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里邦聯 穆答烏普

自從薩摩“睡著”之後,角和翅膀等一切異常的狀態逐漸恢復正常,但卻陷入了完全的睡眠狀態中。

這段期間只有一件事最令眾人在意。那便是,薩摩額頭上的黑色龍麟不知不覺間竟已經完全轉為灰色,成為歷代王族中唯一突破黑色龍鱗的人。由此推估,就武功的內在潛力而言,薩摩已經到達龍人族前所未有的顛峰,當然,這份力量薩摩能掌握多少,發揮多少,才真正決定他的實力。

薩摩昏迷期間,幾乎每一天,前來探視的圖甦和宇瀚都明顯感覺到薩摩的氣質正不斷轉變。那張中性的臉蛋先是變得邪佞無比,之後幾天又漸漸地變得正氣凜然,接著一段時間又轉回邪惡……,往返變化多次,直到最後,邪佞和端正竟同時交織在臉上,帶給人一種奇詭的感受。乍看之下,薩摩還是一如往常,只是看起來更英挺、更威武,不過若更仔細看,卻覺得薩摩俊美的臉龐隱隱帶著邪魅的吸引力,像是不由自主會引人沉溺一般。就連宇瀚也時常懷疑究竟躺在床上的是不是自己的兒子?為什麼同樣的模樣卻給他陌生的感覺?

這天是薩摩沉沉睡後的第十八天。昏迷了半個多月的薩摩終於醒了。

安靜的寢宮中,薩摩睜開一對金色眼眸。才剛清醒的他在看見自己所處的地方時,有短暫的迷惘。是了,他必定是在地下石室昏迷,才被人送回寢宮來的。薩摩正試圖回憶那段模糊的記憶時,一股莫名的感應驀然浮上心頭。小黑?小白?薩摩又驚又疑,忍不住在心中試探地喊。沒想到真沒讓他失望,他喊聲剛落,一黑一白兩個光點便倏地從薩摩額頭竄出。

「悶死我了!」白色的光點出聲,聲音尖尖細細的。

「累死我了!」黑色的光點同時出聲,同樣尖尖細細的但顯得低些。

「小黑?小白?」薩摩驚喜地叫。

可不是,兩個一黑一白的光點仔細一看正是久違的東黧和西泊?!

「主人!」兩隻小精靈少見地沒有異議,異口同聲地叫了一聲,隨即歡歡喜喜地繞著薩摩轉。只可惜這種和諧的氣氛持續不久,他們又為了決定誰先跟薩摩“親熱”吵了起來。

「我先!」黑色小精靈堅持。

「我先!」白色小精靈也堅持。

「你什麼事都沒做,我比較累,自然是我先!」黑色小傢伙理直氣壯。

「誰說我沒做,我也很努力想要出來!」白色傢伙憤憤地反駁。

「才沒有!你根本就樂不思蜀了!看你被養得肥肥胖胖的。」黑色小精靈不屑地批評。

「我才沒有胖!我每天都打架,才不會胖!」白色小傢伙繞了一圈強調他纖細的身材。

「你才沒有打架,你根本是忙著撿便宜!」黑色小傢伙斜著眼。

「誰像你這麼可憐,連便宜都不會撿!」白色小傢伙反唇相譏。

「你笨,那把劍不會打你的主意,可我英明神武,那把刀當然硬是要把我吞下去。我說你才可憐,人家連打你主意都不想!」黑色小傢伙不服輸,倒打一耙。

「誰說的,是你們那把刀邪門!抓了什麼都吃!我們這把劍可好了,我怎麼對他都沒關係。」白色小傢伙沾沾自喜。

黑色小傢伙一滯,隨即反擊:
「如果真的好,你怎麼就出不來?連主人有難,你還不是只能晾在那裡,沒一點用。廢物一個!」

此話一出,白色小傢伙當場啞然,無言反擊之下,突然生起悶氣來:
「我才沒有!我想幫啊!可是就是被關住了嘛!」

黑色小傢伙顯然很不茍同,譏諷地道:
「你被關?怎麼?我沒有被關嗎?你家監獄不是很好嗎?怎麼連大聲嚷嚷都不行?還要關在邪門刀裡面的我才能幫忙?」

這話說得尖酸刻薄之至,白色小傢伙一聽,氣也上來了:
「你那是什麼忙,還不是差點讓主人翹辮子了?」

這記反擊正巧打到死穴,黑色小傢伙一張小臉倏地脹紅,辯解道:
「不是我的錯,誰叫那條大笨蛇太笨了!」

「你會叫牠幫忙,你還不是一樣笨?!」白色小傢伙窮追猛打。

「不叫牠幫忙叫誰?你嗎?」黑色小傢伙不服輸,立刻反諷。

白色小傢伙一滯,顯然回答不出來,但牠隨即找到另一個死穴。
「反正你就是沒用,後來還不是沒把那把刀管好,害得我差點魂飛魄散,又差點害主人變成白痴!」

說到這個,黑色小傢伙似是萬分委屈,嘟起嘴,不滿地抗議:
「我怎麼知道主人要吃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他的真氣造反,引得那把刀發起瘋來。你當我三頭六臂啊!這種情形我怎麼管?」說到這裡,語氣一頓,又馬上批評起白色小傢伙:
「你呢?你夠厲害怎麼只會躲,不會幫著擋一下啊!還要那幾個龍人幫忙!」

白色小傢伙也是理直氣壯:
「你都知道你家的刀發瘋了,我們家的劍自然只能躲了!」

「沒用就沒用!找什麼藉口!」黑色小傢伙瞪著眼。

「你才…….」白色小傢伙又想再說,薩摩卻突然開口打斷兩隻小精靈的爭論。

「別吵了!告訴我怎麼回事。」他從剛剛聽到現在,只有滿頭霧水四個字可以形容。

「主人!」聽到薩摩的詢問,兩隻小傢伙異口同聲,都打算接下解釋的工作。

「我先!」黑色小傢伙道。

「我先!」白色小傢伙道。

「你憑什麼先?」黑色小傢伙反問。

「你又憑什麼先?」白色小傢伙也反問。

薩摩見他們幾句話又吵起來,不禁開始懷念起以前沒牠們的日子,多安靜啊!

