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薩摩打算依樣畫葫蘆解除詛咒時,一道聲音在薩摩耳邊響起:
  「王!讓魔眼來吧!」
  
  薩摩心中一動,隨即在心中問道:
  「你可以解除這個詛咒?」
  
  「是的,詛咒勉強算是不錯的食物。」魔眼用喜悅的聲音說著。
  
  食物?正好,薩摩也想知道魔眼的能力,於是也不堅持,收回右手,拿下左手上的手套,露出黑紋纏繞的左手。
  
  見到薩摩的左手,帕蘭德和諾耶魯都明顯一怔。薩摩的右手光潔修長,透著瑩瑩光澤,沒想到左手卻是這般醜陋,著實讓兩人驚訝。
  
  薩摩卻不在意,兀自將左掌按向諾耶魯的胸口。
  
  微微搔癢的感覺,薩摩知道,魔眼開了。諾耶魯胸口的黑印化成了一絲絲黑線,以驚人的速度射入薩摩左掌心。魔眼蠕動了一會,薩摩心中突然湧起一股衝動,想將左手插入諾耶魯的胸膛…。薩摩心中一驚,連忙收回左手。
  
  「你想控制我嗎?」感覺左手掌心的騷動,薩摩忍不住在心中對魔眼冷聲道。
  
  薩摩的語氣冰冷,充滿警告。魔眼一抖,連忙求饒道:
  「王!魔眼不是故意的。是因為詛咒量太少…所以……。」
  
  方才差點失控的感覺讓薩摩相當不高興,因此不等魔眼講完,便冷哼一聲:
  「哼!你這是在試探我的力量足不足以控制你嗎?」
  
  魔眼沉默了一會,接著語聲虛弱地道:
  「魔眼…不敢…。」
  
  其實,的確就像薩摩所猜測的,魔眼的主體是渥德。當初被薩摩的左手吸進來時,並不知道薩摩就是魔王,心中多少有點懷疑,加上這段時間,薩摩對力量的控制時常都有力不從心的感覺,所以才會有剛剛魔眼試圖左右薩摩行動的舉動。但魔眼畢竟是依附薩摩而生,所以一讓薩摩驚覺,魔眼即便想再嘗試,也會受薩摩的意向牽制。
  
  「哼!最好是不敢!」薩摩帶著警告意外,冷聲道。
  
  「魔眼真的不敢了!王!請您原諒我…。」魔眼哀求地道。
  
  見魔眼已經退縮,薩摩再進一步警告道:
  「我必須提醒你,如果你不能表達足夠的忠誠,我可以捨棄你。」若不是魔眼曾經表示,魔眼的完成,最重要的因素是不變的忠誠,薩摩恐怕會想盡辦法除掉魔眼。魔族既然怕魔刀和神劍,魔眼沒道理不怕…。
  
  此話一出,魔眼立刻劇烈顫抖起來,為了表達忠誠甚至把自己的弱點都招了出來:
  「王!魔眼錯了。請王不要捨棄魔眼!魔眼說了…魔眼最怕的東西是神劍,只要被神劍的劍鋒刺到,魔眼就會煙消雲散,請您千萬…千萬不要這麼做…。」
  
  薩摩一聽,納悶了。忍不住問道:
  「你不怕魔刀?」
  
  「怕…。因為魔刀可以削弱魔眼的力量,魔眼不能對抗魔刀。但是神劍會毀滅魔眼…。」魔眼顫抖著聲音回答。
  
  原來如此,這下,薩摩總算不擔心了。神劍在他身上,也就是說,他隨時可以讓魔眼消失。只是眼下…魔眼還是很好用…。
  
  「這次饒了你,退下吧。」薩摩淡聲道。
  
  此話一出,薩摩便覺掌心一癢,魔眼已再度閉上。
  
  薩摩正在心中思量著如何善用魔眼時,帕蘭德擔憂的聲音傳來:
  「大人…您還好嗎?」
  
  猛然回神,薩摩轉頭看去。只見帕蘭德和諾耶魯滿臉擔憂地看著他。
  
  「您剛剛…是因為幫我解詛咒的緣故嗎?」諾耶魯怯怯地接著問。
  
  薩摩啞然失笑,搖搖頭道:
  「不是,我是在想別的事。」
  
  此話一出,諾耶魯明顯鬆了一口氣,臉上重新露出笑容:
  「謝謝大人為諾耶魯解除詛咒。」
  
  薩摩輕輕搖頭,沒說話,只是看著喧囂的酒吧一樓。
  
  帕蘭德一見,立刻省悟,立刻拉著諾耶魯道:
  「大人!我們先退下了。我們會告訴其他人不要上來的。」說著便快步離開了。
  
  
  當龐希爾斯回到打鐵舖時,看到的就是滿地呻吟的大漢。雖然感覺奇怪,但見慣鮮血的龐希爾斯倒不害怕,反而是在看到牆腳一團白色物事時,才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咦?」
  
