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兩人依照前一天長老所吩咐的,跪在石桌之前。

米長老接著便開始吟唱起詩歌。這首古老的詩歌音調柔和,除了歌頌婚姻的偉大與重要之外,也警惕族人對婚姻必須懷抱負責的態度。詩歌吟唱完畢,米長老蒼老的聲音宏亮地念著:
「精靈女神,世界萬物莫無生命,您的子孫承襲您的教誨,以生命延續族群,將您的信仰永續流傳。」

薩摩和琉璃隨即跟著米長老複誦了一次。

「繼承者何人?」米長老提高聲音問,表情肅穆。

「薩摩‧奧坦圖斯‧坦尚尼洛」薩摩立刻以沉穩的聲音回答。

「那坦‧琉璃。」琉璃以清脆的聲音接著。

米長老拿起石桌上的淺盤,對著太陽升起的方向道:
「女神的兒女將僅遵教誨,天地為媒,族人為證,一生不可違背所示。」說著,米長老執起一枚綠葉,揮向兩人。綠葉上沾著清晨的露珠,用來象徵純潔的心靈。

灑了幾回,米長老接著將淺盤遞給薩摩和琉璃。

薩摩微微點頭,接過淺盤,以指沾露水,抹在琉璃的雙唇。接著又交給了琉璃,琉璃同樣沾了露水抹在薩摩的唇上。

步驟完成,薩摩領著琉璃站起來,回過身,執起盤中綠葉,一邊往前走一邊灑下露水。所有人都恭敬地低下頭。

婚禮中的祝福被精靈人一致認為是最高的祝福,但因為精靈人生命漫長,所以錯過一次婚禮,下一次通常要隔上好幾十年,甚至百年,因此一但有這種機會,幾乎沒有任何精靈人願意錯過,更何況這次是王族婚禮。眾人相信王族的婚禮中,精靈女神將會降臨。因此王族婚禮中的祝福從來沒有人願意錯過,沒有接受到的祝福的人,甚至會把這種錯過認定是終生的恥辱。

繞了一圈,薩摩和琉璃又回到了石桌前。再次跪了下去。

薩摩將淺盤交回米長老手中。米長老這才慎重地將淺盤放回石桌。接著,米長老將一旁透明的碗形容器移到兩人面前。

兩人知道這道手續的重要性,忍不住跪直身體,眾精靈人也目不轉睛地注視著米長老的動作。

就在全場關注中,米長老從懷中取出一柄刀身晶亮的小彎刀。薩摩的左手與琉璃的右手同時抬起來,解開護臂,伸了過去。刀光一閃,小彎刀速度之快,就像同時劃過薩摩的左手腕和琉璃的右手腕一樣。彎刀留下兩道細細的傷口,鮮血迅速地從傷口中流出,一滴滴滴落透明容器中的淡藍色液體裡。

米長老聚精會神地看著碗中液體的變化。鮮血一滴滴地暈開,隨著血量增多,淡藍色的液體開始出現變化。只見鮮血竟自動在液體中緩緩旋動起來。

米長老看到這個變化,才在兩人手腕上抹上了一種帶著淡淡香氣的透明液體,接著拉高兩人手腕。奇異地,傷口在透明液體下迅速收口,連疤都沒留下。

琉璃看著,有點驚訝,忍不住抬頭看向米長老。只見她忙著拿一旁的小木棒在碗中翻攪,嘴裡還念念有詞地不知在說些什麼。實在不懂,琉璃只好怯怯地看向薩摩。本來是想詢問,沒想到一轉頭卻見薩摩雙眼直勾勾地看著她。霎時,琉璃的臉紅得如晚霞一般。不過,儘管臉紅,琉璃卻不知道為什麼再也移不開眼睛。

眼前英挺俊朗的男子,是她從小到大唯一的依戀。雖然離別與思念佔據了兩人大多數的時間,但是,她的心中卻滿滿裝著每一個相處日子的點點滴滴。自從再次相聚,她還沒有機會好好看看他的樣子,但不論他變成什麼樣子,在她心中,他依舊是那個小時候一直陪著她的摩哥哥。從今以後,他就是她往後真正的唯一依靠了。想到這裡,琉璃就忍不住想把這幸福的一刻好好記在腦海裡。