「小黑先!」薩摩揉揉額際,命令道。

黑色小傢伙一聽,斜著眼,得意地看著白色的小傢伙。不過不等他開口,薩摩又接著補充:
「小黑先講一半,後一半小白講,小黑哪裡講錯了,你可以糾正。等到小白講完了,小白有什麼講錯的,小黑可以糾正。」

這番安排,兩隻小精靈都沒異議,隨即將牠們消失之後的經歷說了一次,經過薩摩再三確認,這才知道,原來兩隻小精靈不是消失了,而是被困在那兩把刀劍,也就是神劍魔刀裡。小白被關在神劍裡面,出不來可也死不了,偶爾還可以靠著裡面的能量練功。小黑被關在魔刀裡就可憐了一點,魔刀一天到晚想吞了牠,害他累得要命,要不是神劍在制著它,讓它全力發揮,小黑恐怕早就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

不過他們雖然被困,卻還是對發生在薩摩週遭的事情一清二楚。風眼裡,薩摩練功遇到危險,是小黑趁著魔刀忙得要死的時候拼命發出聲音叫雙生來救人的。後來鑑院裡,薩摩莫名其妙殺死幻蛙,更是因為“好心”的小白利用儲備許久的能量,企圖幫薩摩一臂之力所造成的。只是沒想到忙都還沒幫到,反而因此引出魔刀的力量,“出身未捷身先死,卻使幻蛙淚滿襟”,小白的力量半途被沖散了,魔刀的力量卻順著小白力道的方向偷渡了出去,害得幻蛙就這麼消失得無影無蹤,連個渣都沒得剩下。

半個多月前,薩摩在地下宮殿裡,淫藥威力發作,能撐這麼久有一部份就是這兩隻小精靈的功勞,因為牠們被關的日子努力儲備能量,想趁機闖出去,後來遇到那個危急時刻,這股辛苦存下的能量抑制了藥力的發散,才能讓薩摩多撐了一會,雖然,到最後結果還是一樣。

兩隻小精靈辛苦儲備的能量在抑制藥性發作時便已用罄,如此一來本不可能再有機會突破神劍魔刀的禁錮。沒想到就在魔刀受成年劫真氣反噬的引動,逼得神劍的力量節節敗退時,龍人族的力量介入,誤打誤撞地讓神劍力量反攻。正當兩隻小精靈以為就要玉石俱焚,而身為宿體的薩摩也將破體而亡時,兩股力量竟然合壁了!這一合壁,兩隻小傢伙隨即就莫名其妙地被釋放出來。仔細一探,神劍還是神劍,魔刀還是魔刀,性質沒變,但是它們具有的能量卻已經併得看不出是神力還是邪力了。

其實,成年劫當天,薩摩雖然被淫藥所迷,發生的事情儘管印象模糊但卻還是記得,只是不知道這中間有這麼多變化,待兩隻小精靈說完,薩摩略一推敲,便將一切情形推估得七七八八。原來那日體內能量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僅因為淫藥,還有成年劫反噬的真氣及那兩股未知力量牽涉在內,怪不得以圖甦等人之能,竟還是差點壓不住。

想到這裡,薩摩仔細探查,果然發現體內只有一股強大但是散布全身的能量,不像以前任何一半的力量,卻又不像是全然沒有關聯的新能量。這大概就是小白小黑說的,神力與邪力合併的結果。

想到神力與邪力,薩摩又憶起當日模糊的景象,心中不由微微一動,一對黑色肉翼和一隻黑色尖角冒了出來,接著,一對白色羽翼和一對金色羽翼也長了出來,雖然比當初在風眼中多了一對看起來像雙生曾經長出來過的肉翼和一對沒看過的翅膀,但有了一對翅膀,再多兩對好像也不算什麼了,搧了幾下翅膀,發現三對不一樣的翅膀頻率起碼一樣,只不知有什麼功能,看來改日還是要試驗一下。

不過翅膀既然可以出,也應該可以收。薩摩在心中默念一聲“收”!果然翅膀和尖角立刻縮了回去。看來他可以隨意地決定讓不讓它們出現。既然如此,薩摩再度試驗,他想讓神劍魔刀出現,然後把它們丟得遠遠的!但是,不知道是神劍魔刀察覺了他的意圖還是另有原因,任憑薩摩怎麼試,神劍魔刀不出現就是不出現。幾次試驗不果,薩摩嘆了一口氣,只得放棄。

煩惱完了體內的異動,薩摩立刻想起琉璃!他還記得他在神智失控前,打破了石門,並不顧琉璃的掙扎.......。他定是傷了她了!只不知她在哪裡呢?

想到這裡,薩摩立刻跳下床,尋遍寢宮中的大小房間,卻沒見到琉璃。難道,她還被關在神殿嗎?這念頭一浮現,薩摩立刻就想離開寢宮,到神殿尋找。橫豎他闖破結界,與琉璃私下見面的事已不再是秘密,自然也不用再顧忌圖甦了。只是沒想到薩摩才剛踏出寢宮,卻一頭撞見進來探望他的圖甦、宇瀚和尼路等人。一時之間,薩摩反倒不知該如何反應。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