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族?」亂羽驚疑不定地反問。
  
  亂羽很驚訝。薩摩曾經告訴他們魔族現世,但可沒說有神族!這會看來,神族恐怕跟魔族一樣同時存在。只不知道白塔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會有神使了。會不會薩摩對魔族的了解都是來自白塔?
  
  比起亂羽,諾恩可不算太驚訝。原因是,在學院時薩摩便坦然告知他神王的身分,但礙於薩摩要求他不要洩漏,所以他並沒有開口解釋給亂羽聽。
  
  至於提早離開學院的尼路等人,則深切相信,囌囉必定是薩摩在白塔裡的收穫之一。神族的神使是否代表薩摩對體內的神王有了更多的了解呢?這是尼路等人共同的疑惑。
  
  囌囉見眾人表情嚴肅,大為滿意:
  「沒錯!本大師就是神族的神使。」
  
  薩摩卻不理囌囉的自我陶醉,兀自解釋道:
  「我想他會知道魔族的事情,所以想問問他。」
  
  此話一出,最關心此事的諾恩連忙催促道:
  「真的?!那趕快問吧!」
  
  不用諾恩催促,薩摩在想到囌囉時便已想到,囌囉將白塔裡的書全看完了,對於魔族了解自然不少,就算不及魔眼裡的渥德,也不會差多少了。
  
  「囌囉,你對魔族的據點認識多少?」薩摩問道。
  
  囌囉眨眨眼睛,想了一會才道:
  「據本大師所知,魔族除了都城『暗之都』之外,還有四個別宮,分別叫做殘之都、缺之都、滅之都和寂之都。這四個別宮一向都是三輔五羅在掌管。」
  
  薩摩沉吟了一會兒才問道:
  「那麼…二王…多孟,他負責管哪裡?」
  
  薩摩知道,這四個別宮的地點恐怕都已經跟過去不同了,估計囌囉也不知道,於是只好轉由掌管的人來猜坦耶魯深穴裡的究竟是哪一座別宮。
  
  諾恩對薩摩會知道二王的名字有點驚訝,但再看囌囉,又覺得這些訊息約莫是囌囉告訴薩摩的,所以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囌囉眨眨眼睛,無奈地道:
  「三輔輪流管理殘缺兩都,倒沒固定。」
  
  這卻有些麻煩了。薩摩本來是想問清楚坦耶魯深穴裡的是哪一座別宮,再問別宮裡有哪些東西,好預做佈置。
  
  在薩摩沉吟之際,尼路突然問道:
  「殘缺寂滅,這四個地方有什麼差別嗎?」在尼路想,這些別宮名稱這般特別,定是有些用意的。
  
  眾人對此也很好奇,聞言都同時期待地看著囌囉。
  
  囌囉見狀,大感興奮,立刻鉅細靡遺地解釋起來:
  「在殘之都裡,房子會少一扇窗,屋瓦會少一塊,馬路會斷半截,反正,所有東西都是看起來完整,實際上不完整。缺之都更奇怪,所有房子和馬路通通只蓋一半。寂之都看起來就很正常,但是卻沒有聲音。在寂之都,所有聲音都傳不出去,所以沒辦法對話。滅之都卻是終年雷劈電閃,是四個別宮裡人最少的一個。」
  
  這番話聽得眾人瞠目結舌,無法想像世界上當真有這種怪異的都市。
  
  「這是魔族弄出來的都市?也未免太奇怪了。」班塔耶嘟噥著道。
  
  聞言,囌囉搖搖眼珠子,糾正道:
  「不…不!這四個別宮不是魔族弄出來的,它們是魔王弄出來的。」
  
  魔王?薩摩眉頭一皺,想到了那個黑色身影。
  
  見眾人滿臉不可思議,囌囉又接著解釋道:
  「這四個別宮是魔王按照他的喜好建造的。他會不定時到這些別宮居住一段時間。」
  
  眾人面面相覷,心裡想的都是:真不愧是魔王,連喜好都那麼古怪…。
  
  薩摩倒是無意探究魔王的喜好,反而轉向諾恩問道:
  「諾恩,你在坦耶魯深穴看到的是哪一個?」
  
  此話一出,眾人才赫然想起他們此番聚在這裡的目的。
  
  諾恩早在囌囉描述四個都市時便開始努力回想。這一回想,諾恩才發現,他竟然完全想不起來他多次進入坦耶魯深穴時,究竟看到什麼。明明在裡面發生的事情他都記得,卻記不得他眼睛看過的景象…。他以為他記得的…。
  
  「我想不起來…。我明明每一次都很仔細看,但是現在卻什麼都想不起來。」諾恩苦惱地抓著頭。
  
  聞言,眾人也大感愕然。諾恩竟然會記不得他進入坦耶魯深穴的情形?!難道是因為事隔太久?但諾恩應該是時時想要去救龍王和長老,又怎會忘記?
  
