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在密林中走了兩天,除了一些沒長眼的魔獸來找他麻煩外,日子倒是安靜的很。一路上乾糧吃膩了就採野果吃,野果吃膩了就抓那些不長眼的魔獸吃。他終於吃到魔梟的肉,澀澀乾乾,韌得很,咬不大動,這讓薩摩決定下次找一些看起來嫩一點的魔獸吃。

這天晚上,薩摩躺臥在枝枒間睡覺。夜深了,四周也靜了下來,薩魔卻突然睜開眼睛,醒了。依舊保持著姿勢躺著不動,薩摩的雙眼卻露出思索的光芒。他是被心中的騷動驚醒的,這騷動代表什麼他很清楚,它代表敵意殺氣。

四周非常平靜,但就是太平靜,才讓薩摩完全確定一切的確不尋常。安靜到沒有蟲鳴聲……只有一種可能。於是薩摩凝神仔細聆聽,果然發現了刻意壓低的呼吸聲。

挑挑眉,看來那群一路上跟著他的魔獸終於決定動手,而且似乎還糾集了不少夥伴。仔細點點暗處中在月光下反光的眼睛,這棵樹的四周起碼圍上了三四十隻以上各式各樣的魔獸,大概只有不擅長夜間攻擊的鳥類魔獸才沒有參與。

原來,這些魔獸雖然害怕薩摩身上屬於龍神的氣,卻還是抵不過心中的慾望,決定動手。畢竟,要是能吃到龍神的血肉,可是抵得上數百年修行的。

薩摩知道牠們的打算,也知道敢來找麻煩的絕對不是好與的魔獸。他本可以架上結界,這樣就不用擔心這些傢伙的騷擾。但是,薩摩卻沒有這樣做,因為他心中另有打算。

原來,自從薩摩踏進魔獸天堂,並發現四周魔獸環伺的時候,他便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他想利用這群自動送上門來的敵人,好好練練功。

當初為了離開王宮回中央大陸見琉璃,而與圖甦交手時,薩摩便發現,他與圖甦最大的落差在於數百年的經驗累積。他知道他的經驗不足,所以,儘管功力再強,施展出的效果也要大打折扣。既然這裡有這麼多魔獸,那不就正好可以讓他試試身手,順便研究研究體內那股合而為一的不明能量?想到這個環節,薩摩立刻打消架上結界,攔阻騷擾的打算,反而故作不知,更加刻意放縱魔獸的行動,目的就是要引這些魔獸主動攻擊,以遂練功的目的。正因為薩摩刻意示弱,所以才有這群魔獸敢在這天晚上糾集前來。

薩摩躺在樹梢上,並不是不下去動手,而是在想是要先練練手腳呢,還是先試著和雙生合作攻擊,還是乾脆先試試看能不能利用體內的不明力量?最後,薩摩決定先留留手,讓牠們多撐一會兒,好讓他三種都試!

樹下的魔獸不知道薩摩的打算,還道這個有龍神氣息的人類竟然對牠們的到來不知不覺,忍不住又悄悄逼近了一點。

薩摩想清實驗順序之後,立刻一躍而下,猛地撲進魔獸群中。精靈人快速輕盈的身法在這時發揮了功用,讓薩摩如入無人之境,輕鬆打進魔獸圈裡。薩摩突如其來的攻擊顯然讓摩獸一時慌了手腳,原本異常平靜的森林霎時嘯聲吼聲連連。不過眾魔獸不愧是敢打薩摩主意的傢伙,除了一開始有點慌亂之外,很快就組織起來,重組攻勢,一波波湧上,看來是打算採取車輪戰,消耗薩摩的體力,然後等薩摩體力不繼時再一擁而上!這算盤打得很是不錯,薩摩心中了然,卻沒有刻意打亂牠們的攻勢,因為,他正需要牠們讓他練功夫,這樣有組織的攻擊正好合他脾胃。兩邊各有打算,一時之間倒像誰也沒奈何誰。

