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邊那桌忙著動腦筋想著接近他們的方法,卻不知他們的念頭全落進人家耳朵裡了!

薩摩既然已有打算,也不再耽擱。仔細聽其他的聲音,發現沒人像這桌人知道的這麼多,也就不繼續聽下去。喚來夥計,付清了錢,剩下的零頭也賞給了他,這才領著眾人站起身。夥計歡天喜地地接下錢,拉直了嗓門,吆喝著送薩摩等人離開。

這一賣力的吆喝,自然引起食館內的人的注意。那桌子的人顯然也注意到了,因為還將注意力放在五人身上的薩摩立刻就聽到那裡傳來的議論。

「你說的是不是他?」老大沉穩的聲音問。

「他有銀色龍麟,肯定是了。」金髮男子的聲音傳來,但似乎還是有點不敢確定。

「有這般巧的?…那麼……先跟上吧!」老大納悶了一下,隨即決定跟上。

薩摩嘴角輕揚,他們肯自己找來那就再好不過了,省得自己還要隨時給他們機會接近自己這些人。

本想將這些人立刻引道僻靜處,不料,薩摩等人還沒踩出食館大門,外面便傳來騷動。眾人對望一眼,裝做若無其事地繼續往外走。

眾人到外面一看,哈!竟是這般巧,引起騷動的不是別人,就是那位不知死活的右相國獨生子!一邊跟著那位可能是里爾公國首席預言師獨生子的少年。原來他們正攔著兩個嬌滴滴的姑娘,不讓人家進食館哩!

「我們公子看上你們是你們的福氣!在里爾公國有多少姑娘想要跟著我們公子都還不行呢!」可能是首席預言師獨生子的少年對著兩名小姑娘道。

這一聽,眾人哪還不明白,大約是這個素行不良的相國公子看上了人家嬌滴滴的小姑娘哩!

兩個小姑娘長得一模一樣,但一個怯怯地縮在後面,一個卻是大喇喇地站在最前方跟對方對峙。

「你走不走啊!」前面的小姑娘柳眉倒豎,不悅地清叱。

聞言,相國公子擺出自認為最瀟灑不羈的姿勢,輕咳一聲,一旁的少年隨即搭腔:
「只要你們當眾說聲喜歡我們公子,願意當我們公子的老婆,那我們就考慮放你們過去。」這話竟像是有些地痞無賴了,只瞧少年說得這般自然,可見也不是第一次了。

此話一出,前面的小姑娘氣得俏臉刷白,後面的小姑娘則是抖得像是秋風中的落葉似的,一時之間,兩人都說不出話來。

相國公子對兩位小姑娘的沉默不以為意,還語帶惋惜地接著道:
「不過,你們有兩個,所以只好委屈一個當本公子的姨太太了!但是,你們不用擔心,你們兩個我都疼,絕對不會偏心。」

薩摩本來不願意理會他們,這會兒聽到相國公子將這種話說得這般流利順暢,面不改色,不禁呆了!這是什麼樣的人啊?超級自戀狂嗎?

「摩耶!看起來很有趣!我們看看好不好!」一向最喜歡“有趣”的耐達依雙眼發亮地建議。

薩摩不置可否,只是拿眼看其他人。其他人雖没開口贊成,但也沒人反對,只有皮喇稍微皺了皺眉頭。於是,眾人走到一邊,準備看戲。而後來跟出來的那桌人見狀也跟薩摩等人隔了不遠不近的距離站在一旁,表面上是在看熱鬧,但心裡卻忙的很。他們點過人頭,總共九個,正好和龍人的數目相同,應該就是他們了。

敢情他們把薩摩自動遞補漢斯的空缺了!

前面那個姑娘聽相國公子這麼一說,真是既好氣又好笑,她見過無數的追求者,但卻是頭一遭遇上這樣莫名其妙、自以為是的男子。不過,後面那個姑娘顯然就沒有這份閒心,她一見自稱相國公子的男子靠了過來,怕得幾乎連淚珠都在眼框中打轉了。

前面的姑娘撫慰地拍拍後面姑娘的肩膀,挺起胸膛,絲毫不退讓地道:
「你要娶我們恐怕還不夠份量!」

這句話說到了相國公子的痛處,他最不能忍受他人看輕他。想當初他在葉都,所有貴族公子小姐都暗地裡瞧不起他,所以透過預言他終於決定到蘭普頓魔武學院就讀,他要讓所有人都不敢輕視他!

