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昏了多久,當薩摩清醒張開眼睛時,只看到眼前逐漸模糊的雙生。

「……雙生?」薩摩吃力地問,話一說出口才發現聲音竟乾啞得厲害。

雙生一聲低吼悠悠傳來,身影隨即消失不見。薩摩見狀大驚失色,翻身而起,卻不料身體一動便傳來巨疼,忍不住呻吟一聲,全身無力又倒回地上。這時,雙生的聲音隱約從薩摩臂上傳來:
“等我…….主人……”

薩摩聞聲,也顧不得疼痛,急忙撐起身體,驚叫:
「雙生!」

四周一片寂靜。就算薩摩再冷靜,這時心裡也不免慌張起來。雙生消失了?!而他全身見鬼的到處發痛發痠!抬眼一望,四周是一片大平原,樹木花草一棵不見。平得連石頭也不見一顆。薩摩不禁懷疑起來,這裡難道就是他選的那個林木蔥鬱的地方嗎?

可惜現在卻不是追究自己究竟在何方的時候,薩摩強迫自己定下心來感應龍神。好一會兒,薩摩終於鬆了一口氣,因為雙生總算沒像兩隻小精靈一樣憑空消失,他還感受得到牠微弱的氣息。雖然很弱,但的確存在。

薩摩叫喚牠,牠並沒有反應,心中傳來的是沉睡的感覺。他不知道為什麼雙生會這般虛弱。甚至,他也不明白,就算是受到結界被破的震盪自己也不該虛弱成這樣。想到這裡,薩摩不由自嘲地笑了起來。天底下大概只有他會自己打破自己設的結界,把自己搞成這副要死不活的模樣!除了威力太大,意外打破了結界之外,薩摩仔細回想,他分明感受到招式施展的十分順利,為什麼會讓雙生和他都覺得異常虛弱。細查一番,除了血氣還有些震盪外,也沒什麼大傷啊!難道,他們的攻擊有什麼地方出錯了嗎?薩摩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乾脆查看起體內真氣和魔力的狀態。但是不論他如何查就是查不出癥結所在……。真氣和魔力的運行十分順利,根本沒有任何阻滯。

薩摩並不知道,以雙生還未完全成熟的狀態進入完全精神結合的攻擊,不論是對他還是對雙生都是莫大的傷害。雙生回復成原來的型態後如果立即休息,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復,但,不巧的是,薩摩這時因為結界被破,吐血昏倒,雖然不是大傷,但雙生不敢離開,才造成雙生過度衰弱,來不及說些什麼就進入休眠狀態。薩摩不知此中緣由,還忙著將心思放在體內真氣魔力的流動上,想從其中查出造成他與雙生這般虛弱的原因,當然不會有結果。

薩摩推敲不出原因,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乾脆閉上眼睛準備運功療傷。這一平靜下來,薩摩才猛然發現體內那兩股不受他控制的力量有點不一樣了!左邊那股明顯地速度加快,而右邊那一股對比之下顯得流動得更慢了。

怎麼回事?薩摩不解,但看來沒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薩摩也只能放任它去。反正他也管不了它們。

薩摩閉目運了一會功,突然聽到東方傳來衣衫掠動的聲音。薩摩心中一動,仔細聆聽半晌,隨即鬆了一口氣。都是熟悉的腳步聲…,速度相當快。第一個是耐達依,他不愧在眾人中輕功最佳,跑在最前頭。第二個是明斯克,相差不遠的第三個是尼路,第四個是皮喇,輕功最差的漢斯是最後一個。就缺了班塔耶!薩摩雖然已經猜到他們趕來的原因,但他卻不想讓他們看見他這副要死不活的模樣,於是撐起仍嫌虛弱的身體,吃力地站起來,打算等他們到來。

沒多久,尼路等人先後到達,五個人不約而同突然減速,滿臉詫異,顯然是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密林最深處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大一片空地?!尼路等人驚訝之下又想到他們之所以匆匆趕至的原因,心中一動……,這不會是王子弄出來的吧?!眾人定定心神,看像平原的“另一端”……,薩摩就在那裡。眾人連忙迎了上去。

