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話長……。」尼路嘆了一口氣,終於將蜜兒失蹤的前因後果都說了出來。

原來,就在八天前,一個女人來學院說要找尼路。尼路納悶歸納悶,還是在會客室裡見到了來訪的女人。這女人不是別人,竟是龐龐!早在他來人族之前,他就知道龐龐因為被圖甦安排嫁給獸人南王巴托而逃婚,沒想到她的消息這麼靈通,竟然知道他來到人族,而且還在蘭普頓魔武學院學習?!龐龐並不是一個人來蘭普頓魔武學院,她身邊還跟著一個長相看起來似乎很正派的男子。尼路心裡正疑雲大起,沒想到龐龐一見面劈頭就說要找薩摩。但薩摩當時“正在”靜宿,根本不能也不可以出來。

於是,尼路以薩摩正在靜修為由,推拒了龐龐的“求見”:
「龐龐小姐,主子正在閉關,不能出來見面。」為了不讓那個男人輕易得知薩摩的身分,尼路特地用主子兩字稱呼薩摩。

「閉關?他這麼厲害怎麼還要閉關啊?!我要見他呀!」龐龐相當不悅地表示她一定要見到薩摩的意思。

「閉關是主子決定要做的,我們並不清楚。」尼路四兩撥千金地回答問題。

龐龐想了很久,才又開口問:
「好吧!那他要閉關到什麼時候啊?」

「這個主子沒說我們也不知道。」尼路再度以一問三不知的方法來回答。

龐龐一聽,柳眉一豎,似乎就想發作,但卻又突然收起怒氣:
「好!那你說,他現在叫什麼名字?這你總知道了吧!」

尼路當然知道,但他卻更知道,薩摩絕對不會想讓龐龐知道他在人族的身分。所以他也很老實地道:
「主子吩咐過不能洩漏他的身分。」

「連我也不行?!我是龍人族的公主耶!」龐龐提高分貝叫。

「是的!主子的吩咐我們不能違背!」尼路毫不受威脅。

「你…你……你……。」龐龐似乎被氣得不輕,你了半天,卻沒再說出第二個字。

「龐龐小姐若是有事,尼路可以為您傳達。」尼路公式化地應對,對龐龐的怒氣視若無睹。

龐龐一聽,臉上的表情很複雜,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如果沒事,那麼就請龐龐小姐別再來找主子了。與禮不合,會造成主子的困擾。」尼路不喜歡禮制說法,但對付龐龐,這種八股的說法正好可以將她堵得死死。

龐龐一聽,也不支吾了,立刻理直氣壯地反擊:
「誰說我沒事!我是為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來的!你要是耽擱了,恐怕你那顆頭就不保了!」

再怎麼重要的事情,遇到薩摩根本不在學院,那是非耽擱不可了。尼路雖然已經有此想法,但還是不免慎重起來:
「什麼重要的事?請龐龐小姐說出來,我會確實傳達到主子那邊。」

說也奇怪,龐龐不知在顧慮什麼,口中那件重要的事,支支吾吾了好一會,還是沒有說出口。尼路現在想來,若是他當時多追問幾次,將事情問出來了,應該也就沒有蜜兒失蹤這件事了…。

「接下來呢?」薩摩將尼路從自責中拉出來,扯回正題。

尼路知道薩摩急於知道真相,所以也不再耽擱,立刻便接著道:
「後來,龐龐小姐回去了,說是兩天後再來。我想,既然她肯一次就等兩天,可見也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所以也就沒想太多。沒想到,兩天後她又來了。這次她還是跟我說些要見王子的話,只不過最後她終於說出她來的原因。她說她在伊闊利市遇到一個精靈人,知道琉璃妹妹被奴隸販子擄走的事,所以特地來通知王子,琉璃妹妹被奴隸販子擄走的事。」

通知…?太奇怪了…!告訴龐龐這件事的是炤炎嗎?炤炎被海因派著跟隨琉璃,對人的警覺心必定不低,怎麼會對素未謀面的龐龐說到這件事?就算炤炎因為她是龍人而放鬆戒心好了。龐龐對琉璃的敵意難道薩摩還不知道嗎?他根本不相信龐龐會主動管精靈人的事!更別說熱心幫人傳遞訊息了。這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眼嗎?

