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雙生被薩摩命令變成一條黑蛇,跟著前面兩個若無其事行走的人類,心裡多少還是忍不住滴咕。想他好歹也是龍神,他這主人卻只會派些小事給他做,之前當信差,這次卻成了跟屁蟲。雙生心裡有埋怨,跟得也不專心,要是前面那兩人願意回頭看一眼,大約馬上就會發現雙生的存在。幸好,蘭普頓魔武學院坐落在森林之中,蛇的出現很是正常,因此,就算雙生在走道上橫著走也不會引起他人的注意。

當然,一遇到人多,為了不引起人類莫名其妙的殺機,雙生還是會特意靠著牆邊草叢走。一路上,一些蛇兄蛇妹,大老遠感覺到雙生的氣息,便躲得大老遠不見蹤影,因此雙生一路走來倒是順利得很。

兩個人類一開始速度並不快,雙生跟著輕鬆容易,但穿越過練武場之後,這兩人卻突然左右查看,接著提氣快速前進,不一會便跑得老遠。雙生一驚,一邊埋怨他們的莫名其妙,一邊還是急忙跟了上去。

薩摩追著雙生的視線,赫然發現這兩個人竟是進了規定只有三年級以上才可以進入的大師林。這令薩摩更好奇了。他們要講什麼?為什麼要到人煙罕至的大師林?

想到這裡,薩摩幾乎迫不及待想立刻趕上。只是迂迴前進總是多花點時間,所以儘管薩摩加快了腳步,還是一會兒之後才來到大師林。


薩摩在後面急趕,雙生則仍在前面跟著那兩人。

進了森林,有了那麼多樹木花草掩護,又杳無人煙,雙生乾脆毫不客氣地跟在兩人身後。大概任這兩個人想破頭也想不到會有人派出一條“蛇”來跟蹤他們。

正當雙生悠哉悠哉地向前滑進時,一聲高亢的鷹唳響起,隨著尖銳長唳在天際迴蕩,一道黑色的影子迅速從高處疾撲而下,目標就是大喇喇在森林中滑行的小蛇!敢情雙生的小蛇扮相引來了老鷹的覬覦,眼尖的老鷹大老遠便看到這條不懂掩護的黑蛇,自然是毫不客氣地張大翅膀,俯衝而下。

雙生本來就不是蛇,所以對老鷹的覬覦根本一點自覺也沒有,倒是前行的兩個人聽到尖唳,發現後面有異樣,回過頭來看,雙生才在怔愣之下發現了老鷹來襲這件事。

雙生被派當跟屁蟲本就滿腹怨氣,現在見小小一隻老鷹也敢來惹他,哪還不趁機好好發洩一下?於是,就見雙生盤起身子,毫不畏懼地迎著老鷹,張大血紅色的蛇嘴,待老鷹飛近,抓緊時機便身子一彈,一嘴咬上老鷹的脖子。可惜雙生現在的身體太小,要不然這一咬,這隻找錯對象的老鷹非要斷頭不可。

老鷹被雙生一咬,頓時大驚,尖嘯了好幾聲…,這隻蛇竟然不是蛇?!

