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hosted by TinyPic.com
↑祝賀用的粉紅香檳XD

見韓軒神情認真,李霽暗叫不妙,正想解釋糾正一下時,又有人進來,李霽話到口邊,只得吞了回去。

這次來的是一開始那個老太婆,還領著一個蓄著一下巴鬍鬚,神情穩重的中年男子。跟在兩人之後的,則是方才伺候韓軒等人穿衣的四名少女中的兩個。

老太婆一進來,領著中年男子又是五體伏地跪了下去。

「神使在上,方才為證實神使身分,長老們才會讓兩位神使吞下晶核,若有冒犯,請神使見諒。」開口的是中年男子,字字清晰,態度誠懇。

李霽本來也就沒什麼驚險的感受,聞言立刻擺起手來:
「噯……沒有什麼啦!但是,我還是老實告訴你,我們根本不是什麼神使。」

看他多誠實,一點都沒隱瞞耶!

韓軒翻翻白眼:
「他們聽不懂我們的話。」剛剛已經踹死一個死老頭了,韓軒也沒那麼小心眼,還要再算帳。

李霽聞言一愣,但隨即呵呵笑了起來:
「聽不懂?……喔!沒關係,誠意到了就好。」

中年男子聽不懂韓軒兩人再說些什麼,但看神情,似乎沒有怪罪的意思,不由鬆了一口氣。長老猝死,讓他以為神使發怒,緊張得不得了,才連忙來賠罪。

雖然確定神使沒有怪罪,中年男子還是不敢怠慢,連忙又問:
「那麼……兩位神使的房子已經安排好了,不知神使要一人一間,還是兩人一間呢?」

他感覺得出來,神使聽得懂他們的話。神使說的話,應該是神的語言吧!所以他們這些凡夫俗子才會聽不懂。

有房子?李霽大喜過望。

想想到原來的世界,要他看得上眼的房子,一棟就要個近千萬,這裡倒好,一來就有免費的房子啦!想想當那勞什子神使還真不差。

李霽笑瞇了眼。開玩笑,有兩間房子,幹麻要擠在一間房子啊?李霽正想回答一人一堅時,又想到這世界怪里怪氣了,要是發生什麼事,他這個文弱書生豈不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嗎?

這一想,李霽又有點想跟韓軒住同一個地方了。韓軒會武術,充當保鑣應該是挺不錯的。

正這麼想著,韓軒卻搶先一步開口:
「一人一間。」

雖然李霽很有趣,但是一整天在一起,可是很煩人的。

「一人一間?」中年男子試探地問。看韓軒的表情嚴肅,像是巴不得立刻分開似的,難道,兩位神使感情不睦嗎?

李霽一愣,但回頭一想,他現在是神使耶!該沒有哪個不長眼的傢伙敢來動他吧?這麼一想,又安心許多。頂多,到時候要求他們,兩間房子別隔太遠就好。

不過,直到看到所謂房子的時候,李霽才打從心底感謝,剛才他沒有開口說兩個人一起住。

那哪叫房子,不過就是間只有在紀錄片裡才看得到的茅草屋頂的木屋……要說有哪裡比較高尚一點,那就是它的主要建材是木材,比一路上看到的,整間都是毛草堆成的房子要好上一點。

這種房子現在連貧民也不會住了吧?!李霽目瞪口呆地看著房子。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