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到白塔已經一天了,薩摩一無所獲。或者說,因為白塔的書太多了,他根本不知從何下手,幾本書翻來翻去,終究不知道哪本才是他所需要的。
  
  疲憊地揉揉額頭,薩摩靠在一面書架上,仰頭看塔頂。沒想到才一抬頭,突然感覺背後靠著的書籍輕輕搖動了一下。
  
  薩摩吃了一驚,彈身而起,轉頭回望。以薩摩的身手,這一連串動作直是極端迅速,迅速到回頭那一剎那,他分明看見其中一本書,“偷偷摸摸”地躲到旁邊!!這一看,立刻讓薩摩驚得合不攏嘴。
  
  換作其他人,一定以為是自己眼花了,但薩摩一向相信他的眼睛,他還沒有疲憊到眼花的地步。於是,薩摩一點也沒遲疑,伸手往那本現在正安分靠在角落的書抓去。
  
  書一抓在手上,薩摩便感到一下輕微的顫抖…。
  
  果然沒錯,這本書有古怪!
  
  將書攤在手上,薩摩開始翻看起來。說也奇怪,方才明明感覺到輕微抖動的書,現在就像尋常書籍一般,靜靜躺在薩摩手中。這本書長得恁是奇怪,七彩顏色的硬書皮,內頁卻是一片空白…。但就是長得奇怪,薩摩越是相信此書絕對有古怪。
  
  明明知道有古怪,但任憑這本書在手中翻來翻去,薩摩還是找不出問題在哪,若不是深信自己絕對沒有看錯,薩摩一定會以為方才當真只是錯覺…。
  
  盯著七彩顏色的書皮,薩摩努力想看出問題所在。突然,薩摩在書皮正中心看到一個淡淡的痕跡,痕跡很模糊,藏在鮮豔的顏色之下,錯非薩摩眼力非凡,又仔細盯視,一定會錯過。
  
  一發現古怪,薩摩立刻凝神看去。痕跡歪歪扭扭,像是一種古怪的文字。
  
  薩摩由左而右看了過去,嘴裡不自覺跟著唸出奇怪的聲調:
  「我…是…大…師…。」其中“大師”兩字還特別放大,真是叫人啼笑皆非。
  
  彷彿本能似的,薩摩就是知道這些古怪文字的意思。於是他撇撇嘴,不屑地道:
  「哼…低級趣味…。」
  
  不料,此話一出,原本靜靜躺在手上的書突然蹦地跳了起來,劈哩啪啦地在半空中猛翻頁!接著,兩顆銅玲般大的眼珠子突然出現上書本正上方,眨巴眨巴地動著。
  
  「你竟然形容本大師偉大的使命是一種低級趣味?!」高八度的聲音從不斷開合的書頁中傳出,差點便將薩摩驚得神魂離體。
  
  薩摩並不是膽小之人,只是這變化實在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或者可以說,這一切根本已經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一本書…??
  
  薩摩驚愕間,飄在書本上空的兩顆眼睛又瞇了起來,斜眼看著薩摩,開合的書頁繼續傳出不分男女的聲音:
  「我是大師,這個尊貴的職業不是你這種膚淺的人可以了解的。」
  
  此話一出,薩摩也不驚訝了,乾脆撇撇嘴,似笑非笑地盯著半空中的書本看。
  
  膚淺?!薩摩挑挑眉,有些不悅。這倒好,他竟然被“一本書”嫌膚淺?!
  
  書本對薩摩表情的變化一點也不在意,書頁大大一開,發出長長一聲像是打喝欠的聲音,漂浮的雙眼也露出睡意:
  「不想理你,我補眠去了…,整理三萬四千六百一十七本書實在太累了…。」說著書本闔了起來,往書架飄去。
  
  薩摩心裡有滿籮筐疑問,哪能讓“這本書”悠哉跑去睡覺?!於是他伸手一抓,又將書抓在手中。
  
  於是,書又開始叫了:
  「你這個不知道禮貌的傢伙!竟然對本大師動手動腳?!」漂浮的雙眼瞪得老大,像是相當震驚的模樣。
  
  不知道禮貌?!
  