原來,在雙生彈起的那一剎那,老鷹便已察覺到龍神的氣息,只是俯衝的速度太快,閃躲不及,才會硬生生挨了雙生一嘴。

顧不得報仇,老鷹只急著倉皇而去。沿路留下驚慌的叫聲。

雙生抬頭看著狼狽而逃的老鷹,一邊得意地舉起尾巴一晃一晃地搖著,一邊則吐著舌頭“嘶嘶”做響,宣告自己的勝利。

正當雙生還陶醉在勝利的喜悅中時,一段對話猛地將雙生從沾沾自喜中驚醒。

「我看這片森林還真奇怪,連一條蛇都能逼退老鷹,而且看起來,老鷹好像很怕牠。」一道略顯沙啞的聲音這麼說。

這段小蛇擊退巨鷹的過程那兩個聞聲回頭的人看得一清二楚,忍不住嘖嘖稱奇。

「可能就是這麼奇怪,所以學院才不准人輕易進入吧!」另一溫和的聲音也跟著附和同意。

這段對話總算讓雙生想起他現在是“蛇”,而他剛剛並沒有做出蛇應該有的反應…,大約沒有老鷹會被蛇這一咬嚇到落荒而逃的……。想到這一點,雙生立刻在心中祈禱薩摩不會知道這件事。可惜一直與雙生維持心靈聯繫的薩摩哪有可能漏掉這一段,只是比起責備,這時候補救可就重要多了。於是薩摩連忙傳去一道心靈訊息提醒:
“還不快躲到旁邊,別忘了你是蛇!別留在那跟他們對看!”

雙生一聽便知主人無心跟他追究,連忙滑到一旁的樹叢裡,安分當一條蛇。

兩個人見怪蛇離開又對看一眼,這才又邁步前行。

又走了好一會,這兩人終於在一處林木疏鬆的地方停了下來。光看這地點的選擇,薩摩就知道這兩人必定極為細心,因為牠們即便到了人跡罕至的大師林都還會注意到可能被窺視竊聽的風險,才會挑了這麼一個相對空曠的地方。這樣只要有人接近便能迅速警覺!只可惜再怎麼樣的細心遇到薩摩還是得破功,因為擔負起竊聽大責的是他們想都想不到的─蛇!


為了將功贖罪,雙生這回非常小心地跟在後面,然後在離兩人不遠處挑了個石縫塞在裡面,拉長耳朵聽著。

「我們找這麼久都沒發現什麼,會不會聖劍不在這些人手上啊?」沙啞的聲音這麼說。

另一個人顯然思考很久,好一會兒才不急不徐地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是,不管怎樣,我們負責蘭普頓魔武學院,還是要盡力找。」

薩摩這時已經來到附近,確認了雙生的位置之後,薩摩挑了一棵視野較好的巨樹,輕巧躍上枝幹,放目看去。緊跟在旁的小斑也俐落地爬上樹,窩在另一根枝幹旁。

薩摩並沒有強行靠近,因為,他並不想冒被發現的風險。儘管以一般的常識來判斷,這棵樹離目標的距離這麼大理該聽不到什麼,但是,薩摩的能力早已超越人族,若是凝神專注傾聽,這點距離卻也不會構成太大的阻礙,加上有雙生當探子,更是不愁聽不到那兩人的談話了。

在樹上安頓好之後,薩摩極目望去。只見兩個少年對站著,一個黑髮藍眼,輪廓十分鮮明,高鼻大目,卻不顯凶惡。另一個也是黑髮,但他卻擁有一對黑色眼珠,輪廓顯得有些圓,淺淺的酒窩容易讓人覺得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最先說話的是黑髮黑眼的圓臉少年。他在懷疑他們這樣大海撈針會有什麼成果。而另一個身材較高大的藍眼少年,則顯得沉穩許多。他不僅沒有貿然表示同意,反而還提出他們的責任讓提出質疑的少年改變想法。

「但是,如果真的就像神尊所指引的,神王就要帶著聖劍出世,那麼,以神王的大能,要是不想讓人發現,就算我們找破頭也是找不到啊!」圓臉男子提出反駁。他實在覺得,以他們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找到神王,何必浪費時間呢?

這話聽在薩摩耳中似乎頗有道理,但另一位少年聽了卻勃然大怒,反倒疾言厲色地斥道:
「馬索沃!你怎麼可以質疑神尊的指示?!」

此話一出,圓臉男子大為驚懼,連忙結結巴巴地反駁:
「我…我沒有!我只是……只是覺得應該有更明確的方向。」

黑髮藍眼的少年聞言也緩下臉,軟言勸道:
「馬索沃,神尊要我們分批到各地去尋找一定有祂的道理。我們只管聽,只管做。不要質疑。別忘了,如果沒有神尊,我們所有人都沒有今天。我們的命是神尊給的,當初我們都發過誓,只要神尊需要,我們會隨時奉獻我們的生命。你應該沒忘記吧?」

