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跡湖底碧琉城中,兩名白衣男子在宮殿深處開啟一場密會。
  
  「你說,泖玥收容一個身分不明的人,還親自送離森林?」端坐著的白衣男子疑惑地問。
  
  「是的,根據東營地傳出來的消息的確如此。」站著的白衣男子躬身回答。
  
  端坐著的男子沉吟了一下,又繼續追問道:
  「沒有進一步的消息了?聲音或者影像?都沒有嗎?」
  
  站著的男子搖搖頭,略顯羞慚地道:
  「沒有…,泖右衛相當保密,我們的人無法接近,只能從其他人口中得知。」
  
  端坐的男子不滿地哼了一聲:
  「這點小事也辦不好!那麼問出那個人離開森林之後往哪裡去了嗎?」
  
  站著的男子猶豫了一下,才搖頭回答道:
  「因為泖右衛是單獨帶著那人離開的,所以沒有人知道確切地點,但是從離開的方向判斷,應該是往西北而去。」
  
  端坐的男子沉吟了一會,突然站了起來,一邊低頭來回踱步,一邊喃喃自語:
  「泖玥親自送人實在太不尋常了,一定有問題…。」說著,男子又抬起頭來命令道:「再去查清楚那個人的特徵,一定要查出他的身分。」
  
  
  同一時間,北方流亡之島上也有類似的密會,同樣的白衣人,只不過人數不是兩人,而是三人。
  
  一名白衣人背對著其中兩名白衣人,看不清楚表情。階下兩名白衣人半跪於地。只見這情形便知道,背對的白衣人應是另外兩名白衣人的上司。
  
  「泖玥那邊有什麼動靜?」白衣人上司用一種例行公事的語氣,淡淡地問。
  
  聞言,跪在右邊的白衣人立刻答道:
  「右衛帶回一名可疑人物,細心照料十數天。」
  
  「查出身分了嗎?」白衣人上司追問道,語氣還是一逕的冷淡。
  
  白衣人聞言一頓,才答道:
  「尚未,但已經傳回影像。因為右衛十分保護此人,屬下僅能遠遠擷取影像,…並…並不十分清楚。」說到最後,白衣人顯得有些畏怯。
  
  白衣人上司對此似乎沒有特別反應,僅是轉過身,淡淡說了句:
  「顯像。」
  
  「是!」上司的反應並沒有使跪在右邊的白衣人安心一點,相反的,白衣人心中更忐忑不安了。心中越是不安,對上司的命令就越不敢怠慢。因此,聞言立刻站了起來。
  
  只見白衣人嘴裡喃喃自語,一手自腦後緩緩前拉。隨著動作,淡黃色的光芒如絲般緩緩分離。手指伸到身前,淡黃色的光絲便纏繞在指間,接著幻化成一隻光鳥,停在指尖…。
  
  「凝神解像!」白衣人輕聲一喝。
  
  應聲,光鳥躍離指尖,沖天而起,接著凌空爆裂,光鳥的羽毛如雨般灑下,一邊落下一邊凝集,然後,一個模糊的背影便出現了。
  
  修長的身材,風吹起長及膝蓋的淡金色頭髮,背影穿著一襲白色寬大罩袍,渾身散溢出孤傲、淡定的味道。
  
  一直冷漠以對的白衣人上司見了這個連面貌都看不到的背影,突然臉色劇變!
  
  「這就是待在泖玥那裡十多天的人?!」白衣人上司雙眼灼灼,逼視著釋出影像的白衣人。
  
  白衣人雖然釋出影像,但卻想不到上司的反應會這麼大,現在被這麼一追問,倒有些支支吾吾了起來:
  「…是…是啊…。」
  
  得到白衣人肯定的答案,白衣人上司突然沉默了,看著逐漸消散的影像,良久不發一語。
  
  上司不說話,白衣人也不敢吭聲,只能低著頭,戒慎戒懼地等待上司的指示。
  
  「難道…會是……。」白衣人上司喃喃自語,眼中閃著猜疑的光芒。
  
  白衣人上司的聲音相當低,等待回應的白衣人沒聽清楚,卻也不敢追問。幸好,沒讓他等太久,白衣人上司很快就回過神來,對著白衣人命令道:
  「去追查那個人的身分,不論用什麼方法,一定要追查出那個人現在行蹤在哪裡。查出之後立刻回報。」
  
