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班塔耶等人自怨自艾的當口,讓他們如此感嘆的元兇─小斑,早已回到琉璃身邊,不斷用頭蹭著琉璃。
  
  「怎麼了?」琉璃放下手上的藥布,納悶地問。
  
  小斑又蹭了琉璃幾下,連連往窗外甩頭。
  
  外面有什麼嗎?琉璃不解地轉頭看去,卻見不遠處尼路等人正站在那裡,發現琉璃看過來,連忙揮手招呼。
  
  琉璃有片刻的困惑,隨即狂喜便湧上心頭。
  
  「摩哥哥回來了嗎?」看到與薩摩一同離開學院的尼路,琉璃直覺小斑是想告訴她這個消息。
  
  說完也不等小斑回應,連忙轉頭對在一旁研磨藥粉的另一名醫療師道:
  「庫妮塔,這裡可以麻煩你一下嗎?我…我先出去一會…。」要把工作丟給庫妮塔,琉璃有些愧疚。
  
  聞言,庫妮塔不僅沒有反對,還露出一抹詭異而異常燦爛的笑容,讓一旁正被琉璃治療的魔武部三年級學生當場看得全身發毛。正想要開口拒絕讓這個詭異的女人治療時,琉璃卻已毫無心機地道:
  「你真好,庫妮塔。」說著便似一朵白雲飄出醫療處。
  
  那頭銀白色的魔獸也跟著離開,離去前還回頭看了學生一眼,那眼中的是…憐憫!!學生還來不及想清楚原因,受傷的手已經被人以相當粗魯的力道扯了過去。
  
  學生直覺轉頭看去,只見詭異的女人─庫妮塔抓著他的手臂,瞇著眼看,不一會突然哼聲道:
  「這種小傷也敢來醫療處,浪費學院資源,浪費本姑娘寶貴的時間!」
  
  學生聽著聽著,汗毛直豎,但還是忍不住開口道:
  「阿姨…,你的年紀不能叫姑娘了。」
  
  此話一出,庫妮塔一愣,接著突然露出一抹陰沉的笑容:
  「你的嘴巴還很靈活嘛…!」說著,突然將手中的藥粉全用力壓上學生的傷處。
  
  「啊!!!」學生疼得立刻蹦了起來。雖然傷口不大,不過這樣死命壓哪有不痛的?!看!血水又流出來了…!
  
  「男子漢大丈夫,一點痛都忍不住,還能幹啥大事?」庫妮塔吹吹手心剩餘的藥粉,興災樂禍地道。
  
  聞言,學生氣急敗壞,就連指著庫妮塔的手也忍不住頻頻顫抖:
  「你…你…你……!」惡魔!!
  
  學生你了好一會,發現那個惡魔還是一逕地悠閒自在,氣得乾脆轉頭就走,然後發誓,以後就算是死了,也不要到醫療處來!!
  
  學生走出醫療處外,發現方才大排長龍的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走的一個不剩!原來,眾人在發現琉璃離開醫療處便覺不妙,再聽到裡面傳出有如殺豬般的慘叫,哪還不知機,早便溜之大吉哩!
  
  見所有人走得一個不剩,醫療處裡面的庫妮塔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總算安靜了。」
  
  原來…,這就是醫療處之前門可羅雀的真正原因……。
  
  
  尼路等人在醫療處外看到這一切,心中也同時湧起,往後絕不因為受傷到醫療處去的想法。
  
  琉璃來到近前,發現尼路等人都將視線放在醫療處,忍不住回頭看去。在看到醫療處內外空無一人時,琉璃忍不住一愣,接著讚嘆地道:
  「庫妮塔好厲害,這麼快就治療完了,琉璃還有好多要學習啊。」
  
  聞言,眾人交換詭異的眼神,最後同時嘆息。在琉璃心中,大概是沒有那種會把傷患趕得一個不剩的醫療師吧?
  
  「琉璃妹妹,我說,以後啊!除非必要,否則不要把傷患“單獨”留給那個女人。」班塔耶意味深長地道。這也是作好事…。
  
  「我知道,因為那是我的工作,不能老是麻煩庫妮塔。」琉璃理所當然地回答。
  
  聞言,班塔耶啞然,好一會才道:
  「你要這樣想當然也可以。」反正人說,無知便是幸福……。
  
  琉璃聽不出班塔耶的弦外之音,一雙眼睛只忙著尋找那個熟悉的身影。
  
  「摩哥哥呢?」琉璃一一看過每一個人,終於忍不住問道。
  
  此話一出,眾人同時沉默,你眼望我眼,最後還是尼路開口回答:
  「任務途中,出了一點小意外,王子跟我們走散了。」看到琉璃額頭上的同心印完好如初,尼路的心早已安下一半。這表示,薩摩起碼沒有切身的生命之危。
  
  聞言,琉璃俏臉立刻刷白:
  「走散了…?」這是什麼意思…?!
  