薩摩正在沉吟間,尼路已經接著說了下去:
「都怪我不小心,沒注意到蜜兒姑娘跟在我後面,所以龐龐小姐所說的話,她都聽到了。」

「啊!」薩摩一聲輕叫。

蜜兒可是琉璃的忠實愛護者,聽到琉璃失蹤哪有不緊張的?果然接下來尼路就說了:
「當天下午,蜜兒姑娘的室友就告訴葳慕,蜜兒姑娘不見了…。兩隻小精靈好像也跟著蜜兒姑娘一起失蹤了。」說到最後,尼路更是將頭垂得老低,似乎頗感愧疚。

薩摩無心處理尼路的情緒,他現在滿腦子轉的就是…,蜜兒最可能到哪裡去了?以蜜兒的個性來看,絕對不要期望她會有計畫的尋找,最有可能是毫無頭緒目標地亂找一通,然後無功而返。只是,這裡人生地不熟的,難保蜜兒不會找著找著迷失了路途。至於木頭和火把,薩摩也根本不敢寄望這兩隻活寶會幫蜜兒的忙,不要添亂就該高興了。

斑塔耶擔心薩摩怪罪他們沒去找蜜兒,連忙補充解釋:
「我們本來想出去找,但葳慕說,蜜兒小姐很活躍,學院上下不分級別幾乎都認識她,這次失蹤很多人都知道。我們是龍人,不方便積極插手。所以要我們留在學院等王子,由他去找就可以了。」

薩摩看出班塔耶的憂心,聞言擺擺手:
「我沒怪你們。」他現在想的是如何找蜜兒。最快的方式當然是讓琉璃占卜,但他又不想琉璃知道,他不想讓琉璃擔心,甚至內疚。

想了一會兒,薩摩轉而問道:
「你們知道葳慕往哪裡找去嗎?」若知道葳慕往哪裡找,他便可朝不同的方向找。

此話一出,滿心愧疚的尼路立刻接著回答:
「他說要朝塔里沙港一路找去,我們當初是從那裡出發的,蜜兒姑娘也只知道這條路,一路問問精靈和精靈人,說不定可以知道消息。」

薩摩一聽,沉吟了一會才道:
「你們還是留在學院,我出去找蜜兒吧!」他實在不放心蜜兒,早在看到蜜兒站在塔里沙港的民宅屋頂時,他就知道早晚會出事。他其實可以當時便將她趕回中央大陸,但他終究還是沒有,也許,蜜兒是中央大陸裡少數敢與他親近的人之一,他多少有些縱容她吧!

此話一出,皮喇連忙搖頭道:
「這怎麼行?!王子才剛回來,不是還沒完全恢復嗎?還是讓我們去找吧!」

「我了解蜜兒,還是我去吧!你們留在學院,幫我顧著琉璃。」薩摩當然知道皮喇的擔憂,但要找蜜兒,終究還是比較了解蜜兒無厘頭性格的自己比較適合,更別說他對元素波動的感應力較強,兩隻小精靈要是在近處,他也比較容易察覺。至於還沒恢復的真氣和魔力,這一路上恢復速度極慢,可說沒多大起色,薩摩本擬返回學院後,覷機再試一次吸收純元素,現在看來只能延後了。

「如果要顧著琉璃妹妹,當然還是王子比較適當。不然,要是琉璃妹妹問起,我們怎麼回答?」尼路也持反對意見,但薩摩理由充分,尼路猶豫了一下,只能以琉璃為藉口,希望薩摩別離開。

薩摩對此早有打算,聞言立刻回答道:
「你們就告訴她我在練功,別讓她知道蜜兒的事。」

尼路等人一聽也知道薩摩心意已定,只好勉為其難地點點頭。

「但是…龐龐小姐該怎麼辦?要是她再找來呢?我們上哪去找另一個王子呐?」耐達依愁著臉問。

這倒是難題了,此話一出,立刻苦了另外五張臉。他們雖不喜歡龐龐,也知道龐龐對薩摩和琉璃做過什麼過份的事,但礙於身分,他們再怎麼討厭龐龐,也不能太失禮。

薩摩也知道尼路等人的為難,想了一會才道:
「這……你就說我還在閉關吧!」何況他一點也不想見到龐龐。

聞言,尼路等人雖面有難色,但目前也只能這麼做了。

「明天一早我去二狗子那裡看看琉璃,交代清楚之後就出發。」薩摩表情堅決地道。


隔天一早,薩摩吩咐尼路等人向佛曼紐說明之後便帶著小斑準備下山看望琉璃,不料山路還未走盡便見兩名壯漢扛著一張便轎上山,便轎上坐著一名女子。上山只有一個目的地,便是蘭普頓魔武學院,這人上山立刻引起薩摩的注意。