薩摩的視線從頭到尾就一直只跟隨著琉璃,那雙懾人的金色眼睛沒有平時的冰冷和平靜,反而湧射出帶著激動的溫柔。他心中的激動不亞於琉璃,因為他終於等到可以將琉璃完全納入羽翼中的時刻了。從今天起,將不再有人能奪走他懷中的她。他可以大方獨占她的笑容,她的寬容,她的善解人意,永遠獨占這朵美麗的解語花。

就在薩摩和琉璃視線交纏的時候,米長老手中的小木棒也終於在攪動了好一會之後,停了下來。

透明的碗裡,本來五分滿的淡藍色液體,現在已經變成不到三分滿的紅色稠液。說它是紅色其實並不標準,因為它的紅中還透著淡淡的紫光,像是上好的紫紅色晶石一樣。這種以血相溶,輔以特殊液體製成的稠液叫做“同心印” 。“同心印”最通俗的用法是沾印在身體上。因為所使用的特殊液體極為貴重,因此有資格使用“同心印”舉行婚禮的只有王族,或對族中有特殊貢獻的人。“同心印”除了象徵兩人不離不棄之外,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功能:印上“同心印”的兩人,除非一方死去,否則不會消失。因此,即便在遠方,他的另一半還是可以知道藉由同心印得知他是否健在。所以,在王族裡,同心印通常能更正確地掌握王族成員的生死。

米長老用小木棒的圓頭蘸上紅色稠液,接著將小木棒交給薩摩。

薩摩恭敬地接過木棒,先是偏頭思考了一會,接著伸手抬高琉璃的下巴,堅定地將小木棒印上琉璃的眉間,留下一顆晶亮的紫紅色印記。

石桌兩旁的海因等人見狀,臉上不禁閃現訝色,就連坐在地上的精靈人也顯得嚴肅起來。原來,點同心印的位置也是一門學問,尤其是對儲妃所點的同心印位置更是另有深意。精靈人族的王族並不多,只有王、王儲及他們的妻子才能算是王族,像是靈珊雖然名義上叫公主,但嚴格說來並不屬於王族,除非她成為繼承人才能名正言順地成為王族的一分子。精靈人族的王族雖少,但他們並不集權,也就是說,精靈族並不像龍人族一樣,所有大權集中龍皇一身。精靈人族的王是可以將事務分給王妃處理的。於是,究竟要給王妃多少權限就悄悄決定在同心印的位置上。同心印位置明顯與否,表示王對王妃的信任度。越明顯,代表他願意讓所有人一眼看出那就是王妃,並無條件地服從。這也暗示了王願意將多少決策權交給王妃。

一直以來,最常見的位置是手臂,其次是肩膀,再其次是耳下、鎖骨上。手臂上算是明顯但又不過於明顯的地方,因此大多數的王妃的同心印都在這裡。但是,頭一次,有王族將同心印印在額頭上。這就表示,薩摩十分重視琉璃,也非常相信琉璃,願意將族中大多數的事交給琉璃決定。就是這一點,讓族人不得不注意了。

琉璃不是精靈人,她雖然知道這是同心印,象徵兩人同心,但並不知道其中更深刻的意義,因此也不覺異樣。

薩摩看著紫紅色液體迅速凝成一顆晶印,這才將手中的小木棒交回給米長老。米長老隨即又蘸上紅色的稠液,將木棒遞給琉璃。

琉璃拿著小木棒,心中已經有了想點的位置,只是看著薩摩的心口卻不知道如何開口。她想將同心印印在薩摩心口,但薩摩身上穿著衣服,這大庭廣眾之下,難道要開口要求薩摩脫衣服嗎?琉璃猶豫了。她想,她是不是應該選另一個地方……。

正當琉璃還在猶豫的時候,薩摩卻察覺了琉璃的想法。微微一笑,薩摩大方地當眾解開上衣。

琉璃見狀,臉頰倏地抹上紅霞,為自己的意圖被發現而感到些許羞澀。遲疑地看看薩摩,卻得到薩摩點頭鼓勵的回應。於是,琉璃手中的小木棒終於落向薩摩心口。她想要他心中永永遠遠都有她。這是她最大也最奢侈的心願了。看著薩摩心口凝成的紫紅色晶印,想到自己終於可以永遠名正言順地陪在薩摩身邊,不用離開薩摩,琉璃的眼框就不由自主地泛起淚光。