  尼路見狀,連忙補充道:
  「放心,王子沒事,我們只是因為沒有約定地點,一直沒辦法與王子會合,所以才想請你看看王子的行蹤。」尼路絲毫不提神族之事,因為他相信,王子一定不樂見琉璃為他擔心。
  
  雖然尼路說得雲淡風輕,但是琉璃卻似乎一點都沒有聽到,蒼白的小臉上那對藍色眼眸還是立刻泛起水霧。薩摩與眾人失散,對照離去前曾經告知的訊息,琉璃心中很快就有了定見。
  
  「你…騙我…。跟神族有關吧…?你們遇到神族人了?」琉璃雖是問話的語氣,但那悽楚的神情分明已經肯定薩摩必定是因為遇上神族人,才會與眾人失散。
  
  尼路本想否認,但看琉璃表情肯定,終於還是嘆了一口氣,輕輕點頭當作回答。事實上,他們遇到的根本不只神族,只是這卻不能讓琉璃知道…。
  
  臉色蒼白的琉璃一看到尼路點頭,全身一震,腳下也忍不住一個踉蹌。
  
  「小心!」皮喇上前扶住似乎有些站不住的琉璃。
  
  皮喇的扶持,琉璃恍若未覺,兀自盯著尼路追問道:
  「摩哥哥…摩哥哥受傷了嗎?」
  
  這一點,尼路卻不能肯定,所以他只好避重就輕地道:
  「請放心,王子說不定已經擺脫那些人了。」
  
  「那摩哥哥為什麼還沒回來?」琉璃泣聲問,臉上帶著期待的神采,彷彿希望尼路可以給她足以安心的理由。
  
  「這……。」尼路頓時語塞。老實說,就連他自己也沒有這個把握。
  
  琉璃似乎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思緒中,泫然欲泣地道:
  「是不是他已經受傷了,所以沒有辦法回來?」
  
  班塔耶見狀,連忙安慰道:
  「琉璃妹妹,你別亂猜,說不定只是因為神族的人還在搜索,王子不方便回來而已。」
  
  此話一出,尼路連忙順著話尾道:
  「沒錯,王子功力深厚,儘管是神族也不見得可以奈何得了他。」
  
  琉璃半信半疑,輕輕啜泣道:
  「真的嗎?」
  
  尼路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
  「當然是真的。更何況,王子和你有同心印,現在同心印還在,就表示王子安然無恙。」
  
  聞言,琉璃不覺伸手撫摸眉心的朱紅色印記,心裡似乎也因此踏實了許多…。
  
  耐達依這時也笑得燦爛:
  「所以,琉璃妹妹快看看王子現在在哪裡,我們也好去接應王子。」
  
  聞言,琉璃點點頭,連忙席地而坐,雙眸微斂,左手虛按眉心,右手在草地上畫著抽象而繁複的圖案,嘴裡喃喃自語。隨著猶如歌謠般起伏的音調,一股股意念波逐漸擴散而出。琉璃專注地感應所有能量所帶來的訊息…。眾人跟著席地而坐,屏氣凝神地等著。
  
  良久,琉璃睜開眼睛,眼中帶著疲憊,萬分沮喪地道:
  「我看不到,只看到一片光,有某種東西阻擋了我的視線…。」
  
  此話一出,眾人立刻臉一垮,久久說不出話來…。不祥的感覺在眾人心中竄流…。
  
  尼路等人沉默,琉璃也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最後還是皮喇受不了,呼地一聲站了起來:
  「不行!就算不知道我們還是要去找!就算動用所有族人,也絕對要救回王子!」
  
