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離開神殿之後,就近將琉璃抱到小木屋,安置在床上。幸好為了尋找琉璃,這段時間薩摩都住在這裡,床也換了一張大的,要不然如果還是當初的那張床,肯定是太小了。一切安排妥當之後,薩摩又在床邊看了琉璃一會,這才想起屋後那座空墳。

是了!琉璃既然已經回來,那座墳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於是,他趁著琉璃還在休息,來到屋後將空墳給剷平,取出被埋在裡面的明鑑和一些書籍。書籍保存完好,可見當初靈珊埋下這些物品時也下了一點功夫。

再次回到屋裡,卻發現靈珊、宇瀚和海因早已在房中等他。原來,靈珊等人已經從巴蘭那裡得到消息,知道琉璃不僅沒死,還經歷一次蛻變。這讓靈珊等人又驚又喜,短暫商議之後,便立刻趕了過來。

「爺爺、爹爹、媽媽。」薩摩開口招呼,順手將手中的明鑑和書籍收進櫥櫃裡。

「薩摩!你有什麼打算?」宇瀚待薩摩坐定,這才開口問。

薩摩看了一眼床上的琉璃,接著語氣堅定地道:
「她是我的妻子!我不會讓她走。」

眾人自然聽懂了。薩摩這句話無疑是在宣告,他絕不會讓任何人帶走琉璃。

靈珊也知道薩摩的堅持,但她不免還有些遲疑地道:
「她應該不再是噬巫了吧!」

薩摩挑眉,臉上閃過一絲憤怒,但隨即恢復平靜無波。
「不是了!」薩摩冰冷地道。琉璃現在既不是精靈也不是精靈人,更不是人類!

靈珊一看薩摩的表情就知道兒子誤會她,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薩摩!媽媽並沒有嫌棄她!如果嫌棄她,也就不會要爺爺將她追封為儲妃了。媽媽只是想,你的另一個身分是龍人族的王子。龍人族不比我們精靈人族,他們對繼承大統的資格要求嚴格很多,所以,媽媽才會這樣問。」

薩摩聞言,雖然輕輕地點頭,但卻還是悶不吭聲,看來還未完全釋懷。

海因見狀,連忙出聲打圓場:
「你媽媽真的只是問問,因為剛剛你爹媽跟我已經決定,等琉璃醒了,身體養好點,就幫你們兩個再辦個儀式,正式讓族人認識我們的儲妃。我們不管龍人族方面的想法了!你們既然那麼喜歡對方,那就結婚吧!省得之後又鬧出一堆事端來!」

薩摩一聽,驚訝地抬起頭,似乎有點訝異家人的決定。
「可是爹爹……王上…不會怪你嗎?」驚訝之後,薩摩很快就想到宇瀚的處境。雖然圖甦已經說過不干涉自己的決定,但宇瀚夾在兩者中間,肯定是很為難的。

不過看來宇瀚早已經想過這件事了,所以被薩摩這一問,也不慌張,只是露出無奈的笑容:
「誰叫我心疼我的寶貝兒子呢?」

此話一出,薩摩頓時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宇瀚見狀,也知道兒子是真心在擔心自己,於是他很快又露出開朗的笑容,揶揄道:
「而且你什麼事都做了,是該把人家娶回來啦!你不會嫌太早吧?你可是從小就叫著要她當你的新娘的。」

薩摩這下聽懂了,忍不住搔搔頭,又是歡喜,又是尷尬,一時倒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眾人看著都覺好笑起來。

「知道吧!琉璃可是你的人了!你要好好對待人家!」靈珊這時倒像變成琉璃的媽媽,仔細叮嚀薩摩好好照顧琉璃來了。

薩摩肯定地點點頭,大聲道:
「薩摩會的。」


琉璃醒來,第一個感覺到的就是自己腰間的手。睜眼看去,是一片胸膛。順著胸膛往上看去,琉璃立刻陷入那對熟悉的眼神當中。

「你醒了?」薩摩溫柔地看著初醒的琉璃。琉璃睡了一日夜,也該醒了。而他貪戀著久未見面的佳人,竟不捨得離開。

「摩哥哥……?」琉璃困惑地轉頭看看四周。熟悉的擺設,除了身下這一張大床之外,一切如舊,這裡是她住了好幾年的木屋。她怎麼會回來的呢?