凝神一細看,薩摩滿腔怒火立時高高燃起,恨不得立刻衝上前去將那轎上之人拖下來,一掌打死!

原來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尼路口中,屢次到學院找他的龐龐!

之前聽到尼路提到,薩摩雖然心中隱有躁動的怒意,但總算能控制下來,不過現在這個讓他和琉璃吃盡苦頭的女人就出現在他的面前,本來以為可以控制的怒氣卻立刻失了控!這個女人,為了她的企圖,不僅陷害他,還將琉璃捲入其中!他忘不了當他清醒時,得知琉璃已死的震撼和痛處,與圖甦決裂時的掙扎、看到中央大陸那座土墳時的心碎、更忘不了那段焦急尋找琉璃到幾乎絕望的日子,這一切已經在他心中凝聚成一股無法釋懷的恨意。他怎能天真的以為,因為答應了琉璃,他就能原諒這個女人?!琉璃說,要不是龐龐,他們兩人也不能在一起。但也許他心中存在龍人恩怨分明的性格,所以他無法說服自己接受這番話。錯的便是錯了,即便結果是好的,也不能掩蓋她存心不良的事實。更何況,她對他下淫藥這件事本身根本就已是其心可誅!

薩摩心中情緒震盪,腳步不由停了下來。小斑發現薩摩不對,也立刻停步抬頭,擔憂地看著薩摩。

殺?…他已經答應琉璃了…!不殺…?…這麼惡毒的女人他怎麼有辦法容忍她還活在世界上?!他不想讓琉璃傷心,但他也無法忽略自己的心情…。現在琉璃不在這裡,如果他在這裡殺了龐龐,不讓琉璃知道…。反正圖甦說龐龐離家出走,只要他不說,誰也不知道是龐龐不僅已經死了,而且還是被他所殺…。薩摩正在心中策劃著如何殺掉龐龐,突然怵然一驚!不!他怎麼可以這麼想?!儘管龐龐的作為可憎可恨,畢竟還是圖甦疼愛了十幾年的義女…,要是被他所殺,圖甦如何可以接受?琉璃之所以勸他原諒龐龐,也是不希望他與圖甦再次決裂…。

但是,他不能原諒啊!

隨著薩摩心中思潮洶湧,臉色不覺變換不定。這時,便轎已經靠近,轎上之人也看到佇立在山徑上的薩摩。

見有人站在路中間擋住去路,轎上之人,也就是龐龐,相當不悅地皺起眉頭,嬌喝道:
「誰在那裡擋路,還不快走開?!」

龐龐怒喝聲一出,便看清了站在路中間的人,連忙驚喜地直起身:
「啊!薩摩!快停!快停!」

兩名轎夫立刻停步,小心翼翼地將轎放下。

龐龐不等轎夫將轎停好,一下便跳了下來,跑到薩摩身邊,劈頭便埋怨了起來:
「薩摩!你閉關結束了?尼路那人真是不知好歹,我有重要的事叫他請你出來,他竟然不肯!」

「這是我的命令,你不應該怪他。」薩摩表情複雜,口氣卻還是一貫的冰冷。

該不該殺…?他還沒決定……。

薩摩這話將龐龐堵得說不出話來,好半晌才呐呐地道:
「也對啦!起碼他有告訴你我來找你了。你是特地出來找我的嗎?」龐龐說著,臉上竟出現了嬌羞了紅暈,看來竟是明艷動人。

但即使龐龐再漂亮,了解龐龐性格的薩摩看在眼裡卻只覺得令人作嘔,輕皺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尼路告訴過我,但我不是為了找你而出來!」薩摩很決然地打斷龐龐的癡心妄想。

