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等人在塔里沙港等了三天,第二艘船這才來到。

這三天,梅里等人因為是在帝國中報名的,另有住處,因此兩方分開行動。

薩摩等人在大宅院中曾經遇過那個倒楣的相國公子,但是,相國公子竟然沒有再說要決鬥,只是瞪著怨毒的眼看了薩摩等人一眼。奇怪的是,那天食館前的糾紛,學院的人員竟也沒有因此找薩摩等人談話,或許他們已經察清楚原委,或者是在薩摩等人離開之後,事情另有變化也不一定。但是既然沒人找他們,眾人當然樂得清閒。

這三天中,薩摩等人在漢斯的強烈要求下,又出去了一次。但是除了意外地和烏坦‧凡匿等人碰面談了幾句話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收穫。

這次碰面,薩摩裝做不知道奴里諾達恩的真實身分,而奴里諾達恩也很有默契地刻意表現出“獸人”應有的野性。雙方都在互相試探對方的意圖,情況一時詭異非常。目下,薩摩還不願意戳破奴里諾達恩的身分,因為還有一個烏坦‧凡匿身分未明,儘管察覺烏坦‧凡匿對他們沒有惡意,但基於身份的敏感,薩摩還是打算沉默。


這一天,第二艘船來到之後,塔里沙港自然又是一陣喧囂。不過學院顯然早有準備,迅速地將這一船人一部份分配到薩摩等人現在所住的大宅院,一部份安排在梅里等人所住的地方。

當天晚上,薩摩等人再次與梅里等人碰面。他們果然不負眾望,短短半天時間已經將第二艘船的人物探聽得一清二楚。

「先前我們探聽到的約塔公國內政大臣的千金,的確來了,而且就在第二艘船上,同行的還有跟她私交甚篤的東防將軍和南方將軍的公子。這一點沒什麼出入。」黑髮斐影臉帶猶豫地將所得到的消息說了出來。

薩摩等人點點頭表示了解。倒是梅里與他們在一起那麼久,看得出來斐影似乎有所隱瞞,於是開口追問:
「你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薩摩聞言,自然知道另有下文,故而挑挑眉,也詢問地看著斐影。

斐影看了他們的老大一眼,猶豫了一會才道:
「聽說有兩個人是從流亡之島來……」

眾人聞言都是一愣。薩摩等人身為龍人族的要角自然知道在北方大陸的東方海面上有一個島嶼,那個島嶼住的都是人類。最特別的是,這些人類都是從里爾公國來的。

里爾公國在人類三個國家當中,宗教的色彩最為濃厚,境內也時常有宗教迫害的情事出現,當然,這些迫害多少摻雜有政治的意圖或目的。這些受到迫害的人無處可逃,其他國家礙於內政不能干涉的原則,不可能接納他們,於是,他們逃到了無人可管的流亡之島。

這個流亡之島四周全是暗礁旋流,即便是駕船能手也無法篤定可以安全通過。逃亡者如何進入一直都是個謎,但是追拿的人通通葬送在這片海域倒是真的。

正因為這片難以穿越的海域,里爾公國多次派兵捉拿都是無功而返。加上,這座流亡之島雖然不受模里邦聯的控制,但畢竟也在邦聯近海處,容不得他國大喇喇多次派兵來此活動。這兩個原因影響下,這座島就成了里爾公國流亡人的大本營。當初那坦家劇變時,埃爾本意是要將琉璃帶往流亡之島,但他一個功力全失之人和一個四歲不到的小孩子要逃這麼遠實在力有未殆,加上琉璃預言的指示,埃爾這才誤打誤撞地來到中央大陸。

言歸正傳,話說眾人聽說有流亡之島的人打算報考蘭普頓魔武學院,忍不住便納悶起來。流亡之島的人因為流亡的身分,幾乎從來沒有離開過那座島嶼,因為那裡是唯一能保證他們安全的地方。但這次為什麼離開,甚至還到人族的國家來?雖然巴耶帝國與里爾公國是敵對的立場,但還是很難保證巴耶帝國肯為兩個毫無干係的人與里爾公國大起干戈。他們敢這樣大方前來,難道有什麼憑恃嗎?薩摩看一眼梅里等人,又想到兩個來自流亡之島的人,神跡密林、流亡之島…兩個同樣充滿神秘的地方,這中間是否存在什麼秘密呢?

