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中,薩摩並不多話,皮喇話也不多,幸好有個耐達依可以和烏坦‧凡匿扯些閒話,因此氣氛也不算太僵。烏坦‧凡匿顯然對薩摩等人好奇極了。問東問西的,可以回答的耐達依便將他們準備好的答案說出來,不能說的就糊裡糊塗幾句哈拉過去。

雖然烏坦‧凡匿說要好好休息,但薩摩等人並不累,因此還是決定到船上四處走走,順便打探各地的消息。三人出門前,烏坦‧凡匿還不忘嘮嘮叨叨地囑咐他們小心,說是船上明令不能打架,萬一動手了,輸贏倒是其次,當場剔除報名身分可就得不償失了。薩摩等人謝過烏坦‧凡匿的勸告,一踏出房間就發現尼路等人正好站在房外,也是打算四處走走看看的。兩邊會合,眾人一起走出第二層的艙板。

才剛來到第一層甲板,一陣吵鬧叫囂的聲音首先傳來。薩摩等人沒有多做考慮,立刻好奇地迎上去看看。原來,問題出在上船處。

只見一位衣著華麗的男子站在上船處叫囂著,而這邊剛剛檢查他們身份的少女正站在踏板邊,面對這名男子,臉色有些不善。看來這爭吵也持續一會兒了,因為此刻船外早已排了長長一串人龍,人人臉上都有不耐煩。

薩摩等人定睛一看!咦?那不就是昨天那個穿著華麗,態度傲慢的男子嗎?不知這男子為了什麼原因,竟然這麼大膽地跟學院人員起衝突。

「房間是誰排的?四個人一間不嫌擠了嗎?還有,為什麼把本少爺排在角落的房間。登記的時候,少爺不是說了嗎?房間要大,通風、光線要好,你們把本少爺排在那個房間,又暗又悶!這是存心跟我做對嗎?」男子說得臉紅脖子粗,大是憤慨。

薩摩等人對視一眼,不禁感到興趣缺缺。原來竟是這種無聊的原因,只不知學院會不會因此妥協。

「對不起!本學院對待學生一視同仁,安排房間依照報名順序,每間房間一定固定四人,任何身分都不能影響決定。」少女語氣也顯得有些強硬。看來蘭普頓魔武學院也不會輕易買他人的帳。

男子聞言,更是氣得滿臉通紅:
「笑話!本少爺堂堂里爾公國右相國的獨生子,要來讀你們學院就應該受到你們的禮遇。難道,你們瞧不起我們里爾公國嗎?」

少女似乎也生氣了,冷哼了一聲道:
「住宿方面,就連約塔公國的公主都是這樣安排,本學院並沒有特別虧待您。如果本學院瞧不起你們里爾公國,那麼您恐怕連這艘船都上不來!若是覺得委屈您了,那麼本學院絕不強留,任憑您離開。」這話說得不卑不亢,那些排隊的人聽到這番話都不禁讚聲連連。

聞言,男子神色不定,陷入掙扎當中。雖然他還是覺得以他的身分,學院應該有所禮遇,但他更加不願因此失去就讀蘭普頓魔武學院的機會。只要他從蘭普頓魔武學院畢業,父親一定會主動將他引薦給公國皇帝,風風光光地當一名大官。想到這裡,男子終於決定忍一口氣,哼了一聲,才訕訕地走了。

薩摩這下總算見識了身為人族第一學府的蘭普頓魔武學院那股傲視群倫的氣勢了。大概只有這間學校有辦法培育出這樣的學生,即使面對高貴的身份仍舊不卑不亢。這段插曲讓薩摩更加堅定到人族觀摩的決心。只有進入學院才能知道,培育出無數人族中堅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教育。

男子離開後,上船的動作又再繼續。薩摩等人也不多做停留,繼續接著他們的巡禮。

這艘船很大,共分上中下三個艙面,底艙房間最多,共有五十間房間。第二層也就是薩摩等人住的那一層,有三十個房間。再上層則有二十個房間。總共100個房間,每間四人,共可容納400個人。另外,在三層艙面之外,最頂端還有三間房間,那是給隨船的學院人員住宿及彈性安排用的。至於船上的水手船工,他們另外在三個艙面後方的偏艙有幾個通舖房間。要說環境最不好的,自然就是這些水手船工了。