「王子!你可讓我們擔心死了!」首先開口的是耐達依,話雖說著擔心,臉上卻還是掛著無所謂的笑容。

薩摩苦笑。一聽耐達依這話,薩摩便篤定,肯定是他打破結界時的衝擊把她們引來的。正待開口安撫,卻突然傳來一聲驚叫:
「您受傷了!」皮喇瞪著薩摩胸前,震驚地道。

薩摩順著皮喇的視線低頭,這才看見胸前留著剛剛吐出來的血,不多,但是落在皮喇眼中卻是天大地大的事。

見皮喇這般大驚小怪,薩摩擺擺手,安慰地道:「沒什麼傷,只是沒料到結界會破,稍微震傷而已!」

眾人一聽,愣了起來。結界?!眾人眼光落向幾乎可稱做“一望無際”的大平原…。莫不成這片空地本來並不是空地,而是被薩摩鏟出來的?如果是這樣,那麼這一片應該是結界內,而他們方才經過的斷木區,則是結界之外的地區,因為結界被破,威力減弱,才沒把那裡也剷成大平原。眾人再想起不久前的天搖地動,不禁心中凜然…,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為何竟能造成這麼可怕的破壞?

「王子!你在做什麼玩意兒?怎麼搞得連王宮都聽到轟隆隆響,滿地都在震動,害老子以為他娘的獸人大軍攻來了。」漢斯埋怨。

漢斯這話其實並不恰當,但是皮喇卻首次沒有責怪漢斯的無理,反而附和道:「王上本想派兵前來搜查,但我們料想是王子,因此便將事情攬了下來。」

薩摩聽皮喇這麼說,這才知道結界破掉的威力竟這麼大,連王宮都聽得到聲音,感覺得到震動。其實這並不難理解,以薩摩此時的功力,所建結界的堅韌度自然相當高,也因此,這種結界不破則已,一破肯定相當驚人。尚幸薩摩選擇在森林深處實驗,要是在王宮試驗,恐怕如今王宮起碼已毀掉半座。薩摩很快就想通原因所在,忍不住又苦笑起來道:
「我在訓練雙生。」

耐達依好奇地問:「怎麼訓練?」什麼方式的訓練會弄成這副模樣,他很好奇。

「八大禁招。」薩摩簡單地回答。

眾人聞言,“喔”了一聲,恍然大悟。

「就是八大禁招才會這麼厲害啊!」耐達依一邊講一邊認同地點頭。

尼路想了一下,又皺皺眉,不解地問:
「王子您全都在這裡施展嗎?要不然怎麼會……」

薩摩搖搖頭,伸出了一根指頭。一?什麼意思?眾人一時鬧不清楚薩摩的意思。

「一招!地龍潛淵!」薩摩很乾脆地宣佈答案。

地龍潛淵?那是第幾招,這麼厲害?!眾人正自不解,明斯克突然開口為眾人解答:
「八大禁招入門第一招。」

眾人聞言一怔,還懷疑著時,薩摩卻點點頭,肯定了明斯克的答案。

入門第一招就這麼厲害?漢斯首先哇啦啦興奮大嚷:
「他娘的第一招就這麼嗆,以後哪個奶奶的龜孫子敢來,派王子一個人就能把他們打得哭爹喊娘啦!」說完更是樂得哈哈大笑。

薩摩不語。這八大禁招既然叫禁招,不僅是因為威力強大,更因為對龍神力量的消耗太大,所以並不適合時常施展。可不?這次才一招地龍潛淵便將他和雙生弄成這副模樣。因此,薩摩聽著漢斯天真的言論也只能苦笑。倒是尼路瞧出點不對勁,小心地問:
「有什麼不對嗎?」

薩摩不想多做解釋,聞言只是聳聳肩,無奈地道:
「雙生不知怎的睡著了!」

此話一出,眾人都吃了一驚。以龍神的能力會這樣莫名其妙沉睡,的確不尋常得很。雖然大家都猜到不尋常之處,但顯然就是有一個例外,那個人就是漢斯。他聽了薩摩的話,不僅不驚訝,還理所當然地道:
「叫醒不就好了?」

眾人一聽,無力地翻翻白眼,知道跟漢斯解釋不清楚,所以乾脆不理他,陪著薩摩離開這個後來成為他們秘密基地的地方。


回到王宮,薩摩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頭就鑽進寢宮。他現在不只渾身酸痛,疲累還一直不斷地湧現,因此薩摩幾乎一碰到枕頭就沉沉睡去,沉到連圖甦及宇瀚夫婦曾來看望他也不知道。圖甦看薩摩沉睡得奇怪,只好詢問跟薩摩一起回來的尼路等人。尼路倒也精乖,只向圖甦說是因為薩摩與雙生合練八大禁招過度疲累,但對於造成破壞的招式,卻不肯明確告知。因為,他們都不肯定,這些事能不能或者該不該告知圖甦。於是最安全的做法便是讓圖甦自己猜測造成如此破壞的招式。