「本公子堂堂里爾公國右相國的獨生子,這還不夠份量?」相國公子近乎尖叫地道。

此話一出,四周立刻竊竊私語不斷,似乎對這個身分很是重視。見狀,相國公子滿意地抬高下巴,卻見前面的姑娘絲毫不賣帳地哼了一聲,本想說話,卻讓後面的姑娘拉拉衣裳阻止了。

翻翻白眼,前面的姑娘眼珠子一轉,似乎動了什麼壞主意。只見她突然一收潑辣姿態,開始軟言儂語起來:
「公子爺!其實,我們姊妹都很喜歡你的!」

相國公子聞言立刻喜上眉梢,焦急地反問:
「真的?」

旁觀的薩摩見狀不由暗暗搖頭。他們壓根不相信這位小姑娘會臨時轉性,他們反倒認為,小姑娘這般做作肯定有陰謀。

前面的姑娘睜著明眸,嫵媚地道:
「當然是真的啊!我們都好喜歡你喔!尤其啊……最喜歡你的…….」說到這裡就好像不勝嬌羞地低下頭。

看到小姑娘這欲言又止的模樣,相國公子哪還不被惹得心癢癢的?當然立刻追問道:
「我的什麼?」

前面的姑娘不理身後傳來的拉扯,抬起眼,溫柔地道:
「最喜歡你無人能比的厚‧臉‧皮‧了!」最後幾個字更是提高的聲音說出來。

這話一出,相國公子頓時不知何反應,呆了。

“撲茲”一聲,後面的姑娘顯然看到相國公子的傻樣,笑了起來。其餘看熱鬧的群眾也意會過來,忍不住也憋著嘴笑。前面的姑娘正待再譏諷幾句,一串爽朗的大笑便傳了過來。

這笑聲實在太過囂張,兩位姑娘聞聲,目光隨即轉向。這一看,前面姑娘看到的是笑得眼淚都迸出來的栗髮男子,後面的姑娘看到的卻是站在一旁帶著嘲諷微笑的金髮男子。

「喂!你,笑什麼笑!」前面的姑娘指著栗髮男子,也就是耐達依叫。

耐達依抹乾了滲出的淚水,笑兮兮地道:
「今天天氣太好,我實在太高興了!忍不住要大笑幾聲啊!姑娘也想笑嗎?」

前面的姑娘聞言瞪起杏眼,反駁道:
「你明明……明明就是聽我捉弄這個白痴才笑的!」說著手指就指向那位相國公子,被指為白痴的相國公子頓時回過神來,直氣得全身簌簌發抖。

聞言,耐達依裝做驚訝地張張嘴:
「啊?你捉弄誰啊?我怎麼沒看見呢?」笑話!他只是聽見而已!

耐達依這一耍無賴,前面的姑娘頓時鼓起香腮,氣呼呼地說不出話來。
「姊姊!你看這個人!」跺著腳,前面的姑娘轉過頭向身後的姊姊抱怨。沒想到身後的姊姊不僅沒有反應,還一臉呆滯,直直地望向一個方向。順著視線望去,立刻忍不住在心中讚嘆起來!哇!好一個美男子!俊美的臉龐,迷人的雙眼,性感的唇線,修長的身材,睥睨眾生的神態,傲然卓立的丰姿,簡直就是集所有男人的優點於一身嘛!前面的姑娘這下也跟著呆了!直到美男子明顯地皺起眉頭,這才回過神。

對著俊美男子歉然地點點頭,再回過頭,姊姊還是一臉痴呆樣。難不成……?

「姊姊!」小姑娘大叫。

後面的姑娘一震,回過神,迷惑地問:
「怎麼了?」

前面的姑娘睜大眼,拉高聲音道:
「還怎麼了?你看人家看呆了!」

後面的姑娘聞言,馬上俏臉通紅,尷尬地瞄了金髮男子一眼,才又低下頭。

尼路等人見狀,不禁嘆息。沒救了!又一個犧牲者出現!眾人在心中為這位姑娘祈禱,也為薩摩頭痛。這下可好了!耐達依這一笑惹事倒不打緊,更慘的是又替王子惹來了一個大麻煩。只看到這兩個姊妹花長的一模一樣,再加上在飯館聽到的消息,哪還不知道她們就是里爾公國的雙子公主呢?跟這種身分的人扯上了,保不定又是沒完沒了。

耐達依似乎也發現情況不對,連忙補救:
「喂!那位姑娘,我們家摩耶可是有很要好很要好的對象了!你可不要被他騙了!」

此話一出,後面姑娘的臉色立刻刷白。前面的姑娘見狀,不悅地嬌斥道:
「要你多嘴!」

薩摩當然也猜到兩位姑娘的身分,本來不該失禮,只是一看到那種愛慕的眼光,他便無法克制地冷下臉,一言不發,使個眼色,邁步就走。眾人見狀也跟著離開,耐達依先是投了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隨即跟著走了。

「站住!」一聲大喝傳來。

眾人停下腳步,納悶地回過頭來。原來叫住他們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位相國公子!

「跟本公子搶女人,這樣就想走嗎?」相國公子咬牙切齒地道。他還記得這些人,當初在伊闊利市就曾給他難堪,若不是他們走得快,他肯定會跟他們追究。沒想到上次讓他們跑了,這次竟然還敢來插手他的事?!

