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大陸上,琉璃跟著五位長老學習魔法和魔藥已經三個多月了。這段時間五位長老對琉璃讚譽有加。因為,琉璃學習得很快,領悟力也很好。所有魔法上手的非常快。加上琉璃絕佳的元素媒介體質,三個月來,琉璃已經將精靈人族的魔法學得差不多了,就連精靈族的魔法也學了不少,只是礙於起步太晚,所以在威力掌握上還不甚熟悉罷了。

除此之外,琉璃對魔藥的學習進度也很快。現在的琉璃,不僅可以一眼判斷藥草的功效,更可以迅速找到需要的藥草,其餘則需要經驗累積魔藥的活用才能進一步精熟。

祭祀方面,有米長老的教導,琉璃也已熟練許多常用的儀式,其他不常用的大規模祭祀儀式,琉璃也有粗略的了解。

本來,她應該繼續學,等到學畢再去找薩摩,但是,前些日子,她為薩摩預言,看到的卻是層層黑霧圍繞在薩摩的四周,陰晦不明。這樣的結果讓琉璃十分擔心。雖然,暫時並沒有現象顯示薩摩有立刻的危險,但是,琉璃直覺覺得一定有什麼不尋常的事即將發生,而且這件事絕對會深刻影響薩摩。她認為,在這種時候她更應該留在薩摩身邊,儘管可能不能改變什麼,但最起碼能讓薩摩有所防備,將傷害降到最低。於是,她婉拒了靈珊等人的挽留,決定提前啟程前往巴耶帝國去找薩摩。

現在,琉璃已經抵達了伊闊利市。隨行的還有一個精靈人,他是海因命令護送琉璃到薩摩身邊的族人。其實,以琉璃現在的能力,尋常人根本傷不了她。但是海因最擔心的是並不是琉璃能力夠不夠,而是琉璃對人類複雜的心思體會不多,提防不夠,說不定會上些奸狡人類的當,所以才會堅持派一個經常在各大陸與伊闊利市活動的精靈人護送。

初次來到繁華的伊闊利市,琉璃難免有些不適應。雖然她幼時居住過里爾公國的首都葉都,繁華程度應該也不下於伊闊利市,但畢竟年代久遠,早已不復記憶。她現在記得的、熟悉的都是那個寧靜祥和的中央大陸。在平靜的中央大陸生活了那麼久,早已經忘了人族是個擁擠的地方。

走在伊闊利市的大街上,琉璃渾身都不自在。因為,一道道視線總是毫不客氣、毫不保留地直接落在她身上,讓她幾乎忍不住卻步。

好討厭。原來一直被注視著的感覺這麼差,虧得薩摩竟從小忍受到大。

一旁的精靈人也注意到琉璃的不自在,連忙開口安慰道:
「別在意,米坦娜大人。很多人族都喜歡這樣看人,只要當作沒看見便成了。」

米坦娜是米長老的全名。在精靈人族有一個特別的傳統,那就是,所有負責祭祀的長老皆為女性,而且,不論他之前叫什麼名字,只要確定成為祭祀長老的繼承人,名字都一律改為米坦娜。米坦娜在精靈人語言的意思就是“委託者”。一般繼承米坦娜這個名字的都是族妃,米長老是因為前任族妃,也就是海因的妻子提早去世,才由她的姊姊繼任成為米坦娜。所以,就在琉璃成為儲妃的同時,也繼承了米坦娜這個名字。只是,薩摩和靈珊等人還是習慣叫她琉璃。至於其他村民,都是以米坦娜來稱呼她們的儲妃的。

琉璃低下頭,她了解,但是她不習慣也不喜歡。一時之間要對這些視線視而不見恐怕還是有些難。

其實,這些人看著琉璃的目光中並不帶任何淫邪意味。他們的目光,或者說是驚艷,是崇拜比較恰當。因為,琉璃的美麗是帶著聖潔的美,是讓人看了心情平靜的美。她不知道,平常喧鬧、人潮洶湧、步調極快的伊闊利市街道,因為她的存在,泛著一種異常的平和。就連一般小販習慣的吆喝聲也不見了。人人都覺得在這樣的少女面前大聲呼喊是一件相當無禮而不當的行為。

在路人小販頻頻注視中,精靈人引著琉璃來到大街邊一座雅致的茶棧,解釋道:
「米坦娜大人,您在這裡休息一會。我去探聽有哪一艘船要往巴耶帝國,我們再去辦手續。」

琉璃輕輕點頭,她沒有意見。於是,擁有一頭飄逸藍髮的精靈人腳步輕盈地離開了。

待精靈人離開之後,琉璃轉頭看向窗外,心中盡是想著多久之後可以見到薩摩,見到他之後自己第一句話應該說什麼。想到薩摩會多麼驚訝她的到來,琉璃不由得輕輕笑了。

琉璃只顧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渾然沒有發現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成了茶棧中眾人注意的焦點,更加沒有注意到一道妒恨而懷疑的目光自從她進來後就沒有離開她身上。

