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看到兒子進去,終於嘆了一口氣:
「幾十年了!好久沒識貨的人來了。」

這話透著蹊蹺,立刻引起眾人的好奇,耐達依更是立刻開腔追問:
「老丈這話怎麼說?」

老人回過頭,目光炯炯有神地看著眾人,反問:
「我先問問你們,你們說,什麼樣的武器是最好的?」

眾人聞言立刻思索起來。

「應該是鋒利不鋒利吧?!」耐達依直覺猜測。

此話一出,老人立刻指著漢斯手上的鋼杵,反問道:
「那麼他拿的就不算好武器了?」

耐達依啞口無言。

「那麼是材料嗎?最好材料才能做出最好的武器吧!」班塔耶緊接著問。

老人搖搖頭,分析道:
「好的材料雖然是其中之一,但是卻不是好的材料就會有好的作品。」

班塔耶也無言。

「那麼是好的鑄造師囉?」皮喇順著邏輯猜測。

只可惜老人還是搖搖頭:
「你們說的都是好劍的要素,但卻不是它的特質。」

連續好幾個回答都不是,眾人一時也想不出其他的答案,只得將目光轉向剛才挑出好武器的薩摩。

薩摩早從剛才老人丟出問題時就已開始思考,因此等眾人看過來,薩摩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便開口回答:
「是個性。」這是他剛剛挑選出那兩把武器時歸納出的結論。

這句話薩摩說得平淡,其他人聽得模糊,反倒是老人愣了一會之後,便煞有其事地用力點起頭來。

「對,簡單的說是個性,更精準的說就是靈性。」老人眼中射出興奮的神采,映得平凡的老臉頓時不平凡起來。

「靈性?!」耐達依好奇地反問。

就在這時,方才被叫進去的少年吃力地半拖半抱著好大一個木箱來了。老人不忙著回答耐達依的問題,反倒回頭指示兒子將木箱放到地上,接著蹲下身來,三兩下撬開木箱。

掀開陳舊厚重的木箱蓋,箱裡的東西也映入眾人眼簾。果不其然,放在裡頭的全是一把把武器,以刀劍為主,其他還有匕首、短刀、暗器…等,琳瑯滿目地,數量頗為可觀。

老人一邊把箱中的武器取出,一邊緩緩解釋:
「一把武器的靈性除了要好的材料、好的火候、好的鑄造技巧之外,還要心神的投入。決定武器靈性的是鑄造者的心。現在的武器都是沒有心的人鑄造出來的,這種武器儘管有再好的材料和火候,都不值得為了擁有或捨棄它們而高興或可惜。鑄造師的心決定了這把刀的用途,一個沒有殺心、沒有野心的鑄造師鑄不出一把絕佳的武器。只有一把有心的武器才能發揮持有者的所有能力。鑄造師的好技巧決定了武器的外在品質,但是鑄造師的心卻決定了這把武器究竟是不是一把稱職的武器!鑄造師當時的心決定了武器的靈性。沒有靈性的武器只是工具,不是武器!」

聞言,眾人看向箱中的武器。他們都是有靈性的嗎?

「你們這些武器如果都這麼好,為什麼卻會……?」耐達依小心地試探。

耐達依的話雖然沒有說完,老人還是猜出了耐達依想問的問題。
「你是說,這麼好的武器為什麼沒人買嗎?」老人反問。

耐達依尷尬地點點頭。

老人見狀苦笑起來,有些無奈地道:
「因為,我剛剛那些話,只有你們聽得進去。」

此話一出,眾人盡皆不解,幸好老人很快就解答了:
「我們的刀劍本來是全帝國首選的武器,但是,自從帝國神官發現為我們鑄劍的人中包括當初十惡不赦的江洋大盜時,一切就不一樣了。」

老人頓了一頓,伸手撫摸一把把的刀劍,苦笑道:
「神官對外宣稱,我們的武器是邪惡思想的延續。把那些惡人的血腥邪惡留在刀劍裡,持續他們的殺戮!擁有這些邪惡武器的人必會遭受詛咒,得不到神的眷顧。」

