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往前推移一天,也就是琉璃被移到這棟小木屋的第二天,木精靈從精靈人的討論中得到消息,知道當初常常陪他玩的小女孩回來了,而且已經死了!木精靈覺得就算人族的壽命在怎麼短也沒有短到這種地步的,因為精靈眼中從來沒有“意外”這回事。納悶之下,木頭便抓著同樣興致勃勃的火精靈前來,想要看看當初那個小女孩是不是真的死了。

來到小木屋,他們看到了一個躺在床上的少女,認了一會兒才確定少女的確是當初的小女孩。

看著少女的裝扮,木精靈不解地問:「火把,你說,如果她真的死了他們為什麼不把他埋起來?」

火精靈偏著頭猜測:「也許她沒死。」

木精靈一聽更迷惑了,繼續反問道:「那為什麼他們說他死了?」

火精靈皺起眉頭又猜測:「也許他們看錯了!」

木精靈呆了一下,又問:「那你說,她到底有沒有死?」

火精靈一呆,瞪著床上的少女一會,才苦惱地道:「我看不出來。你看得出來?」

木精靈聞言,也沮喪地說:「我也看不出來。」

語畢,兩隻精靈沉默了一陣,兩對綠眼睛盡是瞪著床上的少女看。

沉默中,火精靈在少女四週繞了一圈,突然遲疑地問:「木頭,你覺不覺得,這小鬼很怪啊?」

木精靈聞言也繞了少女一圈,接著同意道:「有那麼一點。」

火精靈一聽同伴附和反倒納悶起來反問:「哪裡怪?」

木精靈拍拍身後的翅膀,轉了幾個圈圈,將問題又拋了回去:「說不上來。你說。」

火精靈思索了一會,放棄地攤攤手道:「我也說不上來。」

兩隻精靈又沉默下來。他們明明覺得古怪,偏生弄不清哪裡怪。

過了片刻,木精靈終於提出建議:
「我們去叫長老來好不好?」

自從八年前那場大變,所有長老全數辭世之後,全族中唯一符合資格,並且得到全族認可接掌長老的只有一位。因此這一位便成了如今精靈族唯一一位長老。

火精靈思考了一下,似乎也想不出其他辦法,只好也點點頭答應。火精靈想,雖然那位長老瘋癲的本事沒有自己和木頭大,說話也沒有自己和木頭有道理,不過起碼活得久,說不定真能看出點什麼。因此就這樣,兩隻精靈決定叫來長老。


片刻之後,只見三隻精靈拉拉扯扯地進了木屋。

「你們拉我這把老骨頭來這幹嘛?」一隻嬌小的精靈問著拉著他的另外兩隻小精靈。從這精靈的嬌小身材看來,好像比前面兩隻小精靈年輕,事實上他已經快滿五千歲了。

「風長老,你看這小鬼是不是怪怪的啊?」火精靈不理嬌小精靈的抗議,兀自問道。

風長老被兩隻精靈拉到床邊,強迫他看他們口中的小鬼。本來還是應付了事,怎知這一看卻看呆了。忍不住揮開兩隻精靈的手,兀自靠在床上少女身邊研究起來。小木屋裡捲起微風,籠罩著床上的少女。兩隻精靈一見風長老這副模樣就知道他已經完全陷入研究痴狂狀態。最可怕的是,風長老一陷入這種狀態,是完完全全沒有理智和邏輯可言的。兩精靈對看一眼,忽然覺得全身發冷。

「奇怪了…..奇怪了……」風長老一邊研究一邊喃喃自語。

聞言,兩隻精靈立刻將那莫名的寒冷感拋到一旁,異口同聲好奇地問:「什麼奇怪了?長老?」

風長老沉默了一下,才迷惑地解釋道:「這孩子的靈魂明明就是精靈,為什麼卻裝在人類的肉殼子裡呢?」

「咦?!」兩隻精靈驚叫。這怎麼可能呢?精靈是種純能量組成的生物,生活的必需品也是大量的能量,怎麼可能會存在於對能量吸收力近乎零的人類軀殼裡?