  「真抱歉,這輩子只有別人對我禮貌的份,更何況,我根本不需要對『一本書』禮貌。」薩摩揚起一抹冷笑,還不忘強調“一本書”這三個字。
  
  “書本”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好半晌才大剌剌地道:
  「哼!憑你這個野蠻人也想威脅本大師?!只要本大師要走,你也攔不住」書本的語氣相當得意。
  
  就在薩摩摸不清這本“書”究竟有什麼打算時,書本上突然傳來一股大力似乎要將薩摩的手彈開。薩摩吃了一驚,連忙更加用力抓住書本。大力侵入薩摩手掌,但卻很快便消失得不見蹤影。這力量太沒有威脅,所以薩摩一點都沒察覺古怪,還道僅是“書本”想脫困所使出的把戲。
  
  薩摩這邊不在意,“書本”卻不然。只聽它驚恐尖叫道:
  「為什麼我的力量對你沒用?」
  
  「我怎麼知道。」薩摩理所當然地道。
  
  「你是什麼人?」漂浮的雙眼這時顯得有些驚懼不安地看著薩摩。
  
  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是薩摩總算知道這本“書”現在終於對他有所顧忌了。於是,他得意地道:
  「這句話,應該由我來問你。」
  
  「你不懂禮貌嗎?問題是由我先問的!」書本相當不滿薩摩的反應。
  
  薩摩有恃無恐,淡定地道:
  「你很健忘,我剛剛已經告訴你,我這輩子只有別人對我禮貌的份。」
  
  此話一出,書本似乎一時說不出話來,光瞪著兩顆眼珠看著薩摩。
  
  「現在你該回答我的問題。你……」薩摩皺皺眉,斟酌著該如何形容眼前這本書,他很快就選出了適當的字眼:「你是什麼東西?」
  
  不過,很顯然的,“東西”這個辭“書本”相當不能接受,因為它立刻尖聲糾正薩摩:
  「我是大師!不是東西!」
  
  薩摩皺皺眉,沒耐煩地道:
  「你可以選擇『東西』或者『書』這兩個字眼來形容你自己。」但是別想要他叫它大師…。
  
  書本很有骨氣,聞言立刻撇開眼睛,哼聲道:
  「我兩者都不選!除非你更改稱呼,否則本大師不會回答你任何問題。」
  
  一本書竟然威脅他?!
  
  「你不回答也可以,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把你一頁一頁撕得零碎。」薩摩冷笑地道。
  
  這個威脅立刻奏效,因為書本聞言便抖了一下,但除此之外,書本不再有其他動靜。
  
  薩摩揚揚眉,立刻翻開其中一頁,做勢欲撕。就在這時,書本妥協了:
  「我說!我選…選…書…。」書本的聲音很悶,像是很委屈的模樣。
  
  薩摩滿意地點點頭:
  「好!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是什麼書了。」
  
  「我是一本教導知識的書。」書本現在大約體會自己被薩摩抓在手中,生死由他,所以相當配合。
  
  教導知識…?薩摩心中一動,連忙追問道:
  「教導什麼知識?神族?魔族?」
  
  此話一出,書本瞪大雙眼,滿眼不可置信:
  「當然是神族啦!魔族那種野蠻種族只會用吞噬來學習,他們哪裡懂得書這種高貴的使命?!」
  
  薩摩對書本的囉唆沒興趣,只捕捉了其中一個字眼:
  「吞噬?」薩摩心中納悶,不覺便問了出來。
  
  「就是尋找機會,吞噬其他魔靈,藉此學習其他魔靈所擁有的能力和知識。這是魔族與生俱來的能力,地位越高的魔族就代表他曾經吞噬過的魔靈數量越多,野蠻程度越高。」書本仔細解說,竟有點大師的風範。
  
  原來如此…。
  
  「那麼你就是神族負責教導知識的書囉?」薩摩饒有興趣地道。
  
  書本得意地挺起“胸膛”,道:
  「沒錯,我就是負責教育所有初生神族的大師!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已經很久沒有初生神族來找我學習了。」說到這裡,書本顯得有些氣悶。
  
