從三個人影中傳出。
  
  琉璃聞聲抬頭,仔細一看,原來迎面而來的三人不是別人,正是寒星、寒月和姬娜三人。
  
  「你們…你們也是學院的學生?」琉璃驚喜地問。那日在蘭普頓市分手之後,就沒有機會再見到寒月等人,琉璃還遺憾來不及告知寒月等人她的去向,沒想到竟然在蘭普頓魔武學院碰面了!這怎不讓琉璃大喜過望?
  
  寒星露出一個苦笑:
  「是啊!你怎麼也在這裡?」寒星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她們已經知道她就是琉璃,還是姊姊心上人,摩耶的妻子這件事。
  
  琉璃以為寒星是在問她為什麼會在學院,不由得露出羞赧的表情:
  「我…我是因為我的丈夫…。」琉璃有些支支吾吾。她該怎麼解釋她為什麼會突然變成學院的魔藥師呢?
  
  「你的丈夫是摩耶吧?」儘管曾經親眼目睹,姬娜還是想聽琉璃親口說出來。
  
  聞言,琉璃吃了一驚,脫口而出:
  「你們怎麼知道?」
  
  寒星見狀,不知怎的,不希望讓琉璃知道她們曾經為了找她而跟蹤蜜兒,連忙解釋道:
  「因為我們是蜜兒的朋友,蜜兒告訴我們的。」
  
  聞言,琉璃鬆了一口氣。學院曾經告訴她,不希望讓學院學生得知薩摩與她的關係,所以她才會這麼緊張。但既然蜜兒告訴她們,可見她們是可以信任的。
  
  「…這件事,請你們不要告訴別人…。我不想給摩哥哥添麻煩…。」琉璃懇求地道。
  
  寒星和姬娜互看一眼,沒有猶豫便點點頭。儘管琉璃的身分出乎她們的意料,但她們誰都不是亂嚼舌根的人…。
  
  「其實…,我們知道你是學院的魔藥師,但是…最近…呃…有些事情,所以一直沒去看你。」事實上…,因為寒月的緣故,寒星和姬娜根本是刻意避開琉璃的。若不是今天晚上寒月下山喝了酒,眾人晚些回來,正巧在路上碰見,寒星更一時不小心喊了出來,…恐怕她們不知道要躲到何年何日呢!
  
  琉璃不知道這其中的曲折,還道寒星等人的確太忙了,連忙搖頭笑著答道:
  「沒關係的。」
  
  看著琉璃,姬娜忍不住遲疑地問:
  「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可以當上學院的魔藥師?」琉璃的年紀明明跟她們差不多啊!她不相信連學院這麼超卓的地方也會循私。
  
  提到這個,琉璃顯得有些尷尬:
  「這…這是摩哥哥告訴我的…。」這之間的交易內情琉璃儘管一概不知,卻也能猜出此事必定與薩摩有關。只是學院畢竟還是在乎真才實學的,所以當時也的確當場考驗了琉璃,通過之後才完全定案。
  
  其實,寒星等人也猜到了。但她們心中一直覺得,像薩摩這般人物,應該不會去跟學院要求這種事…。現在琉璃這番話等於告訴她們,琉璃之所以可以進來學院擔任魔藥師,的確是因為薩摩的緣故。
  
  她們沒有人去尋思,薩摩究竟是怎麼樣的身分,為什麼學院會爲了他而做下這樣的決定?彷彿在她們心中,早已不知不覺地認定薩摩並非尋常人。
  
  「那就是摩耶去要求的了…。」姬娜近乎喃喃自語地道。她真不知道自己心裡究竟是羨慕多一點,還是忌妒多一點…。
  
  聞言,一直低頭靠在寒星肩膀上的寒月突然抬起頭來,茫茫然地看著琉璃:
  「你是…誰?」看來酒醉的寒月還未清醒哩!
  
  琉璃一愣,但仍然回答道:
  「我是米坦娜呀。」
  
  一聽,寒月偏著頭,似乎在回憶,突然,寒月瞇著眼睛,懷疑地問:
  「你是米坦娜?…你不是琉璃?」
  
  聞言,琉璃詫異極了。她並沒有告訴寒月等人她的真名啊!她們是如何得知的?不過,寒月既然已經提起,琉璃也不願再瞞著她們。
  「我叫琉璃,米坦娜是我在人類的地方的化名。」琉璃說著,臉上有些愧意。
  
  「琉璃…琉璃…」寒月近乎無意識地喃喃念著,琉璃正覺奇怪,寒月突然瞪大眼睛,歇斯底里地叫:「就是你!就是你!!」
  
  「我……?」被寒月這麼一喊,琉璃吃了一驚,呐呐地說不出話來。
  
  寒星見狀不妙,連忙安撫著一旁的寒月:
  「姊姊…別說了…你喝醉了。」
  
  寒月甩開寒星伸過來的手,雙眼發赤地瞪視著琉璃,憤怒地吶喊著:
  「為什麼摩耶要為了你拒絕我!他對你那麼溫柔…,對我卻連一個微笑都吝嗇。我明明是公主,但是為什麼在他眼中我卻什麼都不是?!我明明那麼愛他啊!!」
  
