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里邦聯 穆答烏普

圖甦撫著額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的面前是龐龐─他的乾女兒。

「乾爹!你怎麼可以答應嘛!薩摩應該娶我的啊!」龐龐不依地跺腳道。她雖然被軟禁在寢宮,但還是輾轉聽到這個消息,於是她又哭又鬧地,好不容易才讓圖甦答應見她。雖然她知道得有點晚,但她說什麼也要求到圖甦答應她的要求為止。

圖甦看著長得嬌美的龐龐,淡淡地道:
「他們互相喜歡,為什麼不答應?」

說到這個,龐龐就有氣,忍不住提高聲音憤憤地道:
「他們才沒有互相喜歡!如果不是薩摩剛好喝到悅兒弄的桂花茶,才不會讓她撿了便宜!如果那時候是我,今天薩摩要娶的就是我了!」

圖甦聞言,臉色突然沉了下來,嚴厲地道:
「夠了!龐龐!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你當真以為乾爹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我要真這麼好騙,我還當得了龍人族的王嗎?」

龐龐心中一跳,眼珠子一陣亂轉,支支吾吾地嘟噥:
「乾……乾爹……你說什麼啊?……龐龐……龐龐聽不懂!」

圖甦站起身,走了幾步,來到了窗邊,面向窗外。
「龐龐,悅兒沒那麼大的膽子!如果不是你的命令,他敢私自離開王宮到人族去買那種東西?」

龐龐滯了一滯,吞吞吐吐地道:
「我……我不知道她偷偷跑出去了嘛!」

圖甦轉過身,銳利的眼直直看向龐龐,痛心地道:
「你自己的貼身丫環離開你身邊你會不知道?這種時候你還要隱瞞?乾爹裝做不知道不是為了要讓你繼續撒謊下去的!龐龐……你……你讓乾爹太失望了!」

龐龐聞言,哪還不知道圖甦早已經查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心中一慌,雙膝立刻一軟,跪了下來:
「乾爹!乾爹!你饒了龐龐!龐龐不敢了!龐龐只是想讓薩摩娶我!龐龐真的很喜歡薩摩啊!是…是薩摩一直不答應,喜兒才告訴龐龐這個辦法的!龐龐不是有心的啊!」龐龐一邊抽抽答答地哭一邊哀求著。

圖甦嘆了一口氣,痛心疾首地道:
「龐龐!乾爹就是太疼你,太寵你,才讓你跟著那些人族學了這些低三下四的東西。說到喜兒,喜兒死了!你這個做主子的竟然用錢就要打發他們?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差點逼死兩個老人家?」

龐龐一呆。逼死?為什麼?他們不喜歡錢嗎?雖然喜兒死了,不過她也送錢過去了啊!難道他們嫌錢太少了嗎?所以才要死要活的惹乾爹注意嗎?龐龐心中固然不解,嘴裡還是忙著撇清干係:
「龐龐不知道!龐龐只是……只是……」只是什麼?龐龐一時也找不到藉口。

圖甦也不管龐龐腦袋裡動得什麼腦筋,光想到龐龐這種做法,他就忍不住怒火填膺:
「你只是學會了人族那套用錢解決一切的方法!」

龐龐低下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又不能還他們一個活的喜兒,難道不能用錢補償嗎?龐龐心裡不以為然,只是圖甦正在氣頭上,她這些話卻是不敢說出口。

「你身為龍人難道不知道,用錢交代人命是最大的汙辱嗎?你把錢送過去不就表示喜兒是不明不白,甚至是不光榮地死去嗎?你要他們兩個老人家如何面對族人的指責?!」圖甦越說越生氣,說到最後竟是聲色俱厲。他為什麼會教出這樣不懂事的女兒啊!

龐龐見圖甦這般凶,心裡委屈,眼淚就撲簌簌地掉了下來。這是圖甦第一次對她這麼凶,為什麼他們要把這件事看得這麼嚴重呢?錢不是很好嗎?為什麼他們不要?