就在琉璃位置的斜後方四張桌子距離,一位穿著紅色緊身勁裝的冶艷女子看著琉璃的側臉,臉上佈滿忌妒、不甘。這位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不甘嫁與獸人而逃離龍人族的龐龐!她來到伊闊利市已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她一方面和那些人族姊妹們聯繫,一方面計劃往後的行止。她不能回龍人族,因為,她知道王上一但下定決心就不會改變了。也就是說,她非嫁給獸人南王巴托不可了。

她不要!她怎麼可能忍受得了一身體毛的醜陋獸人?怎麼可能忍受得了他們多夫多妻的婚姻狀態?就算要嫁,她也絕不能忍受丈夫還有那堆鶯鶯燕燕。更何況,要是嫁給了獸人,她以後又該如何面對她的姊妹?可以肯定的是,她們一定會嘲笑她!

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龐龐不僅逃離了龍人族,還迂迴地逃離了模里邦聯,以免被圖甦找到,強迫她嫁給南王巴托。

伊闊利市市首的姪女是她的好姊妹,到伊闊利市來她不怕沒地方吃住。更何況,她身邊多的是首飾珠寶。當然,她隱瞞了自己逃婚的事實,謊稱出來透透氣。

透過那位姊妹的關係,龐龐知道了兩個多月前有一批龍人搭上了巴耶帝國蘭普頓魔武學院的專船。這些人當中就包括了尼路等人。雖然當中沒有薩摩的名字,但她絕對相信薩摩必定也去了蘭普頓魔武學院,因為若是薩摩沒去,尼路等六人絕對不會多此一舉!既然尼路六個人全都到蘭普頓魔武學院去了,這就表示,薩摩應該也去了那裡。於是,她開始想,她應該追到人族去?還是想辦法暗中除掉那個人類女子?

只是,薩摩並不歡迎她,她若貿然跟去說不定還會被敢回來。況且,她還不確定薩摩會不會一見到她就動手。畢竟圖甦說過,薩摩很可能已經知道她所做的事了!她喜歡薩摩,但她卻不想送命。

所以,最好的方法還是巧妙地除掉那個人類女子,然後自己再小心安排個恰當的理由,接近薩摩。她不相信,沒了那個人類女子,薩摩還能不對她動心?!

這個計畫雖好,可惜,中央大陸卻是個大麻煩。所有進中央大陸的人都會快速衰老。她不知道所謂的快速到底有多快,但是,她是絕不能冒喪失美貌這個大險的。所以,她這段日子都在物色對象,物色可以進中央大陸殺死琉璃的人。

但是,如何安排讓其他人不懷疑她,是首要考量。加上,人選很難敲定。人類肯定不行。因為脆弱的人類一進中央大陸肯定自身難保,更別提想殺人了。人類不行,剩下的就是壽命長的種族了。精靈、精靈人當然是不行了。矮人族行蹤神秘,根本找不到。獸人族似乎可以,但獸人族的輕功太差,不適合暗殺工作。龍人族大概可以利用,只是龍人族跟精靈人族一向交好,要想叫龍人去中央大陸殺人,恐怕也很難。

不過,要是她出面命令出手,或許可行。只可惜,她不能出面。因為,她要避開嫌疑。

正因為這層層考量,龐龐遲遲想不出解決方法。今天,她就是因為想不出方法才出來散散心。沒想到坐了一早上的茶棧倒是有了意想不到的收穫。

那個一進茶棧就引起眾人注目的少女!她應該就是琉璃,那個薩摩娶的人類女人!

其實,龐龐並沒有正式看過琉璃。她只在薩摩成年劫那天,也就是自己沒有攔住薩摩的那天,眾人抱出琉璃時在旁邊偷偷看過一眼。只那一眼,龐龐就忘不了。那種楚楚可憐的美麗叫人忌妒,那種純淨的氣質叫人眼紅。她一直以為自己很美,起碼那些在人族號稱美人的姊妹們都沒有她的美貌,但是,在瞥見琉璃的那瞬間,她痛恨地發現,琉璃的美貌一點都不亞於她,甚至…超越她。生平第一次,她覺得自己…不夠美。

正因為這樣強烈的印象,龐龐一直記得琉璃的容貌。雖然,現在的琉璃比起印象中似乎又更美了,但是那種高貴聖潔的氣質還是沒有變,所以,她認出來了!
或許她真該感謝上天,在她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上天竟將機會送到她的眼前。

