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番耽擱,薩摩離開打鐵舖時,天色已近黃昏。回學院途中,薩摩一邊走一邊回想後來在打鐵舖裡發生的事。

跟二狗子成了朋友之後,二狗子的熱情讓薩摩受寵若驚。薩摩托他打的劍鞘,二狗子說什麼也不肯收錢,還拉著琉璃和龐希爾斯兩人,說是要送什麼見面禮之類的。

「俺這裡啥都沒有,就刀啊劍的最多。你們想要就拿!別跟俺客氣!」

想到二狗子拍著胸甫講話的那副模樣,薩摩忍不住輕笑起來。

龐希爾斯似乎從來不懂客氣,二狗子這麼一說,他便老實不客氣地挑了一把相當不錯的長刀。琉璃不懂武功,送她刀劍也沒什麼用。但二狗子似乎很堅持這個見面禮,最後還是薩摩想到那把被他放回去的軟劍,提議二狗子把那把軟劍給琉璃。軟劍可以捲在腰間,好攜帶又可以防身。更何況那把軟劍還是少見的優質魔法劍,琉璃雖不懂武,但若以魔力催動,還是可以傷人,只要再學些招式,相信要自保也不成問題。

只是二狗子堅持那軟劍老早就被他「送」給了薩摩,不能算是見面禮。

「我不懂武,再多武器對我都沒用呐…。不如…,你送給摩哥哥吧!送給他就跟送給我一樣啊!」

琉璃最後是這麼告訴二狗子的。只是薩摩什麼都不缺,二狗子傷了很久的腦筋,還是想不出來要送什麼,一時之間倒是把這壯漢愁得一雙濃眉都揪在一起。

薩摩見二狗子為了這點小事愁成這樣,不禁又是無奈又是好笑。突然靈機一動,乾脆商量著道:
「真的要送的話,你就送一個忙吧!」

「忙?」二狗子抓抓頭,迷惑地問。

「是啊!我急著回去學院,如果可以,你幫我跑一趟姜家武防店,買一雙手套。」事實上薩摩一點都不急,本來也打算自己跑一趟,但為了讓二狗子別老在見面禮上面打轉,薩摩只好假裝一下了。

「手套…?」二狗子說著,一雙大眼便看向薩摩的手。

薩摩舉起左手,無奈地道:
「沒錯!一般武人專用的手套。其實我只需要一只,但是沒人只賣一只手套。」

二狗子看到薩摩左手上的黑色紋路,立刻吃驚地叫:
「老弟!你手怎麼長花了?!」

二狗子這話當真讓薩摩無言以對,只能苦笑著道:
「我也不清楚,所以才要遮一下。」雖然渥德曾經表示,只要魔眼成長到一定階段,這些紋路可以隱形,但那可是以後的事,現在首要的還是遮住這些紋路。他人的側目是一回事,重要的是,萬一被任何一個魔族人看到了,那問題可就不只一籮筐那麼多了。

二狗子見那花紋實在醒目,當下也不耽擱,立刻就要去幫薩摩買手套。沒想到臨出門,二狗子又突然蹔了回來,看了薩摩的左手一眼,再看了看自己的左手,緊接著便風風火火地衝進房間裡面,看得薩摩等人直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不一會,二狗子又衝了出來,只不過這會兒手裡多了一個鐵盒子。

二狗子將鐵盒子一把塞進薩摩手裡,一張嘴咧得大大的,笑的很是得意:
「見面禮!」看來二狗子還是喜歡實際送出東西。

薩摩摸索了一會,按下鐵盒側邊的機扣。只聽得「喀」一聲輕響,鐵盒四面一下伸展開來,露出舖滿軟墊的內裡,一只灰色手套就靜靜躺在其中。

就一眼,薩摩便看出這只手套的不凡。因為敏銳的元素感應能力告訴他,這只手套會自然排斥四周元素,從元素退避的程度看來,這必是一只擁有極高魔防力的手套。於是,薩摩將已經攤開的鐵盒連同手套遞回給二狗子:
「這太貴重,我不能收。」雖然只有一只,但其價值卻絲毫不會打折,因為具有這麼高魔防力的防具實在太難找了。

