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耶為什麼要進白塔,為什麼進去這麼多天,還有,你們在神跡密林遇到了什麼事?我想,你們應該知道些什麼。」邱藏銳利的雙眼直視著眼前六個人。
  
  原來,昶印等人本來以為薩摩進白塔只是一時好奇,沒想到這一進去就是這麼多天,他們想開門進去找人,尼路等人卻又不讓,說是貿然進入可能危及薩摩生命,就讓昶印等人懷疑起薩摩的真正目的了。加上出了神跡密林的任務之後,不僅尼路等人,就連奴里諾達恩和墨君態度都顯得相當古怪,更讓昶印等人深信,這些人必定隱瞞了相當重要的訊息。
  
  尼路本就猜到學院諸人一定查覺了不對勁,一開始或許還能忍住不問,但時間一久,終究還是會問的。
  
  「我們的確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事關重大,請恕我們不能說出來。」尼路老實承認,並未刻意隱瞞,因為他知道,最終,學院還是會知道魔族與神族的存在。
  
  「是因為摩耶不希望你們告訴我們嗎?」佛曼紐試探地問。這些天的異狀,薩摩與這群龍人間的密切關係,早已讓佛曼紐等人懷疑薩摩與龍人間的關係。
  
  尼路等人對看一眼,都沒有否認。
  
  「不論是什麼事,我們學院都有能力承受。」佛曼紐語氣和緩,但眼神卻相當堅定。他不認為有什麼樣的事值得讓尼路等人瞞著他們。
  
  尼路遲疑地看了佛曼紐一眼,還是搖搖頭,坦承道:
  「摩耶有他的考量,目前還不是適當時機。只要時機一到,我們必定不再隱瞞。」
  
  薩摩認為,如今魔族與神族的勢力究竟到達哪裡?能力究竟有多強?目的是什麼?都還是一個謎。現在說出來,學院老師根本不會相信,就算相信了,學院究竟能做什麼?以目前的局勢看來,學院在帝國權力鬥爭的夾縫中,能不動已是最好的方式了。
  
  尼路等人堅不吐實讓佛曼紐等人有些不悦,邱藏更是板起臉,冷聲道:
  「摩耶究竟是什麼人?」儘管對學院沒有惡意,隱瞞真實身分仍是相當令人不能諒解。
  
  對此,尼路也很堅持:
  「摩耶是精靈人的儲君。」
  
  龍人與精靈人的儲君同為一人到目前為止,兩族都保密得很好。因為,若過早讓各大勢力得知兩族儲君為同一人,恐怕會造成各族的威脅。畢竟,擅長魔法的精靈人與擅長武功的龍人,若合併在一起,那勢力恐怕是各族都無法與之相抗的。所以,如果可以,這祕密當然是瞞得越久越好。
  