  「是。」雖然不知道這個人有什麼重要性,但白衣人卻沒有多問。
  
  待此名白衣人離開之後,白衣人上司將視線轉向依舊跪在地上的另一個白衣人:
  「涅天那邊的消息呢?」
  
  跪著的白衣人知道總算輪到自己,連忙將這段時間所得說出來:
  「首座近日吩咐其餘四天密訪王的行蹤。」
  
  「四天……。」白衣人上司沉吟了一會,很快就下了另一道命令:「暗中跟住四天,務必要搶在四天之前,將王的消息傳回來。」
  
  
  自從那日決定利用夜晚練兵之後,又過了十天。這日晚上,尼路等人在練習場上,就著月光讓龍人們繼續演練陣法。
  
  「這裡動作慢了!」尼路指著正在演練的六個人,提點道。
  
  不僅尼路,其餘眾人也投入訓練龍人的工作。此刻除了例行下山收取模里邦聯消息的皮喇之外,其餘五人便分批訓練龍人。經過十天的訓練,雖然還不如尼路等人熟稔,但這群龍人總算在陣法上有一定水準了。
  
  就在這時,皮喇回來了。一回來,皮喇立刻找上了尼路,表情嚴肅,還帶著說不出慎重和緊張:
  「尼路…重要消息…。」
  
  尼路一見皮喇表情便覺不妙,聞言連忙揮手讓龍人們自己練習,拉著皮喇到一邊:
  「出事了?」
  
  「戰事起了,估計最晚明晨人族各國都會收到這個消息。」皮喇表情凝重。
  
  尼路聞言,悚然一驚:
  「獸人動了嗎?」
  
  好戰的獸人族是最常在模里邦聯挑起戰爭的種族,舉凡各系獸人王權力更換或衝突時,時常都會引發戰爭,甚至將其他種族捲入其中。所以,尼路一聽皮喇說起了戰事,便聯想到獸人族。
  
  沒想到皮喇卻搖頭了:
  「三日前的深夜,里爾公國精銳青龍軍團(註一)趁著漲潮攻上北方大陸,當天正好是星鎮移防的日子,這一下來得突然,南方星鎮神將亞洛在兵員混亂的情況下,無法守住海岸線,我軍大敗,已經喪失星鎮,撤往後方的伴鎮,與駐守伴鎮的龍將拿塔一同抵禦敵人。」
  
  「什麼?!」饒是尼路再沉穩,聽到這樣的消息也不禁大驚失色:「里爾公國?!」
  
  尼路這個罕見的反應立刻引起眾人的側目,眾人都不自覺停下動作,看向兩人這邊。
  
  皮喇沉重地點點頭:
  「沒錯…,失去東南海岸線,現在里爾公國大軍正源源湧上邦聯大陸。」
  
  「怎麼會這樣?…」尼路焦躁地跺腳,腦中有些混亂。里爾公國與邦聯並非第一次開戰,但都僅限於海岸線的零星戰鬥,向來對邦聯的威脅很有限,專為防禦南方海岸線的星鎮更已近二十年沒有戰事,但現在竟然攻上北方大陸,還拿下龍人族南部重要軍事重鎮,怎不讓尼路大驚?
  