龐龐一聽,頓時難堪地張大嘴,瞪大的雙眼更是詫異地看著薩摩。薩摩無心聽龐龐任性自我的言論,不待她回神就問道:
「找我有事?」

聞言龐龐回過神來,想起此行的目的,立刻振作精神:
「呃…對!龐龐這次來真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說著,龐龐的表情顯得相當憂愁。

聽到龐龐提及,薩摩心中一動,立刻試探地問:
「你是說琉璃被抓的事?」他相當懷疑龐龐為什麼可以這麼確實地得知琉璃被抓的消息。難道真是炤炎透漏的?龐龐自私的個性早在她蠻橫要求圖甦許婚及對他下淫藥時就以表露無遺,這樣的人會有這種善心之舉,薩摩實在是壓根都不相信。

龐龐連忙點頭,表情似是極端哀傷:
「是啊!自從知道你為了琉璃妹妹跟乾爹鬧翻之後,龐龐就知道你最愛的是琉璃妹妹。我也打算成全你們,所以我才會離開模里邦聯,到伊闊利市的姊妹那裡散散心,沒想到會遇到一個精靈人,好像很焦急地四處亂走。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琉璃妹妹竟然不見了!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早點知道琉璃妹妹到伊闊利市來,請人保護她,大概就不會失蹤了!」龐龐唱做俱佳地說著,不知內情的人恐怕還會以為龐龐心胸豁達,不僅成全情敵,遠離家鄉,聽到情敵失蹤,還熱心地跑來通知。

離開模里邦聯明明是因為不想嫁給南王巴托,如今竟然賴在他和琉璃身上了?!哼!要是真有那麼寬容大度,當初也不會在他多次表達意向之後,還死纏著他和他身上的繼承人光環,賴著圖甦許婚了!如今卻把她當成被害人了?!薩摩心裡不以為然地想著,臉上卻不動聲色:
「你遇到的精靈人叫什麼名字?」

此話將龐龐問倒了,只聽她支支吾吾地道:
「呃…,我…龐龐不太記得了…。好像…好像是一個很長的名字…。喔!不…好像也不怎麼長…。」龐龐皺著眉頭,倒像是想得非常認真似的。

就看你還能說出些什麼?!薩摩心中暗暗嘲笑,表面上則是滿臉嚴肅地問:
「名字很長?是不是叫做奴里諾達恩呢?」

龐龐不疑有他,還道那位跟著琉璃到伊闊利市的精靈人真的叫奴里諾達恩,於是連忙點頭附和道:
「沒錯!沒錯!就是因為他的名字太長,所以我一時間想不起來。現在想起來了,他就叫…叫奴里諾達恩!」

就不信你不露出馬腳?!精靈人當中,根本沒有人叫做奴里諾達恩!薩摩心裡冷笑,嘴上毫不停歇地追問道:
「他是怎麼說的?一字不漏都說給我聽!」

龐龐本來只隨便編了一個故事,只求交代過去,誰想到薩摩竟然不急著找琉璃,反倒光顧著問她事情始末,龐龐臨時也不及想清,只得將之前草草編成的故事再講一遍:
「他說他跟著琉璃妹妹來伊闊利市……」

龐龐才剛說了一句,薩摩便立刻插嘴問道:
「等等!他和琉璃去伊闊利市做什麼?」

沒料到薩摩會這麼問,龐龐表情一僵:
「當然是…是要來找你啊!」龐旁的語氣顯得很心虛。

薩摩立刻皺起眉,煞有其事地道:
「不可能啊!我已經告訴過她不可以來找我了。」

此話一出,龐龐立刻著了慌,連忙解釋道:
「不!不!是我記錯了,他們…他們應該是…是……。」是什麼?龐龐實在想不出來。她對琉璃的了解近乎零,當然完全想不出琉璃到伊闊利市究竟要幹什麼。