「誰是你的女人!」前面的女孩叱道。這人好不要臉,遇到女人都算他的,真是豈有此理!

「你在說我們?」没搭理少女的抗議,班塔耶驚訝地問。

相國公子冷哼一聲,沒有回答,但那神態彷彿就是等著薩摩等人道歉賠罪。

旁邊的少年倒會看眼色,見主子打算追究,更是毫不客氣地道:
「除了你們還有誰?」

又是一個沒有禮貌的人。皮喇眼中閃過精芒,但卻沒有做聲。

耐達依驚訝地道:
「你有沒有搞錯?女人還在你們面前,誰去搶了?」開玩笑,他耐達依要女人還需要搶嗎?

相國公子聞言一滯,卻馬上舉起手指著薩摩和耐達依:
「就是你們兩個!」說得理直氣壯。

皮喇眼中殺機一閃,陰沉地對著相國公子道:
「放下你的手!」

相國公子一怔,但想到自己的身分又膽氣一狀,提高聲音道:
「放什麼手!就是他們兩個!就連你們也有份!」

這時食館的人也注意到外面的騷動了,都圍了出來。這下連同外面本來圍觀的人,直把四周擠得水洩不通。

耐達依還是笑嘻嘻的,但是眼神卻透著冰冷:
「你的手再舉著,說不準下一秒就沒了喔!」

相國公子一驚,看了自己的手一眼,訕訕地放下來。這一放手隨即驚覺!他竟然聽他們的話?!他堂堂相國公子怎麼能乖乖聽別人的話?想到這裡不禁膽氣一壯:
「我們來決鬥!誰贏了女人就歸他!」

眾人不可思議地對看一眼,像是聽到什麼天大的大笑話一般。

「你不配!」明斯克冷冷地道。

其他人也輕輕點頭。這種草包,要跟他們打架?哈!下輩子再來吧!

不配?他堂堂相國公子,要跟他們決鬥,竟然說他不配?!從他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輕視他!相國公子勃然大怒:
「今天不是你們死就是本公子亡!」

「你們打就打,不要拿我們當籌碼!」前面的小姑娘抗議。說完,拉著還怔愣著的姊姊就要離開。

沒想到另一個少年卻一個大步攔在姊妹前面:
「我們公子要為了你們跟人家決鬥,你們怎麼能走!」

姑娘杏眼圓瞪地道:
「打打他們的,不關我們的事!滾開!」

「除非我們公子打贏了,你們也答應跟著我們公子,你們才能走!」少年抬高下巴,驕傲地道。

少年耍賴硬是不走,兩名姑娘氣歸氣,似乎顧慮什麼,沒有動手。
「打贏?!哼!我還等著看他打輸的窩囊樣呢!」小姑娘憤憤地道。

另一邊,薩摩等人不屑地看了相國公子一眼,不理他,轉過身就要走。相國公子見敵人連交手都不願,抽出腰際的配劍,大喝一聲就殺了過去。劍光耀眼,聲勢極大。看來這個相國公子雖然性格有些奇怪,但是武功倒是不錯。

眾人都是龍人族的佼佼者,從來也沒有委屈自己的習慣,見相國公子舉劍殺來,都不禁大為生氣。耐達依因為事情是由自己鬧起的,所以率先回過身就待迎上,沒想到才剛撲出卻被一堵無形的牆擋了回來。

耐達依直覺轉向薩摩,嘴巴微動,似乎要問,但卻被薩摩一個眼神阻止了。

相國公子見敵人沒有回應,長劍一遞,找到最妒恨的目標─耐達依,就待將敵人傷於劍下……。

就在這時,薩摩雙手手掌圍成一個三角形,往前一遞。黃色光芒隨著動作散出,在相國公子身邊重新併攏。

「縛!」薩摩一聲低叱。就見相國公子遞出的劍硬生生停在耐達依面前不及一尺,仔細一看,相國公子帶著扭曲的表情就這樣維持姿勢定在當地。

那邊的姑娘見狀忍不住拍手叫好起來:
「好棒!姊姊,你看那個是不是師父說的元素束縛術啊?」

另一位姑娘輕輕點頭,臉上射出崇慕的光彩。

薩摩沒有理會她們的話,對著相國公子淡淡道:
「學院規定不能生事,所以你就在這裡等一個時辰吧!」說完,眼光落向一邊的少年。

旁邊的少年正捧著懷中的透明珠子,輕輕摩擦。薩摩眼中精光一閃,心中一動,嘴唇幾不可見地動了幾動,接著就著轉身的動作,伸指輕輕一揮,就見那個少年腳步不穩地晃了晃,接著露出迷惑的神情。

少年的異狀没人發現,薩摩達到自己的目的之後也不再停留,率先排開圍觀群眾離開。眾人見狀也馬上跟了上去,臨行,耐達依還裝模作樣地對著兩個小姑娘眨眨眼,換來小姑娘的一聲輕啐。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