見到龐龐哭花了臉,圖甦軟下語氣,疲累地轉過身:
「這些,乾爹都裝做不知道了!但是,薩摩呢?乾爹不知道薩摩究竟有什麼打算……」那天與薩摩感應的時候,薩摩對龐龐的事情隻字不提,但聽他語氣卻又不似全然不知。

龐龐一驚,顧不得哭了,遲疑地問:
「薩……薩摩知道這件事嗎?」

圖甦回到桌前坐下,無奈地道:
「你這傻孩子!以薩摩的頭腦怎麼會猜想不到問題出在你身上。現在,他忙著處理琉璃那孩子的事,沒時間顧到你。你還吵著乾爹替你爭取!這不是逼著薩摩把這些事情攤出來嗎?」

龐龐一聽,頓時啞口無言。

圖甦試圖讓龐龐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於是又繼續道:
「意圖謀害王族的罪是很重的!你的事情一但攤開了,就連乾爹也護不了你!」

龐龐聞言,心裡著慌,連忙爬到圖甦身前,哀求道:
「乾爹!乾爹!你……你不會讓龐龐死的對不對?你不捨得的…對不對?」

圖甦皺皺眉。龐龐是他看大的,如非萬不得已,他怎麼捨得?
「乾爹當然不希望龐龐死!所以,你就別再想著要和薩摩結婚了!不論是龍人族還是精靈人族都不興娶妾。」圖甦苦口婆心地勸道。

此話一出,龐龐大驚!怎麼可以?她已經告訴其他姊妹她要嫁給龍人族的王子了……萬一她沒嫁成,她們不僅會笑她,還會把話說得很難聽!……這怎麼可以?!

「不要!乾爹!龐龐只喜歡薩摩!龐龐一定要嫁給薩摩!只要那個人族女人死了,龐龐就可以和薩摩結婚了!乾爹!求求你!幫幫龐龐吧!」龐龐哀求道。

圖甦聽龐龐這麼說就知道她壓根沒死心過,不禁更是生氣:
「幫你?怎麼幫你?你要乾爹殺了那女孩嗎?乾爹說那麼多,你為什麼還不懂?薩摩不喜歡你!不會娶你!就算乾爹出面也沒有辦法!」

龐龐聽圖甦說得篤定,也生氣了,只見她倏地站起身,流著眼淚指控道:
「你是薩摩的爹爹,是龍人族的王,你只要肯逼他,薩摩一定會乖乖聽你的話的啊!你連這種小忙都不幫龐龐!我知道,你覺得那個人族的女人比較好,所以你才不幫我!」

“啪!”一聲響亮的巴掌聲,龐龐應聲跌到地上。

聽到這樣的話圖甦簡直又怒又傷心,他這樣違背良心,枉顧龍皇立場,為的就是保住這個他從小照顧大的孩子,沒想到竟然會得到這樣的回報。

「龐龐!你看不出來薩摩不是那種可以逼迫的人嗎?他要真喜歡你,不用你下藥,他早便答應娶你了!你要爹爹這樣做,你把王族的顏面立場當成什麼?!」圖甦痛心地道。

龐龐撫著被打腫的左臉頰,淚珠子撲簌簌直掉。她很生氣也很委屈,什麼王族顏面?她只是想要嫁給薩摩也不行,王族顏面有什麼用?!
「我不管!我就是要嫁他!只要你用王位逼他,他一定會答應的!我是你的乾女兒,你都不為我著想!我一定要嫁給薩摩才會幸福啊!」漲紅著臉,龐龐堅持地道。

聞言,圖甦無力地軟靠在椅背上。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她才會懂!這樣做的結果就是,他們必須失去一個繼承人!他可以料到薩摩絕對不會接受,甚至以那天薩摩要離開時的狠辣表現,說不定還會以非常手段反手對付龍人族!而自己身為龍皇,縱容龐龐已經是絕大的不該,他不可能再進一步逼迫薩摩。為了龍人族的大局著想,到不得已時,他要捨棄的是這個他一手帶大的乾女兒,而不是薩摩啊!