  那是當然,這塔在人類的地盤上,即便有初生神族也不會特地跑到這裡來學習。
  
  薩摩也不想與書本說這麼多,直接切入主題道:
  「那你會什麼?」
  
  說到這裡,書本可得意了,只聽他如數家珍地道:
  「我會的東西可多了,武功、元素、能量、哲學、天文、建築、醫藥、卜噬、祭典、傳訊、契約……」
  
  聽到書本一項項列下去,薩摩有些兒頭大:
  「等等…,一個初生神族就要學這麼多?」
  
  書本毫不猶豫地回答:
  「沒有。」頓了一頓,又理所當然地看著薩摩:「但是你問的是,我會什麼。」
  
  此話一出,薩摩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僅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在這裡實在太無聊了,所以我不小心就把三萬四千六百一十七本書都看完了。」書本說得無奈,但語氣裡可是相當沾沾自喜。
  
  聞言,薩摩大喜,立刻追問道:
  「你把這麼多書的東西都學成了?」
  
  薩摩正爲如何讀這些書愁著,如果這本書已經看完,那豈不方便?
  
  「嗯嗯…。」書本瞇著眼睛,驕傲地哼了一聲當作回答。
  
  見狀,薩摩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那好,你就教我怎麼使用神能吧!」
  
  「教?!」漂浮的兩顆眼睛閃閃發亮。
  
  薩摩不明究裡,但還是點點頭。
  
  書本瞇起眼睛,陶醉了起來:
  「教!本大師已經有多久沒有教人了?我偉大的使命,終於又再度回來了!啊!我感覺我胸口燃燒著熊熊烈火,教學的熱情快要將我吞噬了…。」
  
  薩摩還道書本在激動個什麼勁,原來竟是這麼個噁心巴拉的原因…。
  
  「你教不教?」薩摩沒耐煩地打斷書本的陶醉。
  
  書本聞言,立刻呼地衝到薩摩面前,漂浮的兩顆眼珠激動地看著薩摩的雙眼。
  「當然教!」
  
  看到兩顆在眼前漂浮的眼睛,薩摩嫌惡地皺起眉,伸手就將書本推開:
  「要教就快。」
  
  書本這時也想起“為人師表”的風範,輕咳一聲,突然嚴肅了起來:
  「咳!現在,本大師就是你的老師。」薩摩雙眉一跳,書本沒發現,繼續煞有其事地道:「做學生的第一課就是禮貌,以後要叫本大師老師。」說著,書本得意地挺直身體。
  
  薩摩聞言,先是嗤了一聲,接著不懷好意地道:
  「要我這麼叫可以,可是我每叫一次就要撕一張書頁。」
  
  書本這會又想起方才掙不開薩摩手掌的情形,抖了一下,委委屈屈地妥協:
  「不叫便不叫…,唉…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看著書本鮮明的情緒反應,薩摩有些兒納悶:
  「是誰創造你的?」會是誰這般無聊,弄出這麼一本活寶來?
  
  說到這個,書本立刻甩開失落的情緒,又自豪了起來:
  「當然是當世最偉大、最高貴、最優雅,集所有力量、驕傲、知識於一身的人。」
  
  薩摩皺皺眉:
  「誰啊?」這本書真是恁地囉唆。
  
  對薩摩的“無知”,書本顯然相當吃驚:
  「你竟然不知道這麼偉大的人?!神王啊!偉大的神王!」
  
  …………
  
  薩摩實在很難想像這本書會是那個印象中,不太茍言笑的神王創造出來的。難道,他是因為生活太苦悶,所以才創造出這樣一本滑稽又莫名其妙的書。
  
  薩摩的懷疑很明顯地掛在臉上,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書本有眼睛,所以它看出來了:
  「你懷疑我說的話?」書本說得有些忿忿不平。
  