  在眾人疑惑之際,囌囉突然道:
  「這是暗示。」
  
  「暗示?」薩摩反問。他記得薩斯曾經跟他提過這個字眼…。
  
  囌囉眼神很認真,嚴肅地道:
  「魔族人很擅長暗示,讓人不記得沿路看到的東西一點也不難,尤其對象又是對暗示毫無防備的人」
  
  聞言,薩摩心中悄悄警戒了起來。龐希爾斯可是魔族哩!要是不小心讓他施了暗示,那豈不麻煩?
  
  其實,這是薩摩多慮了。暗示要成功,除了對象必須毫無防備之外,施暗示者的力量必須比被施暗示的對象來得高才行。以薩摩此刻的力量,有機會對他暗示成功的人,恐怕屈指可數。
  
  「這該怎麼辦?這樣諾恩怎麼帶我們去救人啊!」耐達依怪叫道。
  
  對於此,諾恩更沮喪,他可說完全慌了手腳。
  
  …看來,不能倚靠諾恩了…。
  
  薩摩想到這裡,突然又向囌囉問道:
  「到魔族的都市去要注意什麼?」
  
  「如果是主子你,那就什麼都不用注意了。」囌囉想也不想地回答。
  
  雖然薩摩說他是神王,但囌囉卻很不能習慣,只好以主子來稱呼薩摩。
  
  「這是怎麼說?」問的人是耐達依,讓薩摩不禁苦笑。
  
  囌囉理所當然地道:
  「魔族那些玩意兒只能對主子來講一點用處也沒有。」
  
  此話一出,眾人都將視線落到薩摩臉上。尼路等人稍一細想也知道原因了,大約是魔族城市擋不住神王,薩摩既然繼承神王之力,當然就不會被阻了。諾恩也想通了,只餘亂羽滿臉疑惑。
  
  薩摩見狀,不願給亂羽有機會發問,緊接著就道:
  「我說的是在不驚動魔族人情況下進去。」
  
  囌囉瞪大眼:
  「那是當然,主子忘了你可以驅使能量嗎?雖然魔族的城市一般人進不去,但只要是主子,魔族不管怎麼排列能量都沒用的。就好像我族的城市也擋不住魔王一樣。」
  
  薩摩懂了。看來魔神兩族的手段都不外乎在城市裡以能量布下障礙。而這對可以驅控能量的神王和魔王而言,等若不設防。囌囉不提起,薩摩都幾乎忘了他現在已經可以控制所有能量了。
  
  薩摩沉吟了一會,心中已有決定:
  「那麼,救人的事就讓我去吧!你們都留在外面接應好了。」這也好,橫豎他本來就不想讓眾人深入坦耶魯深穴冒險。
  
  「這怎麼可以?!」尼路首先反對。
  
  「是啊!屬下等不能讓王子一人涉險。」皮喇也咬著牙道。
  
  薩摩態度也很堅定:
  「你們要是跟著,讓魔族察覺不是反而礙事嗎?」
  
  此話一出,眾人為之語塞。
  
  最後是諾恩長長嘆了一口氣:
  「既然如此,我父王和長老們就拜託你了,薩摩。」
  
  諾恩很想親自去救,但眼下,他對坦耶魯深穴的所有記憶很顯然都靠不住,他又沒本事不驚動魔族,為了龍王與長老們的安全,他還是不跟的好。
  
  儘管諾恩態度軟化,但尼路等人依舊猶豫著。薩摩見狀,不由冷下臉道:
  「我一個人去救人並不危險。危險的是救出人之後,和魔族人的一場仗。這時候才是真正需要你們的時候。」
  