薩摩一邊冷靜觀察魔獸的行動進退閃避,一邊動員魔力,發動各系魔法攻擊一記接著一記打下。小小一塊地方各種魔法競相爭輝,倒像有七、八個魔法師同時發動攻擊似的。儘管攻勢密集,但是薩摩控制的很好,讓每一記所造成的傷亡都不超過三隻魔獸,免得太早嚇跑牠們。

這樣練了一會,薩摩也大致掌握了如何一邊穿梭敵陣,一邊發動魔法攻擊的訣竅。緊接著,薩摩開始動起複合魔法的腦筋。當初在中央大陸,因為水火球造成太大破壞而被巴蘭煩了許久,薩摩有好長一段時間都不敢再去嚐試創造新的複合魔法。但今天好不容易有這一堆實驗品,薩摩終於又想起複合魔法的樂趣,忍不住開始實驗起不同系魔法的組合攻擊。風元素夾著木系元素攻擊,彷若一枝枝尖銳木箭,立刻將好幾頭魔獸打了個透心涼。火系小火砲攻擊追加木系元素攻擊,前行的小火砲被其後的木元素吸引,小火球頓時往後延伸成大火龍,霎時將魔獸燒死了一大片,魔獸哀嚎聲不斷傳來。兩記攻擊都是基礎的魔法,雖然在薩摩這樣身手的人施展下威力本就不弱,但薩摩畢竟有留手,不該會有這麼慘烈的後果,想來還是因為複合魔法中間元素比例變化藏有太大變數才會這樣。本來還想再繼續試試其他的組合,順便也試試看怎麼組合相剋的魔法,但是一看到魔獸們開始偎縮,不敢上前攻擊,薩摩只好決定下次再說。

魔法的攻擊只能試到這裡,接下來,薩摩展開拳腳,撲進魔獸群就是一陣猛打。龍人族的武功本就很擅長近身攻擊,而且因為攻擊帶有魔法性質,所以不是不容易閃躲就是中了之後傷害太重。要不是遇到皮粗肉厚的獸人族,還真難纏鬥數百年。

薩摩為了怕魔獸太早逃跑,因此拳掌都不敢完全落實,只將牠們打退,沒讓牠們重創。這樣的攻擊果然又讓魔獸們抖了起來,不怕死地一波波攻了上來。

薩磨練了好一陣,琢磨了招式之間如何組合比較有效比較巧妙。越練越是順手,配合著高超的靈覺,幾乎不論魔獸從哪裡攻來都逃不過薩摩的攻擊。

突然,薩摩一個飛退,離開魔獸群。並不是他累了,相反的,好久沒打得這麼淋漓暢快,他正精神著呢!只是因為雙生開始吵著他也要玩,就連兩隻小精靈也不甘蟄伏,在薩摩腦中吵得不可開交。薩摩不得已,只好放他們出來玩玩。但他也不想太快嚇跑這群魔獸,因此先讓兩隻小傢伙出來。雙生只好再等一下了。

打得瘋狂的魔獸們沒有發現那突然閃現的兩個黑白光點,一時之間還沒近薩摩的身就讓兩隻小精靈,那裡一個火球,這裡一個水球,打得狼狼狽狽。這兩隻小精靈倒也淘氣,每記攻擊都不傷牠們,只是弄得牠們狼狽不堪。兩隻小傢伙則玩的不亦樂乎,光看著狼狽不堪的魔獸,捧腹大笑。

「黑的!我們來烤豬好不好?」小白嘻嘻笑道。

小黑將目光看向小白用魔法抬起來的魔獸。長長圓圓的肉鼻子,加上被嚇到口鼻流水的樣子,倒有幾分像豬。這豬不知被嚇昏了還是打死了,被小白這樣扛起來竟一點抵抗也沒有。

「好啊!」小黑也很乾脆,在“豬”下面升起一把火,當真烤起來了!

