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後,海因與靈珊兩人對坐在木屋裡,表情都有些嚴肅。

「那是誰?看起來好像有點像琉璃那孩子。」海因不確定地問。這種年紀的小孩正在成長,就是隔一個月都能看出不同,更何況是四年。海因雖從那少女的五官輪廓上看到琉璃的影子,但琉璃怎麼會變成這副奄奄一息的模樣?這是海因不敢確定的地方。

靈珊凝重地點點頭,答道:
「沒錯,她是琉璃,她就是女兒這次回來的原因。」說著便將整件事情說了一遍。

海因聽著聽著,臉色從一開始純粹的好奇慢慢變成了沉重,等靈珊說完,海因的眉早已緊蹙在一起。忍不住轉頭看向床上蒼白的少女,感嘆地道:
「沒想到你們到模里邦聯這段時間竟然發生這麼多事。龍皇圖甦也實在太堅持了!」這便是精靈人與龍人不同的地方。琉璃是噬巫的事從來沒有困擾海因,因為,精靈人相信,每一樣存在的事物都是自然的。琉璃的存在要是對薩摩有害,那也是精靈女神的安排。所以他一直都將琉璃出現在中央大陸這件事視為必然,而非意外。在這種必然之下,任何發展都能讓人接受。

靈珊黯然地點點頭。其實她從來沒嫌棄過琉璃,只是眾人信誓旦旦地說,琉璃的存在會影響薩摩在族人心中的地位,她才會勸薩摩離開琉璃。如今想來,當時真是鬼迷心竅了。
「連女兒當初也反對薩摩跟琉璃在一起,想一想真是不應該。」靈珊懊悔地嘆道。

見靈珊情緒低落,海因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知道她只是一時迷失,也沒多說什麼,只兀自看著床上琉璃那張蒼白的臉容,好半晌才惋惜地喃喃道:
「這麼好的女孩!薩摩要娶她,我倒是不反對。只可惜…竟然就這樣……」中央大陸因為隔絕於其他大陸之外,沒有模里邦聯對武力的迫切需求,因此對於噬巫的排斥自然就沒這麼大。更何況,他親眼看到,親身經歷,這個女孩子如何在風眼外等了薩摩四年。這兩個因素加上精靈人一貫順其自然的人生觀,導致海因遠比龍皇圖甦更能接受薩摩與琉璃在一起這件事!

海因的話勾起靈珊對圖甦以及龍人族的反彈,忍不住開口埋怨起來:
「爹爹……一定要讓薩摩當繼承人嗎?女兒最近一直想…為了這個繼承人的身份,薩摩沒有過太多輕鬆的日子,每天除了練功還是練功。現在,他那麼喜歡琉璃,為了她還追到伊闊利市去找,結果,現在,他卻連琉璃的最後一面都見不到……」靈珊說著又想起琉璃的境況,忍不住啜泣起來。

海因聞言嘆了口氣,無奈地搖頭道:
「這孩子生來就不平凡…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總之,現在形勢已成,不是我們的想法所能左右,只能看薩摩往後如何處理了。」

靈珊無言。的確,當繼承人身分確定之後,他們還能說什麼呢?看著琉璃平靜的睡容,靈珊突然有了一個念頭。
「爹爹,我們將琉璃封為儲妃好不好?」靈珊想起在諾姆鎮時對琉璃的承諾。

「儲妃?!」海因驚訝地道。決定儲妃可不是件小事啊!

靈珊肯定地點點頭,解釋:
「琉璃會變成這樣嚴格來講是為了薩摩,而她最大的心願就是當薩摩的新娘。現在她就要死了,我想向長老們建議封她為儲妃。她死後能夠有個名份也算是我們對她的補償。」

這話是有那麼點道理,海因聞言也不禁思考起來。要當精靈人族的儲妃並不容易,在精靈人的心目中,王是精靈女神的兒子,而妃則是精靈女神的女兒。在王為俗世的事務忙碌時,儲妃便需擔任祭司,負起敬奉諸神和傳遞神諭的責任。琉璃是人族,要獲得同意本不容易,但以她對薩摩的幫助和犧牲,以及薩摩對她的屬意,要說服長老們也並非不可能。因此,海因稍作思索之後,便立刻決定召集五位長老開會。