當薩摩再度醒來,已經是第二天的深夜。薩摩不知自己已昏睡一日夜,還道只睡了一個下午。看著寢宮中亮著幾盞昏黃的燈,薩摩心思又落到雙生身上。默查一番,左臂仍舊傳來沉睡的感覺。難道他失敗了嗎?薩摩暗暗思忖。但是,在施展地龍潛淵時他明明感覺到與雙生心靈相通,結果也證明那次的施展的確是他學會禁招以來施展最成功、威力最大的一次,為什麼雙生竟會陷入沉睡?!薩摩百思不得其解,思緒又轉到琉璃身上。如果這次跟雙生的試驗真的失敗了,他又該如何去找琉璃呢?他自己去風險太大,因為他的身分太特別,行蹤太容易引人注意。而他卻又想不出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讓雙生加速成長!就這樣,薩摩看著夜空,思緒紛飛,直到天亮。


在薩摩還為雙生擔心這段時間,龐龐的做法更明顯了。一天到晚叫人送來糕點點心,也三不五時地藉口來探望薩摩的“傷”。薩摩明知道這是她在試著讓他答應婚事,但礙於圖甦的面上,薩摩也只能冷著臉招待她。後來,他實在受不了她過於頻繁的關心,也不喜歡她喜好炫耀的嘴臉,時常在他面前細數她在人族認識的達官貴人、名媛淑女。諸如哪位公主小姐的相貌不佳,卻個性驕傲;哪個王子、富商對她求愛,但是她老是覺得他們只是喜歡她的容貌之類的。他不懂這些話題跟他有什麼關係,也不認為他有知道的必要。既然受不了,薩摩也不是會委屈自己的人,乾脆就來個避不見面,推說練功無暇接待。一次兩次,龐龐老吃閉門羹,直氣得銀牙暗咬。


日子就在薩摩束手無策和龐龐緊迫盯人下流逝。

這天是雙生沉睡滿三個月的日子,薩摩若有所思地坐在庭院裡。經過這三個月,他早已放棄靠雙生潛入神殿的打算,開始研究起如何避開耳目,潛入神殿尋找琉璃的方法。他不能每天徒勞地猜測琉璃的現況,雖然風險大,但只要安排妥當,加上運氣夠好的話,或許可以順利進去。薩摩的手指在石桌上輕劃著,腦中卻浮現神殿的通道路線。可惜他進入神殿的次數屈指可數,儘管大概知道通道路線,卻不知道哪條比較安全。薩摩正在坐困愁城,心中卻驀然一動,一股久違的訊息傳來。

「主人……」薩摩聞聲又驚又喜。這聲音不是別的,正是久違的雙生!

無暇疑惑為什麼雙生可以直接將訊息傳入心裡,薩摩輕叫一聲:
「雙生!」

應聲,雙生巨大的龍影從薩摩左臂鑽了出來。薩摩定睛一看,三個月不見,雙生似乎又比以前大了一號,唯一不變的是,牠一出現就親熱地盤在薩摩身上,大頭猛往薩摩臉上蹭。薩摩看來也很高興,不但沒有推開,反而高興地撫摸雙生的長嘴。

「你可醒了!這幾個月到底怎麼了?」薩摩關心地問。

「主人,雙生與主人精神結合,但是雙生的精神還沒有完全成熟,施出那個招式之後精神大損,所以必須休眠。」雙生的解釋從薩摩腦中傳來。

聞言,薩摩恍然大悟。但是問題就來了,如果雙生光是施展地龍潛淵就得睡三個月,那以後別說其他招式了,就連要施展這招最基礎的招式他都必須要好好考慮。才剛這麼想著,雙生的聲音馬上從腦中響起:
「主人不必擔心,雖然因為與主人精神結合而精神大損,但雙生的精神也因此在休眠中成長了,以後就不會再這樣了。」