「我就是覺得不合理,所以不知道該不該說。也許只是誤傳也不一定。」斐影也苦惱地道。

薩摩從思索中回神,隨即阻斷眾人的猜測道:
「有或沒有,以後就知道了!如果是真的,里爾公國的人一定會有行動。」若是真的來自流亡之島,那麼找機會探知他們的目的恐怕還是有必要的。

斐影聽薩摩提到里爾公國,似乎也想到另一個消息,連忙開口補充道:
「聽說第二艘船在抵達塔里沙港前,這兩個人已經和里爾公國的一些人發生了幾次衝突,幸好都不大。」

聞言,眾人心裡大概都有八分相信了。沒有人會冒充流亡之島的人,因為,這個身分最大的幫助就是讓他早點死。里爾公國中不少人將這些流亡者視為叛國者,自然不會給他們好臉色,衝突也是在所難免。不過從這些消息當中,還是無法判斷這兩人的意圖,看來也只能等日後小心觀察了!梅里當機立斷地結束這個話題,轉頭對月樊道:
「這件事以後再說,月樊,說說你的結果吧!」

金髮月樊立刻點點頭,開口道:
「我查到這艘船總共載了三百五十名學生,加上第一艘船四百人,還有國內報名的一千五百三十名,總共二千兩百八十名。總數跟去年相差不大。但是里爾公國的人比往年少很多,以前都有五百人上下,今年只有三百人不到,而且清一色都是平民。約塔公國的人大概比去年稍多了一點,大概四百人左右。我們國家今年受到到處徵兵的影響,許多人想要到學校去避難,所以報名的很多。剩下的就是像王…….摩耶一樣都是外族的人。」

月樊說到這裡頓了一頓,看向薩摩等人,發現沒有人有不悅的反應,這才繼續道:
「今年外族的人來得多了一些,除了第一艘船十七個之外,第二艘船也有十個外族的人,六個獸人,三個龍人,還有一個精靈人。我們國內設籍的獸人和龍人也報名了三個。所以今年總共有有三十個外族的人。」

「果然不少……」薩摩沉吟,不過光是為自己而來的外族人就佔了九個之多,這應該才是今年外族特別多的重要原因吧。


兩艘船都已來到塔里沙港,若要有任何考驗,那也該開始了。果不其然,就在第二艘船到來的隔天早上,所有人都被集中到塔里沙港碼頭。

學院的人員站在最前方,總共有十五個人。他們站在前面不知道在等待什麼。整個港口擠了二千多人,但是除了一些竊竊私語外,並沒有太大的喧鬧。

放眼望去,薩摩等人自然和寒、滅、塔巴聚在一起,就連烏坦‧凡匿、奴里諾達恩和威慕等人也不自覺地站在薩摩等人旁邊。另外五個獸人團體則是跑到了另一邊和其他的獸人一起,總共十三個獸人全都在同一個地方。這一點,薩摩就必須承認奴里諾達恩做得並不好,他說他是獸人,但是獸人很沒有安全感,常常同族人要聚在一起行動。當其他的獸人聚在一起時,他不該還和“其他”族在一起。

當然,薩摩心裡很清楚,奴里諾達恩骨子裡其實是那個十分驕傲的種族,龍族的人。龍族對獸人族可絕對說不上友善,要他假扮成獸人族恐怕已經很委屈了,更別說要他一天到晚和獸人窩在一起。龍族是標準的獨行俠,也就是這種性格,讓龍族行事最不屑拖帶一堆“同胞”。如果來到群居的人族必須要跟其他人一起行動的話,與其和八字不對盤的獸人在一起,奴里諾達恩恐怕還是寧願和氣息比較相近的龍人在一起。

除了這些人之外,另一個角落還有三個龍人,三個龍人不遠處也站著一個龍人。三個龍人全都將目光放在薩摩這邊,可見是很好奇從哪裡來這麼多龍人。而不遠處的龍人,則是眯著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最後乾脆旁若無人地靠在牆邊打盹。薩摩唇角微灣,有點好奇。因為他還沒看過這麼懶的龍人。