  尼路等人哪裡不知道薩摩這番話極為合理?薩摩如今有了神王的力量,魔族人不一定能困得住他,他們就是跟上也幫不上忙。如今,他們能做的就是,用他們已經進入高階龍人的力量,率領士兵擋住魔族可能緊接而來的攻擊。
  
  「薩摩,你到底有什麼辦法?那個方法安全嗎?」亂羽疑惑中帶著點擔心。
  
  薩摩微微一笑:
  「當然,我的魔法力量已經超越龍人的侷限。元素魔法這類東西是難不倒我的。」
  
  薩摩以這樣的說辭輕輕帶過囌囉方才那番話所露出的破綻。
  
  亂羽對薩摩的說法自然不怎麼相信,但眼下正在討論大勢,他卻不好對此緊咬不放,只好忍下不問,但心裡卻已決定會後必定要找薩摩問個清楚。
  
  他對薩摩為什麼可以殺死殺不死的魔靈,為什麼可以侵入魔族城市,感到相當疑惑。薩摩讓他看不透,彷彿全身都是謎團,亂羽並不喜歡無法掌握的感覺。
  
  「救人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但是,諾恩,我想知道,我們進入迷霧之谷會不會讓魔族發現?」薩摩轉眼又拋出另一個問題。總不能只他一個人進去,龍人和獸人的大軍卻全被困在外頭吧?!
  
  諾恩想了一會,露出一個苦笑:
  「應該是會。我幾乎每一次一回族,那些魔族就立刻知道了。」
  
  此話一出,眾人又開始愁了。
  
  「該不會我們連進迷霧之谷都不行吧?!」班塔耶怪叫道。
  
  班塔耶話一出口,尼路立刻用力搖頭:
  「這不成!要是不進入迷霧之谷,接應時間上面會來不及。」
  
  班塔耶拍拍額頭,叫道:
  「我當然知道!但是有辦法不驚動魔族的只有王子啊!」
  
  「如果我族從空中過去,行得通嗎?」亂羽試著尋找另一個接近方法。
  
  沒想到眾人還沒討論,諾恩便立刻搖頭了:
  「行不通。我們族人曾經試過從天空離開迷霧之谷去找援兵,但才剛離開,魔族人就追上去了。」說到這裡,諾恩嘆了一口氣。看來,那個族人是沒有再回來了…。
  
  眾人聽到這裡,剛剛萌起的希望火花立刻熄滅,人人滿臉陰霾。就在這時,薩摩的視線緩緩落到班塔耶身上。
  
  比起正愁眉苦臉的眾人,耐達依的心情似乎一點都不受影響,反而頗有興致地一一觀賞眾人的表情。薩摩視線的轉變耐達依發現了。好奇之下,耐達依眼珠子一轉,懂了!
  
  「班!你去找妮妮吧!」耐達依呵呵笑道。
  
  班塔耶一聽,大為氣結。翻翻白眼,沒好氣地道: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這些?!」
  
  經耐達依這麼一說,尼路也想到關鍵了。連忙接口道:
  「班塔耶,耐達依沒說錯,你趕快去找妮妮吧!」
  
  班塔耶瞪著眼,就待反駁時,諾恩突然恍然大悟道:
  「是了!妮妮出來這麼久了,魔族人都沒追來,一定是妮妮找到了安全離開迷霧之谷的路了!」
  
  此話一出,就是再笨的人也聽懂了。若妮妮已經找到路徑,那麼眾人進入迷霧之谷已不成問題。如此一來,配合上薩摩救人大計,此次行動的雛型已然出現。
  
  之後的時間,眾人開始針對各族士兵配合的細節來討論。終於達成,龍人與龍族士兵當第一線,先行潛入迷霧之谷,獸人士兵則停留在迷霧之谷外圍,待見到訊號之後再行動。
  
  會議一結束,班塔耶就被派去找妮妮,問清楚進入迷霧之谷的安全路徑。其餘眾人則分頭準備這次行動所需的物資。諾恩也跟著班塔耶去找妮妮,因為他想早一步潛回龍族,以配合薩摩的行動。
  