不知道二狗子究竟是不識貨還是太過熱情,薩摩遞給他的手套,他想也不想又推了回來:
「俺不知道貴不貴重,反正俺爹給了俺,就算俺的,俺要給誰就給誰。」說著,二狗子還得意地昂起頭。

薩摩將手套拿了起來,仔細撫摸了一會,發現這手套不僅自然排斥元素,材質還甚好,不僅有彈性,摸起來也很是滑順。

「這一定是矮人的手藝。」薩摩雖只是猜測,語氣卻是相當肯定。

二狗子聽了連臉色也沒變,讓薩摩忍不住懷疑二狗子是不是根本就不識貨。於是,他又補充道:
「你知道…只要你肯賣,這只手套足夠讓你買下半個蘭普頓市的土地嗎?」

二狗子聽了,立刻傻了一張臉。薩摩趁這機會,又將手套遞回給二狗子。

沒想到,二狗子同樣又推了回來:
「俺知道這是矮人的東西。俺爹說這是他的矮人朋友送他的紀念品。朋友的東西不能賣…。俺爹的朋友送給俺爹,俺爹給俺,俺也要送給俺朋友。」二狗子難得嚴肅地道。

此話一出,龐希爾斯不以為然地輕嗤一聲。薩摩雖然覺得二狗子的堅持過於八股,但卻也同時佩服二狗子這樣寬大的心胸。他身為一向對物質不貪不求的精靈人,面對這只手套都不免有些心動,虧得二狗子竟能如此坦然送人。

二狗子這麼大方,他若是在推辭就未免過於虛情假意了。於是,薩摩收下了手套,但卻同時在心中暗暗決定,只要有機會,定要好好回報二狗子的大方餽贈。


舉高左手,薩摩看著緊密貼合手掌的手套,手套從手肘開始,包裹整條下臂,只露出兩段指節。戴上手套,薩摩才發現,這手套還能調整大小,剛戴上去時還顯得有些鬆垮,但很快就回縮,緊密地貼合手掌。布料甚厚,還有些皮革的感覺,頗有韌性。薩摩當場用刀劍去刺劃,手套都絲毫未損。看來這手套不僅有相當高的魔防力,就連純物理性的攻擊也能抵擋一些,只不知究竟能擋到什麼程度就是了。說也奇怪,這麼厚的布料,戴在手上卻絲毫沒有氣悶的感覺。

薩摩對這只手套相當滿意,不由得又對二狗子多了幾分感激。

思忖間,學院已然在望。為了瞞住那些隨時監視學院的帝國人員,薩摩雖然回來也沒打算走正門,還是繞進了魔獸天堂,準備從圍牆翻進去。

圍牆設有結界。之前哈頓‧索尼特地為他開了一角,卻不知現在還在不在。

走到之前離開的地方,薩摩發現原本有缺口的地方已經不見了,想來是已經補上。薩摩看著結界,輕輕皺起眉頭。他不想破壞結界,畢竟他還不甚了解學院設這個結界究竟有什麼用意,學院中更有那些所謂的帝國份子,貿然破壞結界若被這些人發現恐怕不妙。

正愁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一聲低吼從旁邊傳來。薩摩聞聲轉頭,就見小斑輕踱前腳,甩著蓬鬆的銀色長毛看著薩摩。

「你怎麼在這裡?」薩摩邊走邊納悶地問。

他明明叫小斑帶著風倪等人先回到學院去,只不過當時沒想到這個缺口已經不在了。難道小斑是因為無法進去所以才一直在這裡徘徊嗎?

薩摩正猜測間,卻見小斑頭一甩,轉身就走。臨走前還回頭對著薩摩低吼了一聲,好似在催促他跟上似的。

薩摩直覺小斑似乎想領他到哪裡去,隨即跟了上去。

小斑帶著薩摩沿著學院外圍走,薩摩心中略有所悟,腳下更不遲疑,不即不離地緊跟著小斑。薩摩腳程頗快,小斑根本不需要特意放慢腳步,一人一獸不一會便來到大師林的西北方。

一到這裡,薩摩就知道小斑的用意了。沒錯!雖然之前開放的缺口沒了,卻在這裡開了一個缺口。不用說,小斑就是領著風倪等人從這裡回到學院的。看來應該是佛曼紐擔心缺口被發現,所以才會將缺口換到這裡來。這缺口比起之前的實在好多了,起碼,大師林的東北過去是連綿不斷的山區,魔獸最是密集,根本無人敢接近,可說是大師林中最險惡的角落,要是從這裡進入便不虞被進入大師林的學院學生發現,最是妥當不過了。