總計起來,整艘船搭載400個學生,加上船長、船工、水手共69個,再加上隨船的學院人員五個,總共搭載了474人。這樣的船實在是大了。更何況,這些房間原本一間是可以睡六個人的,為了不讓這些學生感到不舒服,才改成四人一間。但也因為這樣的改變,所以報名日期尚未截止,這艘專船已經滿載,必須再安排另一艘專船處理較晚報名的學生。

四百多人對學院來說實在是司空見慣,因為幾乎每年報名蘭普頓魔武學院的人都多達數千人。當然,學院真正要錄取的總人數並不多,只有三百人,當中競爭之激烈自不待言,有些學生甚至連續幾年都報名才錄取。雖然今年因為帝國的要求多收了一百人,但數千人當中多錄取一百人,還是同樣競爭激烈。

薩摩等人一層層看,發現船上雖然有些在昨天的人龍中看過,但絕大多數都是陌生的臉孔。昨天遇到的龍人被安排在第三層,見到薩摩等人,臉一僵,接著便若無其事地轉身離開,但是薩摩眼尖,還是發現那位龍人微微發抖的雙腳,踩在地上顯得有些虛浮。看來,耐達依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讓這人逼自己裝做若無其事。

另外那個精靈人,薩摩在第一層的轉角發現了他,他有禮地對薩摩微微點頭,自我介紹說他叫葳慕,是移居到伊闊利市的精靈人。薩摩此時已有八九成肯定葳慕就是海因派來的族人,但他並不打算與葳慕太過親近。因為他認為,一個暗中的觀察者或許能得到更意想不到資訊。

看過全船,時間也差不多了。薩摩等人移動到位在第一層的大廳。一到大廳,這才發現這裡早已擠得滿滿是人。看來,眾人都提早到了。

大廳的四個角落各站了一位人族男性,身上穿著繡有學院徽章的左開襟白色長掛,長掛下擺露出寶藍色的勁裝長褲,腳下是藍面白底的布薛,眼中精光四射,顯示修為不弱。

大廳中雖然擠了400個學生,但還算安靜,只有幾個人低頭討論。薩摩游目望去,幾個團體引起他的注意。

最大的一個團體是以剛才鬧事的那個男子為首,圍著男女不等十幾個人。男子眉飛色舞,嘴巴一張一闔,口沫橫飛的模樣,大約又在發表什麼高見,加上其他人你一人我一語的,讓他們成為場中最吵的一群人,這才會讓薩摩第一個注意到。

再來一個團體則是因為長相奇特所以才引起薩摩的注意。那是一群五個人的獸人團體,四男一女。一個尖耳細眼,身材修長;一個挺鼻大眼,身材壯碩;一個尖嘴猴腮,眼神精明;一個四肢細長,頭上頭髮微翹;最後一個是圓臉紅眼睛,身材圓潤的獸人女性。男的全都是袒胸露背的裝扮,女的則是獸人女性最常見的穿著─無袖的半截背心和一件超短褲。不同的樣貌特徵表示他們都屬於不同系,會聚在一起很可能是因為人數太少,容易受到人族排擠的緣故。

另一個團體比較小,是三人一組的龍人。薩摩剛才看到抖著腳離開的龍人也在其中。另外兩人,薩摩異常地覺得有些眼熟。如果他沒記錯,那兩人似乎在穆答烏普王宮當中見過。薩摩忍不住偏過頭向身邊的記憶超人的尼路確認。

「沒錯,那是負責王子寢宮安全的正副侍衛長,寒和滅。」尼路臉帶笑意地回答。沒想到他們也來了,看來王上可是很關心王子的。

薩摩挑挑眉,果然認出其中栗色頭髮、藍色眼睛的那青年,就是當初與自己有短暫交談的滅!看來大約是圖甦不放心尼路六個人,又多派了這兩個人過來,真多虧了他這麼用心。王宮裡能擔任正副侍衛長,那必也是族中的佼佼者了。

最後一個團體也是三個人,組成份子比較奇怪,其中一個就是薩摩猜測是海因派來的精靈人,葳慕,一個是薩摩懷疑是矮人的室友─烏坦‧凡匿,最後一個很陌生,但是又有點異常熟悉味道的高大男子。薩摩直覺認為這個人不簡單,加上體內的雙生似乎也在附和他的直覺,不停不安地騷動著,更讓薩摩不自覺地提高警覺。