  琉璃完全驚呆了…。她怎麼也想不到,那個她印象中溫柔少言的少女竟然愛著她的丈夫,而且還愛得這般強烈……。
  
  寒星知道寒月壓抑了許多情緒,如今見阻擋不及,只得長嘆一聲,由著寒月去了。
  
  說到這裡,寒月突然又哀戚起來,含著淚水,哽咽地道:「我…我也好希望我不是公主。如果我不是公主…,我會求他…求他接受我…。我對他的愛…可以比你還多…。我不想放棄…。我…我不要你把他讓給我…,只求你…請他把一點點愛分給我…。只要一點點就好…,我…我可以不當公主…我要跟著他…。」說完,寒月的淚水完全崩潰,竟然嚎啕大哭起來。原來…,那點淡淡的仰慕和愛戀,早已在寒月細心呵護之下,不知不覺成了刻骨的眷戀…。
  
  「姊姊…。」看著從來沒有這般崩潰的寒月,寒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分一點點愛嗎?琉璃看著哭泣的寒月,心裡卻是複雜無比。
  
  緩緩走到寒月身邊,琉璃伸手輕撫寒月的肩膀:
  「對不起…,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聞言,哭泣的寒月突然一把抓住琉璃的手,滿是期盼地問:
  「你答應了嗎?你答應讓我也分一點點摩耶的愛了嗎?」
  
  琉璃回答不出來。分…怎麼分呢?她好自私的…,她知道,如果薩摩真的決定接受寒月,她也會學著將心傷藏在心底,默默接受。但…要她主動說出把薩摩分給寒月,她…說不出口…。
  
  見琉璃遲疑,寒月突然一把甩開琉璃的手,激動地道:
  「我知道你不願意!你只想一個人一輩子被摩耶愛護著對不對?!」說到這裡,寒月突然大笑起來,笑得有些心酸,好一會才停了下來,沙啞地道:「多好啊!成了學院的魔藥師,還有摩耶的寵物保護,摩耶把一切都為你安排好了!」
  
  琉璃俏臉失去了血色,不自覺伸手揪住胸口…。寒月的每句話都直直刺入她的心…。
  
  突然,寒月撲了上來,一把扣住琉璃的肩膀,厲聲道:
  「你說!沒有了摩耶…你還會做什麼?!你還會做什麼?!」說著雙手竟然猛烈地搖晃起來。
  
  此舉大出眾人意料之外,琉璃固然完全無法反應,寒星和姬娜也登時怔愣了。直到發現琉璃旁邊一道銀光閃現,寒星才驚覺地將寒月往後拉!
  
  「姊姊!你冷靜一點!」寒星緊緊將姊姊抱在懷中,雙眼看著正在琉璃身前齜牙怒吼的銀白色魔獸,緊張地道。
  
  幸好來得及,寒月方才的舉動似乎觸怒了小斑,幸好寒星動作及時將寒月拉回來,否則寒月那雙手恐怕很難周全。
  
  寒月在寒星懷中慢慢的冷靜下來…,最後完全沒有聲音。
  
  「姊姊?」寒星緊張地喊。
  
  不只寒星,姬娜也跟著緊張起來了:
  「寒月公主沒事吧?」
  
  琉璃見狀連忙上前探視,半晌才鬆了一口氣:
  「沒事…,她只是睡著了。」
  
  看來這一夜,寒月喝了酒又鬧了這一會,已經累得睡著了。
  
  看著琉璃滿臉苦澀,寒星有些愧疚:
  「米坦娜…,你別在意…我姊姊沒有那個存心。她只是…喝醉酒…你知道…很多話都是無心的,她不是真的這樣想的…。」其實寒星比誰都明白,寒月所說的話都是寒月自己的期盼。寒月希望她能像琉璃一樣,永遠安然地藏在薩摩的羽翼之下,不用面對外界的驚濤駭浪…。
  
  琉璃臉上泛起一抹苦笑,沉默不語。
  
  寒星不知道琉璃究竟有沒有將她的解釋聽進去,她現在關心的還是姊姊寒月,於是再與客套幾句便與姬娜扶著寒月離開了。
  
  看著三人離開的背影,琉璃心裡很苦也很痛…。寒月說得沒錯…,她若沒有了薩摩…,她還會什麼?薩摩為她安排好一切,而她對薩摩卻…毫無幫助。說得明白些,雖然自己口口聲聲不想成為薩摩的包袱…,但她確實成了包袱,不是嗎?
  
  他們彼此相愛,她不想…單方面接受…。
  
  遠望南方的星空,琉璃也似乎想透了些什麼…。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