讚許地摸摸小斑的頭,薩摩大方地從這個缺口回到學院。


薩摩回到學院第一件事便是回宿舍把這一身裝束換回學院規定的服裝,沒想到薩摩才剛走進自己的房間就看到六個男人擠在房間裡,表情各異地等著他。這六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尼路等人。許久不見,尼路等人修為大進,只看他們雙眼神光懾懾就知道,單就魔力而論,尼路等人已有大幅成長,想來應是獸圈的功勞。

「摩耶!你可回來了。」耐達依首先開口招呼。

「是啊!你再不回來,老子頭髮都要等白了。」漢斯埋怨地道。

「嘿!大塊頭!說不定白頭髮比你這頭紅頭髮好看得多哩!」斑塔耶一開口便揶揄起漢斯。

「真的嗎?」漢斯傻不隆咚,抓抓頭,煞有其事地追問。

「漢斯,別信他。斑塔耶在逗你哩!」皮喇依舊擔任破壞班塔耶樂趣的角色。

久未聽他們耍嘴皮,薩摩心裡還真有點想念。雖然他總是冷冷淡淡的樣子,但對這六個手下兼朋友,薩摩還是很珍惜。

「你們六個沒地方鬥嘴了?還特地到我這裡來鬥嘴?」薩摩神情愉悅地笑道。

此話一出,從薩摩進門便一直滿臉嚴肅的尼路頓時鬆了一口氣:
「摩耶,琉璃妹妹已經找到啦!」他知道,若不是琉璃已經找到,而且毫髮無傷,薩摩絕不會這麼輕鬆。

從薩摩離開學院開始,尼路等人便一直擔心著薩摩和琉璃。擔心琉璃被人口販子抓去有了什麼不測,擔心薩摩第一次獨自行動,面對奴隸販子會不會吃虧?擔心琉璃要是有了萬一,薩摩能不能承受打擊。雖然跟薩摩相處的時間不短,但尼路等人還是摸不清薩摩的性格。只知道薩摩雖然生性冷淡,對琉璃卻是異常執著。要是琉璃有了萬一,薩摩究竟會有什麼反應,當真是誰都猜不到。他們當然急於想知道結果,但學院裡不容他們與風倪等人交談,所以眾人都是看到風倪等人歸來,才從而推知薩摩歸期已近。至於過程,尼路等人可說一無所知。所以一開始尼路才會這麼緊張。

薩摩輕輕頷首:
「我把她安置在二狗子那裡。一切都很好。」薩摩簡單幾句告知眾人一切順利。尼路等人一直都支持他和琉璃,薩摩心裡總是感激。

薩摩說得簡單,但尼路等人卻知道救回琉璃的過程恐怕相當精采。耐達依首先忍不住好奇,緊接著追問:
「摩耶,你怎麼救出琉璃妹妹的?」

說到救,薩摩還真不知道是他救琉璃還是琉璃救他,忍不住苦笑起來:
「琉璃早就逃離人口販子的手裡了。」

此話一出,眾人大嘩。七嘴八舌地要求薩摩將事情始末告訴他們。薩摩拗不過去,只好簡單說了一次。包括挑了幾個販奴會,撞破龍社陰謀,發現魔族蹤跡,再見琉璃,收了龐希爾斯,煉成魔眼等。雖然用詞簡單,一些驚險之處也略過不提,但薩摩還是將所有重大發現,一項不漏地都告訴了尼路等六人。

這也表示尼路等人在薩摩心中的地位不同一般,否則這些重要消息,薩摩肯定是不會輕易告訴他人的。以風倪等人為例,他們就完全不知道魔族的事。

這麼多匪夷所思的消息,讓尼路等人個個聽得瞠目結舌,一時間只曉得張著嘴愣愣地看著薩摩。好一會兒,尼路首先回過神,思索著問:
「那…王子打算怎麼做?」消息太過驚人,尼路不知不覺便忘了該稱呼薩摩為摩耶了。