「吼─主人,他有龍的味道。」雙生低沉的聲音在薩摩腦中響起。

薩摩聞言心中一凜,忍不住更仔細觀察這個膚色有些黝黑男子。會讓雙生聞到龍的味道,難道這人竟是龍族嗎?薩摩實在不敢肯定。

似乎是感覺到薩摩的視線,那個男子轉過頭來,露出一張足以風靡大半女性同胞的英偉俊臉,黑色長髮黑色的眼,配上有些黝黑的膚色,給人一種奇怪的危險感。不同於明斯克的黑色,這個人的黑色黑得有點沉,有種說不出的詭異味道。

薩摩暗中驚訝這人竟能察覺他的觀察,但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地微微點頭,領著眾人往他們前進。那名男子見狀,眼中露出思索的光芒,接著,轉頭回去,似乎在提醒他的夥伴。另外兩個人本來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在男子的通知下,將目光轉向薩摩這邊。精靈人葳慕立刻露出友善的笑容,而烏坦‧凡匿則是興奮地猛揮手。他們表現的熱絡樣子似乎讓那名男子卸除了迷惑,也跟著友善地笑了起來。

這邊的動靜引起不少人的注意,紛紛將目光投到這裡來。

薩摩帶著眾人走近。沒想到走越近越覺得全身血液逐漸沸騰,突然之間,有種奇怪的直覺讓他認定眼前這個氣質獨特的男子的確是龍族!這個肯定的感覺讓他心中大為驚凜!據他所知,龍族、精靈族、矮人族是全世界各族中與人族關係最疏遠的前三名。龍族幾乎都在龍族森林,不與外面聯繫,就連與他們有血緣關係的龍人族也不常與他們接觸。精靈族也一樣,他們一直都在中央大陸上,只有極少數的精靈分布在其他大陸的森林中。就只有這些精靈與人族有比較多的互動,但也極為有限。矮人族雖然神秘,但是,他們固定有一些特別的作品問世,加上之前各國混戰時,矮人也曾因為某些原因介入,因此關係上雖然疏遠,但比不上龍族和精靈族。

至於其他種族,獸人族與人族關係最密切,許多獸人在人族的軍隊中當武士,或在滅魔者與冒險者參一腳。接下來是龍人,他們也比較常透過貿易與人族接觸,有時也會加入滅魔和冒險隊伍。反而是精靈人族,因為生育上的限制,大半都在中央大陸,有些會在週邊的島嶼,或是模里邦聯的沿海一帶。因此,他們更少與人族接觸。

言歸正傳。話說薩摩經由自己的直覺和雙生的反應,幾乎已經肯定此人就是龍族人。這讓他忍不住納悶,龍族在幾年前鎖族應變,至今都沒有解除除人不得擅離龍族森林的禁令,而今卻在這個地方遇到龍族?!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向來不離開龍族森林的龍族人不僅離開龍族,而且還特地到人族來?這跟烏坦‧凡匿可疑的身分有關嗎?

薩摩心中雖然疑惑,但他知道這些疑惑只能留待以後慢慢調查,因此他還是維持一慣淡然的神情來到那三人面前。

烏坦‧凡匿很開朗,見薩摩等人走近首先熱情地打招呼:
「摩耶,你們也來啦!」

薩摩微笑點頭回應。

烏坦‧凡匿的目光接著落向尼路等人,透著疑惑:
「這幾位是……….?」

薩摩轉向尼路等人,正想介紹,尼路倒已搶先開口:
「我是尼路!你好!」

「老子漢斯!」漢斯拍著胸埔介紹。

「明斯克!」明斯克冷著臉,硬擠出三個字。

眾人當眾還是只有班塔耶最囉唆,等尼路等三人一介紹完,班塔耶立刻上前一歩,劈哩啪啦連珠砲似地道:
「我是班塔耶,你一定就是……摩耶說的烏坦先生吧,哎呀…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啊,聽說您是一個非常友善的人,現在一見面,果然是一點也沒錯,真是太高興能跟你認識了!」班塔耶照常在介紹之後加上長長一串。只有尼路等人知道,薩摩三人根本壓根也沒提過烏坦‧凡匿很友善之類的。

耐達依見烏坦‧凡匿還有些迷惑,連忙好心地補充:
「他們也是龍人,我們是一路的。」

烏坦‧凡匿點點頭,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接著馬上熱絡地介紹:
「這位跟摩耶一樣是精靈人族的朋友叫做葳慕,另外這位獸人老兄名字很長,叫做奴里諾達恩。」

聞言,善於交際的班塔耶隨即招呼:
「這位葳慕先生我們剛剛見過面,沒想到又見面了,真是有緣。至於這位奴里諾達恩先生,今天第一次見面,很高興認識你。不知道奴里諾達恩先生是什麼系的獸人,認不認識貏厊?我們好些日子沒遇到他了。」