薩摩默數一下,外族人總共29個,還少了一個。瀏目四顧,終於在一個特別的地方找到另一個外族人。那是一個女性的精靈人。只見她穿著無袖的緊身短背心和小短裙,露出一大截雪白的雙腿和一截肚皮,俏生生地站在港邊民宅的屋簷上,邊哼歌邊看風景。全沒將下面不斷抬頭看她的人放在眼裡,當然更沒注意民宅的主人瞪著憂心的眼注視著姑娘的腳下。他可是很擔心屋頂被踩壞了。

這一看清,薩摩立刻皺起眉。他認識她。她是族裡麵包屋麻姆老太太的孫女─蜜兒,才剛滿十五歲,個性活潑好動,總是一副閒不下來的樣子。她怎麼會來?麻姆老太太當然不會答應讓她出來,所以最大的可能是她偷偷離開中央大陸!只是,她哪來的膽子就這樣闖到人族來?希望她好動的性子不會惹出太多麻煩,他可不想當她的保母。

薩摩注意力的移轉引起尼路等人的注意,他們不解地看著薩摩皺眉的樣子,然後順著目光看去……,原來是一個小女孩站在屋頂上。圓圓的臉蛋,滿是好奇的眼睛,一頭長長的頭髮綁成兩隻小馬尾,看起來很可愛,但是王子幹麻目不轉睛地瞪著人家看?難道……王子對她有興趣嗎?不可能!眾人立刻推翻這個猜測。那麼是王子認識她嗎?還是這個女孩有什麼古怪的地方?

沒讓他們猜測太久,薩摩突然嘴唇微動,接著便見那個小姑娘驚訝地看向薩摩,然後立刻臉色大變,東看西看的倒像想當場開溜似的。

見小姑娘想逃,薩摩表情嚴肅,嘴唇再動,不知說了什麼。只知道這番動作之後,小姑娘立刻尷尬地站在原地,手足無措地看向薩摩。

薩摩臉上帶著堅持的神色,直視著小姑娘。最後,小姑娘猶豫了一下,眼珠子轉了幾轉,接著“呼”地跳下房子。蹦蹦跳跳地來到薩摩身邊。

略顯嬌小的小姑娘對著面色不善的薩摩先是張張嘴,接著又皺皺眉,不知道在想什麼。

薩摩沉默不語,等著她交代。

想了一會兒,小姑娘像是想到什麼,突然綻開笑容,開口就喊:
「摩~~~哥哥~~~」一邊喊還一邊愛嬌地搖著身體,極盡撒嬌之能事。

摩哥哥?!這邊的眾人聞言驚得差點連下巴都掉了。烏坦‧凡匿等人驚的是,這小姑娘認識摩耶?而且還親熱地叫著摩哥哥?難道會是摩耶的紅粉知己嗎?尼路等人驚的則是,會叫王子,還敢叫王子摩哥哥的不是只有升格成王子妃的琉璃妹妹嗎?難道王子那麼快又娶了一個?眾人心中各有所思,一時之間都只知道怔怔地看著薩摩和那位撒嬌的小姑娘。

聽到小姑娘的稱呼,薩摩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忍不住冷著臉反問:
「誰讓你這樣叫?」

聞言,小姑娘露出委屈的神情,扁扁嘴:
「琉璃姊姊不都是這樣叫嘛!」

寒和滅一聽到“琉璃”多少知道怎麼一回事了。尼路等人更是馬上了悟。這小姑娘多半認識琉璃妹妹,然後間接認識薩摩,否則以薩摩平常冷淡疏離的態度,膽子小一點的大概不敢接近。但是有機會認識琉璃妹妹的應該只有中央大陸的精靈人,莫不是這個小姑娘也是精靈人吧?!若是如此,王子多了這個族人要照料,恐怕要多傷腦筋了。

「胡鬧!她是她,你是你!」薩摩訓斥道。其實就連薩摩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這麼堅持只有琉璃可以喊他摩哥哥?甚至寧願讓所有人恭敬地用“大人”這個他不怎麼喜歡的稱呼叫他,也不願妥協。

