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潔的醫院,柔和的色調。一個個罩著透明玻璃的保溫箱,排列整齊。護士在保溫箱之間巡視,寧靜的環境,只偶爾傳來嬰兒響亮而柔嫩的哭聲和護士溫和的誘哄聲。

兩道挺拔的身影站在偌大的透明玻璃前,護士和工作人員來來去去,卻沒有人將視線移向這兩人。

「看看裡面吧。」一個男人指著玻璃另一邊的育嬰室道。

另一個男人聞言,立刻轉頭往玻璃內。只一眼,男人身軀一震,彷彿受了催眠般,腳步幾個移動,人已然穿過玻璃,進了育嬰室。

「終」激動得全身顫抖,連呼吸都急促了起來。「門」帶他來的地方是間婦產科醫院,一個充滿生命喜悅的地方。

一排排保溫箱,「終」的視線只停留在其中一個上面。

白嫩的皮膚,小巧可愛的五官,閉著眼睛,甜美地睡著,偶爾張開光禿禿的嘴巴,可愛地打了個喝欠。

「門」靜靜地站在旁邊,他知道「終」認出了那少年的靈魂。畢竟,「終」曾經與少年的靈魂相處了那麼長一段時間,足夠他記憶波長。

「他很幸運,病痛讓他贖罪,所以一到亡靈界,他就立刻被批准回到生靈界了。」「門」簡單解釋,然後從「終」嘴角微微的揚起,知道「終」聽到了。

只要熟知亡靈界的就知道,不用接受亡靈界折磨的靈魂,向來少得可憐。由此看來,少年上輩子的不幸,未嘗沒有獲得補償。

就在這時,一名護士推開門,走進育嬰室,來到保溫箱前,小心翼翼地抱出其中一名嬰兒。

是那孩子,朗一靈魂轉生的孩子……

「終」身軀一震,視線跟著護士移動,然後身體也不自覺跟在護士後面,走進一間病房。

「終」的舉動讓「門」皺了眉。

「終」對少年靈魂的依戀,似乎太深了,而這並不是個好兆頭……


病房裡,一個美麗的少婦坐在床邊,一旁站著一位俊朗的中年男子。再一邊,是一名笑瞇了眼的老奶奶。

「終」嘴上的笑容加深。

可憐的靈魂,在這一輩子,有這麼多的家人陪伴。真是太好了。

悲慘沒有延續,命運並不冷酷,「終」彷彿覺得心中的遺憾,被這一幕幸福給填滿了。

如果他沒有成為亡靈接引者,也許下一世,他也會有這麼多家人陪伴,可以得到期盼以久的幸福。遺憾只是瞬間,不幸也只是瞬間。他…應該可以拋下那些瞬間的遺憾和不幸了吧?


少婦接過護士手中的嬰兒,滿足又幸福的笑容洋溢在臉上。

雖然產後的豐腴仍在,但還是可以看出少婦擁有美麗的五官。

那孩子,擁有一對好看的父母,不只外表,連同靈魂,都散發溫柔的光芒。

身為亡靈接引者,「終」看到的不只是人的表象,更多的是靈魂所散發出的光芒。

一旁的俊朗男子這時彎身取出V8,小心翼翼地取角度,拍攝下母子依偎的景象。

老奶奶不時伸手替小嬰兒調整包巾,很是擔心疼惜的模樣。

真是幸福的一家人。

他該釋懷了,前一世的少年雖然充滿遺憾悲傷,這一世,少年卻有著豐足的愛。

「終」這樣想著,這樣安慰自己,提醒自己該離開。但,他卻提不起腳步,只想多看看這一幕,多感覺這種溫暖的喜悅。

接觸死亡太久,原來生命……有這麼美好,這麼溫暖,這麼甜美……這一瞬間,他願化身撲火的飛蛾……

他是個亡靈接引者,卻被生命給蠱惑了。


就如「門」所說的,死亡,只是一個歷程。幸與不幸也非永遠的絕對。

在看過少年靈魂的去向之後,「終」感覺心胸豁然開朗了不少,心中那糾結著的結,終於解開不少。

「終」在這間醫院逗留了幾日,終於提起勇氣去面對另一個缺憾。

他再度造訪了那棟飄飛著白幔的屋宅。那裡還有一個他感到抱歉的老奶奶。

拖延了幾日才再度造訪,只因為「終」很害怕見到老奶奶隨朗一而去的景象。但,看了朗一靈魂的去向,「終」對命運開始有了一點期待,就是這個期待,讓他能夠去假想老奶奶已經撐過傷心的日子。


當見到那棟曾經瀰漫著絕望的房子,「終」是詫異的。因為,他看到老奶奶坐在門前與鄰居談天。儘管笑容不多,卻看得出來再不是前幾日前萬念俱灰的模樣。

「終」足足觀察了兩天,才明白了一切。

原來,當老奶奶整理朗一的遺物時,發現了朗一生前留下來的相簿、錄音機等。那是當初朗一興致勃勃又神秘兮兮留下來的東西。「終」還記得朗一每藏起一塊錄音帶或寫完一張便條後,臉上洋溢著的滿足笑靨。

老奶奶不識字,也不曉得怎麼使用錄音帶,所以她拜託鄰居幫她忙。於是,老奶奶知道了朗一生前刻意留給她的訊息。

就是這些訊息讓老奶奶的生命擺脫了絕望。

那些訊息很簡單,常常只是三言兩語,內容多半也是一大串瑣事串起來的,但,這些簡單的訊息,卻讓老奶奶明白了朗一的意思。

懂事的朗一希望他死後也可以陪伴奶奶,不讓奶奶孤單度日。

就是這樣的心意,老奶奶決心堅強地活下去。

明白一切之後,「終」帶著前所未有的喜悅和滿足離開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