薩摩似乎也知道琉璃的迷惑,很快就開口證實琉璃的猜測:
「這裡是木屋。是我把你帶回來的。」薩摩一邊說,一邊伸手攏順琉璃的長髮。

又看了四周一會,琉璃的藍眼睛最後停駐在薩摩的臉上,美麗的臉龐流露激動。
「琉璃……沒死嗎?」琉璃不確定地問。她似乎還記得她之前醒來時,靈珊媽媽正要把她送回中央大陸。難道,她沒死嗎?

薩摩搖搖頭,半坐起身體,並將琉璃再度拉回他懷中:
「你沒死,你不會死。」薩摩的語氣很肯定。

琉璃聞言,又思索了一會,隨即怯怯地伸出雙手,撫上薩摩的臉,喃喃道:
「沒死……?」

「沒死!」薩摩伸手覆上琉璃纖細的手,用著堅定的表情說著。怎料話一說完,琉璃的眼淚就啪答啪答滴下來。

琉璃這一哭,薩摩倒是慌了:
「琉璃……你…你別哭啊!」說著便七手八腳地抹掉琉璃臉上的淚水。

琉璃見薩摩這般慌張,一時倒也愕然,但隨即忍不住破涕而笑。這一笑恍如沾了露水的芙蓉,動人極了,薩摩頓時看得呆了。

琉璃帶著笑意將臉埋進薩摩的胸膛,伸手抱住薩摩的背。感受這失而復得的溫暖。

薩摩見琉璃靠進他懷中,也回過神來,感動得將懷中屬於自己的少女抱得更緊。
「幸好你沒死……」薩摩在琉璃耳邊呢喃道。

琉璃眼框泛紅,在薩摩懷中猛點頭。兩人正享受這短暫的溫馨,一道拔尖的聲音卻突然穿破這寧靜的空間。

「啊───」這聲音薩摩認得出來,這麼尖銳的音調也只有木頭那隻精靈發得出來。

順著聲音看去,就見一隻精靈飛在窗口處,正一臉驚恐地看著他們。果然就是木頭。

「你叫什麼啊?!」又一隻精靈出現,撫著長長的耳朵不滿地瞪著發出噪音的精靈,正是和木頭秤不離砣的火把。

「他……他們……」木頭指著床上的薩摩和琉璃,結結巴巴地道。

「怎樣?…啊───」火把順著木頭的手指看去,竟然也跟著尖叫起來。木頭的聲音很響,叫得薩摩和琉璃都忍不住掩上耳朵。

薩摩兩人正在莫名其妙,沒想到兩隻精靈卻突然抱在一起,對哭起來。

「嗚──小鬼和大大哥……他們竟然…竟然……」木頭嗚嗚咽咽地道。

竟然怎樣?薩摩和琉璃迷惑地對視一眼。

「他們竟然在繁殖啊──哇──」火把接著哭道。

繁殖????薩摩翻翻白眼,琉璃更是羞得俏臉通紅。

真是夠了!這兩隻白痴精靈!
「小黑,小白,去把牠們拖出去!不要讓我看到牠們!」薩摩一指窗口,就見一黑一白兩隻精靈突然閃現。接著,就在木頭和火把高分貝的哭喊中…,小黑和小白一人一個,把噪音製造者拉了出去。

見木頭和火把被拖走了,薩摩才輕輕揉著額頭,嘆了一口氣。

「那不是木頭和火把嗎?」琉璃納悶地問,以前她常幫牠們預言的。

「沒錯!兩隻怪精靈。」薩摩無奈地道。

聞言,琉璃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牠們很有趣!以前你不在,牠們常常來陪我玩。」

「有趣是很好,可惜吵了點。」薩摩不以為然地道。

關於這點,琉璃似乎也領教過,所以也跟著點頭同意,隨即又好奇起來:
「牠們為什麼叫你大大哥?」她記得木頭和火把並不認識薩摩。

此話一出,薩摩忍不住微笑起來:
「說起來跟你有關。」

「跟我有關?」琉璃迷惑地道。

「沒錯!媽媽把你帶回來中央大陸之後……」薩摩點點頭,將他聽到的、遇到的、猜測的所有線索拼湊起來,說給琉璃聽。他相信琉璃對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事情都還不清楚。

