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奇特感應的消失,薩摩回神了。剛剛那種感覺是什麼?激情?興奮?這種情緒怎麼會出現在他的心中?薩摩有些困惑。他從來就不是一個易感的人,七情六慾也總是離他遠了一些,只是似乎有些不一樣了……。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變的呢?

薩摩想不出答案,但是身上的翅膀卻提醒他本來的目的。是了,他要實驗看看怎麼利用體內那股力量呢!想到這裡,薩摩開始注意體內那股力量。沒想到這一注意竟讓薩摩忍不住雀躍起來。原來,一向死氣沉沉的力量活潑起來了!不僅如此,圍繞著薩摩四周的能量和元素也隨著體內能量起舞。難道這股能量不僅強大,還能隨心支配外能嗎?若是如此,那就代表往後自己可以直接使用外面的能量,減少體內能量的消耗。想到這裡,薩摩不由感到振奮,低頭看向魔獸,正想實驗看看,沒想到入目的景象卻讓薩摩愣了起來。

只見原本凶狠的魔獸們不知為何全都伏在地上,發著抖。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薩摩相當困惑,忍不住就想走向前看看。沒想到腳才踏出一歩,一直垂著頭的魔獸們卻像知道薩摩的行動似地,伏在地上的頭都用力的上下連點,嘴裡也發出不同的叫聲。

這是怎麼回事?薩摩雖然不知道牠們在說什麼,但他卻直覺地覺得他們在求饒。只是…,為什麼?剛剛還是凶惡狠戾的魔獸們突然轉性了?還是說…,牠們是因為看到自己這怪模怪樣才害怕?不管到底是哪一種,看魔獸這模樣,他的實驗十成是泡湯了。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薩摩席地坐下來。

「你們怕我?」薩摩試探地問。

全部的魔獸全都不安地抬起頭,睜著驚懼的眼睛。不知怎的,薩摩似乎在牠們眼中看到混合著敬畏、恐懼、慌亂、激動的複雜情感。魔獸也有這麼複雜的感情嗎?薩摩覺得有些意外,忍不住就把牠們當成了人,開口詢問:
「你們今天是誰領頭的?」

此話一出,從魔獸群中後方起了騷動,兩頭魔獸穿越群獸,一左一右來到前面,規規矩矩地伏在地上。一頭是狼系魔獸,一頭是虎系魔獸。想來是虎系魔獸主威服,狐系魔獸主智謀,看來魔獸也不若一般人想像中的愚笨。

「你們怕我?」見兩隻領頭的魔獸趴伏在地,一動也不敢動,薩摩忍不住又問了一遍。

兩隻魔獸先是點點頭卻又馬上搖搖頭,口中發出無法辨識的音符。

薩摩聽不懂,又好像聽得懂,他試探地問:
「你們尊敬我也害怕我?」

看來他猜對了,因為這次兩隻魔獸同時點點頭。

薩摩不解,迷惑地道:
「你們一開始並不是這樣!」

兩隻魔獸將目光放在薩摩的臉上,但是沒敢停留,又垂了下去。

見狀,薩摩心中若有所悟,指著自己的角和翅膀道:
「是因為這些東西嗎?」

兩隻魔獸稍稍猶豫了一下,接著先後點頭。

薩摩嘆了一口氣,聽圖爹爹說現在藏在他身體裡不肯出來的是神劍和魔刀,看來這點不假。若不是這等神物怎能震得住這群魔獸?

薩摩這個猜測嚴格來講只說對了一半。他不知道的是,這些魔獸除了害怕神劍魔刀所化成的尖角和翅膀之外,更害怕的是薩摩露出這種樣子時所散出來的氣息,那是讓牠們完全無法反抗,必須臣服於前的權威!自牠們被賦予生命時,牠們就本能地必須服從這股力量。

既然這些魔獸這般害怕自己體內的神劍魔刀,自然是不可能再跟他對打。薩摩如今只好放棄原本的打算,悶悶地站起身,隨手張出一片水幕,正巧擋住兩隻小傢伙誤射的水彈。

兩隻小傢伙見水彈砸到主人那了!吐吐舌頭,不敢再打,低下頭故做懺悔狀。

薩摩也不揭穿牠們,反倒提醒一句:
「你們的烤豬呢?」

此話一出,兩隻小傢伙馬上就顧不了其他,“啊”地叫了一聲,立刻回頭找被牠們遺忘的烤乳豬去了。

薩摩在心中無奈地微微嘆息,縮回身上的角和翅膀,對著魔獸們道:
「你們走吧!」

魔獸們沒動,還是趴伏在原地。薩摩不禁納悶起來,剛剛這群魔獸明明就聽得懂他的話,怎麼這會兒全都不懂了?