可惜,龐龐並不明白圖甦的立場,否則,若是知道必要時,被犧牲的會是她時,恐怕她也不敢再極力爭取了。因為,只要薩摩堅持要追究,即便圖甦如何不捨,還是要親手將她送上斷頭台。

見圖甦不語,龐龐還以為這個方法可行,連忙催促道:
「乾爹!龐龐求你了!龐龐真的很喜歡薩摩啊!只要沒有那個人族的女人,薩摩一定會喜歡我的!」

圖甦見龐龐這樣不明事理,不知輕重,盡是想著除掉琉璃以取得自己的幸福,不禁大為憤怒:
「夠了!以後不准你再提要嫁給薩摩的事!你要再提,我就將你嫁到獸人族去!」薩摩和琉璃那邊的事情才剛穩定,他不想再橫生枝節了。

圖甦這麼一說,龐龐更是惱羞成怒:
「我就要提!我要嫁給薩摩!我只要嫁給薩摩!除了薩摩我誰都不嫁!」

圖甦見龐龐這般任性,氣怒之餘,大掌拍向桌角,“砰”地好大一聲,檜木桌面硬是被拍下一角。
「好!你要嫁!我就讓你嫁!三天後,你就準備嫁給獸人族的南王巴托!」圖甦咬牙道。這個巴托算是獸人王族中長得最好的了,可見,圖甦就算要將龐龐遠嫁異邦,都還考慮到對方會不會委屈了她。

獸人族與龍人族通婚很久以前就在談了,只是圖甦一直無法狠下心將龐龐嫁到獸人族。因為誰都知道,這樣的通婚,為的只是兩族間的和平,並沒有任何感情基礎。龍人女子生育率太低,不容易得到獸人丈夫的寵幸,加上獸人婚姻關係混亂。所以幾乎可以預見嫁到獸人族不會有太好的後果。這也是圖甦遲遲無法下決心的原因之一。但目前這個情況,讓龐龐遠嫁異邦是唯一可以保住她性命的方法。他必須要趁著薩摩還沒追究時,將她嫁出!只是,獸人的婚姻關係很亂,龐龐到那裡,以那樣驕縱的性格,恐怕不會怎麼好過。只是再怎麼不好過,對方看在圖甦的面上,應該會有些起碼的尊重。比起眼睜睜看著龐龐死在眼前,這總算是比較能讓他接受的結果了。

可惜,龐龐並不知道圖甦的好意,聽到圖甦竟然要把她嫁給野蠻低俗又醜陋的獸人,只覺得更加生氣:
「不嫁!我才不嫁低俗的獸人!」

「我說嫁就嫁,由不得你不答應!」圖甦心意已決,絲毫不退讓。

聽圖甦的語氣不像作假,龐龐氣得幾乎咬碎銀牙。
「我‧不‧嫁!」龐龐憤憤地吐出三個字,隨即腳一跺頭一甩,反身跑出寢宮。留下圖甦為這位驕縱的義女頭痛不已。

正當圖甦還在擔心該如何將龐龐送進花轎時,稍後一個消息又讓圖甦頭大。

「王上!不…不好了!龐….龐龐小姐跑出王宮了!」一位宮女急匆匆地前來稟報。

圖甦聞言倏地站起,往前走了幾歩又突然停下來,發了一陣呆。然後無力地坐下。
「算了!讓她去吧!跑得遠遠的,省得煩心!」也許這樣也可以保住她一條命吧!圖甦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揮手讓宮女退下。


難道薩摩就真的不追究龐龐的責任了嗎?其實不然,薩摩找到琉璃之後,有了閒暇,他就想到造成他和琉璃差點天人永隔的兇手─龐龐。他將事情的始末說給琉璃聽,這時琉璃才知道為什麼當天薩摩會這樣不正常。那種強烈的催情藥據說是人族也禁用的藥,因為,藥性太烈,完全發揮很容易令人喪失理智,許多人因此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薩摩總算幸運,只喝了一小杯,加上龍人的堅韌體質,和深厚的功力,才能只發洩一次,想到當天龐龐還企圖讓他把整壺桂花茶都喝下,他就忍不住痛恨她的歹毒心腸。要是再回想起龐龐拿著桂花茶讓他喝,差點害死琉璃,薩摩更是不禁殺氣騰騰。