  精明的邱藏當然不會就此作罷,繼續追問道:
  「只有如此?你們是龍人,但你們,似乎聽命於摩耶。」
  
  「我承認,在來學院之前,我們與摩耶就已熟識。如你所知,摩耶的能力相當強,我們敬重他是個勇士,所以我們也同樣尊重他的所有意見。」尼路避重就輕地回答。
  
  此話等於告訴邱藏,他們並不是聽命於薩摩,只是尊重薩摩的意見,他們,只是摯友的身分。這樣的說辭讓邱藏等人抓不出痛腳。
  
  見邱藏等人說不話來,尼路連忙誠懇地補充道:
  「不論如何,我們可以以性命和名譽擔保,我們絕對不抱有任何對學院不利的念頭。」
  
  邱藏看著眼前誠懇的六個人,無言以對。良久,佛曼紐才嘆了一口氣,意味深長地道:
  「若要我們相信,你們必須有一定的坦承。」
  
  此話一出,換尼路等人無言以對。佛曼紐等人也知尼路等人不會輕易透露那些他們想知道的秘密,所以說完這句話便離開了。
  
  
  上完課,尼路等人又再度來到白塔之前。
  
  薩摩進塔後,尼路等人幾乎每天都會來,但是,十天了,薩摩依舊在塔裡,不知情況如何。
  
  不只尼路等人擔心,昶印等人也不只一次迂迴探詢薩摩的身分。
  
  沒有薩摩的命令,尼路等人不敢擅自透露神族和魔族的消息給昶印等人,偏偏昶印等人又不放棄。面對昶印等人的試探,尼路等人幾乎快要招架不住。
  
  「王子已經進入塔裡十天了。」看著白塔,皮喇憂心忡忡地道。
  
  尼路嘆了一口氣,又接著道:
  「王子妃待在圖書館也已經許多天了。」
  
  可以說就在薩摩進入白塔之後不久,琉璃也跟著進了圖書館。尼路很不安,他有一種風雨欲來的預感。
  
  「血腥的東方之國…。」班塔耶看著白塔,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說完便轉過頭看著尼路:「琉璃妹妹留下這句話就進了圖書館,真讓人擔心。」
  
  沒錯!在琉璃進入圖書館之前,為未來預言,說的就是「血腥的東方之國」這句話。東方之國指的不是約塔公國就是里爾公國,是內亂還是外患?尼路不敢肯定,卻還是遣寒和滅日夜兼程趕回穆答烏普,稟報這個有些不祥的預言。
  
  「算算日子,寒和滅也快回國了。」尼路喃喃道。邦聯對各國都有固定情報來源,希望這個預言讓王聽了,能及時提高警覺。世界局勢,牽一髮而動全身啊!
  
  「王子進白塔尋找力量的秘密,琉璃妹妹進去圖書館研究預言醫藥,那我們要做什麼?」班塔耶皺眉道。他可不太願意就這樣等著,什麼都不做。
  
  「練兵!」耐達依雙眼閃著興奮的光芒,立刻便提出這個想法。
  
  「練兵?你想回國?」班塔耶納悶地問。
  
  「這好!老子好久沒打架了,回去便可以打架了。」漢斯首先附和。天曉得來到蘭普頓魔武學院之後,尼路要他不動手,不講話,不喝酒,他簡直快悶出病來了!
  
  「不是!」耐達依搖搖頭,莫測高深地道:「在學院裡練兵。」
  
  此話一出,尼路雙眼一亮,立刻沉吟了起來。
  
  「你說學院裡的龍人?」班塔耶驚訝地問。
  
  耐達依點點頭,興忡忡地道:
  「你不覺得我們上次的陣勢挺不錯的嗎?不如我們也教給學院裡的族人,也算伏兵一支。」
  
  班塔耶聽了也覺可行,只是還是不免遲疑:
  「不過大家都要上課哩!哪來的時間練?」
  
  耐達依眨眨眼,得意地道:
  「晚上!」
  
  晚上?!班塔耶一愣,還沒開口哩,尼路便道:
  「好!」
  
  這段時間尼路也一直為未來憂心。留在學院幫不上忙,要回族裡,又不能離開薩摩。他在心中其實已經想過許多次回族裡練兵。在學院這段時間,他看了許多人類行軍佈陣的理論,發覺許多值得參考之處,實在等不及想要落實。加上琉璃那個預言,更是讓尼路這個慾望更形強烈。耐達依這個建議倒是讓尼路發現了自己的盲點。他一直想著回族落實他的想法,卻忘了,即便是在學院,他也大可以實現他的計畫。他現在畢竟只是王子的護佐,當王子尚未掌握實權之前,他對族內重要的制度仍然插手不得。如果他能在學院練出一隻精兵,作出一個成果,那麼不用他要求,王一定會接納他的想法。
  
  尼路一答應,其餘眾人也無異議了。這段時間以來,尼路早已隱隱成為眾人的首領。
  
  「我們六個人力量太微弱了,多訓練一些人,也好保護王子。」皮喇沉吟著道。
  
  聞言,耐達依高興得連連點頭:
  「你們都答應就好。」啊!他快等不及了,想想他已經無聊多久了啊!只要有了那些龍人,他又有得玩了!
  