「你們可以走了!」薩摩又重複一次。

群獸還是照樣呆呆地伏在地上。薩摩見狀沉吟了一會兒,才又將角和翅膀釋放出來,對著群獸再次下令:
「你們可以走了!」

說也奇怪,這次摩獸們全都應聲走了,半隻也沒留下。看來問題就出在這裡。這些魔獸若不是只聽他這種狀態下所下的命令,就是他必須在這種狀態下所說的話牠們才聽得懂。到底是哪一種,薩摩並不清楚。

待群獸走了之後,薩摩收回角和翅膀,無奈地看著身上破成幾塊碎布的衣服。他的衣服本就不多,現在就折損了一件。看來,以後要放出翅膀前,應該要先脫掉上衣。

薩摩換了一身衣服,轉頭一看,就見兩隻小精靈正吱吱喳喳地催促著雙生嚐嚐看烤好的乳豬。雙生勉為其難地伸出大爪,用長長指甲的邊緣摳出一片肉,塞進嘴裡。

好一會兒時間,雙生只是滾動著兩顆大眼球,一句話也沒說,直到兩隻小精靈幾乎忍不住想開口催促時,牠才搖搖頭道:
「沒味道!」

兩隻小精靈聞言又開始嚷嚷。

「怎麼可能!我們不是有放鹽了嗎?」小白驚訝地道。

「是啊!我們剛剛明明放鹽了!」小黑立刻附和。

「是我放的……」雙生聞言開口反駁,只可惜他的反駁很快就消失在小黑和小白的瞪視中。

雙生委屈地瞪著大眼睛,明明就是牠放的,牠們剛剛打水仗去了……。

薩摩搖搖頭,走上前拍拍雙生的頭顱以表安慰,接著轉頭看了烤豬一眼。可憐的烤豬其實是一隻長嘴魔獸……。薩摩看了一會,終於撕了一小片肉放進嘴裡。嗯…火候不錯,以後可以讓這兩隻小傢伙物盡其用,幫他煮飯去。可惜好像太……太鹹了!薩摩斜眼看了一眼雙生。這麼鹹的肉牠為什麼會說沒味道?難道……?想到這裡,薩摩又撕了另一個地方的肉,塞進嘴裡。果然沒味道……。

「你們鹽只放一個地方當然沒味道!要均勻的灑上去。」薩摩皺眉評論。

此話一出,兩隻小精靈這時卻不約而同將目光轉向雙生:
「你剛剛怎麼只放一個地方?」

雙生更委屈了,剛剛明明就不承認是牠放鹽,現在又要他認錯……。雙生搖搖身體,靠在薩摩的身邊,像是在尋求薩摩安慰似的。

薩摩苦笑……。雙生其實並非這麼軟弱的“龍”,只是看在小黑小白身形小小的,總是不想跟牠們爭,再者兩隻小精靈伶牙俐齒,龍性不喜言,自然就鬥不過精靈了。其實,牠們都是他的好夥伴,薩摩嘴上嫌小黑小白煩,雙生笨,其實心裡對牠們都很滿意。

伸手拍拍雙生的龍頭,耳邊聽著小黑小白叨叨絮絮地說著怎麼補救,薩摩突然覺得這樣的日子倒也滿不錯的。

經過這一番折騰,天已大亮,新的一天又到了。


密直市是巴耶帝國西大陸進入東大陸的第一個大型都市。東大陸重要的交通路線皆從密直市展開。因為東西大陸間的所有客貨往來都會經過這個都市,所以若要說密直市是東大陸首屈一指的情報消息中心,也無可厚非。正因為這種重要的交通據點地位,所以密直市聚集了眾多商賈名流,都市不斷成長,幾乎與對岸的曼魯市連成一氣。這天,密直市還是一貫喧鬧吵雜,一派繁榮熱鬧景象,只是在遠離喧囂的市郊一處院落裡,熱鬧不僅沒有感染在這裡的所有人,反而瀰漫著一股緊張沉凝的氣氛。

院落裡,四男一女老少五個人圍坐在一張石桌旁,似乎正在商量些什麼。從他們臉上焦急而慎重的表情看來,應該是一件重要而緊急的事。

五人面前的石桌上攤開著一卷皮卷,皮卷之大已經將整個桌面佔滿。皮卷上畫著彎彎曲曲的線條,隱約就是巴耶帝國全國輿圖。皮卷上方約莫三厘米處,浮著一顆顆的紅點,密密麻麻地全集中在左方一角,幾顆紅點則往右一顆顆排列成一線,還有一顆紅點則在上方偏右。

「準備好了嗎?」五人當中滿頭白髮,看來最年長也是地位最高的一位問道。

聞言,其餘四個人對看一眼,臉上露出難色。其中一位看來約莫四十餘歲的男子撫著下巴的短髭,開口道:
「副院長,這群人行動太快,邱藏執行長那裡負責的人又多,來不及追上。昨天下午我們已經緊急派人追上去了,如果順利今天日落前應該追得上。」

這位被稱做副院長的老人聽男子這麼說先是微微頷首,接著又露出深思的表情:
「今年這些外族人不僅比起往年多,好像也比往前要強上許多。」

另一位馬臉,約莫五十歲的男子附和地點點頭,道:
「邱藏那裡的人就是因為那群人全都過了拉普頓橋才會被甩下的。」

白髮老人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皮卷,嚴肅地問:
「都安排好要怎麼試了嗎?」

此話一出,四人又對看一眼。留著短髭的男子再次在其餘三人的示意下開口了:
「因為時間匆促,所以來不及好好計劃,大致上不外乎是以“老人”“小孩”“女子”這些容易讓人疏忽防備的角色,來引他們上勾。」