這論點當場讓眾人聽得目瞪口呆,擁有武器還會遭到詛咒?這還是眾人生平第一遭聽到。

「很可笑對吧?」老人自嘲地反問。

眾人沒做任何表示,但心裡都不禁開始同情起這位老人了。武器不論是自衛還是殺敵,都跟殺戮離不了關係。若以神官的論點來做,那肯定是找不到真正的「武器」了。

老人似乎也不要求他們回答,對著眾人苦澀一笑之後便繼續說下去:
「偏偏後來又發生好幾起武器反噬主人的事,漸漸的,蘭普頓市姜家武防店所出產的武器就變成了不祥之物。」老人越說聲音越低,到最後甚至顯得有些沙啞了。

見老人情緒低落,眾人也跟著沉默以對。

「那……」耐達依本想開口追問武器噬主的事,幾番猶豫還是問不出來。

耐達依的猶豫老人注意到了,看透世情的他自然知道耐達依的疑惑,於是他主動地道:
「你想問為什麼武器會殺死主人吧?」

耐達依聞言猛點頭。

說到這,老人臉上浮上了複雜的神色:
「這一點,是我們使料未及的。有些武器殺氣太重,不是尋常人可以承受。許多武器被達官貴人收藏,久不見血,一不小心出鞘很容易就會傷人。」

眾人恍然大悟,這倒是合情合理。

「這種事以前就有,只是在神官那番話之後,這種事件就被突顯了。這些都是我十幾歲時的事了,現在,我已經五十多歲了……四十年了……這家店也漸漸這樣荒涼下來了。」老人環視曾經門庭若市的小店,感嘆地道。

眾人知道老人沉浸在回憶中,不便打擾,只得靜靜候著。好半晌,班塔耶終於忍耐不住,開口試探地問:
「那……這些是那時候留下的嗎……?」說著,班塔耶還指著地上木箱裡的武器。

聞言,老人回過神來,突然呵呵笑起來:
「是啊,這些就是當時留下來的。本來神殿要求將那些人所鑄的武器全部銷毀,但是,這麼具有靈性的武器就這麼毀掉,著實可惜。明知道賣不出去,我還是偷偷留了一些下來。只是看它們蒙塵,心裡難免覺得不甘心,所以才在店裡偷偷擺上一兩件,希望識貨的人發現。」

頓了一頓,老人突然又抬起頭來,看著眾人豁然道:
「今天,你們不僅是識貨的人,而且應該也不是那些庸人。這些武器跟了你們也算是適得其所了。」

老人這番話一出,眾人連忙道謝,這才趨前各自挑選自己的武器。這些不愧是曾經名滿帝國的武器,眾人怎麼看都覺得要比架上那些庸品來得順眼。不一會,眾人的武器便有了著落。

尼路挑的是一把長劍,劍刃閃著淡紅色的光芒,兩刃特薄,劍把雕刻精細,看起來頗有豪富氣派。劍身沒有耐達依那麼長、那麼窄,看起來是一把標準尺寸的劍,但是劍中隱約綿長的淡淡殺機,表示這是把絕對危險的武器;皮喇挑的是一隻軟棍,材質摸起來明明是上好的鋼鐵,但卻很有彈性。軟棍看來笨重,事實上卻相當輕巧。棍身刻著螺旋狀的紋路,和一道道平行的圈狀細緻紋路互相對應著。明斯克和班塔耶挑的都是刀,只是明斯克的刀顯得輕盈了些,線條簡單,整把刀面只有三條線,一條刀脊、一條刀刃,再一條就是刀柄上的直線。這把樸素的刀最引人注目的是它刀背刀刃都閃著幽幽藍光,寒氣凜冽,像是隨時都要離鞘而出似的。相對的,班塔耶的刀顯得厚重了些,刀柄的裝飾雕刻也繁複很多,刀柄刀面滿是精美的旋紋,一看就是物超所值的武器。寒和滅挑了一對式樣類似的長劍,據老人說,這對長劍都是雙劍,一把劍可隨時分離成兩把,出奇不意克敵制勝。只有特定一位鑄刀者才會鑄造,如今此人已故,這技術算是失傳了。至於耐達依,雖然他本就已經有一把長劍,但見這麼多武器還是忍不住見獵心喜,多挑了好幾樣小巧的暗器。