這一說便用了近半個時辰才說完。琉璃一邊聽,情緒也一邊跟著起起伏伏。她沒想到靈珊竟然會為了完成她的願望,請海因封她為儲妃。現在她醒了,他們卻還是同樣接納自己,還要為她和薩摩再舉行一次儀式。她更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精靈的靈魂,推翻了她一直以為她是人類的認知,她從來沒想過她會是人類以外的人。

「摩哥哥,如果我吸收能量是因為精靈靈魂的話,那麼那些噬巫會不會都是因為他們有精靈靈魂?」琉璃好奇地問。

薩摩沉吟了一陣,然後點頭肯定地道:
「如果照這樣推測,應該是的。」

雖然如此,但琉璃知道,她自己都經過這麼多波折才能讓精靈靈魂成功和身體結合,其他的噬巫沒有她的際遇,恐怕終其一生還是無法擺脫噬巫的身分。想到這裡,琉璃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環住薩摩背脊的手抱得更緊。
「琉璃很幸運。」因為幸運,她才能遇到薩摩。否則她就算有預言的才能,還是不能擺脫備受排斥和歧視的命運。

「我也很幸運。」薩摩輕笑道。

琉璃聞言,抬頭不解地看著薩摩。

「我很幸運有琉璃當我的妻子。」經由嗒嗒長老的推測,琉璃體內的精靈靈魂能夠成熟,有很大的原因可能是來自成年劫時,自己所釋出的能量。從琉璃吸收的能量大到足以使靈魂蛻變這點看來,琉璃在當時一定是承受最多暴走能量的一方。小黑小白曾經轉述當時自己體內的驚險程度,當時若沒有琉璃,就算有圖甦等人的引導,自己恐怕還是不免能量反噬而亡。想到這一點,薩摩就不禁對琉璃更加的愛憐。

一聽薩摩這般說,臉嫩的琉璃霎時滿臉通紅,盡是低著頭,說不出話來。

薩摩掬起琉璃垂落胸前的髮絲,眷戀地纏捲起來。
「記得嗎?你已經是我的妻子了。」

此話一出,琉璃也忘了羞澀,抬頭望著薩摩溫柔的臉,感動之下,藍水晶般的眼睛立刻浮上水霧,看起來更加朦朧迷人。

薩摩微微一笑,撫著琉璃白皙柔嫩的臉蛋,在那嫣紅處落下一吻。說來,這雖然是他第三次吻她,但是第一次是孩子,蜻蜓點水似的,表達喜歡還比表達愛戀多了幾分。第二次他受到淫藥控制,實在沒有太深刻的記憶。所以,現在可以說是薩摩第一次懷著滿心的愛戀憐惜親吻琉璃。也因此,薩摩這一吻就像要好好感受似的,輕輕但卻緩慢地在琉璃唇間遊移。一吻結束,琉璃雙頰又浮上紅雲,看得薩摩忍不住又輕笑出聲。

「你好,我的老婆。」薩摩心情輕快地道。

難得聽到薩摩以這種俏皮的口氣說話,琉璃一愕,不過隨即噗滋一聲,笑了起來。這燦爛的笑容破開了雲霧,讓薩摩幾乎以為,他們會這樣繼續幸福下去。只是,幸福真的有這麼易得嗎?


接下來的日子,整個中央大陸都動了起來。不僅精靈人忙著籌措婚禮,就連一向不問世事的精靈們也插上一腳。以往精靈人王族的婚禮,精靈們通常只派個長老傳達祝福,這次卻是所有精靈都幫著精靈人們佈置,連一派翠綠的精靈之森也點綴上五顏六色的花朵。原來,經過嗒嗒長老這段插曲,所有精靈都知道,琉璃是一個擁有精靈靈魂的人類,而且又在牠們的鎖魂池裡蛻變成功。這個淵源讓精靈們很快就將琉璃當作精靈的一份子,才會破天荒介入精靈人族的婚禮當中。

眾人忙碌起來,就連琉璃也被族裡的女人們拖去,反讓當新郎的薩摩閒了下來。於是薩摩便趁著空閒,開啟與圖甦的感應,簡單告知圖甦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自己的決定。

