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希爾斯的遲疑,一旁的溫達相當不諒解。他看得出來,那個女人發出的旋風就算能使他的攻擊偏離,也只是稍偏,絕沒有像這樣全然偏到一邊去的道理。這分明就是龐希爾斯臨時改變攻擊方向所致!溫達那對此也不說破,僅是哼了一聲:
「哼!不想走…那就當一對同命鴛鴦吧!」說著,溫達那手一揮,就待攻擊。

龐希爾斯見狀,連忙伸手將溫達那的手拉下:
「等一下!」

溫達那本來就對龐希爾斯極為不諒解,這會龐希爾斯還阻止他攻擊,更是將他氣得七竅生煙。
「龐希爾斯!你在做什麼?!還不趕快把那個人的意志毀掉,讓渥德早點佔據他的身體?!」溫達那怒聲大叫。

溫達那的指責讓龐希爾斯啞口無言。毀掉那個人當然沒問題,但是米坦娜…他卻有些下不了手…。

溫達那這一叫讓琉璃回神了。轉過身,琉璃張開雙臂,以護衛的姿態擋在薩摩面前,神情悽楚地控訴:
「龐希爾斯…。你為什麼要殺他?!他是我的丈夫啊!!」

「…米坦娜…,我…。」龐希爾斯不知如何回答,一時只知道傻站著。

溫達那看看美麗不可方物的琉璃,再看看面對琉璃無言以對的龐希爾斯,哪還不知道究竟怎麼回事。只見他氣得直跳腳道:
「原來你竟然給人族的女人迷了!!難怪會臨時沒有任務!你把我們魔族的尊嚴放到哪裡去了?!」

此話一出,龐希爾斯大為難堪,立刻反駁:
「我沒有!何況,收集個把人族女人也不算什麼!關魔族尊嚴什麼事?!」

「沒有被迷?!沒有那就殺了他們啊!!」溫達那緊咬不放,就是要龐希爾斯動手殺掉琉璃和薩摩。

龐希爾斯為難地看了琉璃一眼:
「殺了…可惜…。」月光下透著白瓷光澤的肌膚、鮮豔欲滴的紅唇弧線優美,藍天般的雙眼水波流轉,恁是動人。這般美麗的組合,要是毀了…實在可惜啊!

龐希爾斯和溫達那的對話琉璃一句不漏,都聽在耳裡,精緻美麗的臉頓時刷白。

原來龐希爾斯是魔族人,難怪他那麼殘忍,那麼好殺!是他帶著其他魔族人來殺摩哥哥的嗎?琉璃心裡恍似壓了一塊大石,悶得幾乎窒息…。雖然一路上她已經對龐希爾斯起了懷疑,但總算是他將她救出奴隸船,她多少還是存著他是好人的想法。沒想到這個某個角度算是她救命恩人的人,竟然會成為陷害她丈夫的人?!

「龐希爾斯…是你…你帶他們來…來殺摩哥哥的嗎?」琉璃抱著最後一絲希望,顫抖著聲音問。

龐希爾斯啞口無言,倒是溫達那看出龐希爾斯心裡猶豫,佞笑一聲道:
「當然是他了…。他可是特別趕回來帶我們來的。」

得到肯定答案,琉璃又悲又怒,啞聲反問:
「…為什麼…?」

琉璃這麼一問,龐希爾斯又猶豫了好一會,終於才在溫達那又要搶先出口時,低聲回答:
「…因為他是神族人…!」當然還有別的原因,那便是在初見薩摩的時候,龐希爾斯就看出這個存在感與威脅感並俱的男人…,不能收集!只是這原因卻是不便說。

神族人?琉璃跟薩摩認識這麼久,從來就不知道薩摩是神族人!龐希爾斯憑什麼認定他是?!難道是因為那雙神眼?

「摩哥哥不是神族人!他的眼睛是天生的!」琉璃試圖解釋,就是希望他們放過薩摩。

「哈!天生的?如果不是神族,誰會有那種眼睛?要找藉口也要找好一點的。」溫達那不屑地道。

聞言,琉璃張嘴又想解釋,薩摩卻拉住琉璃的手:
「別跟他們廢話。我廢了兩個魔族人,他們是非殺我不可的。」何況他們還急著要讓渥德獲得他的身體!最後這句話,薩摩沒有說出來,就怕讓琉璃擔心。