聽雙生這麼說,薩摩總算鬆了一口氣,他可不想在擔心雙生一次。才剛想到這裡,雙生突然高興地翻了一圈:
「謝謝主人關心。」

這次薩摩可看清楚了,雙生明明沒開口,但他卻聽到雙生的聲音!薩摩腦筋一轉,立刻想到原因,忍不住詫異地追問:
「你可以直接跟我心靈溝通了?」

“花呼呼”同樣怪異的笑聲,雙生的聲音再次在薩摩腦中響起:
「是啊!所以說雙生已經成長了!」

薩摩心中一動,在心中試著問:
「那你可以隱身了嗎?」

「可以,主人。」雙生的聲音立刻在腦中響起,帶點驕傲。

心中一喜,薩摩接著問:
「這麼說,以後不管你在哪裡我們都能這樣說話囉?」

眼前的雙生搖搖大頭,聲音卻還是在薩摩腦中響起:
「不能太遠,太遠的話會比較難。」

薩摩聞言一呆,沉吟了一下又問:
「那從這裡到神殿呢?」

雙生沉默了一陣,似乎在思考這個距離的困難度。好半晌,雙生終於勉強地點點頭:
「只要主人靜下心來應該沒問題。」

聞言,薩摩心下稍安,於是便開始打算著如何尋找琉璃。方法他早就在心裡盤算過好幾次,因此這一思索,很快就下了決定:
「明天入夜,你就進入神殿的地下通道,幫我找找琉璃在不在那裡。兩天後,王上要到鄰近部落去巡視,不在王宮,假使琉璃真的在神殿的話,我可以趁這個機會去找她。」


隔天,薩摩雖然仍舊表現得一如往常,其實心裡卻一直盤算著如何讓雙生進入神殿還能繼續與他保持聯繫。

入夜之後,薩摩召來處世沉著的尼路。

「王子有事嗎?」尼路納悶地問。

薩摩沉吟了一下,將他的計劃說了出來。原來薩摩擔心,萬一他花費太多精神在與雙生的聯繫上,要是有他人來訪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困擾。所以必須找值得信任的人來為他守著寢宮。但他也不便一次叫他們六個人都到,免得引人注目,因此,他選擇六人當中最機警的尼路,要他視狀況處理。

尼路得知情形之後,忙不迭保證道:
「一切包在屬下身上。倒是王子此去要小心,千萬別暴露行藏。」

薩摩聞言,傲然笑道:
「雙生已經可以隱身,加上龍神和神殿的感應,除非是王上,否則沒人可以發現。」

既然薩摩這麼說,尼路自然也就放心多了。待一切安排停當之後,薩摩讓雙生藉由與神殿的特殊聯繫,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神殿深處,自己則盤坐在床上,精神緊緊跟著雙生。他看見雙生所看見的東西,聽到雙生所聽到的聲音,甚至雙生的每一個想法都很清楚。

首先,映入薩摩腦中的是一間挑高的大殿,十二根八角石柱穩穩地撐起拱狀的屋頂。大殿中十分安靜,只有四角油燈燃燒燈蕊的霹啪聲在昏黃的大殿中傳遞。正前方的石壁上浮雕著一條騰飛的龍,樣子跟雙生差不多,但大了很多,龍身的鱗片一片片鏤刻地非常精細,龍背上是一對巨大的肉翼,龍頭上是一對尖銳的岔角,紫色的眼睛直直地望向大殿中央。薩摩記得當初施展地龍潛淵時,雙生的樣子大抵上就是這副模樣,只差了頭上沒有那對角罷了。如果他猜得沒錯,這裡應該就是神殿最中心的龍神殿。

憑著印象,薩摩指揮雙生往右後側的通道進入通往閉關祈禱堂的通道。用雙生的身體行事有一個好處,那便是可以憑藉雙生對龍人的感應得知何處有人何處沒人。薩摩小心地通過幾處神官必經的地方,才終於來到閉關祈禱堂前。堂門微開,裡面黑沉沉的,薩摩透過雙生的感應知道裡面沒有人在。薩摩暗暗舒了一口氣,他還擔心這裡會有那位長老在,幸好沒有。只要這裡沒人,待會進入地下通道時被察覺的可能性也會大大降低。於是薩摩引著雙生快速通過閉關祈禱堂,彎入左邊角落的小門。

小門裡是一個長形的房間,房間側壁掛著一盞油燈,但沒有點亮。幸好透過雙生的眼睛,薩摩一點也沒有光線太暗的感覺,週遭的各種擺設一目了然。因此,薩摩清楚看到了房間地板的正中央有一片鏤刻著美麗線條的杉板,杉板上還有兩個黃銅環對稱地嵌在杉板上,想必就是通往地下神殿的通道。只是路雖然找到了,問題卻也來了。雙生怎麼進去呢?雙生的巨爪本來就不是生來提東西抬東西的,面對那對銅環只有無計可施四個字可以形容。不過薩摩很快便想到了一個方法。再嚴密的門也該有縫隙,只要將雙生的身軀變小,便不難從縫隙鑽過去。