  此時,耐達依等四人也來了。
  
  「發生什麼事了?」看著兩人凝重的表情,耐達依好奇地問。
  
  「里爾公國攻打我族,已取下星鎮,目前戰線膠著於伴鎮。」皮喇不厭其煩地重述一次。
  
  「什麼?!!」班塔耶的反應更大,幾乎是蹦了起來。
  
  不只班塔耶,其他人也臉色大變,都想到事情的嚴重性。
  
  只可惜,壞消息不僅於此,皮喇嘆了一口氣之後,又道:
  「不僅如此,獸人族也跟著進攻月鎮,幸好龍將弗貝爾驚覺得快,仍然將獸人阻在月鎮之外。」
  
  「雙線開戰,這情勢…不妙啊!」明斯克表情凝重,憂心忡忡地道。
  
  聞言,眾人認同地點點頭,表情越顯難看。
  
  「獸人做什麼也跟著瞎起鬨。」耐達依破天荒地皺起眉,想來對此事也很憂心。
  
  「獸人雖然時常與我族開戰,但一但遇到人族入侵都很有默契停戰。與人族同時攻擊,這還是第一次…,好是古怪。」班塔耶蹙眉分析。
  
  相較於其他人的擔憂,漢斯顯得相當興奮:
  「擔心什麼?老子現在就回去,把那些狗崽子宰個一頭不剩!」
  
  「回去是一定要回去的,目前族裡八位將軍現在應該已經分往西、南兩條戰線。雖然龍族一向不會與其他族聯手入侵我族,但也不能放鬆,還是得密切注意北方。這樣算一算,人手的確是少了點。」尼路現在已經冷靜下來,開始審度起形勢。
  
  聞言,皮喇連忙補充道:
  「王的意思是希望我們聽從王子指示,不論回族與否,王都會尊重。至於其他族人,聽其自由。」
  
  尼路一聽,臉上表情更沉重了:
  「這樣我們更該回去了。」
  
  「為什麼?」耐達依好奇地問。
  
  「情勢究竟有多險峻我們並不清楚,但是王這一番話卻已經說明了,目前情勢恐怕並不樂觀,可能隨時都有大敗的可能。」尼路一邊踱步,一邊分析。
  
  眾人對視一眼,都不知道尼路從何判斷。
  
  尼路似乎沉浸在思索當中,依舊邊踱步邊道:
  「如果情勢樂觀,王上大可命令我們留在帝國,不需回去,而不是給一個『不論回族與否,都會尊重』的指示。這只有一個可能,就是族裡的確急需人手,但是王上又不願給王子壓力,所以才決定讓王子判斷情勢,好做下決定。」
  
  此話一出,眾人也覺相當合理。班塔耶更是立刻焦急地道:
  「那我們現在立刻出發!不要耽擱了。」
  
  「王子呢?我們要通知王子此事嗎?」回族與留下,皮喇顯得相當掙扎。
  
  對此,尼路已有定見,聞言立刻開口阻止:
  「不要打擾王子,王子會進去這麼多天,必定已有收穫,不應貿然打斷。」
  
  「難道我們要丟下王子,自己回族嗎?」皮喇皺著眉,不以為然地道。
  
  聞言,尼路沉吟了一會,才回答道:
  「我會通知葳慕,讓他在王子出塔的第一時間轉知此事。至於王子妃…,恐怕得偏勞精靈人族照料了。」
  
  說完,尼路撇下眾人,邁步走向已經停止練習,不斷往這裡觀望的龍人們。
  
  在眾龍人面前站定,尼路宏聲道:
  「各位,模里邦聯戰事已起。王上指示,回族與否由各位決定。但我們六人,將於明日啟程返回模里邦聯,訓練之事,暫時停止。」
  
  此話一出,立刻在眾龍人當中引起議論。
  
  「護佐,可不可以說詳細一點。」一名龍人擔憂地問。
  
  尼路輕咳一聲,表情沉穩地道:
  「里爾公國和獸人族三日前入侵我族。」尼路說得很簡單,目的就是不想讓龍人過度緊張。但儘管說得輕描淡寫,還是在龍人當中掀起另一波議論。
  
  「護佐,我們跟你們一起回去。」不知道是誰開的頭,龍人當中響起這樣的聲浪。
  
  尼路似乎早已料到會有這樣反應,聞言也不多說,只簡單交代道:
  「要回族的,今晚回去收拾行囊,明日清晨天一亮,辦好離校手續,我們就出發。」說完便領著其餘五衛,離開練習場。
  
  
  註一:青龍軍團:里爾公國四大軍團─青龍、玄武、朱雀、白虎,青龍為四團之首,兵員最多,治軍最嚴,魔武兵種比例最高,向來為里爾公國軍隊主力。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