他本來想自我了斷的,但現在…,琉璃出現了…,不管怎樣他都要先保得琉璃安全,才能放心。

「沒錯!他是非死不可,至於你…這麼好看殺掉的確很可惜,送給二王倒滿不錯的。」溫達那邪笑著道。

此話一出,其他魔族人立刻大聲哄笑起來,只有龐希爾斯表情古怪,像是有點意動,又不甚樂意的模樣。

薩摩雖然不知道二王是誰,但想來必是魔族中頗具勢力的人,以魔族人視人命為草芥的態度,薩摩說什麼也不能讓琉璃落在他們手中。於是靈機一動,突然將左手扺在胸口道:
「你們如果還想讓那個叫渥德的取得我的身體,就放走她!不然我就讓這具身體一點用也沒有!」

他們不過就是要讓渥德佔據他的身體,他就不相信,要是他這具身體少了一個人類應該有的重要器官…,渥德還能順利使用?!他一死,對精靈人和龍人的牽扯就沒了,順便還可以打亂龐希爾斯等人的如意算盤,何樂而不為?

此話一出,眾人大驚,琉璃轉頭一看,發現薩摩左掌掌鋒扺在左胸口,隨即省悟,連忙上前抓住薩摩的左手,猛搖頭道:
「不可以!」

琉璃這麼一抓,薩摩倒是不敢貿然動手,深怕不小心傷了琉璃,只能焦急地勸道:
「琉璃…,你快點走…。」

琉璃也不回答,盡是流著眼淚搖頭。她知道薩摩想要她活著,但是沒有了他…,她活著有什麼意義呢?

溫達那本想動手,現在看薩摩一掌抵在胸口,雖然有那位人類少女阻擋,卻也難保他不會狠下心,毀了這具身體,一時間反倒猶豫了起來。想了一會,乾脆轉過頭詢問一直沉默不語的龐希爾斯:
「龐希爾斯,快想點法子!你不會是想抗命吧?」

龐希爾斯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猶豫,他不在乎渥德可不可以佔據那個神族身體,所以他絕對可以一下子殺掉他們兩個,但是…米坦娜這麼好看,死了著實可惜。只是…米坦娜要是不死,以現在的情況,他肯定是無法自己收集。若是拿來送給三王,不捨得是其一,再者溫達那肯定會堅持送給二王,各為其主,怎麼做都不妥當。想來想去,龐希爾斯不得不承認,還是只有殺掉他們,一了百了,才是最好的方式。只是決定歸決定,要動手還是不免猶豫。現在溫達那想不出辦法,反倒將事情推到他身上,讓龐希爾斯大為不滿,口氣忍不住便不好起來:
「你高興怎麼著就怎麼著。大不了兩個通通殺死,砍掉那個人的手,回去讓二王或三王喚出渥德的魔靈,再找個身體寄宿也就罷了!」

此言一出,溫達那深覺有理。雖然沒了神族的身體有點可惜,但神族身體不見得能容納魔靈,要是一個不小心,反被這個神族人吞噬,那就划不來了。

「這個法子不錯!」溫達那說著,雙手緩緩舉起:「各位…把這兩個玩具打碎吧!讓這個可惡的神族人也嚐嚐剛剛渥德所受的苦!」

除了龐希爾斯之外,其餘仍有攻擊能力的兩個魔族人,聞言大為振奮。他們許久沒殺人,都快忘記鮮血的美味了!

薩摩見狀,知道他們鐵了心,心裡一寒,就想將琉璃推開。但琉璃早已下定決定,卻是怎麼也不肯走,還用力抱著薩摩,嘴裡喃喃唸著:
「慈愛的大地之母…,孕育生命的精華…,我…那坦‧琉璃,以性命召喚…,求您賜給我最大的力量,保護我及我所愛的人…,大‧地‧障‧壁!」

隨著吟唱聲,黃晶色的半透明光幕開始從四周凝聚起來…。

薩摩聽到琉璃吟唱的內容,驚恐之下,失聲大叫:
「琉璃!不要這樣做…!!」

他知道這是中級魔法中最高等的防禦術,以生命為媒介,甚至可以抵禦高等魔法的攻擊,但是…施展過後,元氣大傷,魔力夠的,沒有半年以上,魔力無法恢復到原來水準,若是魔力不夠,甚至會賠上性命!可以說是飲鴆止渴的招數。首先,他根本不想讓琉璃冒這個險,其次,這樣的防禦魔法雖然威力強大,但若想阻擋這些魔族人的攻擊,恐怕還是不夠。最後的結果還是兩人共赴黃泉!