風長老沒有理會兩隻精靈的驚訝,繼續道:
「沒有錯!……她的靈魂是精靈,現在,精靈就要成熟了!需要大量的能量,可惜無法獲得補給,只好從她的肉體汲取。……照靈魂成長的速度,她的肉體應該早就死了……不過,她體內還有一股奇怪的能量,支撐她的身體。也幸虧精靈人族的那幾個傻蛋,陰錯陽差,把他們的什麼天地石給了這小鬼,靈魂有了這兩個同調不同質的晶石,總算沒再大量吸取身體的能量了。看來…...還來得及。」

兩隻精靈被這個完全不合理的論調嚇得一愣一愣的,聞言也只懂傻傻地反問:「來得及什麼?」

風長老賞了兩隻精靈一個大白眼:「來得及讓靈魂和肉體結合,免得肉體沒了,這個新出現的精靈又會惹起大麻煩。」

兩隻精靈愣愣反問:「大麻煩?」

風長老一邊驅動風元素,一邊解釋:「這個靈魂雖然是精靈,但是,牠並不是正常形成,沒有精靈的性格和能力,無法在大自然中生存,況且這個靈魂與人體共生太久,已經無法脫離,肉體毀滅之後,這隻新生的精靈壽命恐怕也不長,所以讓牠留在肉體裡,以人的身軀生活,或許會比較好。」

既然要讓牠留在人的身軀哩,那麼現在的第一要務便是維持肉體的存在。要不然等天地石供應的能量消耗完畢之後,這肉體的完全死亡也就是必然的事了。保留肉體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讓牠停止吸收肉體的能量,而要牠停止吸收肉體能量最快的方法就是提供牠,牠最喜好的能量類型。牠既然是精靈,那神殿中聖靈岩的高密度能量就是最好的選擇。更何況這具肉體實在太脆弱,不用鎖魂池的元素來改造,實在無法承受成熟後的精靈靈魂。風長老心中既有決定,也不理兩隻精靈的反應,低喝一聲「去!」,床上少女隨即在一陣旋風中消失。

追蹤少女已安全抵達鎖魂池,風長老心情一鬆,這才回過頭來,吩咐道:
「到神殿去,守著鎖魂池和聖靈岩。要出什麼事,看我怎麼對付你們。」

鎖魂池和聖靈岩?兩隻小精靈大驚失色。那地方是外族禁地啊!長老竟然把小鬼送到那裡去了?!這下慘了,要是被女王知道,他們這兩隻可憐的精靈就等著死無葬身之地了!兩隻精靈想到那嚴重的後果,當然也知道要好好守著鎖魂池和聖靈岩,最好等到小鬼救活了,女王還不知道最好。一想清楚,兩隻精靈立刻駕著風,風風火火地趕到神殿去了。

就因為牠們將琉璃帶走了,因此隔天靈珊到時,才遍尋不著琉璃。


木精靈與火精靈來到神殿深處後,發現少女就躺在鎖魂池裡,柔和的光線由聖靈岩散出,籠罩著少女。鎖魂池的池水是各元素所組成,流體狀的元素依循自然演化的規律不斷循環變換著。就是藉著鎖魂池這種特殊的結構,才能牢牢鎖住聖靈岩中精靈們等待重生的靈魂。所以說鎖魂池與聖靈石是精靈族的命脈那是一點也不誇張的。

木精靈蹲在池邊觀察了一會,突然疑惑地問:
「火把,你說,風長老在打什麼主意呢?」將這個小鬼送到鎖魂池裡,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歷來只有族人受到致命傷害時,才會將族人浸入鎖魂池的。現在,長老竟然將這個不完全屬於精靈族的小鬼送到這裡,要是被知道了……那...木精靈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火精靈搖搖頭,也是不解,但牠試圖解釋:
「也許小鬼的傷太重……」

木精靈沉默了一會兒,遲疑地問:
「你說,要是女王知道……我們把這個外族人帶到這裡……」牠最擔心的是鎖魂池和聖靈岩週遭五米除了族人不准進入的規定,更別說,一向只有長老與女王同時答應才能將人送進鎖魂池了。