  龐希爾斯快步上前,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這團白色物事竟是小銀狐白兒!白兒是跟琉璃一同回來的!現在,白兒竟然躺在牆角,不知生死!龐希爾斯臉色開始有些凝重了。
  
  龐希爾斯彎身抱起小銀狐,正高興於小銀狐還有救時,一道低沉的聲音驀地響起:
  「終於讓我等到了一個,不枉我等了這麼久…。」
  
  聞聲,龐希爾斯全身一僵。
  
  「不要想逃…,我不會給你機會。配合一點,我會留你一條命。」隨著聲音,一名大漢走了出來,氣息遙遙鎖定彎身抱起小銀狐的龐希爾斯。
  
  大漢正是那群黑衣人的首領。方才雖然讓琉璃逃掉了,但他料定那些人必定會回轉,所以他不僅沒有離開,還留在此地守株待兔。果不其然,沒多久便見一名男子彎進這條小巷。這一次,他會更小心,不會再讓這人逃掉了!
  
  「放下那畜生,乖乖轉過身來!」大漢沉聲喝道。
  
  龐希爾斯才稍一猶豫,一道指風突然襲向他的手臂。龐希爾斯一驚,雙手不覺一鬆,小銀狐再度落地。竟是大漢發現龐希爾斯的猶豫,所以發出指風來警告了!
  
  不去想小銀狐重傷再經過這一摔,究竟還有沒有活命的機會?龐希爾斯突然嘆了一口氣:
  「你還是一樣那麼沒耐心啊!艾剎。」龐希爾斯一邊說,一邊緩緩轉過身。
  
  此話一出,大漢臉色大變,再看眼前這人分明陌生,更是殺氣陡升,厲聲問道:
  「你是誰?」
  
  「龐希爾斯。」龐希爾斯如實回答。早在聽到大漢的聲音時,他就認出了。這大漢是之前與他同屬於三王手下的魔族同伴─艾剎。
  
  「龐希爾斯?!你怎麼會在這裡?這身體是怎麼一回事?」大漢艾剎驚訝反問。他沒有懷疑龐希爾斯的身分,因為即便是龍社當中,知道他真名的人也只侷限於同屬魔族的同伴。這人能喊出他的真名,更說出龐希爾斯的真名,不用說,定是魔族同伴了。
  
  早在立下血誓,效忠魔王時,龐希爾斯為了不讓自己成為魔族追殺的對象,便想出了一個足以搪塞二王、三王和小姐三方勢力的藉口。這時艾剎一問,龐希爾斯立刻煞有其事地嘆了一口氣,無奈地道:
  「唉…一言難盡…。我臥底的奴隸船,不知得罪了誰,被人摸上來殺得一乾二淨。我只好離開那艘船。一上岸又聽說有任務,說是要追殺一個神族人。可惜我去晚了,其他族人都被神族的人殺死了。我只好一路跟蹤,追到這附近就被他們發現了。交手之下,身體毀了,只好臨時找一具身體來用。因為他們最後是在這裡消失的,所以我就留在這裡,打算一有蛛絲馬跡可以馬上回報。最近都住在這附近,剛剛聽得這裡吵吵鬧鬧的,沒想到會遇到你。」龐希爾斯三言兩語,四兩撥千金,將一切撇得一乾二淨。反正參與任務的其他人都死絕了,龐希爾斯不怕被揭穿,自然想怎麼講便怎麼講。
  
  龐希爾斯是三王的得力助手,艾剎對龐希爾斯所言自然無半分懷疑,更何況艾剎此行便是要追查那神族人的行蹤,對這個追殺任務自然曉得,所以也沒懷疑龐希爾斯的說法。只是聽到其他參與任務的族人都死了,不免有些驚訝罷了。
  
  「全都死了?!難怪都沒有人回來回報,差點把艾蒙氣死了。」艾剎說著,竟似興災樂禍地笑了起來。
  
  龐希爾斯還真怕艾剎追問太多,因此很快便轉移話題,道:
  「不說這個,說說你。你為什麼會到這裡來?」
  
  說到這個,艾剎似乎有些埋怨:
  「還不都是艾蒙。他急著想找到那個神族人,所以要我帶著那個神族人留在分部的武器四處追查…。那個神族人也真有本事,躲得不見蹤影,累得我還要替艾蒙跑這個腿…。」
  