「是什麼?」薩摩表情銳利地追問。

「這……時間太久了,龐龐不太記得了。」龐龐最後只能這樣回答。

薩摩也沒對此窮追猛打,一語帶過道:
「不記得就算了。他有沒有說琉璃是怎麼不見的?」

龐龐猶豫了好一會,似乎正在斟酌該如何回答。

「他要是沒說,你怎麼知道琉璃被奴隸販子拐走?」薩摩不讓龐龐想清楚,立刻催促著龐龐回答。

薩摩此話透著懷疑,龐龐一緊張,也顧不得想了,連忙補救道:
「有!有!他有說!他說琉璃妹妹在一間茶棧裡被一個壯漢騙走了!」

此話一出,薩摩臉色一變,全身散出灼灼怒氣,冰冷的表情也頓時變得猙獰得嚇人!
「對王族撒謊,龐龐你可知罪?!」薩摩聲色俱厲地大聲叱喝。

龐龐一聽,臉色倏地刷白!
「我…我沒有啊…!」

「還說沒有?帶著琉璃到伊闊利市的根本不是奴里諾達恩,而是炤炎!你要是真的跟炤炎說過話,不可能不知道琉璃到伊闊利市的目的!更重要的是!你怎麼能確定琉璃的確在『茶棧』裡被『一個』壯漢騙走?!」薩摩一句一句逼問,尖銳的詞鋒顯出薩摩即將爆發的怒氣。

龐龐見狀極為恐懼,但卻知道,要是老實承認,更是沒有好下場,於是只得堅持著辯解:
「確實是…是…是他告訴龐龐的啊!我只是…只是名字…名字記錯了而已…!」

薩摩一聽,更是生氣了:
「說謊!!炤炎根本沒看到琉璃被抓走的情形,怎麼可能知道得這麼詳細?!這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你從頭到尾看到琉璃被抓走的過程!也可能…琉璃會被抓,根本就是你一手導演!!」薩摩越說越激動,到最後簡直是用吼的。

沒錯!一定是她!沒有理由了!一而再、再而三,他已經受夠了!再也沒有理由讓他放過龐龐了!!

薩摩這一番指控聽得龐龐俏臉蒼白,雙腳打顫,但她不能承認,死也不能承認!
「我…我沒有!我真的沒有!薩摩……」

龐龐還待辯解,薩摩卻大吼一聲道:
「住口!蓄意陷害琉璃…,你這種人,不能留著……。」薩摩一邊說一邊緩慢舉起手。

龐龐見薩摩似乎打定主意殺死她,心裡一慌,正打算著怎麼逃走時,薩摩那舉起的一隻手卻大量吸聚元素,眨眼間,一篷凜冽冰霧以驚人的氣勢便捲了過來。

龐龐見狀大吃一驚,顧不得其他,連忙雙手一推,把抬她上山的兩名轎夫推上前去,自己則轉身往後逃去。

薩摩見著這一幕,心裡更是氣怒。這女人竟然把別人推到死地,自己倒顧著逃跑了!眼見冰霧即將打上兩名轎夫,薩摩情急之下,只得連忙將發出的魔法臨時轉向。幸虧薩摩得到斑夏達的啟發,已經大概掌握了魔法遙控的方法,才能臨時轉向,否則兩個轎夫不過是凡夫俗子,這一被打上怕不立刻被凍成了冰棍?!

冰霧改向,撞上了路旁大樹,掃過之處,大片草木立刻成了冬日裡的冰雕,在艷陽照耀下,亮得刺眼。但儘管冰霧已經轉了向,外圍的冷氣還是將兩個可憐的轎夫冷得全身僵直,倒臥在地簌簌發抖。

龐龐雖然推了兩名轎夫替死,但也沒能跑遠,機警的小斑早在龐龐轉身跑走時便追了上去。小斑腳力驚人,一轉眼便追上龐龐,後腿一蹬便將龐龐撲倒在地,一張嘴利牙滿布,立刻銜上龐龐脖子。龐龐本想掙扎,但一感覺到小斑噴在她臉上的熱氣,滴落脖子的唾液,和四顆尖而長的犬齒略扎進肉裡的感覺,嚇得渾身發抖,再也不敢稍動,就怕一個不小心讓小斑的尖牙刺穿脖子,那可就嗚呼哀哉了。

她還不想死呐!雖然現在跑不掉,但只要她打死不承認,薩摩也一定拿她沒辦法的!對!沒錯!她可是龍皇圖甦的乾女兒啊!薩摩絕對不敢動她的…!龐龐僥倖地想著。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