見到琉璃眼中閃動的淚光,薩摩接下琉璃手中的小木棒,遞回給米長老。隨即伸出雙手將琉璃擁入懷中。他知道她是個很容易滿足的女孩,就因為她太容易滿足,所以,他才會那麼的心疼她。比起她,他貪心多了,他要她的心、她的人、她的溫柔、她的笑靨、她的所有視線,她的一切一切,而事實上,琉璃一點都不吝嗇,也毫不猶豫地全給了他。而他只不過給她一個口頭承諾,就讓她從小等到現在。想到這裡,薩摩情不自禁低下頭在琉璃眉間紫紅色的的晶印上,落下輕輕的一吻。

琉璃似乎也感受到薩摩的心意,清澈的藍眼睛雖然猶帶淚光,但卻回應似的伸出雙手,悄悄環住薩摩腰際。

一股溫暖的甜蜜感緩緩蔓延,四周寂靜無聲,大家都在享受著他們之間淡淡卻綿密的情感。直到一聲輕咳喚醒了大家。原來,儀式還沒結束,米長老眼看他們兩人沒有回神的跡象只好不識趣地打斷他們。

薩摩和琉璃這才發現兩人失態了。薩摩無所謂的聳聳肩,倒是琉璃臉耳根子都紅了,一個頭垂得低低的,纖手輕輕推著薩摩。薩摩笑了一笑,放是放開了,但是一隻手還是拉著琉璃的手不放。

米長老也沒計較那麼多,見薩摩回神,便將透明碗中的紅色稠液遞給了薩摩。

薩摩伸出雙手接過透明的碗狀容器。將之頂於額際,俯首一禮,表示向天地萬物宣示儀式完成。緊接著再將之遞回給米長老。這些剩下的稠液將在儀式結束之後灑入聖池,讓精靈女神能夠收到兩人的誓言。

至此,儀式算是完成了。接下來的一天,族人將會唱歌跳舞,祝福他們儲君夫婦的大婚,而薩摩和琉璃將住進新蓋的房子裡,在日落結束前,所有人都可以來接受新人們的祝福。通常,所有族人都會前來,因為,壽命長的精靈人要辦一次婚禮起碼要隔個四五十年,更何況是王儲的婚禮,那更是幾百年才一次的。除了精靈人之外,巴蘭自然也來了,還帶著嗒嗒長老和幾隻小精靈前來,其中當然包括了愛湊熱鬧的木頭和火把了。嗒嗒長老因為將琉璃私自帶進神殿,被罰面壁思過直到這日。至於木頭和火把自從當天被小黑小白攆走之後,回到族裡卻被不甘心的嗒嗒長老逼著一起面壁,直到今天嗒嗒長老解禁,這兩隻小精靈才又“重獲自由”。只不過,重獲自由的木頭火把不僅沒笑容,見了琉璃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小鬼!你真的決定了?!」木頭一邊嗚咽一邊問。

木頭這話問得突然,琉璃雖不明其故,卻還是肯定地點頭。

「要不要再考慮一下?」火把也抽抽噎噎地問。

琉璃搖搖頭,薩摩則是皺皺眉。

「其實我們商量好了,我跟火把可以二男事一女的。」木頭委屈地打著商量。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全都呆了。什麼二男事一女啊?

看到眾人怔愣的神情,火把連忙解釋道:
「聽說人族很喜歡很多人嫁給一個人,小鬼以前當過人類,應該喜歡這個。我們兩個就一起嫁給小鬼好了。」

聞言,一陣寂靜之後接著的是哄堂大笑。敢情這兩隻精靈還沒搞清楚嫁娶的觀念呢!兩隻小精靈嫁給琉璃,薩摩娶琉璃,那不等於薩摩又娶回兩隻男精靈嗎?