  「皮喇,別衝動。這事不能魯莽從事,好好商量之後再說。」尼路伸手拉住皮喇的手,安撫道。
  
  皮喇搖搖頭,語氣激動地道:
  「還要商量什麼?我們不能任憑王子留在那片林子裡!我們現在通知王,調撥族人尋找王子,就不信那片林子還能藏得住王子!」
  
  此話一出,漢斯連連點頭:
  「皮喇這話老子愛聽,老子早便這麼想了!幹啥想那麼多,咱們整片林子搜,肯定可以找到王子。」
  
  聞言,尼路沒好氣地瞪了漢斯一眼,正想說些什麼時,琉璃竟突然出聲了:
  「不行!」
  
  漢斯一聽,大眼一瞪,本想反駁,卻突然發現反駁的不是別人,正是琉璃,到口的話立刻吞了下去,傻愣愣地看著琉璃。
  
  不只漢斯吃驚,就連尼路也有些詫異。
  
  琉璃卻不理會這麼多,兀自抬起頭來,道:
  「我們不能去找摩哥哥。」
  
  此話一出,耐達依立刻好奇了,只聽他興致盎然地問:
  「為什麼?」
  
  「剛剛雖然看不到摩哥哥的行蹤,但是卻沒有不祥的訊息。摩哥哥是安全的。要是勞師動眾,反而會讓神族人經由我們,掌握摩哥哥的行蹤…。」琉璃雙眼閃著思索的光芒,分析道。
  
  尼路本來也是作此想法,只是沒料到琉璃竟也能看出這一層,心中大是驚訝,不由得在心中從新估量對琉璃的評價。其餘眾人也是如此想法,在他們眼中,琉璃一像是躲在薩摩的羽翼之下,像脆弱而經不起風雨的花蕊般,總需要細心呵護。沒想到,如今遇到這件事,琉璃不僅沒有他們預料中的惶然失措,甚至還能說出一番道理來。其實,對琉璃而言,她只是想保護薩摩,心中根本不存有任何厲害得失的想法,她評斷的天秤,一向只有薩摩…。經過寒月的當頭棒喝,她知道他只有堅強起來,才能讓薩摩放心將一切交給她,而不再隨時擔心她。
  
  皮喇本來堅持多派族人搜索神跡密林,如今聽琉璃這番話,一時倒是猶豫了起來。
  
  琉璃直視眾人,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無能為力的傷痛:
  「如果摩哥哥真的落在神族人手上,我們就是派再多人,難道又奈何得了他們嗎?更何況摩哥哥一定不願意我們為了找他,動用那麼多人…。」
  
  自從自中央大陸來到人類的世界,接二連三的事件都讓她深深體會自己的無能為力。她多想幫助薩摩,但是,她的力量卻是如此微弱。這個體悟讓琉璃對現實有另一番領悟,她開始努力習武,利用腦中的記憶,組織著屬於自己的武功,儘管知道自己就算再努力,也可能無法幫助薩摩,但她卻不想放棄這個唯一的機會…。
  
  琉璃這番話也說到尼路等人的痛處,一時間,眾人同時垂下頭,心裡又是愧疚又是自責。他們身為護佐,卻必須讓薩摩保得周全,心中的苦悶自不待言。雖然護佐武功遜於王族,一向是常態,但歷代以來,卻沒有這種護佐完全沒有動上手,反而讓王子親身涉險的例子,儘管是命令,是礙於當時的狀況,尼路等人還是相當自責…。
  
  其實也是此屆王位繼承人的薩摩修為過高,使得身為護佐的尼路等人望塵莫及,加上此番遭遇的又是神族,才會讓尼路等人絲毫沒有用武之地。當然,薩摩對尼路等人過度的愛護也是重要原因。如果薩摩對尼路等人少一點朋友之誼,多一點君臣之義,料必不會一味要求尼路等人撤退。尼路等人雖然武藝不及薩摩,但合眾人之力,還是有一拼之力。但薩摩情知,這一來,尼路等人的傷亡必定難免,在不願他們冒險的心態下,才會有驅退尼路等人,單獨應敵的情形出現。
  
  「那麼,王子妃打算怎麼做?」重新衡量琉璃之後,尼路說話不由恭敬許多。雖然對於是否派族中精英前去尋找薩摩,尼路的考量遠比琉璃更加複雜而多重。琉璃只考慮薩摩的心情,而尼路考慮的卻是龍人族力量的平衡,學院以及人類世界的反應。但不論考慮的層次為何,起碼兩人對於不要勞師動眾的想法是一致的。
  
  對於尼路的稱呼,琉璃有些許不自在,遲疑了一會兒之後,才道:
  「等…。琉璃相信,摩哥哥一定會回來。現在,琉璃只有留在這裡,才不會變成摩哥哥的包袱…。」說到最後,琉璃的語氣顯得相當心傷。畢竟,不久前,薩摩為了救她,差點身陷死地之事,琉璃到如今還是印象深刻。早在得知薩摩受傷是為了要救她時,琉璃便已暗中發誓,往後絕不再順著自己的慾望。她要讓薩摩安心,儘管這安心的代價是她日以繼夜的焦慮…。
  
  尼路等人聞言同時心中一凜,想起不久前薩摩為了救琉璃,義無反顧前去冒險的情形。然後,他們有了另一層體會…。若是他們前去尋找薩摩,反而落入神族之手,這不是反而逼得薩摩必須冒險營救他們嗎?於是,皮喇慢慢坐了下來,長長嘆了一口氣…。儘管不願意承認,但事實便是,他們目前的價值就是設法不成為包袱…。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