  於是,尼路等人,不,應該說學院裡的龍人,悄悄地動了…。
  
  
  書本一開始教導薩摩的是,如何運集神能。
  
  有了在神跡密林的感悟,尋找體內的神能對薩摩並不成問題。比較麻煩的是,他的身體早已習慣從小練就的真氣迴圈,要想將神能按照書本的指示驅動流動顯得困難重重。薩摩足足花了一日夜的時間才帶著神能在體內循環一次。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接下來就顯得容易許多,薩摩讓神能循著書本所說的路徑不斷循環流動。隨著神能的流動,薩摩感覺得到全身細胞的躍動,血液在血管中流動的聲音,內臟的蠕動,心臟的規律調動。這種特殊的經驗十分新鮮,讓薩摩遺忘本來的目的,不由自主地沉醉在這奇特的感覺中。
  
  書本靜靜地看著薩摩練習,兩顆銅鈴大的眼珠不時閃現又驚又疑的光芒。隨著薩摩沉醉在練功當中,薩摩的周身開始散溢出柔和的白光,將白塔內照耀得明亮而溫暖。白光溫和中帶著撫慰人心的平靜、撼動情緒的優雅與高貴。
  
  「沒錯,就是這種力量…。」書本的雙眼看著柔和的白光,喃喃自語地道。
  
  它本想藉此測試薩摩是否真是神王。神族的武功相當難練,除非是天生的神族,否則光是第一關的驅能就足以耗上許多年,即便如此,一般神族要掌握這個方法還是需要半個月至一個月不等的時間。從外表看來,薩摩沒有神族的味道,雖然後來透出點神能的力量,但卻相當微弱,讓它不得不懷疑薩摩體內神能的多寡是否到達可以使用神劍、繼承神王的程度。當然,現在,它不擔心了。因為,分明是個陌生的循環,薩摩卻只用了兩天時間便達到了神能外放的程度。這力量,書本不會忘記,正是創造出它的神王薩斯,所擁有的獨特力量。在這力量之下,所有人都會不由自主地臣服、崇拜…。
  
  「也該醒了…。」書本沉吟著道。薩摩已經持續這種狀態七天了。
  
  幾乎就在書本說這句話瞬間,薩摩慢慢地睜開眼睛。眼中有片刻的迷惘,接著環視白塔,看到了漂浮在半空的書本。
  
  「囌囉?」看到書本時,薩摩不知不覺就說出了這兩個字。
  
  「啊?!」書本大叫起來:「王!!」
  
  「什麼?」薩摩這會又迷糊了。
  
  「你不是王嗎?你叫了王為我起的名字…。」書本遲疑了起來。
  
  薩摩聞言一愣,似乎這才想起方才他究竟做了什麼。
  「我又突然有神王的記憶了。」薩摩苦笑,無奈地道。
  
  聞言,書本雙眼看著薩摩,沉默不語。
  
  雖然書本沉默不語,薩摩知道,它正在考慮著什麼事,而這件事想必與他有關。
  
  「囌囉,你在想什麼?」薩摩直言逼問。他忽然覺得,囌囉這名字實在比什麼“大師”還要來得順口好聽多了。
  
  聽薩摩這麼一問,書本囌囉眨眨眼睛,才道:
  「什麼都沒想。」
  
  雙眼直視囌囉,薩摩擺明不相信這樣的說辭。
  
  面對薩摩疑惑的眼光,囌囉似乎一點感覺也沒有,兀自說道:
  「你已經學會神能周天了,現在該學學怎麼吸納神能了。」
  
  聞言,薩摩默默地看著囌囉好一會,才點點頭答應。他知道囌囉有意迴避他的探詢,但眼下還需要囌囉的幫忙,薩摩不想將它逼得太緊。
  
  囌囉見狀,如釋重負,連忙解釋神能吸納的原理:
  「神能並不是無中生有,神族人孕育的過程,其實就是吸收大自然純粹能量的過程。越高等的神族,所需的孕育歲月越長,相對的,所吸納的能量也越龐大。低等神僕也需要數百年,高等神族則需要五千年以上,才能孕育完成,所以,神族的人數相當少,據我最後的統計,神族包含王在內,總數為八千五百四十七人。」
  
  這麼少?!光是中央大陸的精靈人就超過十萬人哩!神族竟然這般少,跟動輒數十萬的人類都市相比,簡直太不成比例了。想到這裡,薩摩心中一動,連忙問道:
  「那麼魔族呢?」
  