「火把,他們這個意思是不行嗎?」木頭掛著兩行眼淚納悶地問。

「不知道…也許他們覺得這個主意很好,所以很高興。」火把一邊擤擤鼻涕一邊猜測。

「你們要嫁給琉璃,那麼就等於一起跟著琉璃嫁給薩摩了唷!」靈珊咯咯笑道。

兩隻精靈一聽反倒怔了起來。

「我們可以嫁給大大哥嗎?」木頭首先提出疑問。

「如果可以跟著小鬼,那我們就嫁。」火把接著提出條件。

見兩隻精靈一臉認真的回答,眾人又是一陣哄笑。就在這時,突然光芒一閃,黑白兩隻精靈一閃而現。

「不准!」黑色精靈首先開腔反對。

眾人難得見到薩摩這兩隻守護精靈,一時之間只懂得瞪著牠們看。

「對啊!你們嫁給主人,那我們要叫你們什麼?」白色小傢伙也叉著手,不滿地道。

這一聽,眾人不禁莞爾。原來東黧、西泊這兩隻精靈在意的竟是這個。兩隻綠精靈聽小白這麼說也啞了,怎麼叫?這是個問題呢!兩隻精靈當真思考起來。

「對啊!大哥要叫我們什麼呢?」木頭對著火把問。

火把偏頭想了一會,才不確定地道:
「應該是主母吧。」

木頭想了想,突然猶豫起來:
「主母比大哥還大對不對?」

「好像是。」火把不確定的回答。

「那我們叫大哥大哥,大哥叫我們主母會不會很奇怪啊?」木頭煩惱地問。

火把搔搔頭,同樣苦惱地回答:
「對啊!我們是公的,叫主母好像很奇怪。」

這對話又是牛頭不對馬嘴,直聽得眾人哭笑不得。小黑和小白早就兩眼翻白,鑽回薩摩身體裡去了。最後還是巴蘭扯著兩隻小精靈的耳朵嚷道:
「你們是男的怎麼嫁給男的啊!」

聞言,兩隻小精靈同時握著綠色小拳頭敲了一下。
「啊!原來男的不能嫁給男的,所以大大哥不能娶我們。」木頭恍然大悟。

「喔!原來男的要嫁給女的,所以還是應該讓小鬼娶我們。」火把也歸納出結論。

眾人一聽又是一陣頭昏。巴蘭似乎也有些受不了,因此丟給嗒嗒一個“看著辦”的眼神。嗒嗒只好萬分不願地“領回”兩隻無厘頭精靈,到一旁重新進行性別教育。

整個儀式,雖然有這樣的插曲,但大致是相當順利的。幾乎所有中央大陸的精靈與精靈人都參與了這個儀式。圖甦等人無法前來,只託宇瀚帶來口訊說,將來一定要薩摩回模里邦聯補辦一次。圖甦畢竟是一個明理的王,既然琉璃對薩摩已經沒有傷害,他也樂見其成。

慶祝的活動一直持續到晚上才暫時停歇,待天明再繼續慶祝。薩摩向族人一一道謝回到屋裡時,琉璃早已倚在床邊打起盹了。薩摩見狀寵溺一笑,來到琉璃身邊,打算將琉璃移上床。沒想到手才剛將琉璃上身扶起,琉璃便醒了。

「唔………」琉璃輕哼一聲,猶帶睡意的眼迷濛地看著薩摩。

「你累了就先睡,別硬撐。」薩摩溫柔地道。

琉璃揉揉眼睛,羞澀地笑了。
「我沒累,只是等得久了。」說著坐起身,睜大眼睛,一副還很有精神的模樣。

薩摩見狀不由失笑:
「好,你沒累。」說著伸手解下琉璃頭上那些裝飾品。

琉璃倚在薩摩懷中,任薩摩一件件拿下頭上的裝飾,最後散下一頭金髮。突然想到薩摩一身行頭也尚未解下,立刻跪起身子,繞到薩摩背後,伸手解下薩摩綁了一天的頭髮。薩摩也由著琉璃。就這樣兩個人互相幫來幫去,不片刻,兩人身上那些華貴的裝飾就全被放到一旁的桌上。

「高不高興?」薩摩輕抱著琉璃,低聲問。

琉璃俏臉浮上兩朵紅雲,羞答答地輕輕點頭。

薩摩低頭看著琉璃不勝嬌羞的模樣,更覺心動,忍不住便將嘴湊向那片柔軟,眷戀一吻。

琉璃儘管已經是薩摩的妻子,但對這種極親密的接觸還是會忍不住滿臉通紅。

「不喜歡嗎?」薩摩低聲詢問,金色的眼眸深處閃動著少見的慾望。

琉璃直直望進薩摩眼中,接著主動將身體更加偎進薩摩懷中。只這個簡單的動作薩摩便知道琉璃的心意,雙手於是更加堅定地抱緊琉璃,生似要揉進身體裡似的。

夜正深,情正濃……。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