變小對現在的雙生而言並不是難事,薩摩只心中微動,雙生立刻變成一條小小的黑蛇,爬啊爬地尋找縫隙。在杉板邊緣繞了兩圈,小蛇雙生終於在杉板與石板鑲嵌處找到了一道縫隙,順利地“溜”了進去。才剛鑽進通道,薩摩便透過雙生的身體察覺到結界的存在,這應該就是讓耐達依不敢貿然靠近的結界!神殿特有的結界。這結界雖然可以讓其他人止步,卻不能阻止雙生。靠著龍神與神殿間的特殊感應,雙生可以毫無困難地在結界中穿行。

杉板下是一道長而蜿蜒的樓梯,雙生沿著階緣滑行,花了好些時候才走完它。樓梯盡頭是一個L型的彎角,雙生維持著小蛇的樣子順著彎道爬。一過彎道,視野豁然開朗,原來眼前也是一個大殿,雖然大小不及龍神殿那麼大,但也頗具規模,八條大柱撐開大殿空間,盡頭也是一片石壁,石壁上刻著數幅圖,薩摩透過雙生的眼睛稍微看了一下,發現每幅圖都是一個故事,說的是龍人族從龍族中獨立,首代龍皇領著眾龍人遷徙,經過與龍族、獸人族大大小小不下百場的戰役,終於掙得這片生存的土地,獲得各族認同,成為北方大陸眾多族群之一的過程。

大殿中央是一個個擺放整齊的團浦,擺放的方式也極有意思。一個最大的團浦放在前面,一旁有一個小一點的團浦,後面還有一排七個團浦成弧狀微微將一大一小兩個團浦環抱著。這九個團浦的前面是一列八個團浦,八個團浦後是七個團浦,在這十五個團浦之後一段距離是長八寬四,四八三十二個團浦。

薩摩稍一思考便知道這個擺設的意義。這裡是族中密會的場所。一大一小應該是圖甦和自己的位置。後面七個弧狀排列的應該是七位長老。對面這九個人的位置方面:前面八個應該是護疆八大龍神將的位置,接下來的七個位置則是尼路他們和六人自己的父親宇瀚的位置。再之後的三十二個位置應該就是每位龍神將帳下各兩團的團長及其副手的位置。

大略觀察完大殿的擺設之後,薩摩不再多看,趕緊將心思放在如何找到琉璃上面。

透過雙生的眼睛,薩摩往四周看去。大殿兩側各有三扇巨大的石門,上面鏤刻著神殿的獨有徽章,仔細一看,門上還刻有號碼,右側單號,左側雙號。薩摩稍一思索便知這六間都不是囚禁琉璃的地方,因為,這六個地方面對的是龍人族密會的場所,以圖甦性格之謹慎,斷不會將琉璃關在這種一但開會就很可能被發現的地方。再往內看去,壁畫兩側各有一個長長的通道。薩摩凝神注視,這才發現,左邊的通道上刻著神殿的徽章,而右側的通道上卻刻著龍人族的族徽。

幾乎是在看到族徽的那一剎那,薩摩便決定往這個通道而去。心念甫動,雙生便滑向右側的通道。通道並不寬敞,甚至還顯得有些狹小,大概只容得下兩人錯身。這麼小的通道有一個最大的優點,那就是便於監控出入的人。走過一段不算短的距離,走道逐漸變寬,已足夠五人並行。跟前面狹窄的走道相比,這裡多了四扇門,左右兩側各兩扇。門是石門,上面還刻有族徽。

薩摩甫一靠近便察覺四個石門上都有一層結界。如果剛剛他進入地下神殿時所感受到的那層專屬於神殿的結界可以視機解除的話,那這一層非重重手續是絕對解不了的。因為,這層結界已經不再只是神殿特有的結界,它加上了龍皇的加持,已經不是尋常人能夠靠近的。就是薩摩親來,以他對結界魔法的熟稔度,都沒辦法在不觸動它的情況下通過,更別說要無聲無息地解掉它了。但薩摩現在是藉由龍身雙生來行動,情況自又不同。因為,不論是神殿的結界,還是龍皇的加持都對可說是純能量體的龍神沒用。

於是,雙生在薩摩的指示下靠著靈敏的嗅覺和聽覺開始尋找可能有人生活的石室。逐間傾聽感應,雙生最後停在右邊第二扇石門前,牠覺得這裡有那個人族女孩的味道。薩摩沒有猶豫,立即引著雙生爬過石門下方的縫隙。

首先映入薩摩腦海的影像是一間大房間,裡面堆著琳瑯滿目的武器。薩摩好奇地帶著雙生在房間中遊走。房間中的武器每一件都非凡品,看來應該是龍皇的珍藏。突然,另一側微微透出的昏黃燈光引起他的注意。壓抑住心中微微的激動,薩摩引著雙生往燈光前進。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