聽到薩摩的聲音,琉璃抬起頭看著薩摩,嘴裡卻沒有停止吟唱咒語。半透明光幕很快就完成了,團團將兩人包圍。琉璃用全身魔力來支撐這個光幕,端麗的臉上浮現的是悽然但卻無悔的表情,分明已有共赴黃泉的覺悟!

見到這樣的表情,薩摩只覺心臟絞痛,忍了許久的鮮血再也克制不住翻湧而出。

「摩哥哥…琉璃絕對不會一個人獨活…。」琉璃一邊擦拭薩摩嘴角的鮮血,一邊低聲說著。

不論琉璃的決心有多堅決,薩摩卻萬萬不能忍受琉璃為了保護自己犧牲生命,儘管不停咳血,薩摩還是努力想讓琉璃改變主意:
「…咳…快…走…!還…來…來得…咳…及……!」薩摩一邊說,一邊還用已經無力的雙手推著琉璃離開。

「雖然這種生離死別不管看了幾次都讓人非常高興,只是我已經沒什麼耐心了!想死…我就成全你們吧!」溫達那話聲一落,雙手下揮,兩道交錯的光弧隨即疾掃而出。

隨著兩道光弧,其他魔族人也跟著發出各種形狀的勁氣,直往薩摩兩人而來。

見情況緊急,薩摩全身驀地湧起求生意志。只是這意志卻是希望能讓琉璃安然無恙!雙生感應到薩摩的心情,立刻一聲長吼,層層聲波隨即湧上,企圖阻擋疾飛而來的攻擊。就連小斑也再次凝聚力量,全身銀白色的長毛高高豎起,近乎透明的獨角射出一道道不連續卻密集的光帶,阻擋敵人的攻擊。

然而,四個魔族人合力發出的攻擊何其強橫?即便雙生和小斑已經竭盡全力,卻還是只能削弱部分力量,剩下絕大多數的勁氣還是在微微一滯之後,直直往薩摩和琉璃湧來。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到雙生和小斑已經來不及再發一次攻擊!

眼看薩摩、琉璃、雙生、小斑都要被這波攻擊吞噬,就在這時,突然橫裡飛出一人,擋在琉璃和薩摩之前。

轟隆一聲巨響,這人立刻被強大的勁氣擊飛,碰地撞上琉璃所架的光幕,接著滑落。薩摩銳利的雙眼看到那屬於奴隸的灰黑色衣服,心中大慟之際,餘勁不減的勁氣便已撞上光幕。

轟隆隆連響,光幕簌簌動搖,空氣也因為強大的撞擊力道發出悲鳴,震得在場眾人氣血洶湧。突然,波地一聲…光幕出現裂痕…!薩摩都還來不及反應,便見光幕瞬間破裂,強大勁氣就這麼直直撞上琉璃瘦弱的肩背!纖細的身子被勁氣撞飛,用力撞上他的胸膛!鮮血瞬間在他眼前暈開!一片薄薄的光幕守在薩摩的四周…。最後一刻,琉璃竟選擇將僅剩的魔力用來保護他?!

「摩…哥…哥…,琉璃…琉璃…不…不後…悔……。」琉璃美麗的藍眼睛漸漸失去焦距,話也越說越虛弱。最後…終於無力地闔上眼睛…,一滴晶瑩的淚珠襯著不斷湧出的鮮血,顯得異常悽美…。

隨著琉璃嘴角湧出腥紅的鮮血,薩摩的世界彷彿也跟著瓦解了!

「琉璃───!!」薩摩仰天發出一聲淒厲悲鳴。殘餘的勁氣打在他身上,他已全然沒有感覺。

他的妻子…,他最愛的女人…,他身上沾著她的鮮血…,灼熱地刺痛他的每一根神經…。這一刻…他失去了她…!而他…為什麼還清醒?為什麼還活著?他是那麼小心翼翼的保護她…,每一次都承諾不再讓她受傷…,為什麼最後他還是失去她?因為她愛他,所以他失去她!…那麼他愛她呢?她怎麼忘了…他愛她啊!!怎麼可以讓他承受失去她的痛苦?!怎麼可以……?!

薩摩雙眼泛紅,雙手不停的顫抖…。他撐著僅剩的一絲神智,探向琉璃鼻間!直到最後一絲希望也消失無蹤時…,薩摩終於崩潰了…!

「啊────!!」猶如野獸臨死的哀嚎,薩摩用滿是鮮血的雙手瘋狂地拉扯自己的頭髮。

是他的錯嗎?是他害死琉璃的嗎?是他嗎?!

不…不…!是那些該死的人!是他們殺死了琉璃!!是他們!!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