白髮老人沉吟了一下,忍不住提醒道:
「龍人和精靈人都很精明,如果不夠周全恐怕沒有效果。」

聞言,其餘四人都面露難色。另一個約莫三十多歲的棕髮男子忍不住道:
「這一點,我們實在無法保證。首先,時間匆促,很多設置才剛完成,沒來得及規劃完整的計劃。而且,實行的人是軍方的人,我們無法保證他們的能力。」

白髮老人點點頭,似乎很能理解:
「這是沒辦法的事,學院的可以出動的人員不夠,前些日子又被軍方調走不少傑出的學生。更何況,軍方要求一定要參與我們的考試,以我們的立場也無法太過堅持。」

一聽,五人當中唯一的女性忍不住開口了。只見她皺著眉頭,憂心忡忡地道:
「副院長,我們讓軍方插手我們的考試適當嗎?我擔心他們出手不知輕重,恐怕會增添傷亡。」

其餘三人聞言也連忙點點頭表示認同。看來這種顧慮已經在他們心中很久了。

白髮老人臉上露出理解的表情,卻無奈地嘆了口氣:
「培育人才的學校很難脫離國家掌控,就算是世界最著名,歷史最悠久的學府也是。」

此話一出,在座其他四人對望一眼,不吭聲,顯然也是無言以對。

白髮老人見眾人不吭聲,又接著搖頭嘆息道:
「他們的想法我和院長都知道。他們想要親自挑選人才,他們不希望我們學院自己留下好人才,卻將不好的他們!」儘管可以理解,老人的語氣還是不免有些怨懟。

「難道,我們就這樣聽任他們擺佈嗎?」馬臉男子忿忿地道。

聽到男子憤怒的語氣,老人環視眾人一眼,露出一抹令人玩味的笑容,意味深長地道:
「所以,這一段路的考試,我們放給他們,不要介入太多。我們真正要的人,等到學院裡,我們再來挑選!」

四人聞言,立刻振奮地連連點頭。他們都懂了。這意思就是,陽奉陰違!表面上讓軍方的人挑選,實際上的選拔還是操控在學院手中。學院有各種方法可以將成績好的以低空方式錄取,躲避軍方索求。更何況他們比軍方更有把握選出真正的人才,至於那些有能力沒潛力的人,就是大方讓給軍方,也不會太可惜。

蘭普頓魔武學院能夠屹立在魔法武術界的頂端自然有他的道理。這當中最重要的是,他們有一套密法可以試探出人的潛能。藉由此法,學院可以挑出目前成就不高,但潛力相當高的學生,避免遺珠之憾。這也是為什麼學院能培育出諸多精英人才的原因。一開始就從能力潛力來挑選,當然比純粹由測驗來挑選,準確度更高了。所以,對學院而言,他們要選的不僅是現在成就大的,更是潛能大的人。軍方既然要人,那就讓他們挑,兩邊都沒話說。畢竟軍方挑的只是目前“看到”的部分,而學院要的人,卻是未來的發展。熟優熟劣,學院的人心中清楚得很。

不過儘管已有因應之法,眾人還是不免擔心被軍方先一歩指定。所以短髭男子還是忍不住反問:
「要是被他們搶走了呢?」

聽男子這麼一問,老人反倒笑了出來:
「你想我將邱藏這個賊傢伙安排在那邊做什麼?」

四人一呆,接著若有所悟。邱藏是學院中有名的鷹眼,視人頗有一套。任何一個人經過他的眼前,他只要觀察一會兒,什麼斤兩也都瞧得差不多了。難道副院長讓他在後面獨挑大樑竟是有用意的?

沒等眾人想明白,老人就笑著公佈答案:
「我要他瞧著呢!心性好的,本事不錯的讓他留心,派咱們的人跟著!別讓軍方的人撿了去。至於那些盡會虛張聲勢,心性差的,就讓軍方的人領去當砲灰吧!」

眾人一聽,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將邱藏派到那裡有這一層用意在啊!

老人微微一頓,又繼續道:
「由我領在前頭,是為了讓那些軍方傢伙將注意力集中在這裡,方便邱藏在後面操作。」

難怪他們這邊人手這般少。眾人這時不由得佩服起這個老人。當初軍方提出這項要求時,他一臉沒要沒緊的模樣,眾人還以為他不在乎,沒想到他竟然已經在心裡打好這樣的主意!看來要當上副院長沒有兩把刷子還真不行哩!

在眾人崇拜的目光中,老人得意地做下結論:
「所以,這邊這些跑在前面的人,就讓軍方動手,讓他們去碰碰釘子,消消焰氣也好!」

聞言,三十多歲的棕髮男子立刻猶豫起來:
「可是…昶印已經去了……要不要叫他回來?」

老人略一思索,隨即搖搖頭,微笑道:
「不需要。讓他打頭陣才不會讓軍方的人說話。去個人通知他,除非必要不要動手,只管看!」

男子點點頭,算是知道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