龐龐看著前方少女纖細優美的身影,心中開始思量著。

過了一會兒,龐龐悄悄起身,離開了茶棧。


幾分鐘之後,港口邊的一處倉庫旁,赫然站著一個披著紅色披風,蒙著面的女人和一個穿著粗布短衣短褲,身材粗壯,滿臉鬍髭的中年男子。

男子看著眼前身材高挑的女子,帶著淫邪的眼光不住上下掃視著。
「姑娘,你找情哥哥我來,是要談情說愛嗎?」男子輕挑地調戲眼前女子。

女子不語,卻一掌削向一旁的木樁。「喀」地一聲,木樁應掌而斷,切口平整得彷如利刃切過,嚇得男子連忙收起輕佻的表情。

「你們的船已經停在這裡太久了,你們知道嗎?」女子壓低聲音道。語氣中帶著隱約警告威脅的味道。

聞言,男子略驚,忍不注試探地問:
「你是……?」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要知道,你們做什麼買賣上面清楚得很。之前睜隻眼閉隻眼不代表上面容許。這幾天已經有人注意到你們,跑來向我們檢舉。你們最好動作快一點。」女子雖沒指出男子做的是什麼買賣,但說起話來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聽得男子臉色發白。

難道眼前的女子是伊闊利市的重要人物?否則怎會這麼清楚上面的打算?只是,上面不是一向對他們睜隻眼閉隻眼嗎?怎麼這時又想管了?不過只看這女子會私底下提醒他們,可見事情還有商量餘地,於是男子立刻軟下態度,語氣諂媚,涎著臉打起商量來了:
「可……可……我…我們貨還沒齊…可不可以…再給幾天?」

女子聽男子這麼回答似乎一點也不意外,毫不思索便直接開口問:
「缺多少?」

男子聞言怔愣,轉頭仔細看看四周,確定沒人接近這才開口低聲道:
「還缺……缺個十來個。您知道,最近…戰亂……生意不好做。」

女子聞言,似乎思考了好一陣,這才開口提議:
「時間不多了。指點你一條明路。抓了那個,大概可以抵十來個的價錢。我希望你們天黑之前可以離開伊闊利市。」

男子聞言雙眼一亮,近來人們的戒心很高,越來越不容易抓到好貨色。如今天上掉下來一個好機會,他哪有不伸手抓緊的道理?於是男子立刻彎下身,卑躬居膝地道:
「真的?那就拜託姑娘指引明路吧!」

女子見狀似乎很滿意,也不賣關子便道:
「大街北側的伊利茶棧裡有一個人族的女人,年紀不大,身邊沒人,應該很好騙。你們就去試試吧。」

聽女子講得這麼詳細,男子也不簡單的料,立刻便起了疑心。天底下哪有人會鼓勵別人去擄人的?莫非另有陰謀?可不要自己莫名其妙被這女人利用來對付其他女人啊!想到這裡,男子忍不住謹慎地問:
「那個人是……什麼人?」尋常人便罷,要是牽扯到什麼達官貴人的明爭暗鬥,可就不好了。

女子聽男人這麼一問,立刻豎起柳眉,很是生氣地道:
「我不知道她是誰。只是剛巧讓我看到了。反正,你們最晚今天就得走,抓不抓在你們。」

男子這時早已把這女人當成伊闊利市的重要人物,一見她動怒自是大為驚慌,連忙涎著臉賠罪道:
「姑娘息怒!姑娘恕罪!小人不懂禮貌,請姑娘不要同小的計較。小的立刻就去抓,立刻就去抓。」今天晚上就得走,不抓白不抓,要是抓錯人,只要脫手速度快,也未必有事。這麼一想,男子就算有任何小小疑惑也立刻將它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聽男子這麼說,女子總算緩下語氣:
「記住,抓了那個就走。晚了,我護不了你們。就這樣,你去吧!」說著,女子擺起纖手示意男人離開。

男人見狀,儘管還想多問些什麼也不便開口,只得千恩萬謝地走了。

女子見男人走遠,這才滿意地拉下蒙面布巾,露出一張美艷臉蛋,赫然就是不九之前離開茶棧的龐龐!

原來,就在龐龐苦思如何掌握這個得來不易的機會時,赫然想起今天早上聽到那位市首的姪女說到,那些討人厭的人口販子又來了。她的叔叔本來打算今天去抓,結果因為又有一批人從巴耶帝國撤回里爾公國,手續繁雜,所以打算明天去抓。

這本來就不是龐龐關心的事,她本來也只是隨便聽聽罷了!只是這個不甚重要的消息卻讓她想到一個絕佳的計畫!乾脆讓這些人口販子帶走琉璃,她只消靜靜等待結果。即便事發,她也大可將全部責任往人口販子身上推,最是完美不過了!這些人口販子之所以能成為人口販子,對拐帶自然很有一套。要是琉璃入了人口販子的手,她幾乎可以預料到琉璃一定會成為某些人的禁臠,這麼一來,就算琉璃已經是薩摩的妻子又如何?薩摩根本不可能接受一個被人收做禁臠的妻子。於是,她便可以趁著薩摩失望難過的時候,讓他愛上她!

龐龐越想越覺得這樣的計策完美無缺。反正,她絕對不准任何人搶走她要的東西!更何況龍人族與精靈人族儲君妻子的光榮頭銜,本來就是屬於她的!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