「…我不知道。」薩摩苦笑回答:「照現在這種情形,我也不能去招惹他們。」就算要去,也得等他魔力和真氣都恢復了再說。

皮喇聞言緊張起來,立刻上下掃視薩摩問:
「王子…您受傷了嗎?」

知道皮喇超乎尋常的關心又再度發作,薩摩連忙解釋道:
「傷已經好了,只是真氣和魔力消耗太多,需要時間恢復。」雖然知道皮喇一切只是出於關心,但一向與他人頗有距離的薩摩卻還是一直都不習慣。

話才說完,見皮喇似乎又想說些什麼,薩摩連忙又開口轉移焦點:
「你們特地到這裡來等我只想知道我怎麼救琉璃?」

此話一出,眾人表情同時垮了下來。經薩摩一提及他們都想起來了!雖然得知薩摩離開學院之後的狀況也很重要,但眾人今日來此卻不僅為了這件事。

「不只……。」尼路滿臉愁容地回答。

見尼路罕有地憂愁,薩摩心裡大是驚訝,挑挑眉便追問:
「發生什麼事了?」

「這……。」尼路一時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解釋,這了一會,竟是搖頭嘆息。

斑塔耶見狀只得幫著開口解釋道:
「王子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不少事啊…!」

聞言,薩摩一驚,略顯緊張地問:
「難道我離開學院的事被發現了?」

果然…,他還是不該任性而為嗎?學院的情況很不樂觀,似乎隨時都會被帝國接收。照理講,他實在不應該在這種學院急需行動保密的時候擅自離開學院。但琉璃不一樣啊!他根本無法想像失去琉璃的生活!

當那一天早上,年幼的他發現自己躺在鮮血淋漓的地上,小丁可愛的小頭顱被他抓在小小的手掌上時,他就決定不再輕易與他人接近,因為他不想再次感覺到那樣的罪惡感、那樣的愧疚和心痛。但琉璃不一樣,從相逢開始,從他知道他絕對不會傷害到她開始,他的信任和情感就已經毫無保留地給了琉璃…。這樣的他已經無法想像當琉璃有任何意外,寄託在她身上的情感會怎樣牽動他的所有細胞!他可以對所有人事物無動於衷,就是無法不去在意發生在琉璃身旁的一丁點小事。

見薩摩表情苦澀,尼路連忙解釋道:
「不是!王子的事,學務長處理的很好。他說你為了研究複合魔法,申請了靜宿。院長還架了一個結界掩人耳目,不怕有人發現你不在。」

靜宿是學生基於需要,向學院申請單獨住宿。居住的地點就是學生宿舍區更東側的幾棟小房舍。為了不互相干擾,這些小房舍間的距離拉得很開,中間也種滿層層疊疊高低錯落的灌木和喬木,不論是聲音和視線都有一定的隔離效果。

薩摩一聽,總算鬆了一口氣:
「那麼…你們說的是……?」

尼路支吾了半晌,終於決定先說現在最麻煩的事:
「蜜兒姑娘不見了!」

「蜜兒??!!」乍聞此訊,薩摩忍不住驚叫出聲。這真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啊!

尼路等人不約而同地點頭表示這件事的確是事實。

「沒錯!蜜兒姑娘已經失蹤五天了。」如果是迷路恐怕也不知道迷到哪裡去了…。耐達依無奈地苦笑道。

「好端端的怎麼會不見?木頭和火把呢?到哪裡去了?」薩摩收拾震驚的心情,詫異地問。雖然蜜兒根本就是擅自離開中央大陸,但麻姆老太太就這麼一個孫女,要真丟了恐怕要哭瞎她的老眼。更何況,雖然不想承認,但薩摩還真的有點擔心蜜兒這個惹禍精的安全!琉璃很喜歡蜜兒,要是讓她知道蜜兒失蹤,又不知道又怎麼擔心了。想到這裡,薩摩暗暗決定,不將此事告知琉璃。

如果說薩摩只是有些擔心,尼路恐怕就是大大的擔心了。想到他這陣子光想著蜜兒失蹤他該怎麼向薩摩交代…,想得連頭髮都要白了。而且,說實在的,蜜兒的失蹤,他也有一些責任啊!若是他再小心一點……。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