眾人挑得興起,只有薩摩有些興趣缺缺。因為,這些武器雖然相當不錯,但是,薩摩卻沒有擁有它們任何一把的衝動,加上憶起體內的一刀一劍,薩摩更是一點想買的意思也沒了。好不容易,薩摩才挑了一把短匕。匕首上黑色的龍紋是他看上它的原因之一。至於另外一個原因則是這把短匕的殺氣透著淡淡悲哀,襯著黑沉的匕身,有種奇怪的協調感。

見薩摩挑了這樣的武器,尼路立即疑惑地問:
「摩耶,這是匕首,學院要求的並不是這種防身的小玩意。」

薩摩唇角一揚,淡淡解釋:
「這些武器只有它吸引我,學院要的遲些再說。」反正他也無意再弄一把好武器,到時候隨便買一把就可以了。

聽到薩摩這番話,尼路自然也不再多說,倒是老人聽了臉上神情變換不定,像是在想些什麼似的。

老人的異狀薩摩發現了,但他沒追問,僅是陪著百無聊籟的小斑站在一旁,靜靜等著眾人挑選武器。

待武器挑選完畢,眾人又簡單挑了一些必須的防具,輕便的輕甲背心、護臂、指套、長靴等。因為龍人強韌的身體,所以眾人對防具相對的並不如武器那般重視。加上,整個蘭普頓市防具大同小異,眾人沒再特意挑選。倒是老人見他們在挑選防具時太過潦草,還主動提供意見:
「帝國的防具品質並不算上選,真正好的防具產在里爾公國。本國雖然有優良的材料,卻沒有足夠的技術。里爾公國掌握了魔法防具的技術,帝國雖然盡力在研究,但成果不大。這也是為什麼以帝國的實力卻在與里爾公國對戰中無法佔上風的原因。如果你們要買好的防具,可能還是要到里爾公國。要不然,就只能碰碰運氣,如果能遇到矮人族的防具,那當然是比里爾公國的要好上許多。」

眾人了然地輕輕點頭,難怪他們總覺得這些防具美則美矣,但卻缺少點什麼。

眾人這一番採購,自然帶給老人不少的收入。但是老人並不願針對那些特別的武器多收錢。

「這些武器,留在這裡四十多年了。你們不買,他們許是永遠都離不開這裡。現在,這些武器有了好主人,我也放下了一點心願。你們幫我,我更加不好多收了。反正日子也窮慣了,不計較這些了。」老人頗為豁達地道。

眾人幾番推辭都拗不過老人的堅持,最後眾人只好在道謝之後,又刻意多挑了一些晶石,好增加老人的收入,這才道別離開。


踏出小店,屋外的陽光雖然還算明亮,但時已近黃昏。眾人本打算回學院,隔天再出來準備一些日常必需品。沒想到走不到幾步路,一道蒼老的聲音便傳來了:
「客倌!」

眾人聽出這是那位老人的聲音,只不知還有什麼事,於是便停下腳步,回過頭不解地看著老人。只見老人急匆匆地追出屋外。

「老丈,還有事嗎?」班塔耶納悶地問。

老人氣喘噓噓的趕上,一雙老眼看著淡金色頭髮的俊美男子,猶豫了一下才道:
「這……這是一個當初為我們鑄劍的人的住址。」老人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皺巴巴的黃紙遞給薩摩。

薩摩伸手接過,不解地看著老人:
「老丈的意思是………?」

老人偏頭看看四周,見沒人注意這才低聲解釋道:
「他是當初為我們鑄劍的人當中,唯一還能活著的,前幾日,他走了。剩下他兒子二狗子守著那店舖。他就住在這附近。我瞧客倌沒挑到一把趁手的武器,如果得空,就去看看。那裡看起來就像一家普通的打鐵店,你們就跟他說是街口的老姜要你們來的,讓他把他父親的留下的給你們看。」原來,老人看到薩摩沒有挑到需要的武器,又聽他對武器的要求這般高,這才想起幾天前去世的好友。他當初為他們姜家武防店鑄劍應該留下不少,後來私下又打了不少好武器,累積起來應該頗為可觀,或許可以讓這個英挺的青年看看。

聞言,眾人恍然大悟。原來老人竟是擔心薩摩找不到稱手的武器,看來這老丈實在是個難得的好人了。於是,眾人道了幾聲謝,這才離開。

由於時間不早,薩摩也不急著前去探看,乾脆決定先行返回學院,隔日再走一趟即可。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