  薩摩也不否認,直接指著它,挑剔起來:
  「你看…,你那書皮…。」七彩顏色,外加兩個自大到極點的大師兩字,薩摩不得不懷疑神王的審美觀有沒有差到這等地步。
  
  一聽薩摩提到書皮,書本又得意起來:
  「這衣服是我自己設計的。」
  
  薩摩恍然,…原來有問題的是這本書。不過,會創造出這麼聒噪的書,薩摩覺得,他似乎要重新思考神王的性格…。
  
  「你一向…這麼…特別嗎?」薩摩斟酌著字句。
  
  「特別?」書本疑惑地反問。
  
  見書本不懂,薩摩乾脆明說了:
  「我很難相信,神王會創造出像你這麼囉唆的書。」
  
  聞言,書本突然沉默起來,瞇著眼,想在思考什麼久遠的事情。
  
  「唔…本來本大師好像不是這樣…。好像從…唔…不知道多久以前,本大師突然會自己想一些事情,那時,我就發現自己被關在這座塔裡,連個會說話的東西都沒有。我好像無聊很久,後來我發現一件我可以做的事,所以我開始維修這裡的書。可惜不管是神族還是魔族的書,都沒有和我一樣的。」書本以回憶的語氣喃喃說著。
  
  「那麼,你本來是什麼樣子?」薩摩好奇地問。
  
  「我本來是神使,是王給予我成為大師所需的知識,所有初生的族人都會來找我,我會按照步驟,一步一步教導他們成為稱職而忠心的神族人。」書本驕傲地說著他的使命。
  
  「這也就說?現在你也會教我怎麼具備神族會有的能力囉?」薩摩倚著書架,試探地道。
  
  書本似乎因為回想一開始的使命而變得正經許多,聽薩摩這麼講,兩顆漂浮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看著薩摩,眼中閃著遲疑的光芒:
  「你是初生神族?」依照它的經驗,眼前這人並不像,因為他根本沒有初生神族會有的神能不正常波動現象。初具神能的人,都會因為無法掌握龐大的力量,時常有神能外洩甚至失控的情形。
  
  從兩顆閃著懷疑的眼睛中看出書本的疑惑,薩摩也不打算隱瞞,立刻老實說出他的身分:
  「嚴格來講,並不是…。」說著,薩摩攤開右掌,金芒一閃之後,一把金芒燦亮的長劍出現在薩摩手中。
  
  「神劍?!」書本驚呼一聲。
  
  薩摩不管書本的反應,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
  「我似乎是神王的寄宿體,雖然我只擁有神劍和神王片段的記憶。」
  
  書本瞠大眼,無法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現在才散發出一點點神能氣味的男子。
  
  就在書本驚訝之際,薩摩又攤開左掌,用迷惑的語氣道:
  「只不過,同時…,我也擁有魔刀。」語畢,黑芒一閃,一柄黑亮大刀立刻出現在薩摩手上。
  
  「魔刀?!」書本似乎完全不能接受,隨著高八度的聲音響起,書本已經飄離薩摩三尺之遠。
  
  書本的反應在薩摩的意料之中,他本就想在白塔將他身上的一切謎題全數解決。而這本已經具備白塔所有知識的書,將在這個決定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他才會將一切告訴它。
  
  收起神劍、魔刀,薩摩又伸手摘下護目鏡,讓書本看到他的金色雙眸:
  「目前,我應該比較接近神王…。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只有掌握神能和魔能,我才有機會弄清楚我體內究竟是神王還是魔王…。」薩摩的語氣沒有方才的蠻橫,顯得相當誠懇。
  
  書本遲疑了許久,終於它又慢慢飄回薩摩身前,漂浮的雙眼上下審視著薩摩:
  「我不應該幫你,因為你擁有毀滅神族的魔刀…。」
  
  「我也同時擁有神劍。」薩摩不忘提醒道。
  
  書本沉默了,它看著薩摩的金色雙眸、淡金色長髮,還有那一身雪白長衫,眼前這人,似乎慢慢地與他印象中的神王重疊在一起…。
  
  「…我幫你。」沉默了良久之後,書本嚴肅地答應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