  「雖然魔能需要時間累積,但除了高等魔族之外,其餘魔族的孕育時間比神族短,所以魔族人數比神族多了許多,最後一次統計是一萬四千二百二十三人,要是加上低能魔物,數量就超過五萬。數量看起來,魔族人佔了很大的優勢,但是因為高等魔族的數量跟高等神族的數量差距不大,數量多的低等魔族又常被高等魔族吞噬,加上魔族人為了追求更強大的力量和地位,時常自相殘殺,大傷元氣。神族又限於數量,也無法將魔族趕盡殺絕。所以億萬年來,神魔兩族互相對峙,誰也奈何不了誰。」囌囉真不愧是書,不用薩摩追問便將一切來龍去脈交代得相當清楚。
  
  見薩摩懂了,囌囉才又繼續說明神能的來源:
  「神族孕育過程中,從大自然裡吸收的能量就成為神能。每個神族人的身體就像一個容器,越高等的神族,這個容器越大,神能的總量越多。不過,當神族人誕生之後,每一個活動都會消耗神能,為了補充這些消耗,神族人藉由『神族周天』吸收外界能量,轉為神能,高等神族甚至無時不在補充神能。」
  
  聽到這裡,薩摩憂心起來了,忍不住追問道:
  「難道神族人沒有力量枯竭的問題?」要真如此,現在根本無人能對抗神族。
  
  「當然有。」囌囉的回答讓薩摩鬆了一口氣:「雖然越高等的神族,吸收、轉化神能的速度和數量越高,但要是消耗量遠高於吸收轉化量,神族人還是會力竭的。」
  
  「那魔族呢?」薩摩想起另一個可能的敵人。
  
  「一樣。魔族也必須吸收外界的能量補充魔能的消耗。」囌囉簡短回答。
  
  得知神、魔兩族在力量上並不是無窮無盡,讓薩摩安心許多,但又不免好奇起來,究竟神、魔族人都是吸收什麼樣的能量呢?
  「你所說的外界的能量是指什麼?元素?」
  
  對此,囌囉有另一種說法:
  「只有低能神僕和魔物才會吸收特定元素。事實上,對大部分神族人而言,魔法是不存在的,元素的本質就是能量的一種,當高等神族驅使外界能量時,並不會區隔能量的性質。只有低等神僕和魔物因為力量有限,只能役使特定元素,才會有特殊屬性的攻擊。屬性有生剋問題,能量沒有,這就是力量高低之別。」
  
  薩摩了然地點點頭。從這個論點看來,現今人類習練魔法皆有屬性之別,竟是屬於神族能量利用中的末流了。不要說人類,其他各族中,除了少數位於頂端的人物外,也都有屬性限制。如此看來,儘管人類與各族擁有人數上的優勢,恐怕也討不了好去。
  
  薩摩的沉吟囌囉看在眼裡,忍不住輕咳一聲。薩摩聞聲抬起頭來,納悶地看著囌囉。囌囉見薩摩回過神,這才滿意地繼續道:
  「為了擁有無屬性的力量,大部分的神族人吸收的也是大自然當中沒有屬性的能量。因為只有沒有屬性才能支配所有屬性。無屬性的能量是元素最根本、最初生的型態,尚未被外界影響變化之前的狀態,這種力量稱為『初始能』。『初始能』在大自然中的比例相當低,濃度還有時間上的落差,一般以凌晨日出之前,濃度最高。當然,越高等的神族越不受濃度時間變化影響。」
  
  沒有屬性?!薩摩突然想起幾次跟著小斑吸收的能量,不就是沒有屬性嗎?!第一次看到小斑吸收那種能量不也就是在清晨日出之前嗎?如果這種能量真是神族力量根源的初始能,那麼他幾次吸收這樣的能量,為什麼卻也能補充自己體內真氣和魔力的損耗?照囌囉的說法,無屬性的力量是不分真氣和魔力的,那麼用來補充無屬性力量的初始能怎麼可以來補充真氣和魔力呢?還是,他跟著小斑吸收的能量根本不是囌囉口中的初始能?!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