「啊!火太大了!會焦的!」小白抗議。

「你不會灑點水啊?」小黑斜著眼道,大有瞧不起的味道。

小白這次卻沒有跟小黑吵起來,顯然他比較在意烤乳豬會不會成功。

小手指一比,當真出現幾顆小水球,“波”的一聲,破開來,水灑上“豬”身,發出“滋滋”的聲響。

牠們這邊玩得高興,薩摩卻是苦笑,他這樣還不是跟自己打差不多?自己這兩隻守護精靈實在異於一般精靈,難怪他們老說他們與中央大陸的精靈們不對盤。搖搖頭,薩摩一邊不輕不重地打,一邊叫雙生出來。橫豎也是要找機會跟雙生練練默契的。

雙生好不容易被放出來,高興地連連吼叫,吼聲震得四周枝幹簌簌做響。魔獸們本就對龍神有所畏懼,再見到雙生這聲威赫赫的模樣,頓時驚懼地退到一邊,不安地觀察著薩摩。薩摩責怪地看了雙生一眼,雙生知道自己得意忘形,只得垂下大頭,委委屈屈地閉上大嘴。薩摩撇了一眼驚疑不定的魔獸們,揮手一擺,率先撲入魔獸群,雙生見狀連忙趕上。

眼見敵人攻來,魔獸們也顧不得考慮要不要繼續打下去,還是本能地攻擊起來。

薩摩撲上去倒不急著打,只在心中指揮著雙生的行動,自己則輕快地穿行在魔獸群中。雙生在薩摩的指揮下,跑在前面,爪尾連施。只聽得畢畢啵啵連響,才不過一會兒,薩摩就忍不住叫回雙生。因為,他發現雙生的破壞力太驚人,沒幾下工夫,魔獸就被牠殺掉一大片。加上雙生不會控制力道,幾乎只要一被打上沒有不死的。看到這種傷亡率,為接下來的大計著想,薩摩只好放棄和雙生培養攻擊默契。

雙生回到薩摩身邊,隨即困惑地對著薩摩咕噥。牠不明白自己不過才打了幾下,怎麼薩摩就要牠回來了?

薩摩拍拍雙生的頭,無奈地道:
「沒事,你做得很好。我還有別的事,你先去陪小黑和小白吧!」說著,薩摩自然地轉首一看。兩隻小傢伙還在玩那隻“豬”!此時肉香已經冒出來了,豬要是本來沒死,現在恐怕也已經掛了!

「白色的!好像要熟了!」小黑興奮地提醒。

「是啊!是啊!終於知道為什麼人類吃東西要用火燒的,真的滿好玩的!」小白也高興地回答。

薩摩聽著牠們的論點,真是啞口無言。

「這樣就能吃了嗎?」小黑疑惑地問。

「應該吧!」小白也不確定地回答。

「要加鹽!」雙生低沉的聲音搭腔。他吃過“很多”人類的食物,知道他們都在煮的時候加上白白的東西,叫做鹽。

「鹽?!」兩隻小傢伙同時回頭差點就將烤豬丟進小黑的火焰裡。

雙生點點大頭。主人叫他來陪小黑小白,牠只好乖乖的來囉。

「那是什麼?」小白好奇地問。

小黑雖然沒問,但也瞪著雙生,意思像是“你不說你就死定了”似的!

雙生張大龍嘴巴,啞口無言。牠怎麼知道嘛!鹽就是鹽啊!

薩摩搖搖頭,受不了地將懷中的小紙包丟過去。
「這就是鹽!」他把昨天取出來用在魔梟身上剩下的鹽包在一個小紙包裡,現在就丟給兩隻小精靈。

兩隻小精靈湊近兩個小小的頭顱,仔細研究起這個小紙包。

「這個怎麼加?」小白納悶地問。

小黑搖搖頭,牠不知道。

「把它放在上面嗎?」小白猜測,說著抬著紙包就要將它整個放在烤豬上。

「不是!」雙生見狀連忙阻止。

兩隻小精靈同時瞪向雙生,接著不約而同地將紙包丟給雙生。

「你來加!」小黑蠻橫地道。

雙生看著大爪上的“小”紙包,牠怎麼弄啊?這麼小一包,輕輕一戳就全破了!