會中,五位長老同時看過昏迷的琉璃,一致認為,琉璃的身體生機已絕,雖不知為何能撐至此時仍保留一口氣,但毫無疑問的,只要那口氣一嚥下,琉璃便算死了。現在,誰也無法保證琉璃何時會嚥下那口氣,只是眾人全然無力救治卻是事實。

靈珊聽眾位長老如此表示,即便之前還有一絲僥倖,希望琉璃能突然好起來,如今也完全死心了。除了無法預料的精靈之外,精靈人可說是世界各族當中醫術最好的種族,精靈人族的長老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所有人都相信,這世上如果有精靈人長老無法救活的人,那這人一定就是死人了。連精靈人長老都這麼說了,靈珊還能有什麼期待呢?於是她便乾脆將薩摩與琉璃的關係全盤說出,試圖實現她對琉璃的諾言。

靈珊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明清楚,幾位長老也從一開始的不以為然變得慎重。靈珊看過所有人的反應之後,才小心謹慎地建議道:
「靈珊以為,琉璃對薩摩實在犧牲很大,現在,就如各位長老見到的,為了薩摩,她又將要死了!靈珊以一個女人的立場,為她心疼,也為薩摩對她感到抱歉。所以,在她死前,靈珊想完成她最後的願望,讓她成為薩摩的妻子。相信,薩摩若是知道了也不會反對。」

立儲妃是件大事,馬忽不得,因此一時之間五位長老都同時陷入沉思。海因見長老猶豫,便開口附和道:
「我也是這麼認為。琉璃這孩子非常善良,一點都沒有人類的狡詐。薩摩很喜歡她,一定也很希望琉璃可以嫁給他。」

見海因也表態了,長老們又沉默了半晌,一位白髮蒼蒼的婦人才突然開口:
「我同意。這孩子氣質乾淨,配得上薩摩。她為薩摩所做的犧牲,就是對我族的貢獻,我們必須回報她,所以米覺得應該答應。」

米長老是主祭的長老,自從海因的妻子蒙精靈女神寵召之後,她便擔起精靈人族的所有祭祀事宜。既然連最接近精靈女神的米都答應了,其他人自然也不便堅持。況且,米長老說得也是道理。因此眾人敲定儀式舉行時間之後,便立刻分頭各自準備去了。


隔天,海因在族人面前隆重宣佈此事。他沒再交代這麼長的因緣,只是簡略的說:琉璃為了救薩摩而死,如今薩摩人在模里邦聯養傷,琉璃則歸葬中央大陸。為了感激她對薩摩的犧牲,將要追封她為儲妃等等。當日下午,精靈人族為琉璃舉辦了一個簡略而沉重的婚禮。精靈人的婚禮一向都在凌晨時分舉行,但這次畢竟只是追封,對象是死者,不宜挑選清晨,因此時間便落到了傍晚時分。

靈珊在儀式前為琉璃換上禮服。精靈人族並沒有特定的結婚禮服,僅是在正式的衣袍外增添一些裝飾品而已。只見昏睡中的琉璃身著一套白色菟絲布製成的低胸袍服,左肩用精緻的流金胸針別著一件斜掛的披風,頭上則披上薄織的菟絲巾,額際以細金鍊連同絲巾固定起來,並在額頭處垂下一個橢圓形細框,框中空無一物。這個金框是平時讓后妃放置不同顏色晶石的地方,但琉璃這時只能鑲上一種晶石─天地石,因為天地石是族中重要人物辭世時最恭敬也最標準的陪葬品。這種精靈人族后妃的正式裝扮,靈珊只在自己的母親身上看過。她不得不承認這種純白的裝扮實在適合帶著脆弱氣質的琉璃,可惜,這是琉璃第一次穿,也是最後一次穿,而她自己卻連親眼看到的機會也沒有。

就在靈珊感嘆間,琉璃的一身裝束也大致完成,待時辰一到,隨即開放眾人前來做最後的道別。沒有新郎,沒有繁瑣的儀式,當然更沒有喜氣洋洋的氣氛。隨行的族人的臉上也盡是肅穆和沉重。當族人一一獻花致意之後,靈珊、海因和五位長老便領著族人將琉璃送到風眼外的小木屋。既然琉璃選擇埋在這裡,那麼最後的儀式自然就在這裡舉行。