黑眼圓臉少年急促地點點頭,解釋道:
「我沒有忘記!墨君,我當然知道我們能活下來而且獲得超越人類的壽命是因為神尊的恩澤。我也很想找到神王,但是,我們分到學院,這個機率太小了。神王那麼強,根本不需要到學院來。我們要不要把尋找的範圍擴大到蘭普頓市附近?」

黑髮藍眼少年沉吟了一會才回答道:
「這點我也想過。但是,蘭普頓市有另一批人在負責,我們不能越區。更何況,神尊也指示過,我們的能力太低,要發現神王一定要等聖劍出手。所以,我們只能盯著幾個人,等待時機,或許能找到也不一定。神王這種大智大慧的人,行事很難預料,我們在學院也不見得就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圓臉少年想了一下,也覺得有些道裡,於是也不堅持,立刻接著問道:
「那麼,你覺得學院裡誰可疑呢?今天我們看了那些龍人和精靈人,都沒什麼特別啊。」

藍眼少年低頭想了一會,踱了幾步:
「我想,聖劍依託在神王身上,憑著聖劍的大能,神王絕對不會是一個太弱的人。人族方面,我們都看清了,學生的能力大致都很弱,只有帝國那個叫皓星的貴族還有點可能。另外,就是學院的教師了。那個水魔導樊勞瑞有些古怪。但是神王應該擁有與神媲美的長遠壽命,不應該會這麼蒼老。不過,我也不確定神王是不是能夠控制外表看起來的年歲,所以,水魔導樊勞瑞還是盯著的好。」藍眼少年一邊踱步一邊分析。

圓臉少年聞言也想了起來,納悶地問道:
「但是,神尊不是說嗎?聖劍並不是隨便的人可以取得的。一般人讓聖劍進入只有神魂俱滅的結果。人族的肉體能夠承受聖劍嗎?」

藍眼少年又踱了幾步:
「機會不大……但是聖劍的秘密不是我們能夠窺知的,也不見得絕對不可能……。」

這倒是,圓臉少年這會也不敢肯定了,只好岔開焦點:
「那…那些龍人會不會比較有可能?」

提到這點,藍眼少年似乎也困惑起來了,只聽他語氣迷惘地道:
「我也不知道。聽說今年來了太多的銀階龍人,我不知道是不是跟神王出世有關……。但是,那些龍人的確非常強,尤其是居中那幾個,就能力來看,可能性的確滿高的,但是,他們是龍人,依照神尊的指示,聖劍與龍人接觸的可能卻又不高!」

提到那些龍人,圓臉少年猛然想到另一個人:
「說到那些人,那那個後來進來,叫摩耶的精靈人呢?」

此話一出,藍眼少年輕笑出聲道:
「我們果然注意到同一個人了。」

圓臉少年聞言也笑了:
「他長得太出色了,想不注意都很難。只不過我卻覺得他不像是普通的精靈人。」

提到這點,藍眼少年慎重起來了,只聽他肯定地道:
「沒錯!我看不清他的深淺。這太奇怪了。自從神賦予祝福之後,所有人我都可以看出大概,只有這個人……我看不出來。」說到最後,少年的聲音顯得有些顫抖。

聞言,圓臉少年微微一驚:
「你看不出來?!」

藍眼少年點點頭,沉默了一會才低聲承認道:
「我不僅看不出他的深淺,更奇怪的是,我會怕他。」

圓臉少年更吃驚了,自從他們到流亡之島之後,就沒怕過神尊以外的人。

「怕?!會不會他就是神王?!」圓臉少年大膽推斷。

藍眼少年仔細想了一下,卻搖搖頭:
「不太可能。」

「為什麼?」圓臉少年追問。

藍眼少年又開始踱步,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地推論:
「依照我們對神尊的印象,神王應該佈滿光明之氣。但是那個人身上有一股邪氣……這不是擁有聖劍的人會有的,只是我也不敢肯定就是了。」

圓臉少年喔了一聲。墨君因為特別受過神尊的祝福,所以對這種感覺特別敏銳,若是連他都這麼說,約莫是不可能了。想到這裡,圓臉少年頓時沮喪了起來:
「那……不就沒人有可能了?」