這個自稱獸人的龍族人究竟要把自己裝成哪一系的獸人呢?薩摩倒是滿好奇的。不過看來,奴里諾達恩似乎早已想過這個問題,因此班塔耶這麼一問,他也不慌不忙地輕笑回答:
「我是熊系獸人。很抱歉,貏厊我不認識。」說著還大方地伸出手與班塔耶對握。

薩摩一聽,不得不承認奴里諾達恩的確挑了一個不太容易令人起疑的系別。熊系獸人的確是獸人當中身材最高大的一支,獸人特徵也不明顯,只有局布毛髮特密。可惜比起一般熊系獸人壯碩的身材,奴里諾達恩就顯得瘦了一點。不過這並不是什麼大破綻。雖然薩摩明知道奴里諾達恩根本不是獸人,但他仍舊友善地與奴里諾達恩握手表示歡迎。

手一握上,薩體內的雙生騷動得更厲害了。看來是奴里諾達恩身上的龍氣引起雙生的共鳴!不用說雙生,就連自己,也因為近距離接觸奴里諾達恩而聞到龍的味道。奴里諾達恩龍族的身分根本已經確定。看來,最近不僅人族不平靜,就連其他族都有些蠢蠢欲動的傾向,最令薩摩憂心的的是,這些不平靜的背後恐怕還有一些更不尋常的原因。

相對於薩摩的感應,另一邊的奴里諾達恩似乎也察覺異常,眼中立刻浮現迷惑的光芒,沒等薩摩鬆手便立刻收手,看得尼路等人大是疑惑。

這邊三人團體因為薩摩等人的加入馬上成了十人團體。周圍的人族都好奇地轉頭看。就連四個角落的學院人員也暗暗納悶,今年其他族的報名人數似乎比往年多了一些!

薩摩等人與烏坦‧凡匿會合後不久,另一群人到了。那是三人一組的龍人。除了剛剛見過面的龍人謹慎地走在最後外,另外兩人卻是熱絡地與薩摩等人打招呼。領頭的龍人正是薩摩王子寢宮的侍衛長,寒。他首先開口介紹:
「你們好!我是寒,他是滅,而他是塔巴。」

侍衛副隊長滅也點頭示意,而塔巴則睜著驚懼的眼睛小心地點頭。

寒是一個頗有威儀的人,黑色的及肩半長髮和一雙藍色的眼睛,時常都帶著有禮謙恭的笑容,甚至在面對圖甦時也是這個模樣。不過只要一談起正事,卻是公事公辦,絲毫不徇私。至於滅,他是標準的黑臉,一板一眼的行事方針時常讓手下做事提心吊膽,但他做是很謹慎,只要有他盯著,幾乎可以不用擔心會有任何疏漏出現。

薩摩帶著微笑點頭回禮。寒與滅大概經過圖甦的指點,知道不能在神色間洩漏薩摩的身分,因此很快就神色自若地與眾人話起家常來了。在外人看來,這只是同族間的照會,當然,薩摩等人心中非常清楚不是這麼回事。

不久,另一群獸人五人組也來了。薩摩猜的沒錯,這五人都是各自來報名,後來遇上了才聚在一起。其中一個狐系的叫牡茲,虎系的叫牙,猴系的叫司猗,鳥系的叫飛天,最後一個兔系的獸人女則叫做庫娃。

這一來,在場所有“非人族”的十八個人全聚在一起,叫附近人族都不禁側目起來。


等到人全都到齊之後,船緩緩地開動了。四個學院人員以及負責登船時招呼工作的少女都站到最前方臨時搭起的木台上。

一位男子踏前一步,稍一提氣,宏亮的聲音立刻傳到每個人耳中:
「這一次的航程大概需要四十天,各位還不算是學院的正式學生,因此船上生活學院並不硬性規定。大原則是不准鬧事,違者剔除資格。三餐的供應時間固定,錯過了就不再等候。地點都在大廳,吃飯時間到時,所有菜餚都會統一這裡發放,希望各位準時。」

男子頓了一頓,見台下眾人沒有任何異議,這才又意味深長地道:
「到達巴耶帝國後,我們會在港口等待下一批報名者到來,到齊之後另有安排。總歸一句話,這四十天,你們可以抓緊時間好好養精蓄銳。」

此話一出,眾人哪還猜不出,只要一下船,測驗可能隨時開始?於是就在議論聲中,眾人的船上生活就此拉開序幕。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