「不能說!」風長老的聲音傳來。

兩隻精靈聞聲回頭。
「為什麼?」火精靈問。這可是矇騙呢!雖然他常常捉弄其他精靈,可是他卻從沒說過謊。

風長老興奮地吸了一口氣:
「我的想法如果成功了,這小鬼就肯定活了,而且完全地脫胎換骨。但是要是失敗了……這小鬼的靈魂和肉體都會全部消失。我要試一試!」

兩隻精靈一呆,他們差點忘了這位長老最大的優點也是最大的缺點就是,他根本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實驗迷。越具危險挑戰性的實驗,他越是樂此不疲。也就是因為這一點,所以,當初的十三位長老才會沒牠的份,等到長老全辭世了,才輪到他當長老。想到這一點,兩隻小精靈終於知道為什麼長老也不多考慮一下,或是與巴蘭商量,就將琉璃送到神殿,而且還送進了鎖魂池。因為一但問了巴蘭,答應也就罷了,萬一不答應,實驗不就沒了?!因此,他就自己決定先做再說,要是失敗了,琉璃消失,死無對證。但是要是成功了!他可就完成了一個新生的族類!這該有多偉大啊!於是,這件事就在風長老刻意的隱瞞下,讓琉璃在鎖魂池中繼續浸著。


前一天的這段插曲讓靈珊尋遍中央大陸。在久尋不果的情況下,靈珊終於決定去問問她的女王好朋友,巴蘭!

來到了精靈之森,靈珊透過精靈層層傳訊才見到巴蘭。

「小丫頭,怎麼有閒心拜訪我這老人家?」巴蘭揮舞著紅色的薄翼,不無埋怨地道。

換成是平時,靈珊定會與巴蘭夾纏一陣不可,可惜此時卻沒這心情。
「巴蘭,你們族裡有沒有看到一個人族的女孩子?」靈珊憂心地問。

「咦?什麼意思?」巴蘭見靈珊這般好打發已是驚訝,又聽她這一問更是不解。

靈珊知道如果不解釋是休想從巴蘭這裡得到任何消息的,於是便將琉璃如何到模里邦聯,如何受傷回來,他們又如何決定追封她為儲妃,接著又如何將她安置在風眼外的小木屋,她又如何發現琉璃失蹤一事簡略說給巴蘭聽,當中自然隱去了琉璃被關在神殿的事以及琉璃如何救薩摩的事。因為,前者連她也不明白為什麼圖甦將琉璃關在神殿地下,後者則是太過敏感,所以靈珊只是輕輕帶過。

巴蘭也不以為意,她是認識琉璃的,尤其在薩摩待在風眼的日子裡,她更常與她見面。這孩子沒有人族令人討厭的味道,她是滿喜歡的。前幾天也聽說琉璃回來而且已經死了,但她並沒有追問,因為在她的想法中,生死是自然循環的一部份,沒有值得特別高興或特別難過的,她們也從來不懷疑大自然對她們的安排。只是沒想到,琉璃沒死,還有一絲氣息,這樣的狀況竟然還會失蹤?!

巴蘭低聲吩咐一旁的綠色精靈:
「你問問其他人有沒有見過。」

綠色精靈點點頭,對著空氣吹了幾口氣,這是精靈遠距通知的方式,利用特殊的波動讓其他遠處的精靈得知消息,並分辨發出訊息的是哪一隻精靈。小精靈發完訊息之後又在四周轉了一圈,蒐集回應的訊息。

收集答覆回來,小精靈開口道:
「女王,族人們沒有看到,也沒見到有什麼可疑的人進出。」精靈族人很少懷疑自己的族人,根本料想不到真正可疑的人會是自己人,因此竟沒查出端倪。

巴蘭聞訊點點頭,轉頭向靈珊說:
「族人沒有發現,這樣吧!這幾天我讓他們注意一下,你們也四處找找,真的找不到的話,以她的狀況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靈珊明知道巴蘭說的話有道理,卻還是忍不住皺起眉。雖然知道琉璃死亡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想到到最後自己還沒辦法讓他好好地入土為安,心裡卻總是覺得內疚,不安。對於這點,自然是受到人族思想的影響。精靈對於死亡看得很淡,死亡了軀體會消散,自然也沒有埋不埋葬的問題,而在哪裡死,那就更是順乎自然,哪裡死了哪裡就是他的終點,如此而已。

之後一整個禮拜,靈珊發動了大部分的族人配合精靈族幾乎將整個中央大陸翻了過來,偏偏琉璃就像從人間蒸發了一般,一點蹤跡也沒有。沒有人想得到,她現在正在鎖魂池裡,面對她迷茫的未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