  那個人自然有本事了,他可是魔王哩!龐希爾斯此話差點脫口而出,但胸口突然傳來的悶疼,還是讓龐希爾斯及時將話收了回去。
  
  龐希爾斯暗中鬆了一口氣。只差一點呐…!血誓對命令有相當強度的反應,薩摩命令他不准洩漏魔王的身分,要是剛剛他不小心說了出來,血誓便會立刻反應。族內立過血誓的不乏其人,據說違反命令所導致的血誓反應,其痛處直如削肉刨骨,必須取得血誓對象原諒才會平息。違反命令尚且如此,要是當真背叛了,那後果肯定是更加悽慘了。
  
  「怎麼了?」艾剎見龐希爾斯欲言又止,不禁納悶地問道。
  
  龐希爾斯心中一跳,連忙若無其事地道:
  「喔!沒有。我只是在想那神族人到底留下什麼武器而已。」他唯一一次看到王使用武器,用的就是魔刀,怎麼還有什麼武器落在艾蒙手裡?
  
  艾剎不疑有他,聞言立刻點點頭,掏出那把龍紋匕首道:
  「就是這把。我花了好些時間才查出匕首應該是由蘭普頓市的姜家武防店賣出。沿路追到這裡,沒想到那個打鐵人死都不講!剛剛明明差點就抓到一個女人,還是讓她跑掉了!」說到最後,艾剎顯得咬牙切齒。
  
  見所謂的武器僅是一把匕首,龐希爾斯鬆了一口氣,再聽說艾剎差點抓到一個女人,心裡又不禁再度緊張起來。從白兒在這裡看來,艾剎差點抓到的女人定是琉璃了!不過既然是被逃掉了,龐希爾斯也就不再擔心。現在就怕艾剎不走,留在這裡等琉璃回來,屆時便麻煩了。於是,龐希爾斯故做輕鬆地道:
  「跑掉就算了。艾蒙的事情,你管他那麼多做什?就說追查不到,我就不信他能拿你怎麼辦?!」
  
  其實就艾剎的想法也是這樣,他本就對此任務不怎麼熱中,回去隨便說個結果交差也就算了。反正二王、三王不合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艾蒙越頭痛,對他們越好,所以艾剎也不堅持。但現在,他之所以緊追不放,已經不是為了艾蒙的任務了,而是那顆暗系魔晶石…。
  
  「你不知道…。艾蒙那任務我可以不管,但是有關王的線索卻絕對不能中斷。」艾剎語帶無奈地道。
  
  王?!龐希爾斯心頭狂跳。艾剎怎麼會知道王出現了?王分明交代過不准透露給魔族知道,艾剎是如何得知的?!
  
  龐希爾斯滿腦混亂,臉上表情便顯得有些古怪。
  「你說…王?!」龐希爾斯謹慎地試探道。
  
  沒抓到要抓的人,艾剎心情煩躁,也就沒發現龐希爾斯的異狀。聽龐希爾斯追問,想也沒想便回答道:
  「沒錯!我剛剛在那個打鐵人身上發現了一樣東西,可以證明王已經出現了。」
  
  打鐵人?那是二狗子了。龐希爾斯一方面鬆了一口氣,一方面又緊張了起來。他可真怕二狗子會洩漏王的行蹤哩!
  
  「什麼東西?」龐希爾斯追問道。
  
  艾剎不疑有他,從懷中掏出那顆黑色魔晶石,攤在手上:
  「你看!」
  
  「咦?!」龐希爾斯驚呼一聲。這顆暗系魔晶石他曾經看過。那天薩摩帶他們來二狗子處時,二狗子正在打鐵,那時用的其中一顆增幅魔晶石便是這顆暗系魔晶石。不用說,這定是薩摩練出來的。因為自從魔王失蹤之後,所有暗系元素便已無人能使用,若不是身為魔王的薩摩,還有誰練得出來?
  
  「你看過?」艾剎驚訝地問道。
  
  龐希爾斯聞言心中一驚,連忙搖頭解釋道:
  「不…,我沒看過。我只是驚訝暗系的魔晶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艾剎聞言立刻附和著道:
  「沒錯!我也是這樣想。暗系能量目前只有王能使用!我斷定那個打鐵人一定知道一些王的消息!」
  
  龐希爾斯心頭一跳,連忙問道:
  「那他講了嗎?」
  
  說到這個,艾剎立刻露出憤恨的表情,恨恨地咬牙道:
  「沒有!那個該死的打鐵人竟然寧願自殺也不願意講!」
  
  「啊!」龐希爾斯驚叫一聲。二狗子竟然會為了隱瞞王的消息而自殺?!真是忠心耿耿呐!難怪王這麼放心將琉璃和他留在這裡了。
  
  在魔族人眼中,私人的情誼永遠比不上利益衝突。在他們眼中,一切情誼只會建立在利益之中,而唯一可以凌駕利益的情感,只有忠心!由此看來,龐希爾斯把二狗子顧全朋友的犧牲視作忠心的表現,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艾剎將龐希爾斯的驚叫當成龐希爾斯也很遺憾錯失線索的表現。
  「很該死對吧!」艾剎懊惱地道。
  