交談過程中,圖甦並不常說話,只是靜靜傾聽。末了,圖甦才無奈地道:
「你還沒原諒圖爹爹,否則,婚禮的地點,你應該會問問圖爹爹的意思。」

薩摩沉默了一陣,才淡然道:
「有一天,薩摩會回去。」他不會為了安慰圖甦而說出違背心意的話,雖然因為複雜的關係讓他無法絕然脫離龍人族,但他也不會輕易回去。

圖甦似乎也約略猜到薩摩的心思,但他知道,這種事如果說破了只會更加無可挽回,於是他僅是輕輕嘆息道:
「等你想回來的時候,再回來吧!」

兩人的對話就此結束。事後宇瀚得知情形之後,雖覺得兒子這般做法雖然情感上合理,但態度卻未免絕情。幾番思索之後,宇瀚終於決定親自到模里邦聯解釋,修復兩人間的裂痕,於是便匆匆離開中央大陸,趕去模里邦聯。

待宇瀚從模里邦聯回來後,儀式一切所需也已準備妥當。儀式在愛亞密林舉行,不僅精靈人族的人全員參加,就連精靈族的精靈也幾乎全體總動員。

清晨的太陽照進密林中,缀著露珠的樹葉在晨曦中閃著七彩光芒。密林中心的空地坐著盛裝前來的精靈人,人人臉上都帶著喜氣。空地的上空飄飛著一隻隻小小的綠色身影,伴著如花粉般灑落的光芒,精靈們細細的交談聲,就像在吟唱著一首首悅耳的歌謠一樣。儀式之前,所有精靈與精靈人都在交換愉快的心情。

米長老站在空地前方。她的身前是一個低矮及膝的小石桌。石桌上斑駁的痕跡顯示年代已久。石桌中心擺著一只透明的碗形容器,從透明的容器外,隱約看得到透著淡淡藍色的液體。容器旁邊是一根細而光滑的圓頭小木棒,更旁邊則放著一個淺盤,淺盤上擱著幾片新綠的樹葉。米長老手中拿著一串粗響木樹枝做成的響鈴,專注地看著天空。

好一會兒,米長老突然低下頭,搖響響鈴。低沉的聲音遠遠傳出,隨著鈴聲,原本喧鬧的空地霎時安靜下來。所有精靈人不約而同地拉高長袍,原地盤坐。在場的精靈們也各自找到落腳的樹枝或石頭,坐了下來。接著,海因穿著正式的服裝來到空地前方,身邊跟著的是精靈女王巴蘭。與此同時,宇瀚夫婦也領著薩摩和琉璃出現。見儀式的主角出現,眾精靈和精靈們雖然仍然保持安靜,但卻都忍不住露出興奮的表情。

只見薩摩穿著開左襟的白色短上衣和八分袍裙,長及小腿的袍尾下踩著一雙金邊長統靴。頭上繫的是繡著象徵各式元素符號花紋的黃底頭帶,一頭淡金色的長髮少見地高高束成馬尾,只是幾撮不聽話的髮絲會溜出髮帶的控制,隨風飛揚。短上衣之外是斜掛的披肩,雙手手腕佩帶著一對雕功精細,綴滿片狀互嵌晶石的護臂。標準的王儲服裝因為婚禮的緣故多了一些裝飾。不僅多了那雙精靈人不常穿的鞋子和護臂,還特別束起了頭髮。

而琉璃則穿著一套白色菟絲布製成的低胸袍服,雙肩披著細紗披風,頭上也披上織得薄薄的菟絲巾,還以細金鍊連同絲巾和額頭固定起來,細金鍊在額頭的部分綴上了一顆海藍色的晶石,與其下的藍色眼眸互相映襯。脖子上繫著一條鵝黃色的絲巾,絲巾上滿是美麗的花紋。雙手手腕則是一對上好細綢布織成的護臂,從手碗包裹到手肘,綢布上晶石成螺旋狀一顆顆綴上,煞是華貴。那頭金色長髮,高高盤起,露出線條優美的脖子。琉璃臉上脂粉不施,但在這陣子細心調養下,卻顯得粉嫩健康。清靈的眉目染上嫵媚的羞澀,說不出的動人婉約。跟在薩摩身邊似乎讓她有些手足無措,愣愣的讓薩摩牽著她的手走。短短一段路,琉璃卻覺得走了好久。一直到站定了,琉璃還是沒敢抬起頭來。如此一來,自然也就沒發現薩摩一直投注在她身上的溫柔眸光。

兩人來到了矮桌前就定位,海因、巴蘭和宇瀚夫婦分左右退到矮桌兩旁,席地而坐。幾位長老們此時也已就位,米長老在前,其餘四位長老在後。全都站在石桌的後方。儀式……就要開始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