  兩天後,龍人五千精兵在夜間悄悄從伴鎮出發了。隔日,亂羽也率領萬名獸人離開了伴鎮。
  
  
  就在薩摩領兵前往迷霧之谷的隔日清晨,位在南方巴耶帝國東大陸的蘭普頓魔武學院也有了變故。
  
  這天是學院正常授課的日子,但是學院一眾教師卻全數集中在學院大門。鮮少露面的水魔導樊勞瑞此刻就站在眾學院教師之前,領著眾人與學院外的人對峙。現在,樊勞瑞眼睛也不瞇了,爍然燦亮的雙眼,讓樊勞瑞看起來沒有絲毫老態,只是這時候,樊勞瑞神色不善,顯見心情不佳。
  
  與學院眾人對峙的人都是一身帝國軍服,算一算足有百人,很是浩浩蕩蕩。率領這百人的人並不陌生,正是當初曾經領著三十名帝國軍人到學院視察的伊格,站在伊格旁邊的則是那個爲馬默與巴‧魯夫傳訊的祖魯‧羅修。
  
  此時,伊格表情嚴肅,一板一眼地道:
  「樊勞瑞院長,不知前日所提之事,貴學院決定了沒有?」
  
  樊勞瑞嘴一抿,臉色更沉:
  「同樣的回答,帝國有難,學院必會助一臂之力。但收歸帝國直轄之事,請恕學院無法接受。更何況,帝國目前狀況並沒有急切到必須收併學院的地步。」
  
  伊格臉上閃過一抹無奈,但隨即恢復面無表情:
  「您的回答,在下會如實回稟將軍。」
  
  說著,伊格轉頭向身後眾士兵命令道:
  「任務結束,回營。」
  
  此話一出,眾士兵立刻轟然應是,步伐整齊地一體轉身。
  
  見狀,一旁的祖魯‧羅修明顯一驚,不覺脫口叫道:
  「伊格,大人並不是這麼說的…。」
  
  祖魯‧羅修話一出口,伊格臉一僵,怒道:
  「你難道看不出來不能硬來嗎?」
  
  「可是…!」祖魯‧羅修還想再說。
  
  伊格不讓祖魯‧羅修有說話的機會,立刻截口道:
  「夠了!現在我是指揮官,我說退兵就是退兵!」
  
  此話一出等若告訴祖魯‧羅修軍令不可違抗,祖魯‧羅修又是氣憤,又無法反抗,直將一張臉脹得通紅,最後只能怒哼一聲,拂袖而去。
  
  此舉極為無禮,伊格卻似不放心上,見祖魯‧羅修去得遠了,才又轉向樊勞瑞等人。但這一次,伊格的表情顯得柔軟很多,還帶著點愧疚:
  「院長,方才失禮了。將軍託屬下關懷院長,這幾日天候不穩,還請詳加注意貴體安康。將軍雖不在此,關懷之心卻無稍減,還請院長諒解。」
  
  樊勞瑞聞言露出了笑容:
  「哪裡。請代為轉告將軍。濃情厚儀,樊勞瑞感激無已。」
  
  伊格輕輕頷首表示知道,隨即領著士兵離開。
  
  見眾士兵走得遠了,樊勞瑞突然回身吩咐道:
  「從現在開始,停止所有課程,進入警備狀態。昶印立刻下山將所有物資弄上來,其餘教師立刻調查決定離開學院的師生人數,以最快的速度請他們離開。」
  
  眾師長聞言都是一悚。警備狀態是學院為了應付外力侵襲所研擬出來的辦法,但如今,士兵已經退了不是嗎?
  
  只是樊勞瑞並無意解釋,下了這個命令之後便率先走進學院裡。
  
  只有邱藏隱約懂了。樊勞瑞與東陸大將軍穆恩雖然認識,但卻不算極為相熟,如今伊格卻傳了這一番莫名其妙的話,又挑在祖魯‧羅修離開後才轉達,豈不表示話中有話?再細一推敲,什麼“近來天候不穩”云云,說得何嘗不是現今局勢?可見得帝國不久必有動作,而穆恩也知情,所以才會特地傳了這一番話。至於所謂的關懷之心,大約是指穆恩會暗中幫助學院。樊勞瑞必是聽出了這絃外之音,才會下這個命令…。
  
  儘管大多數人不知道原因,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樊勞瑞的命令一點都不急促。因為,當天晚上,東陸軍團派了一次軍,足有五萬人,團團圍住了蘭普頓魔武學院。在帝國正與里爾公國大動干戈的當口,用了五萬人,而且還是精銳的魔武兵,來對付區區只有數千人的學院,也可見出帝國對學院不敢小覷的心態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