小姑娘又扁嘴,理直氣壯地道:
「要不然,人家就叫你───」

「蜜兒!」薩摩輕叱。他當然知道蜜兒想叫的是“大人”!只不過這種地方要是讓她叫大人,只會提高暴露身分的風險。

叫做蜜兒的小姑娘似乎也多少知道嚴重性,被薩摩這麼一喊,縮了一下,卻沒堅持叫出來。
「那……不然人家要叫你什麼?」蜜兒委屈地咕噥道。

薩摩沒有回答,反而問道:
「你為什麼離開大陸?」

這話似乎問到蜜兒的死穴,只見她小臉一垮,眼珠子胡亂轉了幾轉,支支吾吾地道:
「就──就是啊──我─我──對!……我幫…我幫琉璃姊姊來看住你啊!聽說男人很喜歡很多老婆的!萬一你被那些人類教壞了,琉璃姊姊不是很可憐嗎?」說到後來倒有點理直氣壯了。

薩摩不以為然地睨著眼神飄忽的蜜兒,反問道:
「你看得住?」

此話一出,蜜兒頓時語塞,好一會兒才氣弱地保證:
「我…我可以啊…」

薩摩眉一挑,沒有說話,只是將銳利的眼神定在蜜兒身上。蜜兒見狀手足無措地左看右看,咕噥道:
「做什麼這樣看人家!」

薩摩不語。他才不會相信什麼看住他的鬼話。她這小丫頭要真看得住他,他還需要當王子嗎?他比較納悶的是,這個被麻姆太太管得很嚴,從來沒出過遠門的小丫頭哪來的勇氣偷跑出來?中央大陸的精靈人對外面的人類世界成見很深,連帶的讓許多年輕的精靈人把到人族去視為畏途。所以就算以蜜兒的淘氣都從來沒提過要離開中央大陸。除非有人鼓動,否則蜜兒絕對不敢輕易離開中央大陸!但是誰敢鼓動蜜兒呢?想到這裡,薩摩的目光不由落向蜜兒背後的小背囊,一個不好的預感突然湧了上來。

蜜兒看到薩摩的目光轉向,也好奇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背囊,接著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地,連忙把背囊藏在身後。

「真正的原因?」薩摩反問,銳利的眼一瞬不瞬地盯著蜜兒。

蜜兒張張嘴,嘆了一口氣,埋怨地道:
「就知道騙不過你……」說著,看了薩摩一眼,才又吞吞口水道:
「人家聽說人族有很多很多新鮮的玩意兒,所以想來看看嘛!」蜜兒委屈地說。

「誰說的?」薩摩毫不心軟,繼續追問。蜜兒來到人族就變成他的責任,起碼他得知道這責任從何而來。

被薩摩這麼一問,蜜兒直覺地開口回答:
「那個木……」話說一半,蜜兒突然驚覺地捂住嘴巴,將頭搖得像鈴鼓似的。

果然……,薩摩掃了眼蜜兒藏在身後的背囊,自己的猜測果然沒錯。
「那個木頭和火把?」薩摩主動接下去。這兩隻精靈堪稱是最不安分守己的精靈,加上他剛剛察覺的異樣,答案當然呼之欲出。

蜜兒無奈地張張嘴,見薩摩一臉篤定,好半晌才十分不願地輕輕點頭。

見蜜兒承認,薩摩進一步問:
「你把牠們也帶來了?」

蜜兒聞言大驚,慌忙退了一步,連連搖頭:
「沒有!蜜兒沒有帶他們來。」

薩摩臉色一整,也不追問,只是將視線落向蜜兒背後的背囊,嚴肅地道:
「你們要自己出來,還是要我抓你們出來?」

眾人聞言都有些迷惑,就在迷惑中,蜜兒背囊口突然探出兩顆綠綠的小頭顱。就在眾人目瞪口呆中,兩顆小頭顱同時開口:
「…大大哥……」蜜兒這時終於露出懊惱的神色。

薩摩神情莫測地看了蜜兒和兩隻精靈好一會,突然轉過頭就不說話了。薩摩不說話不打緊,卻慌了蜜兒和兩隻小精靈。三個傢伙擠眉弄眼,都在催促對方試探一下。可偏偏三個傢伙沒人敢去試。

最後,三個小傢伙將求救的目光轉向尼路等人,沒想到尼路等人一見他們看過來就立刻轉開目光,裝做不知情。看來誰都不想去當砲灰。這下三個小傢伙只好這樣忐忑不安地聽著學院人員交代下來的任務。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