雖然薩摩曾經對尼路等人承諾過,不會輕易脫離龍人族,但是這並不代表他能夠原諒龐龐所做的一切!想到激憤處,薩摩甚至忍不住想親自趕到穆答烏普,親手殺死龐龐,這樣才能洩他心頭之恨。

「摩哥哥!不要去!你殺死龐龐,王上會很傷心的。」琉璃擔憂地道。

薩摩雙手抓著琉璃纖細的肩膀:
「琉璃…你怎麼這麼傻!圖爹爹這樣對你…..你為什麼還擔心他傷心呢?」其實薩摩也很掙扎,他一方面想要息事寧人,不讓圖甦太過為難,但一方面他又好想快意恩仇,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他問琉璃原因,其實也是期望琉璃能給他一個下定決心的理由。

琉璃看著薩摩既憤怒又掙扎的眼神,將纖弱的身體偎進薩摩懷中:
「其實王上對我很好,他常常來看我,我每次都覺得他好像很痛苦很愧疚。看到他這樣,我就覺得他也好可憐……。」

薩摩不語。他可憐嗎?……那自己呢?

琉璃抬起頭,微帶迷惘地看著薩摩:
「摩哥哥!是不是當一個王就要變得這樣可憐呢?雖然王上沒有表現出來,但是我覺得,王上一直都在掙扎……。他一定過得很不快樂。琉璃在裡面,雖然被關著,但是琉璃一直都想著摩哥哥,心裡很幸福。但是,王上好像只有責任,沒有感情……,這樣的生活,是不是……很孤單呢?」

薩摩還是不語,卻更用力抱緊琉璃。

「摩哥哥……你以後會變成這樣嗎?」琉璃感覺到薩摩心中那種奇怪的矛盾感,忍不住憂慮地問。

薩摩身體一僵……他不能保證……模里邦聯的那些日子的確讓他認清了身為王族的無奈,當王子如此,當王恐怕也是如此。

在薩摩懷中的琉璃感覺到了,她突然嘆了一口氣:
「琉璃懂了……」

薩摩見琉璃心情低落了下去,連忙振起精神,笑了笑道:
「放心!只要琉璃陪著我,我永遠都不會孤單。」

琉璃聞言,抬起頭來,帶著微微的羞澀一笑:
「那麼,摩哥哥不會殺龐龐了吧!」

薩摩臉一沉,依舊冷硬地道:
「我不會原諒她!就是因為她,你差點就離開我了!」

琉璃看著薩摩,纖手撫上薩摩臉上僵硬的線條,安慰道:
「摩哥哥,琉璃現在不是沒事嗎?」

薩摩低下頭,看著琉璃這段日子以來越顯清靈、柔媚的嬌容。
「你受的苦,我一定要幫你討回來。更何況,那樣的人,絕不能讓她留在龍人族!」

琉璃知道薩摩在為她不平,但是想起龐龐用心計較卻落得一場空,其實也很可憐。想到這裡,琉璃又不禁為龐龐求起情了:
「其實,要不是她,琉璃現在也許還關在那裡。所以,我們現在能在一起,也是她幫忙的啊!」

如果沒有那件事,要讓身分獨特的薩摩能夠被允許娶一個人族女孩,恐怕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薩摩自然知道,但這並不能掩蓋龐龐所犯下的錯誤。絕不能因為結果是好的就將她錯誤的行為說成正確的做法!

「她必須為她所犯的錯付出代價!」這點薩摩很堅持。

琉璃嘆了一口氣,嬌軀再度偎入薩摩懷中。
「其實,龐龐只是不知道怎麼愛你而已……」琉璃喃喃地道。

見琉璃這般為圖甦和龐龐著想,又想著圖甦的立場,薩摩思考很久,這才決定:只要龐龐不再犯他,他不會再追究這件事的責任;只要龐龐不要出現他的面前,他就不會動手殺她。同時,在他心情調適好之前,模里邦聯他不會再回去,要是連不在模里邦聯都讓他遇到她,那麼,那時候就別怪他手下無情。這是他最大限度的妥協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