「…要先打開……」雙生說著,又將大爪遞向兩隻小精靈。

小精靈對看一眼,同時上前,兩只小精靈一陣努力翻動,好不容易才拉開紙包。紙包裡的是一堆白色的東西。

小白好奇地舔了一下,隨即「啊」了一聲,馬上吐出舌頭,皺起臉。小黑見狀,連忙叫出一顆小水球嘩地灑在小白臉上。這下是把小白舌頭上的鹽沖掉了,但也把小白淋成了落湯雞。

「你打我?!」小白抗議。

「我在幫你!」小黑冷冷地反駁。

小白瞪起眼,也叫出一顆小水球,但顯然比小黑叫出來的大了一點。水球一出現,小白二話不說便往小黑頭上砸,“嘩”地一聲也潑了小黑滿頭滿臉。接下來,牠們根本就沒再想到火上的烤豬,竟就打起水仗來。而可憐的雙生只得乖乖地到一旁照料烤乳豬,順便把鹽給灑上去。


薩摩沒再理會兩隻精靈一隻龍的鬧劇,反倒將目光放向現在已經保持距離看著他的魔獸們。看來剛剛雙生真的嚇到牠們,讓牠們不敢輕舉妄動了。幸好只要牠們不退,他的計畫就可以繼續施行。他記得他還要試試看如何應用那股不明力量哩。

思索了一會兒,薩摩閉上眼睛,開始靜靜感受那股力量。一如往常,它仍舊緩緩地沿著一貫的路徑流動循環著。只是,不論薩摩如何驅動,它就是不動如山。

還是沒辦法使用嗎?薩摩睜開眼睛,仰望天上明月,突然靈機一動。他記得,每次這股力量作祟的時候,自己都處在一種怪模怪樣的狀態。會不會那些角和翅膀就是使用這股力量的關鍵呢?想到這裡,薩摩心一橫,決定乾脆放出尖角和翅膀。他已經能控制它們的伸縮,四周又沒有別人,薩摩自然不再顧慮,將為他帶來不少困擾的尖角和翅膀釋放出來。

隨著薩摩的決定,尖銳刺耳的裂帛聲接著傳出。三對形象不一的翅膀同時撐破薩摩穿在身上的衣服,大大伸展開來。彷彿遮盡月光,三對翅膀投下了大片黑暗,籠罩四周。與此同時,薩摩的額頭上也跟著長出一支黑得發亮的尖角,一貫平靜的金色雙眼同時變得亮如星辰。這副異狀配上背上那三對羽翼,一黑一白加上一對金色大翅膀,構成一幅妖異的景象。詭異的氣流開始在薩摩四週聚集,處在中心的薩摩彷若黑洞的核心,再也看不明白。若說之前的森林瀰漫著敵意和殺戮,現在的森林所瀰漫的就是比之更深沉的渾沌。這種渾沌吸納了所有敵意和殺戮,屈服了所有生命的意志。

叫吼聲不見了,本來惡狠狠盯著薩摩,像隨時都要撲上來的魔獸們,在此刻全都本能地感覺到危險而忍不住戰慄起來。牠們魔獸睜著亮燦燦的眼睛,又敬又畏地看著仰首向天的薩摩,奇特而出於本能的恐懼在魔獸們的血液中沸騰起來。魔獸們敬畏地趴伏於地,不敢再將視線投注在薩魔身上。眼前這人,是牠們的主宰者……。

沒發現隨之而來的異常氛圍,薩摩早兀自沉醉在盡情釋放的快感中。隨著角與翅膀的盡情釋放,薩摩只覺得自己的感官範圍似乎也跟著無限擴展,廣大的魔獸天堂在他掌中,豐富多元的世界,也盡在他的懷抱之間。這種纳須彌於芥子的暢快,掌控所有生命的激動,天下在他掌中的豪情,讓薩摩一時之間沉醉其中而無法自拔。

失神的薩摩不知道,這是他第一次與身上的神劍魔刀同步,也是他開啟掌握神劍魔刀那扇門的一把鑰匙。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