傍晚的夕陽籠罩著已經四年無人居住的小木屋。精靈人安安靜靜地圍坐在小木屋外,等待屋內儀式完成。小木屋內此刻正迴盪著低沉的音符。就在五位長老的祝福誦詠聲中,海因將一塊弧面平底的水藍色晶石鑲入琉璃額上的金框裡,低聲念:
「天地石引汝魂歸於天,回歸母神懷抱…….」語畢合十一禮,又將一顆同樣大小形狀的紅色晶石輕放在琉璃胸口,將琉璃的雙手合掩於上,低聲念:
「天地石引汝身還於地,生於自然還諸自然…..」

天地石是一種紅藍雙色的晶石同生而成的石頭,並不常見。這種石頭元素同調,但屬性卻不同,在精靈人眼中是極為珍貴的晶石,因為,在他們眼中,天地同等,藍為天,紅為地,精靈人的魂魄死歸於天,精靈人得自於人族的軀體死後也必須回歸大地。就因為這種特殊的意涵,所以通常一有天地石出現,不管代價多高,精靈人都會盡全力買到手。

天地石歸位完畢,米長老敬重地取出一條上面繡著生命起源與殞落過程的白綢布。這種綢布名曰“斷塵布”,取意,此布一蓋,便表死者將永遠離開人世,結束他的一生。

米長老帶著嚴肅的表情,捧著斷塵布繞著琉璃走了三圈,最後停在琉璃腳邊,輕輕將斷塵布由腳部往上蓋。精靈人相信,人的靈智存於大腦,因此斷塵布的蓋法一定先從腳部蓋起。米長老一邊將斷塵布蓋上,口中還一邊喃喃祝禱。待布蓋至脖子時,米長老卻停了下來,因為,琉璃還有一絲氣息未斷,只要還有這一絲氣息,為了保留靈智,斷塵布就不能蓋上頭。因此眾人決定,等琉璃氣息斷了之後才將斷塵布蓋上,並依照她的心願,將她葬在小木屋裡。這段時間,靈珊自願定時前來照看,畢竟,這裡離風眼太近,多年的禁忌讓族人不能長久停留此地,只是琉璃一息尚存,勢必有人照看不可,因此,靈珊基於補償的心理,主動接下這份工作。

斷塵布蓋妥,儀式便算完成,眾人於是魚貫退出小木屋,領著族人返回村落。


連續兩天,靈珊都到小木屋來探望。只是琉璃仍舊沉睡著,微弱的氣息將斷未斷,看得靈珊好是憂心。昏迷中的琉璃無法進食,所以靈珊也只能無奈地看著躺在床上的少女,無計可施。

第三天的中午,靈珊一如往常在中午來到,沒想到一打開小木屋的門就大驚失色!原來,原本躺臥著琉璃的小床此刻竟空空如也,只在地上遺落那條斷塵布,而原本放在床邊打算之後一起陪葬的明鑑等物也還留在那裡,偏偏就是琉璃不見蹤影。靈珊大驚之下,急忙四處尋找。

先別說琉璃有沒有可能在僅剩半口氣的狀態下活過來,就是奇蹟出現讓琉璃醒來,以大病之後虛弱的身體也一定沒有力氣離開。難道是什麼野獸刁走她了嗎?靈珊隨即否定了這個可能,因為,中央大陸的野生動物並不多,大型的食肉動物則根本沒有,不應該會有這種事發生。難道有誰帶走她?但是,族人都知道她被追封為儲妃,不可能會特意帶走她,何況帶走她又有什麼好處?難道是薩摩回來了?靈珊搖搖頭。不可能!先不說薩摩還在模里邦聯睡著,就是醒了,也不見得會知道琉璃在中央大陸。畢竟,王上可是吩咐她要將琉璃送到人族去的。就算他真的知道而且追了回來,也沒理由帶琉璃走。因為比起模里邦聯,靈珊相信薩摩會選擇留在中央大陸。如果都不是,那還會有誰?靈珊在心中仔細推敲起來。中央大陸除了精靈人之外就是精靈了。精靈有可能帶走她嗎?帶走她又要做什麼?靈珊不怎麼相信一向隨遇而安的精靈會介入其他族的事務。

靈珊怎麼也想不到,介入這件事的正好就是她認為一向隨遇而安的精靈!因為她不知道,當琉璃的狀況落入精靈族的新任長老眼中時,那早已不再是“他族”的事務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