藍眼少年搖搖頭,不以為然地道:
「不對。我們現在的目標就是人族的皓星、水魔導樊勞瑞,龍人族那幾個人,還有精靈人摩耶。」

圓臉少年默默記了一下,突然想起另外兩個可疑人物,於是開口建議道:
「我看那個來自里爾公國的烏坦‧凡匿和那個從模里邦聯來的獸人奴里諾達恩也都有點古怪,要不要也把他們列入。」

藍眼少年猶豫了一下,道:
「烏坦‧凡匿應該是矮人族的。矮人族無緣無故進入人族學院就讀,實在不像他們的作風,注意一下也好。倒是那個獸人,我們還是離他遠點的好。」

「為什麼?」圓臉少年好奇地問。

藍眼少年雙眼明顯透出敵意,語氣極為謹慎地道:
「因為他身上有濃濃的魔氣,大約跟神尊所指示的邪惡勢力有關。這樣的人會到人族來肯定也有古怪。說不定也是為了聖劍和神王!」

此話一出,圓臉少年頓時大驚:
「魔氣?!神尊不是說千萬不能讓這種人先一步找到聖劍和神王嗎?那我們不就要加緊腳步了?」

藍眼少年肯定地點頭:
「沒錯!我覺得那個獸人應該也已經發現我們的身分,所以往後我們尋找神王必須避開他,免得被他橫手阻撓。只是他會不會先我們一步找到聖劍和神王?我倒覺得不可能。因為,如果我們感應不到神王的行蹤,他也一定會一無所獲。從這點推斷,我們只要在神王顯露蹤跡時先一步到達就可以了。」

聞言,圓臉少年總算放心。談到這裡似乎結論也出來了,兩人再確定一次監視的名單之後,又閒聊了一些聽到的閒雜消息,便一前一後離開大師林。雙生見自己的任務已經結束,也從石縫中爬出,滑到薩摩身邊,安分地盤上薩摩的手臂。

薩摩隱在枝枒間,看著兩人逐漸遠去的背影,心中思潮洶湧。他們說的神尊是什麼人?為什麼他們的言詞中會對他高度崇拜?這位神尊為什麼要派他們來找神王?從他們說話的內容判斷,這位神尊不僅派他們,還分批派了許多人到其他各地去尋找神王。究竟神王是誰?為什麼值得這位神尊如此慎重?他們說聖劍隱藏在神王身上,聖劍又是什麼?

薩摩想起了體內的神劍。他們口中的聖劍會是神劍嗎?難道他們要找的竟是擁有神劍的他嗎?難道真如他之前推測的,消失的神族又將出現了嗎?否則神尊又是從何而來?如果神族當真出現了,那魔族呢?他們口中的神王是指擁有神劍的自己,還是另有其人?聽那兩人的語氣,似乎已不把自己當作人族,難道,他們說得到超越人類的壽命是指他們已經成為神族的一員了嗎?

從那兩人剛才所言,烏坦‧凡匿果然就如自己所預料的是矮人族?但他為什麼會到人族來?難道也跟這兩個人一樣另有目的嗎?如果真的有目的,那麼會是什麼?看烏坦‧凡匿有意無意地探聽自己的事,薩摩不得不懷疑烏坦‧凡匿已經將目標鎖定在自己身上了。

至於奴里諾達恩,那兩人只以為奴里諾達恩是獸人,他卻肯定奴里諾達恩是龍族人。但是他們為什麼會說奴里諾達恩有濃濃的魔氣?與邪惡勢力有關?莫不成奴里諾達恩的腳色類似那兩個人,只不過那兩個人是神族的代表,而奴里諾達恩卻是魔族的代表?若是如此,他的目的是什麼?也是神王嗎?還是另有目的呢?

薩摩越是細想越覺得眼前的謎團正在不停擴大。可以肯定的是,這謎團絕對跟自己大有關係!這種時候,薩摩特別渴望有琉璃在身邊,她不僅可以聆聽,還可以為自己預言,儘管可能得不到明確的答案,但起碼可以稍微釐出點脈絡。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