  龐希爾斯能說什麼呢?只得連連點頭表示同意。
  
  不過艾剎的懊惱並沒有持續很久,他很快就重新振作起來,得意地道:
  「不過沒關係。剛剛我要抓的女人雖然逃掉了,但是一定會再回來,只要等到她,抓到族裡,用漩神術(註)問,我就不信問不出什麼!」
  
  龐希爾斯聞言大驚。艾剎的推斷沒錯,以琉璃的個性絕對不會一走了之,定還會再回來。這可不行!要是真被艾剎抓走了,他可就不知道要怎麼向薩摩交代了。想到這裡,龐希爾斯不覺脫口而出:
  「不好!」
  
  「哪裡不好?」艾剎挑起眉,有些不悅地問。
  
  呃!…龐希爾斯愁了。哪裡不好?他知道,他一定要說出一個可以讓艾剎心服口服的理由,否則想讓艾剎放棄執行一半的任務,可說難如登天了。驀地,龐希爾斯腦中靈光一閃,連忙道:
  「你現在要是把這女人帶回去,不只三王知道,連二王也知道,甚至小姐也會知道。到時候,我們問出來的消息要不要給他們知道?肯定是要的。如此一來,不就讓他們有機會比我們找一步找到王,搶得頭功嗎?」
  
  「這……。」艾剎開始猶豫了。這的確是問題。二王、三王和小姐,三方勢力明爭暗鬥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要是讓二王或小姐搶先一步找到王,那他們三王這派可真的沒戲唱了。
  
  龐希爾斯見艾剎意動,趕緊又進一步分析道:
  「不如這樣吧!你先回去,這裡由我盯著。我住在這裡,那女人不會懷疑我,我可以不著痕跡地探聽。要是探到了消息,我立刻回去稟報,這樣我們就可以獨占王的消息,不怕讓二王和小姐他們知道了。這不是比你聲勢浩大地回去昭告全族要好得多嗎?三王一定不希望讓二王和小姐搶先知道王的消息,你要是急著帶回去了,恐怕還會弄巧成拙呢!更何況那女人究竟知不知道王的消息都還不確定,要是那女人知道的並不如我們想像得那麼多,你帶那女人回去豈不是害得三王在二王、小姐面前出醜嗎?不帶回去,等於多掌握一條線索在我們手上,可以讓二王和小姐摸不清楚狀況,以後問出的事情,要說多少,還不是隨我們高興?」
  
  艾剎聞言,心頭一震。若不是龐希爾斯提起,他還真沒想到這一層。萬一那女人當真不知道,他又擅自帶她回去,先別說三王出醜了,光是他竟然判斷錯誤就足以讓他大吃苦頭,最少也要被折磨百年。這麼一想,艾剎立刻出了滿身冷汗。
  「你說得有道理!幸好你告訴我這一點,要不然我可要犯下大錯了。」艾剎抹了一把額際的汗水,僥倖地道。
  
  聞言,龐希爾斯知道他成功了,不由得發自內心地露出一抹微笑:
  「這沒什麼。等你有機會多接觸三王,一定也可以想到這一層。」
  
  言下之意就是,他龐希爾斯常常接觸三王,是三王的得力助手,所以可以體察上意。龐希爾斯之所以在最後加上這段話,是因為他相信,他在魔族中的地位可以讓艾剎更相信他的話。
  
  果不其然,艾剎一聽,臉上表情立刻緩和下來,口氣輕鬆地道:
  「不愧是三王的左右手,對三王這麼了解。就聽你的!我先回去了!」說著,艾剎拍拍衣服,便往巷口走去。
  
  見艾剎要走,龐希爾斯瞥了一眼橫七豎八躺在地上呻吟的大漢,眉頭一皺,連忙道:
  「要走前先把這些人處理掉吧!小心他們跟艾蒙說出你不僅沒完成任務,還打算把王的消息據為己有。」
  
  艾剎還真忘了那些大漢的存在了!聞言腳下一頓,轉過頭來,顯得有些尷尬地乾笑著道:
  「這種小事由你代勞也無不可嘛!」
  
  龐希爾斯搖搖頭,無奈地道:
  「我這具身體不怎麼合用,還是由你動手吧!」
  
  新身體的確不好用,更何況是人類的身體?!艾剎頗能理解,因此也沒多說,立刻回頭,一手一個,將地上受傷的大漢一個個送上黃泉。
  
  過程中,大漢恐懼害怕不甘的表情龐希爾斯都看在眼裡,不過對此,龐希爾斯並沒有同情。人…不就是拿來利用的嗎?更何況魔族也讓他們過了好一段呼風喚雨的風光日子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